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一 第三十八章 郑泽成的挑衅

    江北市郊区东面,路途宽广曲折,由于不是热闹地带,而且距离高速还有一段距离,所以虽然路况很好,但是在这里却有些鸡肋的意思,一到了周末,几乎很少见到车辆在这里经过。

    此时山脚下却显得热闹非凡,名车云集,而且一眼看上去很多都是专业的赛车,超低的底盘,酷炫的车身,不时响起的轰鸣声让这里彻底热闹了起来。

    这是江北市一些公子哥和一些黑市赛车手联合举办的一个赛事,每周末准时在这里举行。

    此时正是热闹,随着一声枪响,并在一排的汽车如箭一般冲了出去,各种穿着暴漏身材苗条的女郎们挥舞着双手,尖叫着替自己喜欢的车手加油,十多辆车不分先后的争着车位,其中一辆银白色的法拉利一马当先,凭借着赛车优秀的性能在最初的这段直路上占尽了优势,这样显然是不公平的,但是却没人说什么,谁都知道真正的赛车手决一死战的地方是那些马上就要来临的各种曲折道路。

    赛事分为三波,实行淘汰制,每一波里的第一名分别进行第四场赛事决一雌雄,冠军的奖励是全部赛车手的参赛数额,当然还有很多黑庄隐藏在暗处,这就是一般人所不知道的了!

    江宁和陈金金来到这里的时候第一场赛事刚刚开始,陈金金明显喜欢这里的气氛,见到第一场赛事才刚刚开始,兴奋的拍了拍小胸部道:“热闹刚刚开始,等会你就能开开眼界,这可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地方哦。”

    江宁四顾看了一眼,差不多有几百个人,男人西装革履者有,背心加身者有,坦胸露背者也有.女人性感暴漏者有,粗言放语者也有,很多人都是当众做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事情,江宁和陈金金身边就有一对男女在彼此抚慰着对放,清晰的呻吟和喘气声让江宁忍不住看了陈金金一眼,怪不得赵凝脂如此担心陈金金来这里,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别说赵凝脂,就连江宁都忍不住想骂陈金金,一个少女来这种地方不出事才怪。

    陈金金见怪不怪,装作没听见。

    两人在原地没呆了多久,就有人上来打招呼。

    “陈小姐,这次要不要玩玩,上次陈小姐表现不错,差点就拿到奖金。”一个光头铮亮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略有些贪婪的看着陈金金道。陈金金岁数不大,但是长相上却无疑是很出色的,一对小胸部刚刚发育,浑身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没人动心思才怪,这男人上次陈金金来的时候就已经注意上了,但是想搭讪的时候被偷偷跟着陈金金的几个保镖警告了!这次他学了聪明,确定陈金金只带了江宁一人才过来打招呼。

    陈金金皱了皱可爱的眉头,讨厌光头男子看她的眼神,不过知道这人是个混混,随意道:“我没带车,怎么参加。”

    光头男人不依不饶道:“这没关系,用我的车就好。”

    陈金金讨厌的看了光头男一眼,不再理睬他,江宁东张西望,权当光头男是空气。

    光头男人自讨没趣,有心来歪的,但是知道介绍陈金金过来的人有点地位,所以也只能想想。

    忽然一阵尖叫声响了起来,出发已经接近十分钟的赛车回来了!正是那辆银白色的法拉利,身后一辆花花绿绿的赛车紧随其后将近百米。

    “郑公子又赢了!还是第一名,太酷了!”随着银白色法拉利稳稳的停在车位上,一个穿着赛车服的俊朗男子走了下来,面对众多女人的尖叫,潇洒的笑了笑,朝着陈金金这边走来,法拉利轿车在男人走出几步后自动的关上了,而他的笑容又是惹得一阵疯狂。

    “郑泽成!没想到在这里能碰上他。”银白色法拉利的车主正是郑泽成,那天和唐小蝶一起的时候江宁就对这人很没有好感,现在看到陈金金好像认识他,立刻就暗暗警惕了起来。

    陈金金明显对他有些好感,只不过不服的味道居多,上次陈金金也参加了!郑泽成是第一,而陈金金是第二,第一名的奖金是一百万,而第二名只有三十万,这才是陈金金不服气的地方。

    韩立也在这里,也参了赛,车子不错,是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虽然比不上郑泽成的车,但是在这里面还算中上的车了!不过他技术不怎么样,第一轮中才得到第五名。有郑泽成在,他一点也不沮丧,知道陈金金已经过来了!韩立也穿着赛车服带着曾小柔赶了过来,曾小柔看上去心情很好。

    “陈小姐,要不要玩玩!”郑泽成绅士的问了一句。

    韩立看到陈金金本来是很高兴的,但是没想到江宁也在,不怎么友善道:“你来干什么?”

    江宁不动声色,知道什么地方应该高调,道:“韩公子问这个就显得太没水准了!现场这么多人,赛车手也就三十来个,你怎么不问问剩下几百人是来干什么的?”

    “你……“韩立被噎了一下,本能的想发怒,不过想到江宁那天在海滩的身手,只有忍住,看了眼郑泽成,知道他很讨厌江宁,轮不到自己操这份心。

    “我没带车,这次还用韩公子的吧!就不知道韩公子会不会吝啬不让用。”陈金金回道。她骨子里不安分,知道从家里开车出来不太可能,这次也是打算用韩立的。

    “陈小姐说什么呢?上次海滩陈小姐仗义直言,韩立一直记着的,一辆车而已,别说用,送给陈小姐都没关系。”韩立大方道。曾小柔没说话,只看了眼江宁,有种莫名的恨意,江宁站在这里这么久,连看她一眼都没看。

    陈金金不再耽搁时间,正巧第三轮赛事人员还没到齐。拉着江宁走了过去报名,报名费是十万元,陈金金眉头都没眨就把钱付了!

    江宁有心阻拦,但是看陈金金好胜表现,知道没什么用,道:“你等会还要赛车?”

    陈金金理所当然道:“不然我来这干嘛!”说完补充道:“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妈!要不然我以后就真的再也出不来了!”

    江宁提醒道:“他们都没安什么好心,你注意着点,这帮人我接触过,不是什么正派的人。”

    陈金金道:“看出来了点,我们的关系仅仅维持在赛场,别的地方不会有什么交集的。你放心就是了!”

    江宁不再多说,心里早就打定主意,无论如何只让陈金金来这里这一回。

    交完钱回到郑泽成几人身边,这时已经很多女人朝郑泽成搭讪,郑泽成正客气的拒绝着,见到陈金金回来,郑泽成笑了笑道:“祝陈小姐这回夺得第一名。”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始终没看江宁一眼,仿佛不屑,又好像是不认识江宁一样。

    陈金金不屑道:“第一名没兴趣,胜了你就行。”

    “那我就拭目以待。”郑泽成不介意道。

    “呦!口气不小,不知道你怎么胜了郑公子,上次要不是郑公子让着你,早就把你甩的没了踪影。”一个女人在一旁酸酸着说了一句,她屡次搭讪郑泽成遭到拒绝,对于郑泽成对陈金金的特殊意思她有些妒忌。

    陈金金直接无视了女郎的话,年岁虽小,但是看上去倒是很有些赵凝脂的风范。

    江宁从头到尾都没说几句话,清爽的头发,上身一件白色T恤,下身一条普通的牛仔裤,鞋子是简简单单的运动鞋,整个人看上去简简单单干干净净,还是个很吸引女人的男人。有几个妖艳女郎这会功夫也往这边看了几眼,不过感觉江宁对她们没什么兴趣,也就不上去自讨没趣。

    第二轮赛事开始了!一轮的标准是十辆车。

    郑泽成看了江宁一眼道:“咱们赌一场怎么样?”

    陈金金奇怪的看着两人,在她心里郑泽成是不可能跟江宁有什么交集的,没想到郑泽成反而会给江宁这样说话。

    江宁笑着看了郑泽成一眼道:“郑公子不是在开玩笑吧!江宁一穷二白,有什么能跟郑公子赌的,我口袋里只有一千块,郑公子有没有兴趣,有兴趣的话江宁就赌了!”

    江宁说话惹得周围往这边看着的人笑了起来。一千块钱在这里确实连钱都算不上,而江宁说用一千块跟郑泽成赌更是笑话中的笑话,甚至有几个刚刚对江宁感兴趣的女人此时也不屑的笑了出来。

    郑泽成玩味的看着江宁,道:“你没钱的话赌女人敢不敢?我输了给你一千万,你输了吧女人输给我就好。”

    江宁知道郑泽成存心找麻烦,冷笑的看了郑泽成一眼,忽然意思到前日黄大军为难自己的事情,恐怕只有郑泽成有这种能量和钱财能使唤的动黄大军。

    想到这出其不意问道:“郑公子认识不认识黄大军?”说完瞬也不瞬的看着郑泽成反应,只要有一点异动,都逃不过江宁锐利的眼神。

    郑泽成愣了一下,先是有些惊讶,然后若无其事道:“少胡言乱语,我现在说的是比赛,敢不敢一句话!”

    江宁几乎能肯定应该就是郑泽成搞的鬼,看他笑盈盈的脸,江宁对他反感至极,只是因为一点小事就能派人调查自己,而且对一个已经没有任何知觉的女人动手脚,简直是无品,这让一直以为郑泽成还算可以的江宁瞬间崩塌了印象。

    “敢!那赌一只手怎么样?我输了自己砍下自己左手,你输了也和我一样好不好?”江宁笑看着郑泽成道。眼睛里充满压迫性。

    这让周围人都是一愣,谁都想不到一直表现平平的江宁会说出这种话。

    陈金金眼睛一亮,然后看着郑泽成怎么回答。

    郑泽成无所谓的笑了笑道:“你的手没我的手值钱,这样更加不公平。”说完现了现自己手腕上的金黄色的手表道:“三十五万!”这回答妙极,虽然免不了以钱压人的嫌疑,但是如果是普通人自然会觉得无地自容。

    陈金金都有些担心的看了江宁一眼,本来对郑泽成有些好感,但是现在无疑是有些反感的,对于江宁和郑泽成,陈金金明显偏向于前者,和后者只是玩玩的心思,江宁却是值得陈金金用心对待的,就算是只看江玉的份上。

    韩立和曾小柔则是齐齐微笑着,睁大眼睛想看看江宁尴尬,而且周围人忍不住已经叫了出来。

    “小子,没钱瞎说狠话会让人觉得你心虚的。”

    “人家一个腕上三十五万,你手腕上有什么?哪怕手指上有什么也好啊!”

    ……

    江宁不为所动,嘲笑的看了眼郑泽成道:“你不管外表多优秀,内心始终放着的是稻草。我手腕上是没什么?但是我可以随时带上!”说完从脖子上拿出一条古朴凝华的项链,在手上稍微抠弄了下,项链立刻变成了一条手链,这手链是漆黑的,就像墨团一样,和江宁手腕上的皮肤成为极为鲜明的对比,看上去很圆润的质地。普通,但不简单。这是所有人的感觉。

    戴在手上,江宁道:“不知道有没有识货的人!”

    众人好奇的看着,没有人说话,这东西众人确实见过的不多,但是江宁自信满满的样子在那里放着,没人肯乱说。

    韩立看郑泽成有些不知怎么说,讨好对江宁讽刺道:“拿出一件谁都不认识的破烂玩意哄人玩呢?你不说鬼才知道是什么玩意。”

    “这是……这是翡翠!”陈金金迟疑的说了一声。

    江宁惊讶的看了眼陈金金,没想到这么多人都不认识的东西,陈金金竟然认识,这确实是一条翡翠项链,当然也可以当做手链,没什么特殊的工艺,但是仅仅这链子的原料就是价值百万,更何况这上面还有一些极其精巧的小字,而且做工上也是一环套着一环,每个颗粒都是差不多大小的。是江宁的奶奶过世的时候留给江宁的,传了几代的东西。

    众人窃窃私语,即便是翡翠,众人也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只感觉越看越好看。

    “翡翠,谁知道是真的假的!八成是个假玩意呢?”韩立尖酸道。

    江宁冷笑的看了眼韩立,眼神如刀一般,韩立不知怎么的,竟然感觉对面年轻人无比骇人,忍不住退了几步,旁边的曾小柔拉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忙移开目光,低头平复心情。

    “这是蒲龙链,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链子的四周应该刻有大清蒲龙的字样。”一个中年男声响了起来,众人听到这声音忙让开了道路,一个满面胡须五十来岁的男人往这边走了过来,脸部肌肉控制不住的抖动着,看上去凶神恶煞的,高大的身材足有一米九左右,看上去就是种压迫感。

    这是赛事的发起人之一李元奎,也是江北市道上有名的人物,昔年在江北市混迹的时候,曾经是无数黑道中人的偶像人物,近些年迷上了收藏,修身养性下性格也好了很多。

    陈金金这时忍不住躲在了江宁背后,李元奎这人内里不知道心机如何,但是仅仅一个外表,恐怕就能吓到人,不是长得丑陋,而是本身那种煞气,让人在他旁边话都说不怎么圆润。

    “李哥好!”

    “李哥好!”

    众人忙热情的打着招呼。就连郑泽成也客套的喊了声李哥。

    “宁惹阎罗王,不惹李霸王。”这句道上流传很久的话,足以说明了李元奎在江北市黑道上的地位,郑泽成也是近日认识的李元奎,所以显得颇为尊敬,知道白道上关系处理再好,自己想在江北市立足,这李元奎都是必须交好的人物。他当初来这里赛车很大目的都是为了认识下李元奎。

    李元奎豪爽的对着四周笑了笑,拍了拍郑泽成肩膀道:“郑公子上次就是第一,没想到这次又来了!”

    郑泽成笑了笑,肩膀被他蒲扇一样的大手拍上有些疼痛。

    “小兄弟,你还没回答我这究竟是不是蒲龙链。”李元奎转头问江宁道。声音很是响亮。

    江宁感觉陈金金把他衣服抓的紧紧的,心里有些好笑,这丫头原来也是知道怕的。

    对李元奎能认出自己手上的蒲龙链有些惊奇,要知道蒲龙链是江宁他奶奶那边传女不传男的东西,但是江宁奶奶过世的时候并没有给他小姑江凌,而是给了江宁,这让江凌曾经怨念好久。据说这链子是清朝巨贪和珅最喜欢的东西,嘉庆抄家之时和珅给了自己的女儿,至于怎么落到了江家祖上,天知道的事。

    “没错,就是蒲龙链!”江宁面对比自己高了半头的李元奎,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太大的压力,反而连头也没抬。”

    众人这时只想知道让李元奎瞩目的东西是什么东西,对江宁面对李元奎而没一点压力给忽视了!

    李元奎眼睛里闪过几道异光,甚至没说蒲龙链的事情,反而看着江宁道:“咱们好像在哪见过。”眼前年轻人确实感觉很熟悉,但是具体在哪,李元奎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李哥说笑了!江宁怎么可能认识李哥。先别纠结这件事情,李哥还是给大家介绍下蒲龙链吧!也好让人知道我的这条手臂其实比李公子值钱。”

    李元奎面对江宁豪无压力的把蒲龙链递给自己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赞赏的看了江宁一眼,接过蒲龙链爱不释手的打量着,过了很久才道:“不知道小兄弟肯不肯割爱!这链子我出一千万买了!”

    “一千万,这么条黑溜溜的链子竟然值一千万?”

    众人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但是李元奎说的话没有几个人会怀疑真实性,李元奎这几年不混黑道,反而迷上了收藏,这是众所周知的。一千万在这里或许算不上巨款,但是可以肯定,谁的手上也没戴着一千万的东西。

    江宁笑着摇了摇头,接回蒲龙链戴在了颈上,道:“这东西卖不得,李哥见谅。”

    李元奎遗憾的看了江宁脖子里的东西一眼,道:“这东西一千万确实买不到,这样吧!小兄弟出个价格,只要在我承受范围之内,这链子我买了!”

    江宁只是摇了摇头。

    李元奎眼神闪了闪,心里知道财不露白,而敢露白的人必然有露白的理由,江宁不是傻子,不会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你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李哥是什么人,买你的东西是你的荣幸,你他妈还吞吞吐吐的。”有人不满的骂出了声,讨好的意思不言而明。

    江宁直接上前一步,立刻把口吐脏言的人揪了出来,不等那人反抗,两个耳光就甩了上去,直接把那人死猪一样扔在地下。是个光头,正是刚刚上前来给陈金金搭讪的那个年轻人。

    “你他妈不想活了!在这里也敢动手!”江宁动作很快,直到将人打晕过去后这些人才反应过来。纷纷围上前来就要动手。

    江宁冷眼看着,并没有对刚才的冲动后悔,他母亲已经过世了,他不能听到任何一个带有侮辱性的词汇。

    陈金金像是第一次认识江宁,他刚才的动作好男人,她心里痴痴的想着。

    “都给我回去,这里不准闹事,有事情的话出去解决。”李元奎一声冷哼让几个人唯唯诺诺的回去了!但目光依然狠狠的看着江宁,显然比赛结束后会有事端。

    李元奎想不到在哪里见过江宁,但是江宁刚才的动作却让他吃了一惊,他年轻时也是一名打架狂人,但是对江宁的动作,他刚刚竟然没有反应过来。知道他来历不简单,很有可能是江北市武术界里知名人物的徒弟。想到这岔开话题道:“李公子,你们要赌什么,我帮你们做个见证。”

    这时第二波车队已经开出去,但是由于这边动静并没有受到什么太大关注。

    郑泽成看着第三波正准备着的车队道:“本来准备跟他赌一下第二波车队谁赢,但是既然已经过去了!那么最后一波我想跟他赛车!”郑泽成指着江宁道。这是他早就有的想法,从唐小蝶跟江宁亲密的在一起的时候,郑泽成就已经决定从心里让江宁对自己产生压力。

    陈金金这会有江宁表现在前,也不怎么怕李元奎了,开口帮腔道:“我本来就要和你比的,要不我替他就好了!”这场合拒绝说不过去,陈金金试图引开话题,江宁会不会开车还不一定,拿什么跟郑泽成比。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26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