500???

温香软玉

卷一 第一章 醉酒的男人知道什么?

    江宁摇摇晃晃爬上所住楼房,沉重的头颅重重撞在门上,胡乱的摸出钥匙,找了半天总算将门打开,摸索着打开灯,来不及脱鞋就冲进洗手间吐了起来,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喝醉,头疼欲裂,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也不用想,只想就此倒在地下好好睡一觉。

    楚胖子说爱情和钱比起来,爱情才是最应该挥霍的东西,沈红玉爱你怎么了?但是她更爱金钱。

    虽然知道楚胖子说的不是全对,却无从反驳。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听到沈红玉提出分手的那一刻,他心里竟然很是平静,就这样淡然离去,前往酒吧!两瓶伏特加下肚,整个人找不到东西南北。

    挣扎着走向沙发,整个人死猪一般斜躺在那里,眼睛迷蒙的看着窗外。

    “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等的花儿也谢了……”

    怀中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随手按下绿键,一阵连珠炮般的责备声从另一头传了过来:“江宁,你小子一转眼功夫就不见了,搞什么飞机,沈红玉那种女人甩了你是她的损失,你他妈像不像个男人?缺钱是吗?缺钱说啊!老子拿钱砸死她!!”

    江宁笑了笑,嘟囔了句:“滚你丫的!”然后就将电话挂断,心里微微有些暖意,楚胖子是他铁哥们,家里条件很好,虽然纨绔,但是很讲义气,两人大学的时候就认识,还弄了一个“蓝坪乐队”。青葱岁月,两人一人抱着个吉他忘情的唱过。

    正想着,门却突然开了,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火红色睡衣的美丽女人皱眉的走了出来,脚下是一双随意的拖鞋,精巧细致的脚趾在鞋子里露出半个,还涂着火红色的甲油,远远看去有些惹眼,不算太亮的灯光,朦朦胧胧的。

    林夏是一名警察,本地户口,由于家里较远,就在警局就近租了一间房子,她本来是不愿意和人同住的,但是鉴于自己职业,约法几章之后倒也没了忌讳,更何况这里属于市区,她不租也没有办法,就近只有江宁这里有空房,毕竟这小区里住的人非富即贵,很少人在意她一个月两千块的房租。她最近正因为一个案子头疼,刚刚搬来,本来晚上就睡不大好,好不容易睡着,就听到江宁的吼叫声,忍不住出门来看看。

    江宁眯了咪眼睛,美女,陌生的美女,为什么会在自己家中,他记得只有唐小蝶一人住在这里,那姑娘这几天忙着考研,老是住校,今天跟他打电话说不回来了,正提房租减半的事情,至于刚搬进来的林夏,显然被他忘了。指着林夏有些口齿不清道:“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里?”

    林夏看他醉醺醺的样子,一股子酒气老远的就往鼻端钻去,蹙紧了眉头,忍着半夜被人吵醒的烦躁,上前去忍着酒味问道:“你没事吧!需不需要我做什么?”

    江宁将身子趴在沙发背上,迷蒙的眼睛一闪不闪的看着林夏,脸上有些放肆的笑着,平常见到这等美女他不会如此失礼的,不过酒壮英雄胆,只觉这女子好看,不管脸蛋身材都好看,所以他就浑身上下仔细看。

    林夏经常被人打量,但大多数都只是偷看,如今光明正大的被人上下打量,只觉说不出的别扭,若是旁人这般不尊重眼神,她恐怕早就一巴掌将人打得找不到东西南北,但念在对方是个醉鬼,也就不多追究,转身就想回屋,走了几步,还是回过头来看了一眼。

    这一眼让她有些触动,江宁此时趴在沙发上已经睡着,脑袋放到双臂上,就保持着看向林夏的方向,只是眼睛闭上了,嘴角挑着笑意,像是自嘲,又像是微笑,干净中带着疲倦,像是在梦里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东西。

    她毕竟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这人还是他的房东,眼看他在沙发上直接睡着,想要提醒一下,走上前去想要伸手去妄图将江宁叫醒,但还没碰到他身体,忽然感觉睡着的江宁整个人像是醒了一样,抓住自己手腕一带,林夏整个人不知所措的朝江宁身上扑去。

    不偏不倚,整个身体砸在了江宁身上,男人深沉的呼吸骚动着她的脸,她愣了下,突然发现自己嘴唇无巧不巧的印在了江宁嘴上,没有意识的江宁伸出舌头碰了碰,感觉很舒服,下意识想要深入。

    “啊!!你个死流氓。”林夏一声怒斥想要用手撑着起身,却发现江宁没有半点预兆的将她整个人盘在身下,粗粗看来没什么,像是一个很正常的翻身,但是对国术有些接触的林夏知道这是国术到了一定境界自主产生的防备性,而这一个翻身,正是很上等的擒拿术。

    林夏扭过脑袋,江宁嘴唇在她柔嫩的侧脸上留下一道道痕迹,她这下真着急了,一个不防,被男人制在身下,毫无反抗能力,这种感觉,让她这个素来自信自己身手的女子没了安全感,而且她惊恐的发现江宁似乎很依恋自己引以为傲的胸膛,手臂若有若无的触碰,就要直接侵袭。

    林夏彻底乱了,身子一动不能动,扑面的热气酒气熏人欲醉,几番挣扎更让她感觉男人反应抵在自己从未被人接触过得下腹,她身上只有一件简单的睡衣,这种几乎最亲密的接触让她有些受不了,毫不犹豫的动用自己唯一的武器,张嘴狠狠的咬在江宁肩头。

    睡梦中的江宁忽然感觉无比舒适,身子像是沉溺在温泉中,不想动弹分毫,感觉被他抱住的东西有些不太老实,他本能的将她抱的更紧,却猛然肩头一阵剧痛,手臂松了,那种感觉也没了,迷迷糊糊就这样睡了过去。

    林夏终于脱身,紧绷的身体终于松了开,赶紧后退几步,却发现挣扎间自己文胸扣子都开了,一半落在外面,白色的文胸吊在腹部有些惹眼,一对弹性极佳的胸部没受半分影响,依然在睡衣里傲娇着,林夏后怕的舒了口气,匆匆将文胸拉下,脸上潮红涌起,惊心动魄,自然是气的。但是她怎么跟一个醉鬼计较,拖鞋都未穿,光着脚丫,头也不回的往房间走去,她现在有杀人的冲动,但是不敢再冒险。

    林夏二十岁警校毕业,二十二岁就成了一名协警,今年二十四岁,在家人反对下刚刚进了刑侦大队,一路走来只是努力,连男朋友都没来及谈上半个,让一路暗恋她的学长学弟现在也没死心,没想到今天第一天搬进来这地方就遇上这种事,她正考虑明天要不要搬离这里,要不是听介绍人说已经有一个女孩住在这里,她不会搬来的。

    ……

    次日!

    江宁爬起身,揉了揉脑袋,还是疼痛的厉害,也怪昨天喝的太凶,阳光照了进来,将他心中的阴霾也驱散了,他本来就是个乐观的人。

    电话铃又响了起来,还是楚胖子打来的,江宁接起电话漫不经心道:“哥们没事了,所有往事都在昨晚吐出来了!”

    楚胖子在那头乐了,哈哈笑道:“这才是我的好哥们,等着!等哥哥给你找几个美女,咱们左拥右抱,气死沈红玉那贱人!”

    “去你的!晚上喝酒再聊。”

    “别啊!”楚胖子在那头有些着急道:“你ktv那份工作别做了,一个名校的高材生做那个太屈料,哥们帮你找了个好工作,月薪五千,时间大大有,你回头将那边辞了吧!”

    江宁想了想,心里意动,他需要钱,更需要时间,道:“晚上见面说吧!我先去洗漱,昨晚回来倒头就睡,现在浑身不自在。”

    “好咧!”楚胖子利落的挂了电话。

    江宁隐约感觉有些不对,昨晚迷糊间好像见到了一个陌生美女,拍了拍脑袋,这才想起来,好像是新搬来的房客,自己昨晚那副样子也不知道把人吓走没有,不管了,先去洗澡。至于肩头那点疼痛,完全被忽略了。

    进了浴室,将浑身脱个光溜,泡在放好的温水里,有些惬意的闭上眼睛,泡了好一会才起身擦干,随手拿了个浴巾包住身体,抬头间眼神愣了一下,一条相对保守的纯棉白色小内裤正安静的晾在衣绳上,伴随左右的还有一个明显是一个颜色的文胸。

    江宁忍不住仔细看了看,早上起来还未消散的劲头一瞬间像是收到了鼓舞,下身不争气的昂仰了起来。这是唐小蝶的内衣,可能又是粗心的晾在了这里,脑海中浮现出唐小蝶年轻完美的脸庞,心里不由有些想入非非,手部不受控制的朝着内裤慢慢挪去,想要拿到眼前仔细看看,就快碰到的时候又强忍着将手缩了回来,暗暗有些脸红,自己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龌龊了!

    强忍着心里躁动,出了浴室,有些随意的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选了几个频道,发现没有适合自己的电视,将电视调到了音乐频道,随着慢慢哼了起来,他爷爷告诉他,男人要拿得起放得下,他也确实做到了,若不然这些年他经历这么大变故也抗不过来。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26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