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一 第二百三十章 只要有爱,房间处处是天堂

    只要有爱,房间处处是天堂。

    沙发上显然施展不开,江宁也不甘心被一个女人骑在身上,于是奋起反抗,将陈思重新掀翻,分开她双腿就跃然而入。

    二十多楼,再加上良好的隔音设置,陈思忘情的呼喊,合着醉意,将一个女人的风情发挥到了极致。

    江宁种种姿势驾驭自如,战场也由一个简单的沙发遍布房间各处。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

    两人如两台不知疲倦的机器,虽然开着空调,但身上仍然是汗如泉涌。

    “我……还要!”陈思咬着嘴唇直愣愣的看着江宁,声音有些发飘,地摊上处处留下两人的痕迹,整个房间都呈现一种诡异暧昧的气息。

    江宁浑身有些发软,第一次知道一个女人彪起来是这么强悍。

    咬了咬牙,在陈思说出【我还要】的时候挺身上马,就要再次进入幽径。

    清楚看到陈思眼中的惊慌,江宁无奈停住动作,这么久时间,陈思酒意基本随着剧烈运动蒸发掉了,此时已经彻底清醒了过来。

    “怎么停下了!”陈思咬着牙眼神中充满恨意,成熟精致的脸上早就已经湿润,眼圈里泪水打转,但始终没落下来。

    江宁无语,刚刚陈思无论说了什么都能归结为醉语,而他却从始至终的清醒,只能说他是流氓,而陈思是酒后!

    陈思勉强站起了身体,倒是不醉了,只是这么久不知疲倦的折腾让她浑身没一点力气,下身早就红肿不堪,站起来的时候一阵钻心的剧痛,让她更恨江宁,很复杂的感觉,种种事情联想在一起,她甚至怀疑今天是自己算计了他还是糟了他的算计,要不然为什么生气的会是自己。

    “小心!”江宁不顾浑身光溜溜的,见陈思刚站起来就一个踉跄,不由扶住了陈思。

    陈思推开了江宁,跌跌撞撞的跑进浴室,完美裸露的躯体很快就进入浴室,完全没在意江宁背后的窥视。

    江宁皱了下眉,拿个毯子暂时围住了身体,他今天是要回家的,不管多晚都要回。不过既然要走,总得简单的清理一下,若不然回去没办法解释!

    浴室里水声哗然,陈思软软坐在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头上喷淋不知疲倦的浇灌着她完美的身体,顺着凝脂玉一般的肌肤滑下。

    脑海中还回荡着不久前的激情,很难想象自己竟然会这么放浪,脑海中还有主动的占据上风的印象,低头看了眼狼藉的下身,已经一片红肿,那种涩痛很难受很难受。

    “陈姐,洗好了没?洗好的话借我用几分钟浴室!”江宁虽然很想进去,但是顾及到刚才陈思的反常举动,很客气的叫门道。

    “等着吧!”陈思连眼睛都未眨就回答,然后勉强扶着墙壁站了起来,将浴巾缠绕着身上,躺在没放水的浴缸中,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再也不理会门外的江宁,她现在心思太复杂,根本就懒得理会任何人,怪谁?好像真不是江宁一个人的事情,自己的那种酒后热情现在还历历在目!

    “你不出来,我进去了!”江宁还是很客气的说,他不是个太习惯处在被动的人,他要是今晚不回去很不好,因为詹月刚坐上飞机自己就夜不归宿说不过去。

    陈思翘起修长的**搁在浴缸边缘,懒懒道:“想进来进来吧?”

    “好!”本来在陈思印象中锁上的房门轻而易举的在一阵小声动静后悄然打开,正围着一个毯子的江宁有些滑稽的走了进来。

    陈思看江宁怪异穿着,嘴角禁不住上扬,但旋即就冷了下来,然后才想起什么,惊诧道:“你怎么进来的,我明明锁上门了?”

    “你让我进我就进喽!”江宁看着陈思道,一语双关,让陈思脸上不由寒了下来。

    “少油腔滑调!”

    江宁走路间腰部微驼,下身帐篷现在犹自昂扬着,把毯子撑起老高,姿势略微怪异,回道:“陈姐想歪了!”

    陈思索性不再理会,闭目养神,理清着心事!

    “你要不要出去!”江宁看了眼躺在浴缸中懒洋洋的陈思,那双雪白的大腿重新让江宁心里动了动,但心虚下还是想让陈思先出去,自己好赶紧清理身子。

    “你进来做什么?”陈思仰躺着问了一声,就像至始至终没看江宁一眼。

    “您老进来做什么我就是进来做什么的?”江宁说完沉吟了下道:“浑身都别扭,女人爱清净,男人自然也爱的。”

    陈思闭上了眼睛,对江宁的话再也没反应,她现在心里很乱,急需要理清一下。

    “不出去就算了,反正彼此再没有什么秘密!”江宁小声说话让陈思眼皮跳了一下,身下似乎又痛了,不由牙痒痒起来。

    哗哗的水声响了起来,江宁随手将毯子挂在一旁浴钩上,松了口气,享受温水的淋漓。

    “你还要不要脸,这里不是你家,谁允许你用我的浴室的!”陈思见他非但没走,反而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洗澡,不由气的有些崩溃,这男人现在哪远不去哪,偏还要在她眼前晃,当真认为自己是泥人!

    江宁随意瞥了她一眼,然后继续若无其事的洗着。

    “给我出去!”陈思这时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更不知推不推的动江宁,就这么上前推嚷着江宁要他出去,不顾喷淋还喷着水雾。

    江宁被这女人的胡搅蛮缠弄得郁闷,但又不好还手,怕无意伤了她。而且今天这个澡非洗不可,如果出去再去一些场合沐浴,太耽误时间。

    争执间两人忽然齐齐停住了动作,陈思的浴袍不知不觉已经湿透,然后落了下去,那对颤颤巍巍的雪峰又傲娇的跃了出来,不算巨大,但如果按照z国女人的比例大致分为上中下三等,那么陈思就处于最顶端稍下一些的那种规模,而且那种坚挺的弧度简直是种奇迹,怪不得楚大海那种人物也对这女人痴心追赶!

    陈思也呆住了,下意识就捂住了胸前,一双手臂将胸前挤压出来的更是诱人,蹲下身子就去地下捡浴袍,浴袍此时已经湿透,再加上地下很滑溜,陈思捡了两次都没捡起来,再加上惊慌,又捡了两次还是没捡起来,再捡……

    江宁低头看着陈思在自己身下不断的做着捡浴袍的动作,心里原本由于得到这女人的成就感不翼而飞,很普通的动作,但让江宁心里不是滋味。

    终于陈思把浴袍捡了起来,拿在手里滴滴答答的滴着水,陈思手忙脚乱的围住自己身体,就一言不发的往外走去,没人注意到她眼睛里早就泪如雨下,莫名的委屈!她其实是个很坚强的女人,十九岁就步入了社会,但就是这个比她还年轻几岁的男人,让她恨不起来,爱不起来。

    江宁皱着眉头站在原地发呆,陈思脸上喷淋水跟泪水他分不清楚,但还是随手就把陈思拉了回来,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容不得半点挣扎,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心里的简单事情在别人心里不简单,自己不在意的贞操观念在每个女性心里都或多或少存在!

    “咬死……你个王八蛋,从没见过你……这么差劲的男人,一点都不懂事!”陈思断断续续的说着,接着哽咽的咬在了江宁身上,很用力,显然是真生气了!她无论怎么说都是第一次,而这男人事后连一句让人宽心的话都没说,这种憋闷感终于在简单的交涉之后爆发了出来。

    肩头一阵剧痛,江宁身子微动,然后就吐了口长气,任凭被咬上的肩头血迹合着喷淋水流了下来。

    “说什么?说我娶你,说我爱你,你自己信吗?”江宁若有若无的说了一声。

    “你想的美,娶我,我凭什么要嫁给你,凭今天一次酒后乱性,你也太自恋天真了,真怀疑你是怎么说动我将原来的工作辞掉的!”陈思松了嘴,江宁肩头的血迹让她心里火气稍微下去了些。

    “可就是说动了,这就是事实!”江宁关了水,擦干身子道:“我要走了!”

    “赶紧滚,有多远滚多远!”陈思暴躁道。

    “呵,鉴于你身体不适,再给你两天时间调整,两天后去公司,我等着你!”江宁说完出门吹干了头发,然后毫不犹豫的去了!

    临走时道:“你刚醒酒,头部可能有些不适,注意休息!”

    陈思苦笑的看着他背影,心里烦躁的只想摔东西!

    该怎么面对他?有必要再去公司吗?只是都直接自离了原来的岗位,手机里也抽空跟楚大海说明白了,她还躲得过去吗,想混下去就必须去江宁哪儿,要不然她不知道如何面对暴怒的楚大海?陈思叹息的想着。

    大家看完睡吧,表忘了收藏投票!!另外推荐朋友的一本书,写的不错,大家有时间去收藏下《医道教父》,医生的风流史,你们懂得,下面是链接!!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2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