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500???温香软玉

卷一 第一百八十章 叶孤心的神秘

    “再上去一个,再上去一个!”种种喧闹的声音不一而足。

    韩敬军站在台上如一个孤独的王者,俯视着下方观众。

    “什么时候出来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跟韩爷的杀人手法好近。”场下几个保安眼神忌惮的看着台上,议论纷纷。

    忽然潮水一般的声音瞬间静止,一个风华绝代的女人缓缓的从后方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脸恭敬的男人。

    “叶老板来了!”

    “竞技场应该没这么容易就被人挑了场子吧?”

    这是所有人的问题,竞技场存在这么多年不是没人任何道理,像这种情况竞技场也不是第一次碰到,但每每都有杀手锏轻而易举的解决问题,将来犯者击毙于此。

    叶孤心身后的男人看了眼台上的韩敬军,眼神中闪烁着若有若无的兴奋,这是看到对手所引发的情绪。

    叶孤心轻微蹙眉,然后低声道:“没我安排不准乱动!”

    “是!”男人的声音几乎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听上去沙哑不堪。

    台上的韩敬军眼睛也缩了一下。

    “好眼熟的男人,在哪里见过呢?”旋即韩敬军眼中爆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战意,不管在哪里见过自己今天都要大杀四方。

    韩延顺眼神没在叶孤心身上过多停留,一直都注视着叶孤心身后,那个身材雄壮表情冷酷的男人。

    “高手!”这是韩延顺第一感觉,这男人给他的感觉有一种无坚不摧的信念。敬军恐怕不是对手?韩延顺考虑着是不是叫韩敬军下来。

    “竞技场第一次受到这种挑衅,也是第一次损失惨重,这是竞技场应该思考的东西,给今天相信竞技场的客户们道歉!”叶孤心用中文说了一遍,然后又用英文复诉了一遍。

    底下一阵声音响了起来,叶孤心的地位毋庸置疑。

    “叶老板客气了,能见到这么精彩的打斗本来就是千载难逢。”

    “叶老板太客气了!”

    众人回应声无数,韩延顺看了眼叶孤心,叶孤心像是有感应一般,回应了一眼韩延顺。

    “阿虎,你说那女人背后的男人是不是少爷的对手?”韩延顺随口说了一声。

    “少爷不是对手!”叫阿虎的汉子犹豫了一下,然后认真的说了出来。

    韩延顺笑笑道:“说说为什么?”

    “少爷信念很足,但是易怒易躁,或许功夫跟劲力上差不了多少,但是真正实战起来,少爷恐怕八成要败。”阿虎老实回答。

    “你将少爷换下来的话胜算有多少?”韩延顺淡声问了一句,然后眼神饶有兴致的看着叶孤心,这确实是个连韩延顺都要忌惮的女人,但是不代表她可以随意处置韩家人,他对韩破军没什么感情,但是韩破军却真真切切的姓韩,这就是韩家人的信仰:凡有欺负韩家嫡系一份子者,必当全力以赴,哪怕杀敌一百自损八百!更何况韩家高层已经知道了韩破军的存在,韩延顺已经不得不管。

    “阿虎只有四分把握!”说完表情严肃了起来,浑身纠结的肌肉将背心撑的紧绷绷的,嘶声欲裂,说是谦虚,但是阿虎显然有战胜一切对手的信心,除了眼前的韩延顺。

    “未免大家说我竞技场车轮战,韩公子可以休息一刻,然后再决定是否继续战下去!”叶孤心淡然的声音响了起来。

    韩敬军刚要说不用,但是注意到了韩延顺的提醒,知道肯定有状况,所以点头答应了下来,走下了台去。

    “为什么不让我继续打下去!”韩敬军看着叶孤心身后男人不甘心的说了一声。

    “你完美状态都未必是他对手,现在车轮战这么久早就累了,根本不可能还是他对手。这场让阿虎上。”韩延顺道。

    韩敬军何等骄傲,坚决道:“不可能,这场我打定了!”

    “我说了这场让阿虎上!”韩延顺加重了声音。

    韩敬军打了个寒颤,道:“可是……”

    “可是你不是阿虎的对手,这次来是壮我韩家声威的,不是让你过足打斗的瘾头的。”韩延顺不想多说,训斥了一句就不再说话。

    “少爷,等阿虎不行了你再上去,他们能车轮,咱们自然也能车轮战!”阿虎谦虚了一声。

    “哼!”韩敬军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他算得上跟阿虎一起长大,从小到大没打赢过这个一直谦恭异常的阿虎。

    李弓藏顺着叶孤心的眼神往三人方向看了一眼,眼神略微波动,旋即就变得坚决,上面派他下来的时候只有一个要求,无条件服从叶孤心的命令,包括她要你的性命!

    他从没在竞技场出过手,一直都是呆在叶孤心身后默默保护着,或许他的存在只有江宁寥寥几人知道。他不想承认,但确实从一直稳坐不动的那个中年人身上感觉到了压力,李弓藏在上京市见过韩延顺,见过他单手曾经劈断过一个直径十公分的小树,那种威势让李弓藏一辈子都忘不了,也永远达不到那种高度。所幸他的对手暂时不是韩延顺。

    “咚!”一声沉闷的时钟声响了起来。

    群情一片哗然,然后看着双方。

    李弓藏对叶孤心点了点头,慢慢朝擂台走了上去,赤脚,光膀,浑身纠结的肌肉似乎随时在跳动着,方形脸膛略有些黝黑,外型看上去很有威慑力,让众人眼睛都未眨了一下,谁都没见过李弓藏出手,但是叶孤心选择这种时候让李弓藏出手,自然是没那么简单。

    “这人是谁?好像没出现在擂台上过吧?”有人好奇的问着。

    “没见过,不过应该差不到哪去,看叶老板毫不动容的样子,应该是杀手锏!”

    众人的议论纷纷并没影响到已经上台的李弓藏跟阿虎。

    阿虎也是赤脚,不同的是上身穿着背心,透过背心能看到胸前大块漆黑的毛发露了出来,整个背心前端都是黑乎乎一片,尽管隔着背心大家都能想象阿虎的胸毛旺盛到了什么程度。

    “怎么换人了?刚刚那个年轻人打得多精彩,怎么突然又换了个大汉!”

    叶孤心坐在擂台一边,缓缓点燃了一只香烟,烟雾明暗不定,这女人也终于露出了一分疲倦,她不是个服输的女人,尽管知道今天以后竞技场很可能名誉扫地,但是仍然要坚持着,她为了叶家的这个传承已经忍受了无数事情,不可能任由别人来将这份荣誉打破。

    人群很快就静了下来,种种声音在两个大汉站到一起的时候就自动停止了,那种气氛透过两名大汉似乎能传递到众人的心里,压抑!似乎能想象到的精彩对决即将开始!

    “我要打倒你!”阿虎很直楞的说了一声,憨厚的言语让人感觉玩笑的同时也感觉到了几分透骨的寒意,观众已经很少能察觉到这种气势,这是只有在竞技场金鹰出场的时候才有的感觉,这想法让众人呼吸都慢了几拍,眼睛一眨不眨,就等着裁判开始宣布开始。

    “不死不退!”叶孤心轻说了一句,像是拉开了序幕,裁判同时也说了“开始”。

    两人由极静到极动只是一瞬间,转瞬纠结在了一起,两个身形壮硕的大汉竟然说不出的灵活,隐隐传来的闷响声让众人知道战斗并没这么毫无烟火气,反而是沉韵着一种另类的美感,让人心里发寒同时也能产生兴奋的美感。

    阿虎生长在韩家,手上功夫也是登峰造极,不过手要比韩敬军父子的手要粗糙难看很多,如果说韩敬军父子的手是阴柔中透着劲道的,那么阿虎的手就如一段钢铁一般,横冲直撞,而不担心有任何损伤。

    李弓藏整体来说没什么特点,又能说浑身上下都是特点,沉稳中透着股锋锐,浑身上下似乎无所不用其极,跟江宁的手法很是相似,却又有些不同,有一丝规律在里面,不像江宁很有截拳道风格的不伦不类。

    “特种战技!”韩延顺坐直了身体,看着李弓藏的手法忍不住说了出来。

    “是特种大队的核心武术!”韩敬军也惊讶了起来,特种大队是z国最王牌的一个行动小组,里面的核心战技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韩延顺只是稍稍惊讶然后就淡然下来,他这次来只负责打擂就好,上面的事情自然有几个老头子扛着,他虽然没想到叶孤心在那人心里这么重要,重要到连特种大队里绝顶高手都派了出来。

    韩敬军见自己父亲不愿跟自己多说,倒也没敢细细追问,只是脸色难堪的看着台上战斗的两人,他不想承认,但是却又不能不承认他确实不是李弓藏的对手。

    “你细看一下,或许能学到很多东西?你功夫不比阿虎差,但是就是打不赢他,心性占有很大原因。”

    “他们谁会赢?”韩敬军问道。

    “暂时说不了,棋逢敌手,如果站在阿虎位置上的是你,那么你输定了,但阿虎心性较之任何人都要来的沉稳,所以胜负未知!”韩延顺品头论足,这两个绝顶高手之间的战斗像是对他没什么影响一般。

    “上次在江北市把你打伤的那人是谁?”韩延顺忽然问了一声。

    “叫江宁,上次若不是侥幸他打不伤我!”韩敬军显然没把江宁太放在眼中,而且想到这阵子易青青一直跟江宁一起,口气间有些咬牙切齿。

    “侥幸!”韩延顺皱了皱眉头道:“打斗一事没侥幸之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上次留手了!用的应该是江家的腿法,不说已经练到了大成,但看伤你的力度他想要你性命也是瞬息之间,倒是个高手!”

    韩敬军听韩延顺一解释忽然感觉心底一阵寒意,他对这个父亲那都看不惯,生性薄情,自己母亲现在也是跟他分房而居,但是于武学一道韩敬军却全然信服。难道江宁真的留手了?这种想法让韩敬军不能控制的烦躁。

    “如果是江家的传人我这次倒是要见识一下!江家的腿法一向是跟韩家的手法并称的,而且从上次伤韩敬军的腿法看来,那人还是个高手。”韩延顺感兴趣了起来。

    “轰!”一阵陡然想起的喧闹声让这对父子停止了对话。

    台上两人大开大合,硬碰硬起来,那种拳拳到肉的感觉让人心惊胆寒,于此同时观众也兴奋了起来。

    “噗噗噗”闷响声不断,李弓藏步步后退,阿虎双眼沉凝的步步紧逼,他第一次这么过瘾的打斗,依他的心性也有些控制不住的兴奋,特别是这几下硬碰硬,浑身疼痛的同时也激发了他虎狼一般强悍的内心。

    “打死他!!!”

    李弓藏似乎已经有败得迹象,阿虎气势节节攀升。

    退到了边缘,李弓藏看阿虎手部如榔头一般的重复又朝自己脑袋砸了过来,身形激退。

    咯吱咯吱的绳索拉扯声响了起来,李弓藏整个人拉缩到了极致,然后炮弹一般的弹了出去。

    阿虎一拳落空,心下不妙,眼睛一闪间李弓藏速度已经由着绳索的弹力快了三倍往上,这就是李弓藏的优势,随时可以变换着战术,阿虎虽然沉稳,但是几乎没进行过这种擂台赛,韩延顺千算万算,就是没想到阿虎对这种擂台赛的生疏。

    今天差不多写了九千多字,求红票收藏。明天继续三章,忙完了,可以全力码字了!!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28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