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一十八章 韩玲珑

    白展飞胸腹剧烈起伏,他本来被白敬尧打几耳光还无所谓,但他最嫉妒的堂哥一发声,爷爷顿时就明显消了很多气,这是他最受不了的。

    “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随便你怎么处置吧?”白展飞赌气道。

    白敬尧本来被白浩然劝的刚消了些气,听到白展飞竟然还这么说,顿时几步走上去就要打。

    “你这孽畜,真是枉为白家子孙!”

    “展飞,别再气爷爷了,快认个错!”白浩然赶忙抓住白敬尧手臂道。

    白展飞冷冷看了白浩然一眼道:“我没感觉自己有什么错误,更何况也不用你说三道四装好人!”

    “来人,给我把这孽畜关起来,先饿他三天!”白敬尧气灌脑门,顿时喊道。

    “是老爷!”白敬尧话音落,顿时过来几个黑衣人将白展飞带了下去

    白浩然看着白展飞背影眼底不经意闪过几道异光,他跟白展飞自小交集不多,但知道白敬尧最为喜欢白展飞于武术上的天分,虽然嘴上时常责骂,但正是爱之深恨之切的缘故,所以白浩然从来都是在白敬尧面前表现出一副兄弟情深的意思,白敬尧最为欣赏的也是他对白展飞的态度。

    “别气了,反正也不算是什么大事,最近江献武的死讯将整个特战队都击垮了,现在那帮人正忙得不可开交,相信没时间跟我们白家纠缠,咱们还有的是时间挽回,这件事交给孙儿就是了,爷爷千万别因为展飞气伤了身子!”白浩然关心的扶着白敬尧坐下道。

    白浩然算是白敬尧的骄傲,虽然武术修为不及白展飞,但为人处世跟心xìng都是做大事的料子,而且白敬尧一直想的是白浩然能使唤的动白展飞,这样的话白家一文一武相得益彰,才能存在的更为长久,但白展飞显然是不争气。

    “江老头刚死,现在上京军区司令的位子还空着,咱们下一步的目标就是帮你父亲爬上那个位置,这样的话江家就再也没半分能力跟我们斗!”白敬尧毕竟是一代枭雄,白展飞不在身边,他顿时恢复了冷静的思绪。

    “那爷爷认为该怎么做?”白浩然心里隐隐有些激动,若是自己父亲爬上了上京军区司令的位置,那么白家的地位就又能上升一个档次,白家现在地位几乎已经到了一个尖端,虽然在军中有不俗的发展,但跟江家在军中的地位在比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而且江献武虽然地位奇高,但为人耿直,鲜少拉帮结派,是以白家才能够跟他生前分庭抗礼,否则的话,白家恐怕占不到一点优势,反而还要处于被动。

    “前阵子南方不是大旱吗?叫你父亲别再没事只知道玩女人,主动去南方看一下,慰问一下那些受灾群众,多增加一些曝光率跟公众诚信力!我才好有发言权,才能部署下一步的计划。”白敬尧老谋深算道。

    白浩然眼睛一亮,旋即满脸敬服的看着白敬尧道:“还是爷爷厉害,孙儿佩服!”

    白敬尧看着门口缓缓道:“势力再大,这天下终归不在你手中,得民心者的天下,这道理无论在哪个朝代都不会过时,有些功夫虽然不屑,但一定是要做的!”

    “是,爷爷!孙儿记住了!”白浩然道。

    “记住了就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会!”白敬尧似乎想到了什么,jīng神有些不太好!

    白浩然答应一声,走出了几步,但脚步又停了下来,回头看着白敬尧道:“爷爷,有件事情孙儿一直不明白,但问了又怕爷爷生气!”

    “什么?”白敬尧抬头看了白浩然一眼道。

    “我想问爷爷跟江献武为什么这么对立,虽然有利益冲突,但你们两人却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这点孙儿想不明白!”白浩然说着连看了几眼白敬尧,生恐他会再突然生气,白敬尧每次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脸sè都不好,弄得白浩然不敢再问,而且这件事情连自己父亲叔叔都不知道,显然白敬尧瞒了所有人。

    白敬尧习惯xìng的将脸沉下,道:“不是说不要多问,还问什么?”白敬尧发狠说话的同时脸sè还有些难以释怀,眼睛似乎不想看向白浩然,扭向了一边。

    “压抑了爷爷这么久,您说出来,孙儿能帮你分担些,或者是爷爷认为孙儿不够格,不够帮您分担!”白浩然情真意切道。

    白敬尧心如铁石,但此时也有些隐隐感到,回过头来,眼睛里微微有些感触道:“说了又如何,那老东西死了,而且时间已经太久,我都快忘了!”

    白浩然微微低头,等待白敬尧说话。

    “你应该没见过你nǎinǎi吧?”白敬尧问道。

    白浩然回想了一下,是没有丁点印象,难道是跟自己nǎinǎi有关系,也难怪爷爷这些年都难以释怀。

    “你nǎinǎi以前跟江老头是一对恋人,最后虽然嫁给了我,却也因为江老头死去,所以……”白敬尧讲到这里手都有些颤抖起来,这是他永远的痛,难以释怀的情节,哪怕江献武死了,这份仇恨也只会转嫁到江家后人身上,而不会散去。

    白敬尧说到这里似乎再也不想多说,挥手示意白浩然下去,自己转身朝内间走去。

    白浩然虽然只听了大概,但似乎能想象这之间的事情有多复杂,心里若有所思,刚要退下去,忽然从外面匆匆走进来一个仆人,见只有白浩然一人在,不由问道:“老爷呢?”

    白浩然皱眉道:“有什么事情跟我说,爷爷现在心情不好!”

    这仆人稍微犹豫了一下,刚要说话,就听白敬尧道:“说吧,什么事情?”白敬尧本来房间就挨着客厅,听到动静,便走了出来,而且表情已经恢复。

    “是这样的,属下探听到李朝阳跟一个老人买了去往m国的机票?”仆人看了白浩然一眼,见白敬尧没什么表示,直说道。

    “去m国做什么?而且那老人是什么身份,有没有查清楚?”白敬尧问道。

    “这……这个属下暂时还不清楚?”仆人被问的有些紧张,有些不安道,面对白敬尧,这仆人根本就不敢抬头说话。

    “那就再去查!”白敬尧随口道。

    “是!是!”仆人如释重负,慌忙走了下去。

    “你认为李朝阳现在去m国干什么?”白敬尧问。

    白浩然心里一动,道:“爷爷知道那老人是谁?”

    “江献武的哥哥江献文,除了那老东西,有谁能跟李朝阳走在一起,这老东西来了倒不好办了!”白敬尧低声自语。

    “江献文,不就是一个老人,而且在上京市孙儿都未听说过他,怎么爷爷好像对他有些忌惮!”白浩然聪明至极,第一时间就问。

    “确实只是一个老人,但咱们z国最有权利的老人是谁,你应该知道!”

    白浩然心里一惊,顿时联想到刚退下去不久的那位。

    “难道是他!可是这又跟江献文有什么关系!”

    “这个就连我都不清楚,只知道他们之间关系不俗!你以后记着这层关系就行了,他要去m国,你说是为什么,一个老人就算是要旅游,也不该赶到这时候去,除非……”

    “除非是消失了几个月的江宁在m国!”白浩然接腔道。

    白敬尧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这件事你也知道该怎么办?派人去m国见机行事,记着千万别留下一点痕迹!”

    白浩然点了点头:“爷爷放心!”

    “对了,我听说韩家跟江家好像有些过节,这件事你也cāo点心,对手的对手就是朋友,帮我安排一下,有时间我请韩家家主喝茶!”

    “是,爷爷!”

    ……

    白韩孙,上京三大家族,韩家作为能跟白家跟孙家并列的家族,虽然势力远远不及,但也是不容小觑,而且韩家最特殊的是这个家族目前是z国唯一的一个古武家族,这唯一的特殊xìng,才让韩家勉强挤进三大家族之列。

    夏季炎暑,韩家却yīn凉郁森,阳光全被到处载满的大树给挡在了韩家之外,地下是青砖,房顶是绿瓦,到处是一片古风,盎然生机。

    院落中,两人正在喝茶,其中一人四十多岁的样子,身材健壮,丝毫不见老态,穿着一神唐装,看上去神jīng气足,体型虽然不是特别壮硕,但却莫名给人一种压力,若是江宁在这的话,可能一眼就会认出来,这中年男人正是当初在竞技场曾经大意败给江宁的韩延顺。

    “父亲,白敬尧明天请我做客,您说是什么意思?咱们和白家无论商场或者是官场,都从未有过交集,在这当口,肯定是有什么目的!”韩延顺问对面的老人。

    被他称作父亲的老人看上去已经有七十岁,头发雪白,体型微胖,一双眼睛微微眯起,满脸的富态,若不是看他如幼儿一般粉嫩的双手,无论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通老人,但这老人确实是z国公认的第一高手,无论是民间或者官方,没有不认同之人,能将碎玉手练至化境,由外耳内的境界,整个韩家历史上也只有两人,其中就有这个叫韩逸夫的老人。

    韩逸夫笑眯眯的看了看韩延顺道:“家我早就交给你了,我老头子现在只修身养xìng,你把我叫出来是为了这种事情,我可不高兴!”

    “父亲,你也知道我习武资质还行,对于政界一窍不通,您要是真放心交给我,韩家在这一代没落了您可别怪我!”韩延顺无奈瞪了韩逸夫一眼,韩逸夫是出了名的豁达脾气,否则也不会在韩延顺只有二十多岁的时候就把韩家完完全全交给了他。

    “有事去找老三商量,他脑子好使!”韩逸夫丝毫不理会韩延顺的话,自顾自喝茶,眼睛还东张西望,喃喃自语道:“玲珑这丫头还不回来,说了今天给我带三道口的烧鸡,可别给忘了!”

    韩延顺彻底无语,知道指望不上他了,只好准备等会打电话给老三,刚要离去,却听韩逸夫忽然道:“对了,上次将你打伤的那小子找到没,找到的话带他来这里我见识一下,竟然能打伤你,还是年轻人,简直不可思议!”

    韩延顺脸一沉,道:“提他干什么,几个月没消息,谁知道是不是还活着,这么敏感的身份!”

    韩逸夫心里好笑,咳了一声,严肃道:“咱们韩家是武术世家,碰到武术高手自然就要取其所长,整个z国能打败你的屈指可数吧!而且那小子还这么年轻,难道江献武那老头有这么优秀的后人?”

    韩延顺脸sè更加不好,作为一代家主,被一个年轻小子打伤绝对是没什么面子的,。

    正说着,忽然从门外走进来两个年轻的男女,看上去都比较年轻,其中女孩手里还提着一袋东西,显然是吃的。

    “乖孙女,快,爷爷这一天没见你,净惦记你了!”韩逸夫一见那女孩,顿时笑着招呼。

    女孩大概二十二三岁,气质干净,容颜清丽,虽不是绝sè惊艳那种女孩,但整个人浑身上下有一种让人亲近的气质,干净而纯澈,这种气质在这个喧嚣的社会里几乎已经绝迹无存,但这女孩却保持的完完整整。

    韩玲珑一笑,走上几步,随手把手里烧鸡递了过去道:“忘不了爷爷的东西!”说完便站在韩逸夫身后帮韩逸夫轻轻捏着肩膀,最少顽皮道:“爷爷在跟爸爸说什么,看爸爸脸sè难看的!”

    韩延顺脸sè本来沉着,但见了韩玲珑这个韩家掌上明珠,顿时心情有些好转。

    “我在问上次将你爸爸打伤的那小子,哪知道你爸爸脸皮薄,不想跟我谈!”韩逸夫笑道。

    “那小子找到了,在哪,等会我和哥哥去教训他,敢打伤我爸爸!”韩玲珑脸sè一变道。

    “江宁来上京了?”这时身后一直没吭声的年轻男人忽然说话道,男人大概也就二十五六岁,看上去颇为英俊,正是当初在江北市跟江宁交手的韩敬军,自从从江北市回来,韩敬军便一直记着江北市的侮辱。

    韩延顺冷眼看了韩敬军道:“他就算在江北市你又能如何?论身份人家不比你低,论身手在江北便是人家手下败将,怎么?还要去丢人现眼!”韩延顺对这个儿子并不怎么满意,当初韩敬军为了易青青,单枪匹马跟到了江北市,已经让这对父子的关系降到了冰点。

    “我!”韩敬军脸上一阵不服,但并未说话,只是冷冷的退开一步。

    “爸爸,别再斥责哥哥了!”韩玲珑见状连忙装作一脸可怜的看着韩延顺。

    韩延顺心里一软道:“好了好了,我反正在你们心里也不受欢迎,我这就走!”

    韩玲珑转身又去劝慰韩敬军道:“哥,你也别生爸爸的气了,你也知道他最好面子,当初你不顾一切的跟易青青去江北市,已经碰到了他底线,你平时说话软些,还是有缓和的余地的!”

    “你妹妹说的没错,一家人就要有一家人的样子!”韩逸夫出奇严肃的看着韩敬军道。

    韩敬军对韩逸夫倒是一点不敢造次,连忙道:“是,爷爷!”

    “对了,爷爷,当初将父亲打伤那个江宁是不是真来上京了,若是来的话爷爷一定要教训他!”韩玲珑对江宁印象不可谓不坏,当初自己父亲跟哥哥从上京市回来之后家中气氛一度不好,特别是韩敬军,每rì习武几乎疯了一样。

    “好了,人家爷爷刚刚去世,就算来了上京,你们也最好别去惹人家,等事情缓一阵再说!这是人道。”韩逸夫瞪了眼韩玲珑道。

    韩玲珑脸上一红,道:“爷爷,我也只是说着玩玩,瞧你这么严肃!”

    韩逸夫笑道:“好了,是爷爷错了,走!陪爷爷下几盘棋!”

    “好滴!”

    ps:今天无意搜了一下温香软玉这本书,得出的结论让我有些纠结,很多盗版网站的点击甚至比纵横本网站的点击都要高,而且很多读者甚至不知道正版网站在哪?这无疑是一种讽刺!

    我本来就不是贪心的人,而且断更了这么久,订阅减少了三分之二,收藏掉了四分之一,哪怕成绩落到了哪个地步,我都不好意思再求什么?但有些话不吐不快。如果不说的话,对这本书的读者对网站甚至对我自己都是不负责任的。

    所以我要说:“请那些看盗版的人来《纵横中文网》来看正版行吗?跟可爱的纵横付费用户一起来看正版。就算不订阅,至少知道你在盗版看的书是从哪个网站流出去的,明明白白,多好!如果你不知道正版在哪的话请百度搜索然后再搜索这本书,就这么简单,而且你在盗版网站就算怎么等更新,怎么评论,作者都是不知道的,多浪费感情,你们说呢?”

    最后再谢谢纵然我断更这么严重的时候都依然在订阅着这本书的可爱读者,我以后只能用更新来回报你们!我之前断更的厉害,虽然有原因,但是大家肯定不愿意听,所以我就不说。而且断更很伤人品,这点我也清楚,所以我决定重新更新这本书的时候就想过,以后不会断断续续了,写就写完,写好,态度一定要放平!哪怕这几天的更新都是凌晨写出来的,我还是会继续。另外这本书最少会写到两百万字,请大家拭目以待。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0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