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一 第五十三章 江世美

    她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江宁还是看出来了,走路有些不平衡,强忍住笑意,江宁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夏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才感觉好些,腿部不自然的翘起,搭在了另一只修长匀称的大腿上,冷言道:“我什么也没想,这是你的私事,你跟我解释干嘛。小蝶是你女朋友,你应该给她解释吧。”

    江宁抬了抬手示意暂停道:“小蝶呢,这事过去就过去了,你就别告诉小蝶了。”

    林夏听他如此说话,只感觉江宁存心羞辱自己,怒道:“江宁,姑奶奶是那种嚼舌根子的人吗?”

    江宁自觉失言,而且林夏也在火头上,求和道:“这样好不好,你告诉我小蝶在哪里,我两天没见她,想她了。”

    林夏头部一扭道:“自己找去,不管我什么事情,她是你女朋友,你问我干嘛。”

    江宁见林夏不告诉自己,拿出手机充上电,然后打开手机。

    上面三十多个未接来电,全是唐小蝶一个人的,江宁感觉有些不对,赶紧回拨了回去。

    一阵盲音传来:“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江宁不信邪的又打了几回,依然是机械的回答,他有些担心,三十多个未接电话,唐小蝶今天究竟给自己打了多少电话。他仿佛能感觉到唐小蝶一个接一个电话的焦躁感觉。

    江宁现在没任何办法,希望唐小蝶是在跟自己捉迷藏,在屋子里转着,然后道:“小蝶!快出来,我知道你在家里,别玩了!”

    喊了半天,屋子里没任何动静。

    确定唐小蝶不在家,再加上今天莫言说电话也打不通,他真的有些着急了,上前抓住林夏的手臂道:“林夏,你一定知道小蝶在哪,别玩了,告诉我,我以后保证不再跟你拌嘴。”

    林夏被他突然抓的有些生疼,像一个铁钳,紧紧箍住了自己手臂,手臂像是要断掉一样。

    倔强的咬着嘴唇一声不吭,半天道:“小蝶让我告诉你,她回家了!”

    “回家!”江宁疑惑的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林夏知道怎么回事,而且她跟唐小蝶关系这么好,她不着急,那么唐小蝶就不会有什么事情。

    忽然感觉林夏手臂有些颤抖,江宁连忙把手松开,意识到刚刚自己无意间抓的太狠,连声道:“你没事吧!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林夏淡声道:“没事。”

    见江宁还是站在自己跟前,没有动弹的意思,林夏道:“你还在这干嘛?”

    江宁急的不行,这林夏也是纯心为难自己,她只说唐小蝶回家了。那么唐小蝶回家干什么去了?什么时间来?这些都是江宁关心的,这些日子来,江宁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了唐小蝶,喜欢她开朗单纯,喜欢她含羞带怯,喜欢她容颜绝丽,喜欢她快言快语……

    林夏这会手臂被他不知轻重捏的生疼,这会恐怕都有些肿了,看到他还是如此着紧唐小蝶,生气道:“麻烦你先离开行不行。”

    江宁不知所以然,但还是道:“你等会要告诉我小蝶怎么回事,我今天手机关机了,没接到她电话,现在打过去也打不通。”

    眼见江宁进了屋去,林夏才皱了皱眉头,小心的撸起了袖口,胳膊上已经有些青色。

    抽了口冷气,林夏暗暗诅咒江宁牛一样的力道,然后在客厅抽屉里拿了活血的药,咬着牙按摩起来。

    江宁出来拿东西,见到林夏手臂,不由愣了一下,雪白的手臂上一团淡青色触目惊心,他忽然意识到这是他刚才抓着的地方,难道……

    没想到江宁刚进去就出来了,林夏赶紧放下了袖口,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你胳膊怎么回事。”江宁说完上前一步,不容林夏拒绝直接抓住了林夏的手腕。

    掀开袖子,手臂细腻光泽江宁全然未见,只是那块有着淡青色的皮肤宣告着江宁刚刚下手有多重。

    林夏抽了抽,竟然没抽动,有些气急的要动手,却被江宁轻而易举的将另一只手臂制住。

    “别闹!”江宁喝了一声。

    林夏一口气没上来,这人现在算耍流氓吗?要不是看江宁满脸认真,林夏只想一脚将他踹的远远的。

    “手臂受伤了也不说,药酒好的很慢的,你是警察,是种高危的职业,身上有丁点不适都不能轻视。”江宁嘴上说这,手下却也不满,大拇指和食指有些怪异的再林夏受伤处轻轻按压着。

    林夏一时忘了反抗,只感觉被江宁捏着的地方凉凉的,麻麻的,说不出的舒服,如果不是江宁在旁,林夏几乎懒洋洋的把眼睛闭上。

    江宁很认真的按着,平时那些猥琐想法也只是穷极无聊的时候才会冒出来,这会很正经。

    “好了!还疼不疼了?”江宁把手拿开,然后给林夏盖上了袖口,最后还偷偷看了一眼。以为是肌肉很硬实的,竟然这么软和,江宁暗暗琢磨。

    “你说什么?”林夏没有听清,但感觉江宁说的不像好话,专门问了一遍。

    “我说你这么热的天还穿长袖警服,手臂蛮漂亮的,为什么要隐藏的这么深?”

    林夏没理会他,晃了晃手臂,道:“没想到还有几下,不痛了?”

    “我爷爷是国学大师,我从小跟着他长大,对这些跌打损伤很内行。”江宁毫不掩饰的骄傲。

    林夏想问问,但由于自己和他正处于冷战阶段,忍住没好气道:“我手臂的始作俑者是你好不好?你就算帮我医好了我也不会承你的情。”心里却越发不平衡,自己的手臂什么时候被男人这么任意摆弄过。

    江宁拍了拍手道:“什么都不说,我的不是,我道歉,你现在该告诉我小蝶回家干什么去了。”

    林夏有些忧虑的看了江宁一眼,看他样子显然真的喜欢小蝶,但是刚刚外面他和人热吻又算什么?

    “说啊!姑奶奶,你是要急死我啊。”江宁催促道。

    “姑姑病了,姑父打电话过来,小蝶很着急,打你电话你也关机了,就跟我说了一声,先回去了,这会应该快到家了!”林夏眼神闪了闪回答道。

    “什么病?严重不?不行的话咱们明日也过去看看。”江宁不虞有它,除了这种事情,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唐小蝶立刻回家的。

    “这事……这事可能有些蹊跷。”林夏吞吞吐吐道。

    江宁心思敏锐,追问道:“什么蹊跷。”

    “我……我爸爸好像没什么担心的意思……哎呀!你别问了,我什么也不知道。”林夏起身想要回房间,这事她实在不好继续说下去。

    江宁呆了下。

    “蹊跷!蹊跷什么?唐小蝶回家回的蹊跷?”眼看林夏要走,江宁顾不上什么,直接抓住了林夏肩头道:“有什么话你说的明白些,不知道这样让人不上不下的很不好吗?”江宁有些激动,不因为别的,就因为林夏明显知道内情而没直言。

    尽管已经想到这种可能,但他还是要林夏亲口说出来。

    “小蝶什么时间过来?”江宁追问道。

    林夏无可奈何站住脚步,侧身让开江宁的手臂道:“你再动手动脚的,别指望我告诉你半点,想问的话我给你姑父电话,你自己问去。”

    江宁举手投降道:“林警官,我知道你是好人,麻烦你把事情说明白些,我保持冷静。”

    “唉!小蝶那傻丫头,一听姑姑病了,就没了方寸。至于什么时候来,这个我也说不了。姑父为人很古板,不想要小蝶再来江北市,小蝶可能一辈子也来不了。”

    江宁已经从林夏口中得出了足够的信息,唐小蝶应该是被唐正给骗回去的,能来不能来,还得看唐正的意思,也就是说唐小蝶很有可能不会再来江北市了。

    江宁吐了口气,忍住自己心中无以言喻的失落,这种不认同感实在不怎么好受,这样不尊重人的方式,唐正如果不是唐小蝶的父亲,江宁很可能将这种人揍个满面桃花。

    事到如今只有等唐小蝶的电话,看看有什么法子好好合计一下,他实在不相信唐小蝶和自己刚刚固若金汤的感情会因为这种事情给瓦解。

    林夏走了开,快进屋时回头道:“你要是个男人就好好的把小蝶抢回来,姑父为什么不认同你而认同郑泽成,就是因为郑泽成哪怕再垃圾,但他在商业上的能力却难以抹去,而且他还有个好家世。”

    江宁沉默了下,坐在沙发上,断了好久的烟又重新续上了!

    一支接着一支,乌烟瘴气的。

    “我是你的人了,你要一辈子爱我,我也会一辈子爱你。”这话仿佛还回荡在耳边,异常清晰。

    他现在很闷,心里闷得厉害,很想立刻就飞过去见唐小蝶,但是他凭什么?到了地方难道让唐小蝶更加为难吗?

    抓了抓头发,坚决道:“唐小蝶,你跑不了,除非你亲口对我说,我不想跟着你了。”

    拿出手机,拨通了手机上的一个电话,备注是江世美,这不是别人,是他父亲江汉昭的电话,也是害的他母亲郁郁而亡的仇人。

    “喂!”对面声音响了起来,很冷静的感觉,中年口音,说话有种不容置疑的自信。

    江宁连客气都欠奉道:“我希望我以后的事情你别再管分毫,也希望你别再拿爷爷威胁我。”

    对面静了下道:“你要干嘛?”

    “我要回竞技场。”江宁冷冷道。

    “不可能,你只要敢回去,我保证你爷爷明天就会来江北市。”江汉昭依然不为所动,江宁以前就是在竞技场赚钱,江汉昭找了很多关系才将他从里面赶了出来。这事江宁知道,却不敢反驳,因为江汉昭也有对付江宁的杀手锏,那就是江老爷子,凡事只要提到江老爷子,江宁一定会沉默不再多说。

    江宁半响道:“我需要发泄。”

    江汉昭依然不为所动道:“我说过你有困难可以直接开口找我,我什么事情都能为你办到。”

    “呵!”江宁轻笑一声道:“江汉昭,你管不了我,我喜欢竞技场里的感觉,而且我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改变,至少你不够资格。”

    “那你就回去试试。”江汉昭半步不让,这对父子就是仇人。

    江宁直接挂断了电话,将身子仰躺在沙发上,张开手臂想着:“爷爷今年也有七十多了,都一年没见到他了,自己有时间也是该回去看看了?”不过想到江老爷子脾气,江宁顿时就没了脾气,古板,保守。只要江老爷子认为不对的事情,那就是不对。

    不允许江宁进入娱乐圈,不允许江宁用黑色手段捞钱,本来江宁做什么江老爷子不会知道,但是有江汉昭在,那么江老爷子就知道。

    “还是打个电话吧!”江宁想了想,给江老爷子打了过去,只有跟江献文说话他才能将心事尽数吐出来。

    “乖孙子,怎么想起爷爷了?”江献文老爷子沙哑的声音从电话那端响了起来。本来很轻松的语调,但是被江老爷子说出来偏这么压抑。

    江宁没什么感觉,反而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眼眶有些湿润,江老爷子让他没事别打电话,说男子汉婆婆妈妈的不好。

    “怎么了?”江老爷子见孙子沉默,问了一声。

    “爷爷!”江宁喊了一声。

    “嗯!听着呢。”江献文道。

    江宁将唐小蝶的事情给江老爷子说了一遍,道:“爷爷教教我。”

    “没出息的东西,这点事也给我打电话。”

    江宁并没接茬,知道江献文后面才是正题,这是老爷子习惯了,先给一棍子,然后他说什么你都听着。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27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