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二十八章 出乎预料

    叶孤心的心同时也像是被狠狠撞了一下,江宁倒下的那一刻,让她的梦想彻底破碎,没有什么是比这个更加残忍的,即将到手的成功,却是镜花水月。

    连雪山獒似乎都感受到了叶孤心的那种情绪,呜呜低声叫个不停。

    “咳咳咳!”李弓藏挣扎的爬起来,走向江宁,脸上看不到半分希望,像是一个将死之人,克鲁大赛的冠军对他而言,无疑是难以逾越的心魔。

    江宁浑身是血,李弓藏手忙脚乱的撕下自己衣服,不管不顾的捂住江宁上身流血处。

    库尔怜悯的看着江宁,心里暗暗可惜,这本来是一个武学奇才,却是陨落在了这里。

    “勇敢的各位拳手,现在还有没有人能站起来!”艾斯克鲁双手平托,脸上挂满笑容,似乎现在只有库尔还站在克鲁竞技场之内

    库尔!

    库尔!

    库尔……

    观众自发的呼喊起来。

    结局似乎已经再明显不过,只有一个库尔还是完完整整站立的,至少此时只有他是站着的。

    “既然结局已经再明显不过,那么我现在就宣布,这一届的克鲁勇士,仍然是……”艾斯·克鲁,卖了个关子,意味深长的看着库尔。

    库尔心里兴奋,第二次连任克鲁勇士,这在历史上也只有一人而已。

    他此时无比兴奋的竖起耳朵,想听到从艾斯克鲁口中喊出库尔两个字。

    观众也安静下来,事情似乎已经是落幕了,那下一看点就是看库尔肯不肯当场拍卖那把价值连城的匕首。

    但就在这时,任何人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早就已经倒下的金泰铭忽然从地上一跃而起,快到难以置信朝库尔扑了过去。

    而另一方向,也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白人如闪电一般朝库尔袭击而至,速度竟是隐然比金泰铭还来的快些。

    “啊!”观众同时惊呼起来,如此变故,谁都未料到。

    而倒霉的库尔此时正挥动双手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荣誉,却没想到自己会同时遭到两大高手一齐进攻,他想要躲过去,只是体力再也不允许,而注意到了那白人长相之后,库尔忽然暴怒一声,使出最后全部的力量,死死抱住了那突然从拳手中跳出来的白人高手,看上去似乎是认识这人。

    金泰铭重重一击毫无悬念的落在了库尔身上,库尔顿时一口血喷了出来,喷了那白人一头一脸。

    白人眼神一厉,屈肘就朝库尔脑袋砸去,显然对库尔的绞肉机称呼隐约顾忌。

    一肘一肘尽皆砸实,血花四溅。

    库尔脸sè狰狞,只是死死抱住那白人。

    金泰铭未料到有人会同自己一起出手,但此时已经顾不了这么多,见机会千载难逢,身子稍顿,即刻就朝白人攻击。

    此时白人想要脱身,怎奈库尔实在是爆发了生命的潜能困住自己,眼见金泰铭攻击而至,顿时心里着急,更加疯狂的攻击库尔。

    库尔此时脑袋已经垂下,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只是他手臂却依然箍住了白人,一代凶名不虚传。

    危急时刻,只见那白人忽然迅速转身,将库尔挡在了身前,这已经是最佳的方法。

    金泰铭攻势未减,重重的又打在了库尔身上,库尔本身已经有两百多斤,再加上白人体重,将近四百斤的重量被金泰铭一脚竟然踢出了一米远近。

    清脆的骨裂声响起,显然没有任何防备意识的库尔死了都不能安分,而那白人虽然由库尔挡下了攻击,但是金泰铭这一招奇重无比,他也是不能幸免的被波及,嘴角已经有鲜血溢出。

    不过值此机会,他迅速拜托了库尔的纠缠,总算脱了身。

    众人这才看清这白人长相,他身高大约一米九左右,身体也是较为健硕,高鼻棕瞳,很明显的一副m国人特征,只是被库尔喷了一脸鲜血,此时看上去有些狼狈不堪,而且受了金泰铭一招攻击,受伤不轻。

    金泰铭剧烈喘息,江宁那一下没废了他,只是他也伤的不轻,本意将计就计,谁曾想竟然冒出来一个看不出来历的高手,这变故让金泰铭悔的肠子都青了,若是再晚出来一会,再趁机偷袭,那么把握就大的很了。

    “既然你出来送死,那我就成全你!”白人显然傲气至极,金泰铭这等人物都好像被他说的能随意解决一般。

    金泰铭宗师身份,怎么能容忍如此轻狂的挑衅,虽然身体不支,但狭路相逢,若是自己退缩了,那可是真的死无葬身之地,况且他也对自己身手自信的很。

    金泰铭的伤势让他注定只能速战速决,也不在废话,顿时上手就是最凌厉的拳法。

    那白人眼神不屑,等金泰铭靠近之时,才身子骤然靠近金泰铭,手臂如穿花一般打向金泰铭脸部,脚下有节奏的晃动,让人眼花缭乱。

    呼呼风声让金泰铭心里吃惊,这人拳术极快,有些西洋拳击的影子,但又加入了很多陌生的元素,想着,腰部已经被对方狠狠来了一下,剧痛让他心里有些退意,不说自己受伤在前,就算不受伤,自己怕也未必是他对手,这人是什么来头,为什么没听说过他?

    众人见事情又现高cháo,顿时再度兴致勃勃观看起来,显然库尔的死并没能让这些人放在心上,人情冷淡,此时尽致。

    艾斯·克鲁眼神诡异,似乎对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稀奇。

    叶孤心也已经没有任何兴致观看比赛,江宁倒下之时,就是她心死之时,虽然她想杀江宁,但那时要等到江宁拿了克鲁勇士之后,一前一后,何止万里!

    金泰铭体力渐渐不支,而且面对对方招招致命的招式,金泰铭也已经心生怯意,他本来不致如此,只是竞技场带给他的震撼太大,而且心机用尽还是中途出现如此变故,让他心灰意冷!

    杀了他!

    ……

    观众并不认识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拳手,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种族的立场,显然,m国人虐韩国人,也是他们乐意看到的。

    白人丝毫不为观众影响,只是一招招尽数打在金泰铭身上,丝毫不乱,显然无论心xìng或者是身手都是极为出sè的存在。

    “朝阳,你跟这人比起来如何?”李朝阳心里正震惊这人拳法,忽然听到江献文问话,他虽然奇怪江献文此时为什么还有心情说这种话,但还是老实回答道:“说不好,这人明显比未受伤之时的库尔等人都要高一个层次,若是我对上他的话,只能有五分把握!”

    江献文眼神里悲痛暂时隐去,这是在白人跟金泰铭一齐攻击库尔之时江献文才发生的变化,李朝阳没有注意到。

    “噗噗噗噗!”接连四拳,彻底点燃了观众,金泰铭接连后退,脸sè苍白。

    “我认输!”金泰铭忽然不可思议的说,他此时脸sè苍白,确实已经无再战之力,但这句认输一说出口,他在韩国将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众所周知,在竞技场这种地方说出认输的话究竟有多不可思议。

    嘘!

    观众闻之嘘声一片,这种场合说出这种话,无疑是最为没有力度的。

    “认输!”白人显然不以为然,他身上伤势就是金泰铭所造就,已经多久没被人打伤了,白人舔了舔嘴唇想。嘲讽的看了金泰铭一眼道:“在我眼里只有死人才会认输!”说完半点不犹豫,朝金泰铭发动更猛烈的攻击。

    金泰铭脸sè一变,想不到对方如此狠辣,心里一狠,就算自己死了也绝对不让对方好过。眼见对方直取自己要害,金泰铭忽然露齿一笑,每个他这种级别的人都有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招,更何况是置之死地而无生,既然对方存心要自己xìng命,金泰铭怎么会让对方好过半分。

    白人心里嘲笑金泰铭的不自量力,连库尔这种狠人都被自己杀了,这人又能好到哪里,这是白人心里的傲气,只是他忽略了一点,金泰铭在未受伤前,虽说不一定能赶上库尔,但至少也是半斤八两的。

    白人眼看自己腿部就要踢爆对方脑袋,不由将速度又加快了一分,想迅速解决对方,然后让战斗落幕。

    “啪!”没有出乎自己预料,腿部毫无悬念的落在了金泰铭脑门上,脚下一重,白人已经知道金泰铭必死无疑,心里稍一放松,忽然感觉风声临近,金泰铭的腿竟然不可思议的弹跳起来,力度如刀。

    这是任何人都感觉有些诡异的事情,金泰铭明明已经被击中大脑,就算再厉害的人物都要倒下,而他竟然还能垂死一击,真真不可思议。

    “湘南弹腿!”江献文奇怪的看着金泰铭,想不到这个韩国人竟然会z国很有名的一路腿法,而他使出的这一式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但确实就是湘南腿。

    “啊!”白人一声惨叫,杀死金泰铭的同时,整个人也倒飞了出去,摔在了地上,胸骨断裂的疼痛让他眼神像是一条毒蛇,他想不到金泰铭临死的时候还yīn了他一下,这让他不由的爬起来,蹒跚着走向金泰铭。

    “该死的韩国人,死了老子都不放过你!”嘴中yīn狠的骂完,脚上重重朝着金泰铭头颅踩了下去。

    金泰铭毫无知觉,自然是不可能再让开了。

    “喂,你妈有没有教过你死者为大!”白人本来发泄着自己无端的情绪,但身后一个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他心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胸骨断裂,此时能挣扎走动已经极为勉强,若是再战,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你!你怎么可能还活着,贾斯汀明明已经shè穿了你的胸部!”白人飞速防备转身,眼光到处,正看到刚才明明已经中枪的东方年轻人站了起来,看向自己的目光出奇的冰冷,白人心里一紧,顿时脱口而出。

    “克鲁先生,您听清楚了,这是不是作弊?”江宁忽然看向艾斯克鲁。

    艾斯·克鲁从看到江宁站起来的时候,眼神就有极大的变化,此时听到对方问话,脸上僵硬的笑了笑,道:“将安道尔从竞技笼里压出来,按照规矩执行惩罚!”

    江宁却轻轻挥手道:“艾斯先生不用麻烦,这种垃圾交给我就行了!”说完跟不不看艾斯·克鲁有些复杂的眼神,直接随手卡住了白人喉咙轻声道:“原来你叫安道尔!”说完毫不犹豫的捏碎了安道尔的喉咙,像是丢一个垃圾一般将他丢开。

    场中直到此时才开始议论起来,这一届的克鲁竞技怕是最为jīng彩的一届,里面充满了未知,但也充满了刺激,而这其中的一切都少不了一个东方年轻人的身影,这一届的克鲁竞技注定会被人记住很久很久。

    叶孤心握紧了拳头,看着场中气质宛若重生一般的江宁,心里出奇的没了杀意,毕竟这人关键时刻给了这样一个大的惊喜。

    李弓藏勉强笑出声来,但顿时就被呛得没办法继续。

    江献文眼睛里噙着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他中途有杀光这里所有人来为江宁陪葬的冲动,但是他注意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江宁的姿势,除了江献文,没人能说能把江宁了解的如此透彻,江宁的姿势正是他小时候习惯睡觉的姿势,而一个人若是死了,又怎么可能会保持那种姿势。

    “好,好啊!这孩子真是让人惊喜,看来我这些年竟瞎cāo心了,原来这孩子比我这个老头子还强!”江献文喃喃自语,江献武的死,加上江宁刚才的突然变故,将他心防已经彻底击垮,他再也不是那个淡然潇洒运筹帷幄的老头,而是一个普通老人。

    李朝阳眼神一亮,他早就有过一个想法,如今看来,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这种勾心斗角,惊心动魄的竞技场,竟然被他玩了个透彻。

    “场主,现在的克鲁勇士可以宣布了吗?”江宁毫不客气的看着艾斯·克鲁,竞技场的一切能如此cāo纵自如的除了艾斯·克鲁,江宁想不出一个还能导演这一切的人,他其实早就预料到了后面的变故,所以他偷袭金泰铭的时候,明明能杀了金泰铭,却只是让他受了不轻不重的伤,而金泰铭也是配合,真的倒下就不起来。只是江宁没想到对方如此肆无忌惮,用枪而已,在攻击库尔之时,江宁就已经从库尔的眼睛里看到不对,他虚张声势废话良久,就是在想对策,所以当枪声响起来之时,他是出了江献文之外第二个听到枪声的人,所以他稍微挪了挪身子,让子弹穿过了肩膀,造成击中心脏的假象。

    “我实在太佩服您了!”艾斯·克鲁,忽然看着江宁笑了,只是这笑容让人怎么都想不到友善,没人知道,刚才死的白人是他在m国突击队服役之时多年的战友兼副手,但江宁却是丝毫不给面子的杀了他。

    “怎么,克鲁先生还不打开竞技笼?我可怕再有子弹shè入,到时我怕是真的死在这里!”江宁自嘲式的发言让人看向艾斯·克鲁的眼神都有些怪异,是啊!如果不是这年轻人提醒,大家好像都忘了子弹是在竞技场内shè出来的,而且艾斯·克鲁也并没采取什么通缉凶手的措施,显然是有猫腻的,而且这年轻人的风度也让大多数人对他有了个新的认识,原来竞技场中之人并不只是单纯的拳手,还有江宁这种充满东方魅力的人物。

    艾斯·克鲁眼见自己成了焦点,心里几乎愤怒的快要爆炸,他本来是挺喜欢江宁的,只是隐隐透漏出的合作意向被江宁毫不犹豫的推开,所以他才会忍痛除掉江宁,但现在看来,主导这一切的是他艾斯·克鲁,但卒子却已经过了楚河!

    ps:再来一章!今天还会有一章,也算是个小小爆发。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0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