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一 第十一章 初露端倪

    江玉拉了拉赵金金,心虚的看着面沉如水的江宁,然后低下头去道:“金金,咱们会不会过分了!”

    陈金金无所谓的甩了甩满头紫发,道:“又不管你的事。”说完有些奇怪的看了眼江玉,道:“不对啊!我瞧你怎么有些怕他,不应该啊!”

    江玉在她手臂上掐了一下,低声道:“我不怕他,我怕我老爸!他性子你也知道,要是知道我来这里肯定饶不了我。”

    陈金金想起江汉昭面无表情的脸,也有些心虚了,但是面子所在,脸上丁点也没表现出来,有些怀疑的看着江玉指了指江宁道:“你和他什么关系?他怎么会认识江叔叔?”

    江玉雪白的小脸涨的红了,有些激动道:“鬼才跟他有什么关系,我老爸根本对他不屑于故,不过是有些渊源,他知道我老爸电话而已。”

    陈金金自然不信,看着江宁木头一样杵在那里,勾了勾小指,轻浮的对江宁道:“你们什么关系?”

    江宁这时倒也放松了下来,转身做到一旁沙发上,随手将身上工服脱掉扔到一旁,今天事情也够郁闷的,特别对陈金金的刁蛮任性有些失望,他第一眼见到陈金金还有很好的印象,认为这女孩只是有些任性而已,却没想到性格如此古怪,而今看她更是无所忌惮,一副吃定自己的样子,自己身为她的家教若是被她将气势压了下去,那自己明天也不用去了,想了想有些不客气牢牢坐于原地,对陈金金动作视而不见。

    陈金金怒道:“你这混蛋!”

    “你心里轻视我是因为我穷,而我也会从心里轻视你!尊重都是相互的,对于性格有问题的人,我也会毫不犹豫轻视。”江宁随口道。

    “你说我性格有问题?”陈金金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晶莹的鼻头道。

    “确实有问题!”江宁硬下心肠道,对陈金金他必须硬下心思,这姑娘已经被宠坏了,也放纵坏了,自然需要猛药,那种柔和的教育方式不适合她,若是旁人他懒得浪费半点心思,但陈金金却是直接关系到他的收入。

    “你才性格有问题,你全家人性格都有问题。”赵金金像一只小老虎般直接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瞪视着江宁,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哪个人对她如此说过话。

    “你讨厌我,没理由的讨厌,我想不通一个正常人为什么会这么排斥外人,我长得丑?或者是我人品不端?”江宁几句话连珠炮般问出,陈金金愣住了,只觉得心里憋屈的厉害,说不上来什么原因,大眼睛里渐渐蓄满了泪水,小脚直接就朝江宁踢了过去,哭道:“你这张臭嘴,我死也不要你做我的家教。”她年幼就没了父亲,对这种说辞最敏感,以至于现在如此失控。

    江宁看她哭了,有一瞬间后悔,自己太过贪功了,这姑娘要是彻底恨上了自己,哪怕赵凝脂再信任自己,自己也不可能当她的家教了,至于腿上那点疼痛简直挠痒痒一般。

    江玉清秀的脸上也怒了,她比陈金金更为直接,直接朝江宁扑了上去,拳打脚踢,嘴上怒道:“你这混蛋,如此说一个女孩,不觉得羞耻吗?”陈金金是她最好的朋友,从来都没见她哭过,此时什么也顾不上了!

    江宁提小猫一样将张牙舞爪的江玉从自己身上提了起来,放在一旁沙发上,见她爬起来还要再来,冷冰冰道:“没你的事情。”

    江玉没出息的被他眼神吓住,只好怨恨的看了江宁一眼,然后转过去安慰哭个不停的陈金金,狠狠道:“说金金性格有问题的人都是性格有问题,金金不用理他,他就是一个疯子,一个自卑到极点的疯子。”

    赵金金不知道被碰到了那根弦,一时间哽咽的不成声响,听到江玉安慰,再也忍不住将头埋进江玉怀里嘤嘤哭了起来,我见犹怜。让江宁都有些后悔,她只是一个小孩子,倒是自己过分了。

    这会时间,门被重重推开了,查经理领着几个彪型大汉闯了进来,看到陈金金正哭着,心里一颤,顾不上江宁,对陈金金道:“陈小姐……这是怎么了?”

    陈金金忍住哭声,连头也不抬,就怕自己丑样被更多人看到,犹自哽咽道:“你……你给……我出去,让陈爷爷进来!”

    查经理幸灾乐祸的看了眼江宁,这房间除了这个倒霉鬼江宁,没人会惹到陈金金哭,但不敢怠慢,道:“我这就去……这就去……”

    不一会门外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陈英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查经理在身后跟着,看赵金金通红的眼睛,心疼的疾步上前道:“怎么了,才这会功夫怎么就哭了!”

    赵金金见到陈英再也忍不住,一头扎到陈英怀里就哭了出来,边哭边道:“是我妈……给我……找的家教……欺负人……”

    査经理在旁冷笑着看着江宁,想要看看江宁怎么死的,他对江宁刚才让他出丑一事耿耿于怀。

    陈英眼睛电一般扫视,诺大年龄一双眼睛明亮的紧,看到江宁有些奇怪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旋即被愤怒塞满,他本来对这年轻人印象很好,但现在看来陈金金显然被她欺负了,他只要看到陈金金受委屈就会没了理智,当即起身上前,一把抓住江宁衣襟,厉声道:“是你将小姐弄哭的?”

    江宁眼神不由变了变,这老头看上去身子很单薄,但是刚刚看向自己的一瞬间他分明感觉是被一头猛兽盯了一下,他这才突然改变对陈英的看法,这老头分明是个武术高手!而且抓住自己领口的一只大手上面布满了老茧,看上去干燥如树身,当是手上功夫造诣很深。

    陈英此时虽然不太礼貌,但江宁对老人一向宽容,更何况还是个疼孙女的老人,眼神也不跟陈英对视,低头道:“这件事确实是我不对。”

    “不能简单的就这么完了!陈爷爷要他给我道歉,而且不要他做我的家庭教师。”陈金金趁机说道。

    江宁见她还惦记这事,不由有些恼火,道:“做不做你家教我说了不算,赵夫人一句话,我自然卷铺盖走人,至于道歉,我不认为有必要跟你道歉。”

    “你就要给我道歉!”陈金金这会倒止住了哭声,她现在什么想法也没有,只想陈英好好的教训江宁一下。她可是对陈英有很深的印象,一次自己碰到有人想要绑架自己,陈英一个人短短时间就打倒了五个绑匪,在她心里自然是厉害之极的。

    陈英手上渐渐用力,陈金金的这点要求他肯定要办到,虽然知道肯定是陈金金无理取闹,但是他顾不上,眼睛凌厉的看着江宁道:“最后问你一次,道个歉,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不道谦,我只好光明正大的再护一回短。”

    江宁呼吸渐渐发紧,是陈英手上用力的的缘故,看到他如此,心里对他有些失望的同时更多的却是愤怒,这种在人眼里随意揉捏的感觉实在不好,想到这右手不动声色的轻轻一抖,陈英握紧的手不由松开了!江宁后退两步,整理了下领口皱褶,心里难以平静,他刚才已经用上了五分力气,而陈英却淬不及防,就算如此他将陈英的手崩开都很吃力。

    陈英何尝不惊讶,自己看似随意的动作,早就随着陈金金的哭声变得用了不少力气,想不到这年轻人竟然能能挣开。他冷笑了声道:“怪不得这么硬气,原来也是有身功夫,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花架子。”说完紧随两步,一双大手直接朝江宁肩头颈部削去。这一下看上去简单,当事人江宁却只感觉眼前一闪,陈英的大手已经离自己颈部不足一尺,他心里傲气上涌,寸步不让,腿部稳稳钉死在地上,肘部毫不客气的直接朝陈英手上碰去,与此同时身形转动,左拳出乎意料的直接朝陈英胸口打去。依着江宁,这下本来是要直接打像咽喉的,但是手到中途,临时改变了方向。

    陈英心里一凛,忍不住收回轻视的心理,江宁这几下动作灵活自然,而且依他老道的经验看来,江宁这拳的力道还有些惊人,不敢怠慢,有些驮着的身形猛然直了起来,整个人像是年轻了十岁,左手去抢江宁拳头,右手手刀不变竟然要和江宁肘部硬碰硬。

    旁边几人眼神眨也不眨,这老头敢如此,要么疯了,要么就是手上功夫厉害的狠。

    查经理目瞪口呆,他没想到陈英这么大年龄,动作竟然还是灵活老辣的厉害,更没想到平常见到自己谦逊和气的江宁此时竟然看上去有些骇人,一举一动男人硬气尽显,配上严肃的脸色,让他不由想起了电影里那些武打明星,所不同的这里是没有特技的现场直播。

    陈金金这会也不哭了,双眼放光的看着陈英,一点也不担心,陈英小时候经常逗她,几块青砖放在一起,他一下子就能全部打断,曾一度让陈金金小心思崇拜的厉害。

    “砰!”一声极其轻的闷响,肘部和手部撞在一处,两人脸上同时变了变,各自退了一步看着对方。

    陈英手上没什么感觉,但是一双手臂却被这股力道震得酸麻,有些控制不住的抖动几下,不由黯然一叹:“老了!这点动作已经经不住了!”

    江宁肘部像是要断开,和陈英手刀接触的一瞬间,他分明感觉撞在了钢铁上,但是他忍耐功夫很好,晃了晃手臂,若无其事道:“陈老!今天事情到此为止如何?”

    陈英复杂的看了江宁一眼,他年轻的时候在东北一带有个很威武的绰号“铁掌王”,不说这双手掌,本身也是战斗经验也是极其丰富的,但是今天确实完败在了一个后辈手中,有些费力点头道:“走吧!”败者是没有理由无理取闹的,他诺大年龄,这点事情还看不开,那真是白活了!

    江宁拱了拱手,查经理看着江宁大步走过自己旁边,不由惧怕的退了几步,待到江宁从视线里消失,他才拿起手机有些愤怒道:“陈老一句话,我找帮人狠狠教训他一顿。”

    陈英冷漠的看了查经理一眼,嘴里轻轻迸出一个字:“滚!”

    陈金金有些心疼的看着这会已经像是老了很多的陈英,心疼的抱住陈英手臂哭了出来:“陈爷爷,你没事吧!赶紧笑一笑……”

    陈英爱怜的摸了摸她脑袋,微笑道:“回家吧!你这老师人品还是很正直的,明日可别太为难人家。”

    陈金金此时心里恨死江宁,那里还听得进去一点,只想着今晚无论如何跟江玉商量一下,该怎么才能赶走江宁。

    江宁有些荒谬感觉,第一次家教,心里面总归有些异样,自己也算是老师这个神圣的职业的边缘了!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