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一 第三百二十八章 近身

    江宁也追了出来,在见到很多人退了出来唯独没见到安秋水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钻进了山里,不是他为了救安秋水命的不要了,而是他感觉自己必须去,说不上来,总觉得这次的杀手对自己来说是个大威胁,如果只有他自己,他没必要进山寻死,但是有安秋水也在里面,他相信安秋水的枪法会帮很大忙,两人应该很好配合。

    他小心翼翼,本身也是个感觉极为灵敏的人物,又是从一条不被人注意的小路上去的,所以听着不时的惨叫声,他渐渐的朝着沐秋位置聚拢,直到听到安秋水跟沐秋两人的说话声,他才更为小心的往目标靠去,对于山林他一点都不陌生,他小时候就是在江献文家旁的大山上长大的,所以沐秋竟然没察觉江宁在靠近。

    十米,江宁再也不敢有任何动静,他知道这已经是极限,现在他只要在靠近沐秋,他一定能察觉。

    江汉昭给的枪支他一直拿在手里,却空自瞄着不敢乱动,很明显,进山只有这一条路,而沐秋选择站在了安秋水的对面,以便于防止各种他预料之外的突发状况,而且江宁手里的枪支完全是摆设,对他来说,打个靶子都能脱靶,何况是打中沐秋这种身体几乎是下意识反应的人,忽然他眼睛一亮,自己身边的大树枝叶很茂盛,而且枝干延伸的范围很广,自己只要悄然爬上去,足有把握一跃而至沐秋所站立的地方。

    沐秋一步步逼近安秋水,脚下随意自然,显得很轻松,反观安秋水就很严肃,双拳指节隐隐泛白,紧紧握着横在自己身前,标准的一副军体起手式,但又有很大不同,脚下步子拱起,一触即发!

    她知道今天或许就倒在了这里,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不能只尽全力,而是要拿出百分之两百的精力。这个人竟然认识教官,看样子还是跟教官一个级别的人物,安秋水不会傻到还自信自己的身手。

    “让我看看李朝阳怎么教的徒弟!”沐秋话音落,身体再也不耽搁片刻的朝安秋水欺进,隐隐的警笛声已经响了起来,沐秋知道游戏也该结束了,若不然大批警察进山,他就是再高的身手都难以活着走出去。

    安秋水只觉的一阵风声响了起来,眼睛一阵酸涩,竟然被来的风声激的眼睛出现不适,很难想象这具单薄的身体爆发力究竟有多强悍。

    明目,定神!安秋水不疾不徐的侧身闪过沐秋一拳,修长的双腿此时不是性感,凌厉的朝沐秋头部踢去,角度刁钻,力道十足,足以见安秋水身体的柔韧性!于此同时她身体也迅速的迎了上去。

    江宁趁两人打斗,不敢放过机会,迅速的朝着两人越来越近,没发出一丝声响,此时他不由停下动作,手里的枪已经没用,被他随手塞进了腰间,两人纠缠在一起,他枪法别说不好,就算是极为出众也无能为力,他此时能做的就是静观,等待机会。

    沉闷的交击声音只是短暂的响了几下,安秋水就变幻了对战方式,硬碰硬对安秋水显然极为不利,她选择了使用李朝阳专门教她的擒拿术,安秋水用这个制敌一向是无往不利的。

    “李朝阳的擒拿术,我看你能发挥几成!”沐秋低沉的说了一声,接着眼神中难得的呈现出了几分兴奋,李朝阳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对手,而安秋水虽然是女人,而且这么年轻,但表现出来的东西足以见李朝阳在安秋水身上花费了多大精力,想到能亲手将李朝阳的徒弟扼杀在摇篮中,即便是以沐秋的心性此时也忍不住兴奋。

    柔身,制敌!擒拿术最重要的两个关键词,在安秋水身体力行间发挥的淋漓尽致,但安秋水却不敢丝毫松懈,跟沐秋不论是枪法对战还是格斗战中,那种无力感始终伴随着安秋水,对方就像是一个刺猬一般,自己的所有招式都不好着手,反而对方一个小小动作,自己就要苦苦防御。

    “还有呢?李朝阳的暴劲使出来我看看!是了,你是女人,那种功夫不适合你,哈哈!”沐秋有些失态的笑了出来。忽然他耳朵一动,脚步声已经隐隐传来,显然大批人已经进山,他不敢再耽搁,冷然道:“结束了!”

    话音落,沐秋十指如毒蛇一般径直朝安秋水咽喉探来,似乎能听到那种细微的咔嚓声,那种亲手抓破别人喉咙的声音听来格外爽快!

    安秋水心里大惊,但脚下丝毫不乱,双手直接朝沐秋右手锁去。

    “呵!”沐秋右手只是轻微一抖,擒拿手里的锁字诀就被轻易破掉,方向丝毫没变。

    安秋水手间一阵剧痛,顿时心如死灰,悄然闭上了眼睛,对手难以想象的强,这种感觉只在自己师傅李朝阳身上碰到过,或许还有一个江宁,但安秋水已经没心思再想其它的,这种生命瞬间消失的感觉实在不好,她还有很多东西留恋,她还要追求特战一级队员,她还没谈过恋爱,她还……

    太多太多,最后化成了几分苦涩,明明预测到了追上来的结果,临死前却又有几分隐隐的后悔,后悔不该追上来。

    沐秋眼神里有几分遗憾,这女孩要是自己徒弟多好,在自己手里一定比李朝阳调教的要好,可惜……没有可惜,这注定是对手,牧野跟特战队这两个老对手不能有丝毫容情。

    似乎已经能感觉安秋水颈部的温热,沐秋已经即将离去,但就是此时,他忽然眼睛一闪,一种巨大的危机感袭了上来,他迅速收回手臂,朝头顶抓去,突然的他都来不及拿枪。

    “碰!”对方跟他硬生生的对攻了一下,李朝阳手臂一震发麻,事发突然,他不大不小的吃了个闷亏。

    李朝阳看清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竟然是自己走道里见过的年轻人,也就是破坏自己计划的年轻人,想不到身手这么厉害。

    江宁却来不及感慨什么,迅速欺身而进,对方的枪法实在太可怕,他不敢给对方一点喘息的时间,只要沐秋的枪拿出来,那么自己跟安秋水必死无疑。

    “别愣了!枪给你!”江宁上前的瞬间将腰间的枪给呆着的安秋水扔了过去,自己则是发挥自己所能发挥的一切,让沐秋来不及掏枪。

    沐秋眼神终于有了些变化,正要去拿枪的手被江宁出其不意的抓住。

    “高手!”这是沐秋唯一的感觉,至少格斗上绝对不是个弱于自己的高手,这种反应能力几乎能达到李朝阳的级别,来不及多想,膝盖提膝而上,他现在不是跟江宁打斗的时候,旁边还有个枪法绝对不容忽视的安秋水!

    安秋水直到枪飞到近前才反应过来,劫后余生的感觉让她猛松了一口气,手上端起枪却没丝毫作用,江宁跟沐秋两人纠缠在了一起,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化作攻击力攻击对方,但同时也让安秋水枪口乱指,始终不敢胡乱开枪。

    “碰碰!”几声枪响顿时激起了一阵鸟飞,沐秋不觉间放了几枪,但都被江宁把角度带向了空中。

    剧烈的腿部碰撞跟身体碰撞,让一向从容淡定的安秋水都手心有了些细汗,这是稍有疏忽就丢掉性命的瞬间,她知道江宁身手厉害,但也没想到会能跟沐秋平分秋色,这两人的打斗她都近身不得。

    “碰!”江宁被沐秋扫中腿部,整个人如一根柱子直接朝地下倒去。

    江宁脸上丝毫不乱,只是用尽全力抓住沐秋拿枪的手,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他见到的最没把握的对手,即便他面对韩敬军父子都没有这种感觉。

    胸腹一阵翻腾,江宁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但只是瞬间就脚下发力,将沐秋甩了出去,腿部也撞在了树上,树身似乎都颤抖了一下。

    沐秋脸上一阵挣动,腿部险些骨折,他脸上终于闪现几分着急,他或许身手不弱江宁,但隐隐已经能听到警察越来越近的声音让他耽搁不起。

    拼着腹部挨江宁一脚的危险,他腾出左手不顾一切的去拿腰间刚刚从警员身上枪的********。

    “小心!”安秋水的心骤然缩紧,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这个没见过几面的年轻人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江宁脸上一变,脚下重重踢出。

    如中败絮的声音,沐秋脸上一阵潮红,血丝不觉从嘴角蔓延而出,但左手却没任何犹豫的朝江宁腹部刺去,熟练的手法变幻莫测,江宁一时间竟然没办法闪避。

    “碰!”安秋水双眼凝重,平端着枪身,额角的细汗渐渐流了出来,但一直找不到机会,只要有一丁点能伤到江宁的机会,她都不敢开枪,她赌不起,如果是别人,她一定选择为了杀了沐秋将两人一起击毙,但这人是江宁,而且他还是江汉昭的儿子,这两种理由加在一起让一向冷静的她都有些举措不定!

    江宁连喘气的功夫都没有,临体的匕首让他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前所未有的狰狞,他是个战斗疯子,不然也不会在竞技场那种场合这么出类拔萃,叶孤心也不会因为他花费这么多心思,他心中有的是战斗宗旨,既然敌人都不怕两败俱伤,那么你江宁就没退路!而且这未必就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你是我见过最难缠的年轻人,不过你今天要死!”沐秋沉闷的声音宣誓着他挨一脚带来的结果,他不认为有人能近身躲过他的匕首。

    “那就一起死!”江宁冷冰冰回答,然后在匕首即将临体的瞬间,身子忽然如面条一般柔软,腰侧间不容发的反扭了过去。

    沐秋只是稍稍一愣,旋即反应极快的匕首横移,划像江宁腰侧,动作连贯的行云流水一般。

    “开枪!”江宁忽然极为迅速的松开了抓住沐秋的右手,迅速的朝一边跃去。

    沐秋脸上一愣,他似乎忘了,江宁尽管一直抓住他的手,但是并不是说一定要一直抓住,因为还有安秋水,在他分神严重的情况下,安秋水就是他的克星,特别是手里有枪的安秋水。

    “碰碰!”两枪,伴随着一声闷哼,安秋水开完两枪,迅速的就朝树后藏身而去,她知道机会一闪即过,沐秋反应的极限就是两枪,第三枪自己一定没他快。

    而江宁摔到地下的时候也毫不犹豫的脚下发力,瞬间躲在了树后,他没猜错,沐秋第一反应不是朝安秋水开枪,而是朝自己。

    “咱们还会再见!”江宁刚才扑倒的地方俨然还有一个枪洞,而沐秋说完话之后几个倒身几个闪纵间已经消失不见。

    “呼!”江宁靠在大树上,身上有些狼狈,腰侧还有被划破的痕迹,隐隐能见血痕,这是他平生最惊险的一次,也是见过的最棘手的对手,如果不是自己突然发难,抓住了他右手,他没任何机会跟沐秋近身打斗。

    “没事吧!”安秋水顾不得追沐秋,她领教沐秋身手之后就知道自己追上也是徒劳,没任何用处,所以第一时间就跑到了江宁跟前脸上难得的带有几分关心,脸上也没有平时轻松,带有几分严肃。

    “要死了!”江宁随手将破烂的上衣丢掉,靠在树上还有些喘息着,眼前由于安秋水靠近,两团晃动不已的圆润让江宁心里意动了起来,虽然束缚的很紧,但是打斗时候还是有些松懈,规模渐渐恢复了全盛时期。

    安秋水脸上悄然一红,但旋即就冷冷道:“还有心思想这些,真是无可救药!”说完上前架起了江宁道:“上医院看看,要命不?”

    江宁本来自己能站立,但是有人靠着毕竟很舒服,所以也没拒绝,手臂软软的搭在安秋水肩膀上,落下的五指不知不觉能碰到安秋水惊人弹性的胸口,而安秋水一无所觉,江宁渐渐的也注意克制,毕竟这女人此时很严肃,江宁也不好过分。

    “安姐,江公子!”大批警察迎面而来,领先的几位还牵着几条猎犬。

    “小四,带领特战队员走在前面,见到目标,格杀勿论,他受伤了,迅速追捕!”安秋水果断下着命令,然后见有担架,连忙扶着江宁就要往担架上走去。

    叫小四的队员忽然见一个男人被自己头给驾着走了过来,心想这大概就是江市长刻意安排自己保护的江公子,来不及感慨特战队里最棘手的一朵鲜花此时什么表现,干脆道:“一定完成任务!”

    几个警察知道江宁就是江汉昭特意吩咐的人,连忙就要将准备好的担架抬上来。

    江宁赶忙站定了身体,他虽然精力体力耗损严重,但还不至于站不稳,见此连忙站直了身体道:“远距离的战斗用不上我,我先走了!”说完再众人怪异目光下坦然离去。

    安秋水一愣,似乎这时候才察觉江宁刚才搭在自己肩头的手臂有多不老实,脸上一阵涨红,胸口像堵了什么一样闷得厉害,但她来不及多想就直接拿起枪支跟着警察往山里寻去,她不跟着绝对不放心,这批警察碰到沐秋不知道要伤亡多少,即便沐秋已经受伤。

    来到山下,警车已经密布,江汉昭穿着整齐的看着山上,无数警察在他身边严阵待发,直到看到江宁下来,江汉昭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见到江宁狼狈模样,道:“先上车,等会我送你回去,顺便说些事情!”

    江汉昭说完想上去拍拍江宁肩头,但被江宁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一句话也没说的就上了警车。

    江汉昭手臂落在半空让周围警察看的一阵怪异,江公子对江市长竟然是这种态度,不过多数人都看了一眼就匆匆移开目光,一句窃窃私语也无,可见江汉昭威信。

    江汉昭不觉尴尬,将手自然放下,随口对身边人安排道:“随时联络山上警员,有什么需要迅速执行,不必询问我意思!”

    ……

    天渐渐晚了下来,搜寻也整整进行了一个下午,始终没任何消息,直到警犬都被干扰的四处打转,安秋水终于遗憾的叹了口气,道:“收队吧!”

    她知道沐秋已经逃离,一些对付常用逃犯的手段在沐秋身上几乎无用,他有无数可以逃命的手段,这次这么好的几乎没能杀了沐秋注定是安秋水难忘的遗憾,而且她始终也没能看到沐秋的真容。

    ……

    “如果没问题的话,将你手头的事情安排一下,可以吗?明天八点咱们一起回老家!”江汉昭坐在警车内,主动发动了车子,问道。

    “没问题!”江宁沉默良久才道,他越发的不想跟江汉昭交谈,太纠结,特别是今天他面对江汉昭被刺杀的时候那种心情,让他一度以为是幻觉,曾几何时他开始变得没那么恨江汉昭了?

    “你如果想的话可以随意带几个人,比如你的未婚妻,还有你姐姐江玉,相信老爷子也很想见见,是叫唐小蝶吧?”

    “这个就不用你费心了,明天江淮路口等着我就好!”江宁道。

    江汉昭无奈笑道:“你说话不能稍微客气些,怎么说我都是你父亲!”这个已经步入中年的男人并没有丝毫老态,处处都是自信的,但唯独面对他这个唯一的儿子之时才会表现出几分无奈跟愧疚,外人见了几乎都不会相信这是江汉昭具备的情绪!

    今天写了一万多字,也算完成了承诺,明天还是这么多字,立贴为证!!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2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