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一 第二百二十八章 百口莫辩

    跟着袁伟信来到后台,袁伟信抬头对江宁道:“我有事情跟她说,麻烦你回避好吗?”他到现在说话还算斯文,可惜江宁注定不会买他的帐。

    无所谓回道:“她说我是她男人,你认为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走!”

    “你!”袁伟信手指着江宁,眼神中带有警告。

    “你想干什么快说,我没时间陪你耗着!”陈思冷冷打断袁伟信,事到如今她确实不想跟这男人有任何瓜葛。

    “你今天精神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这就打电话给医生让他过来看看!”袁伟信一脸关心的看着陈思说,说完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陈思扭过了头,忽然感觉浑身无力,自己明明已经看到了袁伟信,他却到现在还在恶心的装腔作势,这种腔调的男人自己竟然险些成了他女朋友,陈思从内而外的笑,忽然回头抱着江宁在袁伟信不可置信的眼光下对着江宁嘴唇印了下去。

    江宁愕然,尚未回过神来,就感觉两片温润的嘴唇紧紧的把自己嘴唇覆盖,一条柔软的丁香不顾一切的就往自己嘴中钻去,江宁下意识就惊得微微张嘴,陈思逆袭而入,贪婪的在江宁口中肆虐着,眼睛已经闭上,双手已经环上了江宁颈部。

    良久,江宁才淡然推开陈思,并没说什么,只是看着眼睛就快冒火的袁伟信,眼神有几分怜悯,陈思的确是个很有心计的女人,她此举无疑把江宁跟袁伟信推到了对立面,想让袁伟信在自己面前自讨苦吃,其中深意江宁不想去想。

    他不介意帮陈思一些小忙,但不喜欢被人耍着心计,画好了圈套让自己跳进去。

    陈思眼光有些复杂的转过了头,不敢看江宁眼睛,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对不住,我控制不住自己!”

    江宁用同样低的声音回道:“我帮你摆脱他,但是我以后不想被别人用这么明显的套子套住!”

    袁伟信见两人低声怯语的模样,再也难以保持他的那份从容,上前直接就去抓江宁衣领。

    “王八蛋!”袁伟信咬着牙低声咒骂,风度形象顿时无影无踪。

    陈思退后一步,酒意无影无踪,双眼看着袁伟信,眼神中压抑不住的冷意,她平生最恨玩弄女人感情的男人,虽然袁伟信还远远谈不上赚她什么便宜,但她对自己曾经付出的那份感情不平,平心而论,袁伟信是她唯一喜欢过的男人,但他却三番五次出卖戏耍她。

    江宁轻而易举的抓住袁伟信的手,顺手就把袁伟信扔在地上,不等他挣扎起身,就用脚踩在了袁伟信颈部,锃亮锃亮的皮鞋跟袁伟信青筋都爆出来的颈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袁伟信呼吸渐渐加重,浑身在地下扭曲不定,眼睛从愤怒变成恐惧,再有恐惧变成绝望,颈间的那只脚就如一座大山,压抑的他不能动弹半分,只能静静等待死亡。

    “饶……饶了我……”袁伟信不顾形象求饶。

    “她现在是我的职员,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你纠缠她半分!”江宁若无其事的蹲下身子,告诉袁伟信。

    袁伟信连话都没听清,就忙用头在地上撞击,示意自己什么都答应。

    江宁笑笑松脚,就像是简单的做了一个最普通的动作,然后退后两步,跟陈思并肩而立,陈思眼睛有些恐惧的看着现在还笑眯眯的江宁,心里有些恐慌,她实在不应该利用这男人,江宁刚才对付袁伟信的那种压迫感让陈思也感觉到了几分压力。

    袁伟信大口喘息,爬了起来,眼睛恐惧的看着江宁,一句话都不敢说,扭头便走!

    “记住我今天说过的话!”江宁对着他背影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声。

    袁伟信身子一顿,旋即就匆匆而去,头都未敢回。

    “谢……谢谢你!”陈思等袁伟信走了很久才算是平复了下来,刚刚喝得几杯烈酒由于情绪放松,酒意又涌动了上来。

    “怎么谢我!陈姐!!”江宁刻意在陈姐二字上加重口音,他相信陈思这女人听得明白,下次不要再耍这种小心思,不是交朋友的方式!

    陈思不敢看江宁眼睛,只觉得这男人现在满身的压迫性,他刚刚对付袁伟信时表现出的那种干净冷酷震动了陈思,她可能要重新认识江宁。

    “我得回家了!”陈思摇摇晃晃的要走,她心里莫名其妙的涌上一阵不安,她见了一个男人的另一面,这个总归让她缺乏安全感。

    “陈姐要不要跟我解释一下!”江宁随手拉住了陈思,陈思一个站立不稳栽倒在江宁怀中。

    男人的心跳蹦蹦作响,那么有力,她仿佛更加没了力气,直觉有些不安,挣扎着要起身,但是浑身没一点力气,只能软软的栽在男人怀里,低声道:“送我回去,路上给你解释!”

    “袁伟信是个很无耻很难缠的男人,我约你来酒吧也是想看看能不能凑巧碰上他,也顺便看看你究竟有没有处理事情的能力?”车上陈思躺在后座上对江宁道,江宁把她的车子直接停在了酒吧门口,只开着自己的车子送陈思回家。

    江宁轻笑,道:“你还是没醉!”

    陈思尴尬道:“今天是我对不住你,麻烦你了!我以后在工作上弥补回来就是了。”

    江宁从后视镜看了陈思一眼,这女人整个人由于醉意,身子俯卧在后座上,透过后视镜能隐隐看到一道深深的沟壑,在车灯内显得朦胧诱人,由于姿势问题,看上去更显得惊心动魄。

    江宁舔了舔嘴唇,这不是喜欢一个女人的体现,而是面对一个漂亮女人的正常反应,心里邪恶像是压制不住一般尽数涌上来,一时间没再说话。

    陈思家住在一个不错的小区,二十一楼7号房,说起来这里的房价比江宁的那栋房子还要贵些,足以说明这女人这些年拼搏的有名堂。

    “到了,天不早了,你……你要不要上去!”陈思猛然一出车门,见风脑袋有些眩晕,扶住了车子,她还是高估了自己酒量。

    一双有力的手臂扶住了她。

    “我送你上去!”江宁不由分说的搀扶着陈思往楼里电梯走去,这算是江宁的本能,他习惯随手做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不算好心,但是个习惯!

    陈思这会完全没了多余想法,虽然感觉不妥,但还是把钥匙给了江宁。

    直到门前,江宁将陈思先靠在走道上,然后帮她打开房门把陈思扶了进去。

    陈思路上已经吐了两次,刚一进门就捂着嘴又往洗手间冲去,一阵干呕声响了起来,旋即是一阵哗哗的水声。

    江宁独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量了起来,陈思的房间不小,差不多一百平米左右,三室一厅,地板上铺着一层红绿相间的毯子,光脚踩上去,软软的,挺舒服的,客厅另一面是一大扇落地窗,能透过窗户遍阅江北市夜景。

    “那女人怎么还不出来?”

    江宁等了会,嘀咕一声,强行压制住自己心里绮念,想告辞离去,只是左等右等也没见陈思从洗手间出来,江宁皱了眉头,敲了两下,完全没一点动静,推了推,门应声而开,江宁狐疑的走了进去。

    洗手间不大不小,十来个平米左右,开着温和的灯光,不亮也不暗,房间色调呈粉红色,看上去很舒适,是个女人的经典颜色。

    江宁整个人刚进去就保持着站立的姿势,一动不动,他完全愣住了,陈思此时正坐在马桶上,身子靠在马桶边缘,轻微的呼吸声响了起来,显然已经睡着,如果只是这种情形远远不能让江宁呆在原地眼光一眨不眨。更刺激的是陈思的职业套裙现在已经褪在膝盖以下,一双光洁浑圆的大腿上半截完整的暴漏在江宁眼光之下,甚至双腿之间那团幽深若隐若现,刺激着挑逗着江宁的神经。

    “呼!”江宁吐了口气,下意识就想退出洗手间,只是脚步确如定在了原地一样,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陈思下身,完全的愣住了,哪儿就是陈思最神秘的地方,现在却完全暴漏在一个男人眼下。

    “赶紧离开这里,再呆在这里你就和那些强奸犯没什么区别!”

    “反正她没醒,你就是多看上两眼又怎么样,更何况这女人今天利用你,你看回来也是应该的!”

    脑海里乱糟糟的,江宁忽然深吸了口气,头也不回的出了洗手间就想直接从陈思家里出去,只是走到门口像是想起了什么,飞速又退了回来,手忙脚乱的把陈思拦腰抱起。希望她没醒,江宁忽然想到如果自己就这么走了,陈思明早醒来看到自己现在模样,恐怕会崩溃,因为昨天是江宁送她回来的,所以他要把陈思放到沙发上去,把她衣服穿戴整齐的放上去,他也是忙众生乱,完全没想到陈思中途要是醒来该怎么解释?

    不敢再看一眼,江宁把陈思内裤还有裙子全部弄了上去,把拉链勉强手忙脚乱的拉上,脸上一阵阵潮红涌动,这大概是他最狼狈的一次,他脑海中清晰的回荡着陈思哪儿还挂着几滴水滴,形状都像是刻在了江宁脑海中,若不是裙摆束缚着双腿,陈思恐怕真的没了一点点秘密!

    “你干什么!”陈思先是惺忪着睁开眼睛,头部有些剧痛,迷糊间只见一个男人在自己浑身上下做些什么,下身凉飕飕的!

    “啊!!”

    陈思终于反应过来,下意识尖叫起来。

    “妈的!”江宁诅咒一声,不及思考,赶紧腾出一只手捂住陈思的嘴巴,摇头示意她别吭声。

    陈思呜咽了几声,发现是江宁,眼神惊恐渐渐淡去,但浑身没一点力气。她想了起来,好像是自己去洗手间,然后睁眼间就看到江宁在自己身上胡乱做着什么?她甚至没力气去想,只勉强的仰起手臂往江宁脸上打去,只是落到江宁脸上确如挠痒痒一般。

    “你在……干什么?”陈思口齿不清的呵斥!

    江宁低头看着陈思已经显得有些混乱的眼睛,低声不耐道:“你现在醉了,我什么也不想说,有事情明天联系!”说完江宁就起身要走!种种刺激加上这种说不出的郁闷早就让江宁没了方寸,他甚至后悔来了陈思家里。

    “不……不许走!你敢走我就报警,告你强—奸!”陈思断断续续道。

    “你还要干什么?”江宁停住脚步,这女人现在喝醉了,万一报了警,那自己一世英名就全毁了,一个男人深夜在一个女人家里,怎么都说不清的。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28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