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500???温香软玉

卷一 第三十七章 陈金金的小心思

    “赵夫人,我来家教!”江宁打了声招呼给赵凝脂,赵凝脂今天你难得休息,正坐在客厅里陪陈英说话,她平时很忙,偶尔闲了也是在家里。用她的话说就是外面苍蝇太多,不管是抱着何种目的的,她都不想奉陪,反而家里清静些。

    “江老师来了!腿伤好了没有?”赵凝脂问了一句,江宁受伤多少因为陈金金,赵凝脂也试探的给过江宁一些钱,但是江宁拒绝了!这让赵凝脂更加信任他人品。

    “好了!没什么大伤,早就好了!只不过别人不让出院,我现在算是强行出院了!”江宁含蓄的低着头说话,没显的不尊重,但是站在陈英和赵凝脂身边也没什么不自在。

    陈英越发喜欢江宁性格,上前拍了拍他肩头道:“有时间你可是要把你师傅给我介绍下,小小年纪把武术练得这么出神入化,我想拜访下,看是什么人能教出你这种身手。”像他们这种人对师承方面看的很认真,而且江宁的功夫到现在他也没看出一点路子,这对于痴迷国术的陈英来说就是百抓挠心的事情。

    江宁被夸的有点不好意思,谦虚了句道:“陈老客气了!”

    陈英笑着坐回原地,道:“楚河那小子倒是办了件好事,给我们家金金介绍了这么一个文武全才的教师过来。”

    江宁原地偷眼看了赵凝脂一下,正巧赵凝脂抬头,无巧不巧的对视了一下,赵凝脂没来由的把目光移了开,心下有些异样,她在和人对视的时候从来没有把目光移开的习惯,没想到每次看到江宁都是她首先移开。

    江宁不敢多呆,收回心思,道:“我去楼上看看陈小姐,两位慢聊!”

    他也是如此,好像很喜欢和赵凝脂交谈,但是一种若有若无的压力环绕着他,让他无所适从。

    陈英直到江宁走远了还忍不住点头道:“好啊!好啊!金金这阵变化挺大的,也没以前这么让人头疼了!看来夫人请的这个家教老师算是请对了!”

    赵凝脂也点了点头,道:“陈老,你说他和江玉那丫头是什么关系,那丫头一看见他就好像不共戴天一样,有些蹊跷。”

    陈英乐呵呵的道:“两人都姓江,而且长相上也有些相似的地方,老头斗胆猜一下,江宁应该和江汉昭关系不浅。”

    赵凝脂若有所思的看了江宁背影一眼,并没有打电话给江汉昭询问,反而不免想着:“瞧他举止气度丝毫没有一点俗气,不像是个为钱烦恼的人……”

    不过她也没多想,江宁人品还行就好了,什么身份也跟她没关系,不过想到江宁每次不知道怎么称呼她的样子就有些好笑,叫阿姨,江宁明显喊不出口,每次都是憋出赵夫人三个生分的字眼,让赵凝脂对江宁感觉很好,不做作,也不猥琐。

    ……

    陈金金还算说话算话,江宁进去的时候正马不停蹄的忙着作业。见到江宁进来,陈金金三好学生一样的叫了声江老师,那天在海滩发生的事情给陈金金的震撼太大,江宁无所不能的形象印在了她心里,而且还因此伤了腿。

    江宁自觉太阳有从西边出来的迹象,道:“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

    陈金金见他怀疑表情,恨得想把钢笔摔在桌子上,好不容易对他感觉好了点,他还摆出一副不相信人得样子。

    “你腿上好了没?”陈金金生着闷气问了一句。

    “好了啊!这点小伤老早就好了!不过你今天怎么这么老实的就开始自学起来。”江宁奇怪的问了一句,以往自己来的时候,很多时间陈金金还躺在床上睡觉呢?如今一副好好学习的样子,让江宁又以为陈金金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陈金金是个守信用的人,那天答应江宁好好学习并不是开玩笑,江宁平常跟她说了很多,虽然多数是左耳进右耳出,但是时间久了还是能听进去一些,而且她也偷偷看到了赵凝脂每天回来的疲惫样子,看到自己还笑着问好,某根线触动,让陈金金理解了赵凝脂很多。

    不过江宁这种表现让陈金金有种泄气的感觉,她以为江宁会很高兴的样子,没想到第一句问的话是这样,难道自己很反常吗?

    江宁正准备步入正轨,忽然陈金金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陈金金犹豫的看了眼江宁,意思很明确,想让江宁先出去,她好接个电话。

    江宁看了脸色异常的陈金金一眼,有些奇怪除了江玉谁还会和陈金金打电话,若是江玉的话,陈金金也没必要瞒着自己接电话吧!

    走到门口,江宁没好意思偷听,没一会陈金金就喊江宁过去。

    “怎么了?”江宁看着脸色异常的陈金金道。

    “我……我想出去一趟。”陈金金为难的看着江宁。

    江宁直接道:“不行!”上次已经说了这种事情江宁至多只办一回,没想到陈金金会第二次要江宁做这种事情,而且赵凝脂今天也在家,让江宁怎么去通气。

    陈金金失望的看着江宁道:“你就再帮我一回行不行?我们学校周末举行篮球赛事,而且会有很多嘉宾围观。”

    江宁道:“你母亲在下面,这事你应该去找赵夫人商量,找我说有什么用?”

    你知道我妈不会同意的,你就是存心为难人,反正你不让我去我也没心情学习了!咱们就耗着吧!”陈金金赌气道。

    “呵!还耍赖。”江宁哭笑不得道。

    “谁耍赖了,我说过什么?”扭过头道。

    她今早老早起来自己就把功课温习了一遍,就是怕江宁说她只知道玩,没想到江宁就算这样也是不领情。

    江宁心里有些火了,这丫头上次就说最后一次出去玩,结果多管闲事遇上了匪徒,这才刚没多久,这就又要出去。

    “你跟我说你要去干嘛?如果你不说实话的话我不可能给你说情让你出去,我还没这么大面子,怎么用也用不完!”江宁忍住怒火妥协道。陈金金平常就没什么朋友,怎么可能去看什么篮球比赛。

    “是……是这样的。上次咱们不是在沙滩救了两个人嘛?他们感激我,我偷偷把联系方式给他们了!前天也跟他们出去玩了一回赛车,挺刺激的,这不今天听说还有赛事,我还想去看看。”

    “两个人!是韩立和曾小柔?”江宁沉声问了一句,这两人他一个好印象都没有。

    陈金金有些心虚的点了点头,她也看出来江宁好像和他们两个有些不对付。

    “他们为什么会盯上陈金金?”江宁本意是不管的,但是这姑娘本性不坏,而且为人偏激,要是追求一些虚无的刺激,和他们玩在了一起,恐怕会有点不妙。

    但是看陈金金意思显然很想去,就算自己不在的时候她也会偷偷过去,倒不如自己陪她过去看看究竟搞什么名堂。

    “你上次怎么出去的?”江宁并没有立刻答应陈金金,反而好奇的问了一句,陈金金一个人也应该能出去的,之所以跟自己商量,是因为自己今天要来家教,她要是再偷溜出去就暴漏了!

    陈金金难得涩然道:“我上次不是因为爬窗户差点摔下去嘛?我后来又试了两下,挺稳当的,而且我好像也不怕了!”

    江宁无语的看了陈金金一眼,她有恐高症,竟然这么害怕都要溜出去,可见韩立这阵子没少费心思,不过江宁是什么人?只是看了一眼窗外就知道赵凝脂经过上次事件早就有了教训,窗子外面已经隐隐守了几名保镖,恐怕陈金金每次出去赵凝脂也都是心知肚明,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没有阻拦陈金金。

    江宁心里有谱,而且陈金金又等着出去,江宁想了下,道:“你先在这等着,我去和赵夫人沟通一下。”

    陈金金大喜道:“那你快些,我就知道你是个心软的人,一定会答应我的。”

    江宁没理会陈金金的刻意示好,走到楼下客厅。

    赵凝脂奇怪他突然下来,道:“江老师,有什么事情吗?”

    江宁直言道:“夫人应该知道小姐偷偷溜出去的事吧?”

    赵凝脂愣了下,显然没想到江宁会问这个,理了下心思,旋即就明白江宁下来的意思,笑着道:“江老师,是不是金金提什么无理要求了!”

    “这女人实在很聪明,而且今天由于在家,只穿了身白色的袍子,成熟的躯体若隐若现,让人在她旁边倍有压力。”

    “夫人知道就好,我正愁怎么能跟夫人说这件事。”江宁把刚才陈金金要求出去的事情给赵凝脂说了下,没说陈金金的目的,只说想要出去,因为江宁知道,就算她不说,赵凝脂这女人也是一清二楚。他只是有些不明白,赵凝脂为什么这么放心陈金金出去,既然能派保镖跟着,难道不能把陈金金拦住吗?一个年轻少女经常这样出去,很容易就出些事情的。

    “江老师有什么疑惑就问,我把金金交给你也放心。”赵凝脂笑着说了声,始终不点明自己知道这件事情,把一些商场谈话的习惯也带了过来。

    江宁知道这是赵凝脂的习惯,没多想道:“夫人想要江宁怎么办?”

    赵凝脂苦笑道:“金金这阵子懂事了些,但是我只要一说话她必定反驳的,我就怕她翻窗户的事被我知道了她下不来台,反而疏远我们母女关系。”

    “那夫人也不能由着小姐性子来啊?”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坏事,江宁不觉间语气已经有些不对,归根结底他对陈金金还是有些感情的。

    说完才感觉有些不对,自己刚刚那是什么语气,陈金金是赵凝脂的亲生女儿,而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对赵凝脂指手画脚。

    赵凝脂没生气,反而对江宁脱口而出的话感觉放心,毕竟一个真正关心陈金金的人,除了自己再难找到其他人,不管怎么说,现在又有了个江宁。

    “江老师放心就好了!上次金金出去我也知道了些事情,他们如此套近乎恐怕别有图谋,这趟权当江老师帮我个忙,去代我看看他们想要如何,要是仅仅只为弄点钱财就算了?若是还有什么心术不正的想法,江老师不用客气,赵凝脂全为你扛着,江老师只管放手去做就好!”

    江宁摇了摇头道:“夫人,这事情超越了江宁的本分了,恐怕有些不太合适。”

    赵凝脂并没奇怪江宁这么说,反而道:“我比你大上十来岁,叫你一声小宁应该不为过,而你以后也别喊夫人了,叫我赵姐就好。”

    江宁被赵凝脂一声小宁叫的浑身都轻了些,结结巴巴的喊了一声:“赵……赵姐!”

    赵凝脂满意笑了笑,道:“小宁,钱的事情你就不用说了,你要不介意的话我还可以再给你加一份工资,就当你操心所得好不好,而且赵姐看你也不是普通人,不至于怕事才是。”

    江宁真正和赵凝脂接触了才知道赵凝脂的不简单,字里言间让人无从拒绝,将自身优势不动声色的全部释放了出来,要知道赵凝脂的样貌当属绝色,而且那股成熟知性的气质更是男人的毒药,这般软言细语,有几个男人抗拒得了。

    明明感觉不妥,江宁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不过这次没有充大头的不要钱,而是对赵凝脂给的另一份工资坦言接受。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2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