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500???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零三章 抓狂的叶孤

    江北市,百城之首,一国之都,繁华自不必提,熙熙攘攘跟到处鸣笛焦急等待的司机足以说明这里的一切。

    三个月,九十天,似乎转眼即过,江宁渐渐淡出了公众视野,没有多少人还记得这年轻人当初在江北的风光,人们总是这样,事情到来时热闹纷纭,事情结束一段时间之后江宁这两个字已经变成了两个简单的字符,除了那些疯狂崇拜还在四处打探江宁消息的人。

    有人说江宁出国定居了,还有人说江宁出了意外,更有一种很小道的消息,说江宁因为泡了某个高官的女人,而惹了麻烦,其结果自然是被潜规则,这点从江汉昭退出江北市市长席位,成为一名普通百姓足以让人们更加相信后者。

    而事情的结果没有任何人知道,包括一直处在焦虑中的唐小蝶。

    江宁整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没有任何音讯,让依然守着他的人焦虑无眠,江琳整个人足足廋了一圈,每天少言寡语,再也没有了那种天然柔和的气质,心沉了下去,人自然也是沉了下去。

    楮灵也不再活泼,偶尔听见敲门声都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都是第一个前去开门,尽管每次都是失望。

    赵凝脂还是那个商场女强人,依然让员工们充满敬畏与仰视,只是每次剩下她自己之时,不需要再伪装之时,她还是习惯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无意间总会浮现一个人的身影,是她潜意思里一直不愿意接受的江宁。

    三个月没任何音讯,对于真正关心江宁的人来说,那种感觉是生不如死的,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生恐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江宁跟安秋水紧张出去之时,女人们已经知道江宁的消失不会这么简单。

    只是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无所谓,因为江宁的所有迹象都通通指向了上京市,江献武的死讯于几天前公布,全国哀悼,所有人也都愿意相信江宁就在江北市。

    “我也想去上京市!琳姐!!”楮灵水灵灵的大眼睛有些黯然,唐小蝶在江宁消失的第二天就毫不犹豫的去了上京市,楮灵已经等不了了,过几天是江献武的追悼会,她相信江宁一定会到,一定!

    江琳疲惫笑笑道:“别去了!”

    “为什么?”楮灵不解的看着江琳,有些无法理解,她几次三番提起要去上京,但江琳都拒绝了。

    “我相信小宁一定没事的,小时候爷爷专门请人给他算过卦,说他这一生必定大富大贵红颜环绕!”

    “琳姐……”楮灵不解的看着江琳,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江琳说的楮灵并不能接受,认为江琳目的就是不让自己去上京市。

    “琳姐,我不惹麻烦,我去了只是想随便看看,说不定还能跟小蝶姐一起在上京市旅游一圈!”楮灵眼神几近哀求,她不想违背江琳的意思,只是她再也忍不住,每天一闭上眼睛全是江宁那种无所谓对待自己的轻松态度跟他随意调侃的口气,楮灵快疯了!

    “傻丫头,爷爷一死,上京市必定会掀起巨大风浪,小宁若是在上京,咱们去了只能是添麻烦,若不在上京,去了也自然没用,小蝶之所以去,是我没办法拒绝她,更何况她的处事能力我一直都相信!”江琳耐心劝说楮灵,她心里何尝不想不顾一切的去上京市,只是一帮女人去了,先不说能不能帮什么忙,恐怕还会添乱。

    楮灵坚持的摇了摇头,无声抗拒江琳的话,她再等下去就要疯了,江宁在时还不觉得,江宁不在仅仅一周,这个家已经没有了任何活力,江宁也确实已经是这里的中心。

    “唉……你要实在想去,我也不拦你,不过你一定要听我安排!”江琳见状只有无奈妥协,她拿楮灵当亲妹妹,自然也知道这丫头是个什么性子。

    “谢谢琳姐!”楮灵乍然一愣,旋即就反应了过来,惊喜的喊了出来,接着就坐在了沙发上抱住了江琳的胳膊。

    江琳摸了摸楮灵脑袋,柔声道:“到了上京一切都听你小蝶姐的,不然不让你去!”

    楮灵连忙点头称是,现在情况,不管江琳提什么要求,楮灵都会一并答应。

    “妈,还没有江宁的消息吗?”陈金金郁闷的坐在了赵凝脂办公室椅子上,陈金金很少来赵凝脂办公室,只是最近成了这里的常客。

    赵凝脂暗自发涩,自己母女两人竟然会对同一个男人产生感情,这是赵凝脂做梦都未想到的事情,尽管她刻意回避这个问题,但问题却是存在。

    “金金,忘了他好吗?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江宁若是心里有你,怎么可能会三个月没任何消息!”赵凝脂已经不记得自己多少次说过这种话,但还是不能不说,这种事情是赵凝脂根本接受不了的,就算她的心碎成无数片,她依然要咬牙扛着,让陈金金知道自己是什么态度。

    陈金金自然而然的翻了个白眼,她跟赵凝脂关系已经完全改善,所以有些天性在赵凝脂身边都表露了出来。

    “不可能,这死家伙三个月没任何消息,也不知死哪去了,我都去了他家里几次,可是她们就是不告诉我,哼!不告诉我难道我自己就找不到?”

    赵凝脂看着自己女儿一脸的愤愤,心里像是堵了什么东西,难道江宁真是自己母女这辈子的劫数,本以为母女关系改善就一切都能变好的赵凝脂现在才发现事情没这么简单。

    江献武的死讯在公布几天之后全国皆知,江献武并不是经常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英雄人物,但他的死带给上京军区的却是一遍沉寂。

    战神!

    这是所有上京军区所有军官士兵对江献武的印象,江献武一生中不知亲自教过了多少军中子弟,他以他独特的方式让他的形象在军区中定格。

    有人悲,有人喜,悲者忧心,喜者安心。

    远在日本的山本正二听到江献武死讯,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江献武算是他在武道方面唯一佩服的z国人,当年若不是侥幸自己在暗处,他伤不了江献武,就算如此他都受了重伤,足足养了两年才康复。

    m国,一个在全球公认实力综合最为强大民主的国家,在多数人眼中m国是个天堂,但即使再美的天堂都有它黑暗到了极点的一面。

    克鲁竞技场无疑就是m国最为黑暗的代表,顾名思义,竞技可以分为很多种,但这里的竞技却是真真切切的恐怖,博!一个字足以概括这里,赢者无尽风光,输者性命能保留的机会几乎是微乎其微,但就算如此,这里仍然是全世界黑市拳高手的聚集地。

    这里聚集着无数各国的绝顶高手,韩国,日本,印度,泰国,招式千奇百怪,但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他们的拳术绝对不是只拿来耍耍看看的玩意,他们的武术才是在千锤百炼出来的杀人之术,民主在这个国家里体现的淋漓至尽,这种极端的场合在这里竟然也是合法的,天堂亦是地狱。

    但这还不足以让克鲁竞技场闻名全国,让克鲁竞技场闻名全世界的是这里的规则跟高到令人发指的奖金,跟他每年一度的全球聚焦赛,赢着以克鲁勇士命名,享受无数荣誉,无数财富,无数号召力,但规则之残酷,也足以让人们望而却步,而提供资金资助的也是全世界各大有名的财团。

    今年正是克鲁竞技场三年一度的总决赛,能进入总决赛的人无不是各世界的绝顶高手,而总决赛便是将这些杀进决赛的高手全部放进一个让所有人都能看到的独立空间,赢着只能是站着的,也就是说想要赢,就要杀掉自己身旁的所有人。

    十亿美元的奖励金额已经足以让人疯狂,更加让人疯狂的是还有一个象征着拳王至高荣誉的勋章,和一把勇士匕首,匕首是这一届克鲁大赛的特殊奖励,据说是一把来历极其神秘的匕首,看来不显眼,但这却是叶孤心一直想要得到的东西。

    克鲁大赛精彩绝伦,但门票也足以让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人望而却步,一百万美元的天价门票,全世界也只有克鲁竞技场敢如此收取,但就算如此,门票都是一票难求。而获得克鲁竞技场的参赛资格考核则更是严酷,无数武术高手前仆后继,但进的了赛场的紧紧还有少少几百人而已。

    克鲁竞技场的中心,不同国籍的人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交谈,或有拳手在一旁闭目养神,身旁经纪人熟练的帮拳手坐着最为专业的按摩,看上去似乎威风,但众所周知,真正有实力的拳手全部在克鲁竞技场的包厢内。

    人多,却并不显得嘈杂,能来这里的人基本素质还是有的,除非赛事到了让人无法控制的兴奋程度,这群人才会发出狼一般的叫声。

    克鲁竞技场的三号贵宾包厢,一个女人正安静的站在窗口,清风拂过,撩起这女人的几根柔顺发丝,看上去飘然欲仙,仅仅一个背影,便让人惊为天人,一丝孤傲隐隐从女人周身压抑着整个房间,她身后的几个身穿保镖服装的男人头部都不禁略低了下去。

    只有一个坐在沙发上缓缓抽着烟的男人头都未抬一下,这男人长相极其出色,五官如最完美的黄金比例,一个银色披风将他气质张扬到了极处,这是能进入克鲁竞技场总决赛的人擦有资格穿的银袍,身份不言而明,男人食中两指间夹着一根香烟,烟雾缭绕,映衬着男人并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他眼神淡淡,似乎看什么都无所谓,这种气质足以让很多女人疯狂。

    “你们都出去!”清冷的声音响起,女人缓缓回过了头。

    这是一张完美至极的脸,让人不禁惊叹,只是这份姿色放在几个连看都不敢看的保镖身上,和一个心思不知飘到了何处的男人身上,这姿色未免让人叹息。

    女人身材不低,一身宽松的睡衣遮不住她本就魔鬼至极的身材,颈间雪白肌肤在夜色下散发着淡淡的晕光。

    “是,夫人!”几个保镖低头退了下去,这女人并不是别人,正是从江北市赶来的叶孤心,而身穿银袍的男人也并不是别人,正是江宁。

    江宁当天被白浩然带走,本来要上特殊法庭的江宁却被叶孤心想办法救了出来,江宁虽然不知道这女人怎么有能量从白家手里要人,但他却没得选择的跟着叶孤心来到了克鲁竞技场,江宁不理解叶孤心这种女人还缺什么,为什么对这种无聊至极的比赛感兴趣,但他谁都可以欠,唯独不能欠叶孤心,尽管叶孤心就算不救自己,自己也能有办法自救,但她毕竟救了。

    “你不理解我为什么会这么重视这场比赛?”叶孤心似乎看穿了江宁想法,问了一声。

    江宁随意掐灭烟头,顺手接过叶孤心扔过来的一包烟,拆开又抽了一支,他嘴角抽烟多了,每夜几乎无眠,总能看到江献武在笑着跟自己说话。

    “你认为竞技场能在全世界排名第几?”叶孤心问。

    江宁冷冷看了她一眼,道:“你自然有你的想法,而我只是不想欠你,打完我就会走,没兴趣知道你任何东西!”

    叶孤心并没生气的意思,尽管江宁是第一个敢这么跟自己说话的人,她反而坐在了江宁身边,抬起头微微闭上了眼睛,复又睁开,不着痕迹的叹息了一声。

    很特殊的香味让江宁心里微微躁动,这女人如果不是太过讨厌,必然是个绝世之人。

    一根烟很快又要燃尽,江宁便又点燃了一支,烟雾瞬间将房间弥漫,叶孤心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像是自言自语。

    “你不明白那把匕首对我的意义,十亿美元也罢,勇士勋章跟勇士头衔也罢,哪个又能入我的眼,而那把匕首我却是志在必得!”

    江宁诧异的看了这女人一眼,知道必然有叶孤心的理由,也不多说,只是继续抽着闷烟,江宁不是神,面对克鲁竞技场这种残酷到了极致的规则,他不会一点压力都没有,毕竟几十个绝顶高手中只有一个能够站着。

    “我很相信我的眼光,也很相信你,你一定是最后站着的那个人,这次比赛你算是帮我,若是赢了我什么都不要,只要那把匕首!”叶孤心深呼了口气,收回刚刚诞生的负面情绪整理情绪,语气恢复了那种清冷。

    “你相信我?”江宁很是讽刺的看了叶孤心一眼,道:“你这种女人总是那么自以为是,你相信我,我要骄傲吗?你相信我我就要替你卖命,真是笑话!”

    叶孤心脸上有一瞬间的红晕,显然是被江宁言语所激。

    “你是第一个这么跟我说话的人!”叶孤心冷冷道。

    江宁顿了下,忽然在叶孤心不注意之下回身,近在咫尺的看着叶孤心完美的脸,轻轻吹了口气,隐隐能见叶孤心眼皮蠕动了几下。

    叶孤心脸上一阵青红不定,满脸冰冷的看着江宁道:“不要挑逗我的极限!”

    “哈哈哈!”江宁忽然笑了起来,手上不觉放在了叶孤心侧脸之上,轻轻拂过,如同在水波中荡漾。

    “你花费了这么多心思,这么大代价救我出来,我可以认为这件事情比你生命还重要吗?”江宁并不收手,心里有几分快感,第一次见到叶孤心被自己逼得脸色难看,原来这女人并不是神,只是一个女人,充其量是一个长得极端让人想要蹂躏的女人。

    “你简直放肆!”叶孤心被江宁一言戳中软肋,心里瞬间慌了一下,但旋即就恢复了原装,她毕竟见过风浪,还不至于因为这点事情失了冷静,更何况江宁此举在叶孤心心里并不是太过难以接受,甚至叶孤心心里隐隐有几分难言的复杂,只是她的骄傲注定不会让一个男人在她身边占上风。

    江宁随手在她脸上划过,蔓延到了颈部,轻柔的卡住叶孤心脖子,让她抬头看着自己,嘴角挂着几分冷酷,对叶孤心这种女人来说,践踏她的骄傲远远比要了她性命更让她难以接受。

    叶孤心脸色又红变白,复又由白变红,煞是精彩,但只是片刻功夫,叶孤心边恢复了正常脸色,微微对江宁一笑,整个房间似乎亮了起来,江宁禁不住多看了一眼,这女人竟然拥有如此惑人之资,若不是江宁心智坚定,几乎要被这一笑软了手脚。

    “你想玩,我陪你!”叶孤心轻轻说了一声,不着痕迹的拿住江宁的手,穿过睡衣的领口,轻轻放在了自己胸口,一阵异样传来,叶孤心强忍住不适感,双眼淡漠的看着江宁,仿佛放在自己完美胸前的双手只是一根木头。

    江宁此时即便心如铁石,但仍然禁不住颤栗了一下,温润!直冲脑际的第一感觉,让人几欲发狂,惊人的弹性,一碰之下仿佛就要戳破,顶端的柔软似乎没什么反应,柔软娇嫩的让人窒息。

    江宁抬头异样的看了叶孤心一眼,心里想不到这女人竟然会有这种动作,手上动了动,能感觉叶孤心控制不住的顶端慢慢挺立。

    一股强大的破坏**瞬间充满了江宁的脑子,江宁手上不知不觉加大了力气,手中似乎一碰即破的东西竟然也经的住江宁的狠心蹂躏。

    这女人太过强势,一直居于顶端,如今被江宁突然拉下凡尘,江宁心里的刺激感几乎难以言喻,几个月来一直沉寂的心里渐渐复苏起来,控制不住的魅力,四处蔓延,瞬间填满了江宁心里。

    撕!

    衣服被撕破的声音,叶孤心薄薄的睡衣瞬间飘了起来,文胸似乎也经不住这么大的力气,飘落在远处的地上。

    叶孤心眼神终于变了,她想不到江宁会这么大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任由自己一对完美到了极致的美玉颤抖的挺立在空气中。

    圆润无双,如倒扣玉碗,娇嫩的几乎要滴出水来,云端缭绕,鲜红欲滴。

    “你太放肆了!”叶孤心一时间似乎接受不了,但心思已经全乱,再也保持不了那种冷艳,第一次处于这种尴尬地位。

    “放肆!”江宁冷笑,叶孤心最没资格说这种话,叶孤心放肆的时候又何曾想过自己放不放肆!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0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