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一 第五章 证据

    这就是传说中的警局,江宁有些怪怪的被一帮警察带着往地下室走去,一路有些好奇的看着,对一旁的年轻警察晃了晃手铐,道:“哥们,这玩意带着真别扭,你说也没犯什么大事,拿掉好不好。”

    年轻警察不耐烦的踢了他一脚,骂道:“少废话,社会就是多了你们这种垃圾才变得肮脏。”

    江宁有些不爽,被人骂作垃圾尚且是第一次,忍不住停下脚步道:“怎么说话呢?人民公仆岂不是多了你们这种毒瘤才会被社会诟病。”

    这警察怒急笑了,身后几个老资格警察上前来拉住新警员,上前拉扯着江宁往屋子里走去,道:“你也少嚣张点,到了哪里就要守哪里规矩,你要没犯事,这手铐怎么不戴我手上。”江宁无语这人的神逻辑,但也懒得争辩。

    “林姐!”年轻警察正狠狠盯着江宁,身后林夏冷冰冰的目光扫了过来,他打了个寒颤,忍不住小心的喊了一声。

    林夏哼了一声,道:“这人我来审,你们旁观就好。”

    眼看林夏扬长而过,年轻警员狠狠的盯了眼林夏苗条的背影,酸酸道:“装什么高傲,将来还不是要被男人骑在身下!”

    江宁百无聊赖的坐在审讯椅上,对面坐着拿着笔记本的林夏,和两个警员在旁边看着,这儿灯光稍暗,墙上还写着几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空旷的审讯室鸦雀无声,胆小的人进到这里恐怕先就虚了!

    “名字?”林夏头颅抬起,声音在审讯室里有些清冷。

    “江宁!”

    “性别?”林夏机械问道。

    “额!”江宁白了林夏一眼,道:“问点实在的,我晚上还有事情,我说性别是女人你们信吗?”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很想看到林夏被气得无语的样子。

    林夏加重声音又问了一遍道:“年龄?”

    两人对面而坐,距离很近,江宁无聊的盯着林夏脸蛋,琢磨着,胡言乱语的答着,这姑娘上了这么多年警校,皮肤还能保持的如此完美,当真不可思议。昏黄的灯光,江宁耳朵里什么也听不到,只注意到林夏雪白的牙齿开合,一屡淡淡的香味不断的往鼻端钻去,狠狠闻了闻,清清的淡淡的,有些熟悉!

    这下不光林夏火了,就连身后的两个警员也忍不住了,一名老警员忍不住要拉着江宁往审讯室深处走去,林夏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人,如今被一个认定为痞子的人物看得这般肆无忌惮,几个男人能忍得住。

    林夏“砰”的一拍桌子,喊住两个双目冒火的老警员,道:“江宁,你要知道对方说的口供是什么?再这样不规不矩,我也帮不了你。”要不是唐小蝶老是说江宁是个好人,依着林夏脾气恐怕早就怒的掀了桌子。

    江宁不痛不痒,用手将警察拉扯的痕迹抹平,道:“他说的是什么?”

    林夏耐心回答道:“他说你故意伤人,不赔钱的话要找律师。”

    “你相信他说的话吗?”江宁忍住笑意的问道。

    林夏呆了下,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道:“你有证据证明是他们故意伤人!”

    江宁不再开玩笑,示意自己口袋手机,对林夏点头道:“我一不小心就将手机放在了哥们旁边录了下来,从始至终我都是在反抗。”

    林夏松了口气,刚伸出的手停在半路,然后示意警员将他怀里的手机拿出来,显然自己不大乐意将手放进江宁的怀里。

    一名警员上前将江宁手机拿了出来,林夏接过江宁手机,手机壁纸上是一个穿着蓝色衣裙的漂亮女子,一个还有些稚嫩男人站在她身后环住了她柔软的腰肢,虽然只是一张照片,但是那种快乐像是能渲染,林夏下意识问了一句道:“这是你女朋友?”

    江宁心情略暗,林夏自觉失言,忍住心里莫名的不舒服道:“当我没问。”说完调出视频,看了起来。

    “这是我姐姐!”江宁说了声。

    林夏自然是不信的。

    视频中从江宁到场,再到开打都是清清楚楚,唯独两个警员看呆了眼睛,有些咂舌的看着身形还有些偏向瘦削的江宁,不敢相信他会有这么好的身手。

    林夏虽然早就猜测江宁身手很厉害,此时看到视频其实并不惊讶,但她所稀罕的是自己父亲林牧曾经说过一句话,真正的国术高手招式未必就是死的,一些实战经验丰富的高手,通常拳脚间很难看出是什么路子,而现在江宁岂不就是看不出什么路子,动作间随心所欲,像是散打,又有些不同,难不成他实战经验很丰富?有时间倒是要注意下。

    江宁看三人怪异目光,道:“跟着爷爷长大,多少学了点庄稼把式,不用当真。”

    林夏暗自腹诽,自己功夫本来以为已经够好,江宁若是庄稼把式那自己岂不是连庄稼把式都不如,想到这不屑道:“过度谦虚就是骄傲。”

    江宁不语,看林夏在这里地位也不可能仅仅是个警员而已,剩下事情只要她想要解决,想必是没问题的。

    事实证明了江宁猜想,张童就算想要辩驳,面对铁一般的证据也有些无可奈何,再说碰上个林夏这种揪住他把柄就不肯松嘴的人,也活该倒霉,被拘留十五天,他不是没有找人,但是别人提到林夏都说管不了。

    江宁出了口长气,林夏总算没为难他,很快就办好手续放了出来,外面天已经黑了,江宁身手刚要拦辆的士,忽然身后刹车声响起,林夏在她的的红色车厢内朝着江宁摆了摆手,江宁屁颠屁颠,以为她是想让自己搭个顺风车,走过去看林夏打下了车窗,笑道:“还是林警官大度,说着就要拉开车门而入。”谁知拉了一下却没拉动,有些诧异的看着林夏,却见林夏车窗猛然合上,道:“我是告诉你,我车门打不开。”说完一个起速,扬长而去!

    “臭婆娘,有车了不起啊!耍老子玩来着。”江宁被她气得七窍生烟。

    看众人傻子一样看着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控了!悻悻的拦了辆的士,道:“畅柳园小区?”

    ……

    江宁家里!

    唐小蝶从厨房端出一盘糖醋鱼,嘴里吆五喝六的对着几个姐妹道:“姑娘们,新一代女人,做饭才是王道,快尝尝咱做的鱼如何?”

    江宁若是在家恐怕又要头疼了,屋子里所有沙发被拖到一起,一个大大的蛋糕插着二十根蜡烛放在正中桌子上,代表唐小蝶二十岁高龄,周边已经摆好了不少饭食,显然是唐小蝶亲自下厨。

    一个坐在最边角的圆脸女生道:“小蝶,不错啊!还会做饭了!”

    唐小蝶瞟了个那当然的眼神,将鱼放在桌上,大方的对着几个姐妹道:“快尝尝,做的怎么样?”

    和圆脸女生挨着的一个略显文静的女生小心的用筷子夹了一口,嚼了嚼。

    唐小蝶满脸自信道:“文静,怎么样?”

    林文静先是皱眉,然后在唐小蝶有些期待的眼神下,才道:“合格了!”

    唐小蝶大怒,恶搞的抓了一把林文静胸部,道:“三十分,B罩杯的悲剧。”说完扭头哼了一声。意思很明确,给你们做饭还不满意,姑娘生气了!

    林文静一声惊呼,小脸涨得通红,恼道:“说了不准抓那里。”

    唐小蝶装模作样道:“那里?”

    “要死了!就你老是作弄人?言姐,你管不管?你可是咱们以前的班委。”

    被林文静称作班委的女生叫莫言,看上去比几人稍微成熟了些,鼻梁上架了近视眼镜,脸蛋虽然不如唐小蝶漂亮,但是斯文中自见利落,乳白色的皮肤羡煞旁人。细腻的不见毛孔,听到林文静委屈,忍不住淡然笑了笑。

    唐小蝶放下盘子,擦了擦手,顺势在莫言脸上捏了捏:“渍渍!这皮肤,也不知道将来哪个男人有福气能娶了你。”

    莫言没好气的将她手拿了下来,轻笑道:“忙了这么久,快吃饭!”

    圆脸女生曾小柔性格较为外向,拿出准备好的香槟,很利落的起开,然后站起身喷了大家一身一脸。

    几人顿时闹成一团。

    莫言一边阻挡,一边道:“小蝶,你这样弄,房东回来会不会杀了你。”

    唐小蝶不屑道:“他没那种胆量,再说咱们今天不喝酒,等会闹完了收拾下就好了!”

    曾小柔嗤笑道:“也不知道是谁上次喝醉了,胡言乱语,最后还说什么我房东要是没女朋友我肯定要倒追。”

    唐小蝶被踩了痛脚,顿时起身上前去捂曾小柔的嘴,道:“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林文静有些落井下石道:“我也听到了呢?”

    莫言无奈看几人又闹成一团,道:“好了,都注意点,你们这形象若是被人看去,在校园里还不被嘲笑死。”

    几人这才罢手,林文静道:“小蝶,你说你房东也是江北大学学生,叫什么啊!说出来看看认不认识?上次来了也没见上,平常被你夸得一朵花一般。”

    唐小蝶道:“叫江宁!不过人家早毕业了,你上哪里认识。”

    “江宁?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莫言念叨一声。

    唐小蝶不打搅莫言思索,莫言比几个人对江北大学都要熟悉的多,兴许真的有印象也不一定,毕竟自己很少注意这些事情。

    莫言想了会,忽然眼睛一亮,道:“小蝶,你电脑拿来用一下?”

    唐小蝶来了些兴趣,恍然大悟道:“官方论坛!哎呀,我怎么没想到。”

    说完进卧室,将她的苹果笔记本抱了出来,放在双腿上,几人围成一团,连做好的菜都没吃。

    “快快!就搜江宁,言姐这样一说,我也感觉熟悉了!”圆脸女孩催促道。

    唐小蝶打开江北大学官方论坛,噼啪几下打出江宁两字,在论坛中搜索有关江宁的帖子,不消一会,立时便弹出了一长串。

    “蓝坪乐队主唱江宁,因故退学,令人惋惜。”

    “江宁应邀江北大学毕业典礼,吉他演绎《同桌的你》。”

    ……

    几人一片寂静,圆脸女孩首先控制不住的喊了起来道:“唐小蝶,你一定早就知道的,不够姐妹啊!你房东竟然是当年风靡校园的蓝坪乐队主唱。”

    唐小蝶一把将她拉下来,郁闷道:“同名也不一定的。”

    “对啊!应该是同名吧!江学长当年这么优秀,现在怎么可能当了包租公呢?他最有发展前途的应该是娱乐圈吧!”林文静道。

    “娱乐圈有什么好的?江宁进了那里面指不定成什么样子?”唐小蝶不乐意道。

    莫言倒是没有太大反应,道:“等改日让小蝶探探消息不就行了,真的是本人的话,也好给你们两个小花痴要个签名。”

    “同名?那样子呢?”说着圆脸女孩指了指江宁当年的一张还较为青涩的照片道:“小蝶肯定认得出来的。”

    唐小蝶有些犹豫道:“好像是很像。”

    林文静道:“什么好像?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纯心急死人啊!”

    唐小蝶看几人热切目光,忽然有些不太舒服,就像是自己的私有物品被人分享了一样,没好气道:“沈红玉知道吗?他要真是江宁,也有当年的校花沈红玉做女朋友。”说着指了指一张和江宁依偎在一起的漂亮女孩道:“瞧瞧,人家这么漂亮。”

    “那就是说是了!”莫言补充道。

    唐小蝶点头道:“确定是!”

    圆脸女孩笑道:“这么多年还没结婚的话,想必已经分手了吧!再说小蝶也是江大有名的校花,我瞧你比那沈红玉漂亮啊!”

    唐小蝶翻了个白眼,非常肯定道:“没分手,我前些日子还见到江宁把她领回家里来。”

    “那也没什么啊!最次也要个签名,回到校园好好风光一下。”林文静满足道。

    莫言对几人无语,笑道:“菜都凉了!等会还要切蛋糕,今天可真正是小蝶生日,主角是咱们小蝶,什么蓝坪乐队都要靠边!”

    “对,什么蓝坪乐队都过去了,现在该是咱们崭露头角的时候。”曾小柔附和道。

    唐小蝶俯身在莫言脸蛋上啄了一下,飞快的挪开笑道:“赏你个香吻,这可是本姑娘初吻,那两个没良心的,无视!”

    莫言对她没办法,又是一个白眼抛了过去。

    “哎!对了,这相宜苑小区地段这么好,照理说江宁应该没必要将房子租出去吧!他能住在这里,想必也是很有钱的,这一套房子现在好几百万呢?”说着对着曾小柔对着唐小蝶暧昧笑笑,道:“你说他该不会对你有什么想法吧?”

    唐小蝶最了解这个朋友,对高帅富没有丝毫免疫力,当然曾小柔也有这个姿色,模样气质上很像当年红极一时的一个女星张娜拉,其实江宁的那些过往对这几人还真没什么太大吸引力,毕竟蓝坪乐队轰动一时,那也在校园里属于传说了,她们这一届听到这话题无非想看一看当年的当事人罢了!

    林文静也有些奇怪,道:“小柔说的有道理,照你说他这么缺钱的话,为什么不把房子卖掉。”

    唐小蝶难得愁眉苦脸道:“你们一个个太八卦了,等会他要是回来你们自己问吧!还有小柔,你可不能打他主意,人家可是有女朋友的。”说完又提醒道。

    曾小柔感兴趣道:“那家伙照片上还是很帅的,要是有钱的话,岂不是完美了!”

    莫言无语道:“曾小柔,我记得你前天刚和一人分手,如今这么短时间就又泛起了涟漪了!”

    正说着,门开了,脸上犹自挂着痛快的林夏开门走了进来,想到江宁气急败坏摸样,她心里就莫名痛快,看到几个人正在说话,上前道:“没回来晚吧!”

    这几人通过唐小蝶显然对林夏也不陌生,曾小柔亲热的拉着林夏坐下道:“姐,我们正讨论你们房东,你有什么八卦的话要不也爆出来!”

    林夏在几人面前还是有些威严的,她说的话会被这些小女生听得进去,看曾小柔意动模样,林夏警告道:“那厮就是个色狼,纯色狼一条,你们可离得远些。”说着想起了第一天两人见面情形,心里那点痛快感觉顿时没有,这么大亏,该怎么才能捞回来?

    唐小蝶不理会林夏说话,伸出手道:“拿来!”

    林夏愣了下,恍然大悟,脸上有些尴尬,道:“我一忙,将你生日礼物忘了!”

    唐小蝶顿时委屈了!

    林夏自觉理亏,但是对唐小蝶了解太深,不动声色道:“你有什么条件就说,只要不是给姐姐找男友?我都答应!”

    唐小蝶苦着脸道:“我爸暑假要我回去相亲,对方是郑泽成那王八蛋,我要回去他们八成要逼着我定亲,所以这件事姐你得帮我!”

    林夏怔了下道:“你才二十岁,姑父这么着急干嘛,再说郑泽成不像个稳当人,姑父怎么想的?”

    “还能怎么想的,利益结合呗!我是坚决不能同意的。”

    林夏点头道:“恩,我跟姑父好好沟通一下,但是成不成我保证不了!”

    曾小柔玩笑道:“郑泽成,难道是电视上报道的那个温东集团的二公子?”唐小蝶没跟她们说过自己家庭,但是看唐小蝶样子虽然不缺钱花,谁也没想到她会有什么大背景,是以说话多少有些开玩笑的意思。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2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