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500???温香软玉

卷一 第二章 倒霉的林夏

    林夏顶着疲惫的眼睛慢慢打开门走了出来,她今天不用太早上班,昨晚发生的变故弄到她一晚没睡着觉,刚打开门就见江宁正哼着小曲,心里不平衡下,一双眼睛狠狠的剜了江宁几眼。

    江宁呆了下,林夏明显有些疲倦,虽然没化妆,但是看上去却有些动人心魄,修长的身形,精致的五官,修长匀称的双腿在紧身牛仔的勾勒下让人眼直,腰部有些低,能看到和她上衣T恤交界处的微微雪白,胸部隆起的弧度更是让人想多看几眼,照江宁经验来看,这女子就算脱了衣服,那对胸部仍然是能稳当站立。心里瞬间盘算,脸上笑着打了声招呼,丝毫没感到怪异,昨晚发生什么,他没半点印象,随口道:“早!”

    林夏看到他就来气,有苦难言,冷冷道:“现在咱们既然同在一个屋檐下,你穿成这样不知道会吓到人吗?”

    江宁看情形不对,有些愕然的看她骄傲的往厕所走去,这女人有些不对付,不过自己穿得也确实有些随意,看她开始洗漱,赶紧跑回屋里随意的换上一身家居服,穿着拖鞋往厨房走去,他自己一个人生活习惯了,没事研究厨艺,一手做饭本事倒也拿得出来。

    林夏来到客厅,有些狐疑的看了眼江宁忙碌背影,厨房门是开着的,抽油烟机效率不低,烟雾味道一丝也没跑出来。

    “早餐吃什么?”江宁习惯性的问了一句,问完才知道现在屋子里的人不是唐小蝶,知道林夏看自己有些不顺眼,倒是问的突然了!

    林夏今天无事,昨晚睡得晚,起来的自然也晚,拿起一本关于政治类的书随意看着,听江宁问她,没什么感觉的肚子像是受到了召唤,空的有些难受,但还是淡淡说:“等会我出去买早餐,不劳你费心。”

    江宁这下真有些无趣了!但念在这女人现在是自己的收入一部分,也就不和她计较,大家不说话不就行了,各走阳关道。

    一杯牛奶,两个鸡蛋,一根火腿,还有一个面包将鸡蛋火腿包了起来,恩!自制三明治。狠狠咬了一口,将电视频道跳到了新闻频道,自顾自的看了起来。

    “目前3.28银行劫案罪犯尚未落网,请大家热心提供线索,但是罪犯有枪,而且系退伍优秀军人,所以请大家发现嫌犯踪迹,不要私自行动,抓紧时间报警,以免受到伤害。提供有效线索者,一旦擒获罪犯,奖励二十万元!”主播播完给爆出了一张照片,一个光头男人,额头上还有道伤疤,整个人看上去普普通通,毫无特点。

    “疑犯一人单枪匹马的劫走了将近三百万现金,还杀了两人,这银行离警局如此近,简直就是讽刺。”江宁小声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林夏像是被踩到了尾巴,新仇旧恨发作,手里的《政治与法》直接朝江宁甩了过来,碰的一声将桌上牛奶砸落地下。这案子负责人正是林夏所属刑侦队,上面下了死命令,若是再没头绪,她队长可能就要被离职,毕竟这件事情造成的影响太大。

    江宁真有些怒了,想到她的身份,吸了口气,冷静了下来,将玻璃碎屑清理干净,冷冷道:“一个杯子二十,等会交房租的时候算上。”

    林夏这会火气上涌,这人简直不像个男人,可惜了这幅好皮囊,怒道:“二十?姑奶奶给你二百。”说完从钱包里拿起两百块钱扔在了地上,道:“够不够?”

    江宁脸上抽了抽,感觉对方有些无理取闹,认真道:“就你这素质,我怀疑你冒充人民公仆,请出示证件!”介绍人说林夏是警察,江宁才有此一说。

    林夏蹬蹬走到房中,将一个绿色本本拿来摔到桌上,怒道:“睁开你眼睛看看,到底是不是冒充?”

    江宁随意一扫就知道这东西是真的,若无其事的将手中剩下东西吃完,含糊道:“是真的,你可以收起来了。”

    林夏那里肯善罢甘休,特别是想到昨晚事情,更是有些情绪不受控制,她向来都是占上风的,何时像昨晚这么憋屈过,冷冷道:“你身份证拿来我看,还有房产证,毕业证……!老娘还怀疑你就是前些日子猥琐少女的变态流氓!”

    江宁气极反笑,道:“本人经常猥琐少女,不过你情我愿的,好像不关这位大姐什么事情。”

    “你喊谁大姐?”林夏显然不是个太过冷静的人,江宁看上去和她差不多大小,但是这声大姐喊得情真意切,令人发指,她要不是顾忌自己身份,就想上去抽这小子一顿。

    江宁懒得跟她争辩,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笑了笑,道:“废话少说,要么交房租,要么走人!押一付三,现在就交!”管她什么人,到了自己这一亩三分地,难道还能让她压着自己,本来没准备现在要钱,但是忽然想要了!

    林夏只想一脚丫子踹到这张笑得阳光的脸上,她毕竟有些理智,这就近房子还真不好找装修的这么好的,而且江宁这人虽然讨厌,但看上去不像坏人,想到事情起因,寻常百姓抱怨一下本来就正常,倒是自己反应过激了。

    压住心里火气,又回屋一趟,拿出一万块钱道:“房租一个月两千,我先交一个季度,时间到了剩下的再交。”

    江宁不客气的拿过钱,小心的收了起来,将地上两百块钱捡了起来,道:“知道你有钱,但是这东西不是这么浪费的。”说着煞有介事的找回林夏一百八,道:“我这人做事最有原则,该是你的,我一分不要。”

    林夏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江宁看样子还有工作,保守估计每个月将近一万块收入,现在看来却是个守财奴,人真是不可貌相,这人看上去不像个小气的人,而且长得还算俊俏阳光,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当然这是林夏的第一印象,现在却是想要找好姐妹好好的说道一下,如此小气的男人,值得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江宁被她目光看得甚为不自在,他毕竟是个年轻男人,而林夏又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而一个年轻男人被一个年轻女子用这种眼光看着,实在有够不爽。

    林夏见他有些臊意,心里终于感觉找回了点场子,眼看江宁越来越不自在,她就像是受到了鼓舞一般,越看越是爽快,一直处于下风拉下的俏脸也扬了起来,居高临下。

    江宁是不自在,但绝不是不懂得反击之人,既然眼神杀伤力达不到,那他就转移目标,本来就像偷偷瞄上林夏胸部几眼,此时俨然变得光明正大,这女人胸口正是自己心中最完美的胸型,将一件白色T恤撑得紧绷绷的,圆润无双,大小一手堪堪不握……

    林夏高傲的头颅慢慢放低,江宁色迷迷眼神正不偏不倚的非礼着她胸口,脸上扯出几分怪异的笑意,慢慢走上前去,笑着问道:“好看吗?”

    江宁猛点头道:“好看,还很圆润!”

    林夏笑的更开心了,脚步平稳向前,道:“你说身为人民警察,该怎么处置那些耍流氓的?”

    “让他丫变成死太监!”江宁脱口而出,他心里却是正想着,这白色T恤下的完美春光。

    “如你所愿!”林夏声音一瞬间冷了下来,脚上再也没留半分力气,狠狠朝坐着的江宁胯间踢去,瞧这力道,这一脚踢实了,江宁就算不变成太监,那也要在床上躺上几天。

    “我靠!这娘们这么阴险,竟然懂得心理暗示?”风声临体的当口,江宁感觉危险降临,习惯自然,身随意动,在沙发上一个侧身闪开。

    林夏眼中讶色一闪而过,要知道对付色狼用这种最简单的心理暗示屡试不爽,谁知道此时被他躲了过去,惊讶于他身手的同时,不愿服输,跨前一步,完美修长的大腿直接朝江宁颈部踢去,动作干净利落带着股风声,这一腿凛然气势生,可见林夏于格斗方面还是很厉害的。

    江宁没起身,抬起不算粗壮的手臂,右手闪电般的朝林夏脚腕抓去,这一动作眼力臂力都达到了极致。林夏只来得及一声惊呼,整个身子被他抓住脚腕带的向前扑去,她身手还算了得,感觉江宁已经将手松开,情急间一个劈叉,一双美腿全部分开,在沙发上做了一个最完美的poes。只是不和谐的是一声布料撕裂的声音。

    整间房中瞬间落针可闻,林夏悲剧了,她穿的不是家居裤,也不是练功服,而是一条泛白的牛仔裤,这般剧烈的动作,这紧身衣服如何撑得住?江宁眼神呆滞了,明知不该看还是看了,一只米老鼠调皮的露出了前端滑稽的牙齿,还有周身细腻雪白的肉色。

    “噗!”前后巨大的落差让江宁肚子有些抽动,这女人看上去冷艳,内里小裤裤竟然是这种米老鼠款式。

    林夏难堪的看了眼江宁,他是在笑,真真切切的笑,虽然没有笑出声来,但确实在笑。她眼睛有些泛酸,心里委屈的难受,她当年在警校里这般辛苦都忍住了眼泪,此时却忍不住掉了下来,转过头去,匆忙起身就朝房间跑去。

    “砰!”房间门重重关上。

    江宁笑容戛然而止,心里郁闷的同时多少有了些歉意,林夏虽然和他短短接触,但是他有感觉,林夏除了脾气暴躁点,人应该是不坏的,至少没拿身份压人,而且将这种女人都惹哭了,可见自己人品。

    往前走了几步,站到门前,刚抬起手掌想要敲门,却发现门猛然打开了,他就保持着扬着手的姿态凝固在了门前,宁夏短短时间已经换了一条比较宽松的休闲裤,手里拉着个密码箱,眼睛还有些泛红,看江宁挡在门前,冷冷道:“闪开!”

    江宁直接摇了摇头道:“我房租可以给你少一百!”

    “闪开!”

    “两百!”江宁有些肉疼了。

    林夏很利落的拿出一副明晃晃的手铐,道:“你是想要囚禁警察吗?”

    这帽子大了,江宁身体已经有些动摇,而且江宁很清楚的看到她腰间微微凸起的东西,眼睛缩了缩,这外形竟是一把****,而这把****别再林夏腰间,绝对没可能是假的。

    林夏嘲讽的看了他一眼,随手将腰间枪支拿了出来,黑幽幽的枪口指着江宁,让江宁心跳猛然加速,连连摆手道:“林警官,林大警官!您是人民的好公仆,能不能将这玩意放下来,这万一走火,咱们都不太好办!”脚步也下意识小步挪着,眼睛死死盯着扳机,虽慌不乱,他有把握在林夏手指动的一瞬间跳开。

    “咔!”一声轻微的响动,林夏毫不客气的指着他扣动扳机。

    江宁整个人灵活的可怕,一个高难度的铁板桥,仰身零点一秒之内倒了下去,预料中的枪声没响,由于动作突然,他身子完全躺在了地上。

    林夏随手将手中枪支扔掉,道:“当真是脓包。”

    江宁有些无语,这枪是假的,想想也是,有几个警察下班之后能将枪支带出来的。

    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第一次认真道:“今天的事情我多有不对,道个歉,也请你住下来。”

    林夏神色微动,倒不是江宁的诚意打动了她,而是江宁的身手实在令她有些好奇,这么一个普通的都市男人,竟然会有这般敏锐的反应,如果能打赢她是好身手的话,那么能在一瞬间躲过她枪支的就有点不敢想象了,这种反应能力,整个国家特种大队也没几个,而且她分明有一种直觉,自己就算有真枪在手,也未必有把握制住这男人。

    想归想,却伸出手来,冷淡道:“将钱还我?我不住这了。”

    江宁看她态度有些犹豫,张了张嘴,道:“真心请求你住下,你若是有什么不满意可以说出来,这钱……这钱我急用,何况房租在这里也不算贵,别人都是三千靠上的。”说完便一阵沉默,他只劝两遍,她执意要走的话,钱他会一分不少的退还给她,谁的脸皮也不是城墙做的。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26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