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500???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二十九章 离开竞技

    “打开竞技笼!”

    艾斯克鲁声音隐约有颤抖,只是细微的没人能听出来。

    竞技笼门在吱呀吱呀声中打开,江宁举起双手,像是发泄什么一般,观众同时间报以最热烈的掌声,有些时候可以让人忘却国籍,江宁现在尽情享受胜利之时的表现,让人很难反感。

    江献文眼神温和的看着江宁,他这趟算是白来了,他相信就算没有自己,江宁仍然能自己抗下任何事情,直到此时,江献文才真正感慨,江宁已经长大,而自己却是不知不觉已然白了头发。

    “江老有一个好孙子!”李朝阳由衷道。

    见李朝阳神sè异样,江献文自然知道他心里想法,随口道:“你们小辈之间的事情,我这个老头子是懒得管了,更何况从今天开始,我就能真正放手了,只要宁儿愿意进你们特战队,我无所谓!”

    “伯父说的是真的?”李朝阳xìng格并不算外向,但听到江献文如此说话还是忍不住有些惊喜。

    江献文笑着摇头,道:“别多说了,一会场面有些乱,咱们等会靠近宁儿些,也好有些照应!”

    李朝阳点头赞同。

    竞技总算是结束,观众都是有些意犹未尽,但是颁奖仪式即将进行,大家并没有要离场的意思,毕竟还有一把重量级的匕首在哪里,若是江宁肯卖,也是一大热闹。

    竞技笼打开之后,进去了几十个保安,开始清理竞技笼。这些人有死的,会派发一比抚恤金,若是重伤的,可能会被这些保安看不顺眼随手就给弄死,当然有轻伤,却因为受不了这场面,再不敢站起来的人?竞技场同样大方,会狠狠的将他们赶出竞技场。

    清理有条不紊的在进行着,霎时间竞技场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除了空中还漂浮着的血腥味,让人几乎不敢相信这里刚才还是个人间地狱。

    江宁亲眼目睹了竞技场效率,虽然脸上不动声sè,但心里却隐隐有些担忧,这次是将艾斯克鲁得罪死了,不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麻烦!

    叶孤心见江宁跟李弓藏从里面出来,顿时走了过来。

    江宁看到叶孤心,难得没说话,反而低下头逗弄着雪山獒,将雪山獒给惹得不时低声怒吼jǐng告,江宁却不怕它,不时拍打着雪山獒硕大头颅,毛茸茸的,让人很有破坏yù望。

    “一会你知道该怎么做!”叶孤心冷声道,眼神中虽仍有杀意,却也多了几分犹豫,她不是一块铁石,江宁帮她完成了家族信仰,虽然是在她逼迫下完成的,但确确实实没让自己失望。

    “这个我自然知道,只是不知道夫人还会不会杀我?”江宁抬头看着叶孤心,角度不同,由于江宁蹲着身子,更能领略叶孤心身材,完美无缺,似乎也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

    叶孤心道:“你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机会!”

    江宁却道:“我有,至少我在这里才更有发言权,不信的话夫人可以试试!”江宁毫不让步,显然想将自己后来解决,否则刚出了地狱,却又掉进了陷阱,想想未免太不划算。

    “你!”叶孤心脸上一黑,看着江宁的眼神几乎要将他凌迟处死,不过江宁一点不惧,道:“夫人,你的目的无非就是那把匕首,而我的目的则是活着,大家彼此谁都不欠谁什么,夫人何必想不通,非得要我xìng命!”

    叶孤心脸上青红不定,江宁显然拿准了她言出必践的风格,所以才在此前要挟,虽然有些无耻,但却是常理之内。

    “夫人,不如大家相安无事!”李弓藏在一旁虚弱的小声说了一句,这大概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自己的主张。

    “混账,夫人怎么做也用你来教!”李藏锋一掌朝李弓藏打了过去,半路却被江宁抓住。

    两人手僵持在半空,半响才各自松开。

    李藏锋眼神微变,刚才将人抓住他手之时,两人其实有过简单的较量,但江宁手劲似乎还胜他一筹!

    “回国之前我不动你,回过之后咱们另算,你对我的,我这辈子都记着!”叶孤心忽然走到江宁身边低声道。

    江宁被她yīn冷的声音刺激了一下,双眼轻佻的看着叶孤心,嘴上却如寒霜一般,道:“我也告诉你,你若是再动我身边人一个毫毛,咱们之间就是彻彻底底的死敌,不择手段的死敌!”

    叶孤心脸sè微变,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李弓藏临走之时看了江宁一眼,道:“回上京我请你喝酒!”说完咧嘴一笑,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江宁微笑,李弓藏这人显然经过这一场战斗,人被打傻了,这种平常不可能从他嘴中说出来的话都说出来了!

    “先生女士们,下面咱们就进行最后本届克鲁竞技的最后一项,为获胜拳手颁奖!”这次说话的是一个司仪,艾斯克鲁不知道为何,站在了一旁没有主持。

    “嗨,小帅哥,不如今晚一起喝一杯如何?”有一个风情万种的金发女郎调戏江宁。

    江宁打了个ok的手势,却并没有任何表示,甚至于连女人容貌都未看清。

    女郎却是以为江宁同意了,顿时双眼发亮。

    旁边的几个女人有些妒忌,酸道:“艾丽,你不怕你男朋友知道你约会别人,而杀了那小帅哥!”

    “朱亚,你不说的话,又有谁会知道呢?再说连艾斯场主都对付不了的人,我可不相信那头猪能对付!”被称作艾丽的女人反声讽刺。

    不过这一切都与江宁无关,因为他已经走到了万众瞩目的竞技场中心,中心有一个宽大豪华的桌子,那里坐着艾斯克鲁,就是用来颁奖的地方。

    “这是全世界选手都渴望得到的荣誉,勇士勋章!”艾斯克鲁平静的看着江宁,将桌子上唯一的一枚勋章递给了江宁。

    江宁知道艾斯克鲁大约恨自己已经到了极致,所以他也懒得留任何面子,随手就将这枚代表着地下拳手最高荣誉的奖项放在了裤袋里。

    艾斯克鲁眼神中不知不觉布满杀意,淡声道:“你确定你现在行为可行?”

    江宁根本不跟艾斯克鲁对视,笑道:“我只知道有东西自然要放进口袋,难道场主还要我拿着勋章进行三拜九叩!”

    艾斯克鲁手扶在桌角之上,江宁话音落,就听咯吱咯吱的怪异声音从艾斯克鲁手中响了起来,就见这张厚实的桌子一角已经碎屑纷纷落地,看上去有些惊心动魄。

    江宁心里惊异艾斯克鲁的手劲,但并不吭声,静待艾斯克鲁依次发奖。

    “克鲁先生,您要知道时间就是金钱,您在磨蹭什么?”有人不满如此等待,不由催促。

    艾斯克鲁看了发言人一眼,顿了一下道:“这是十亿美金,是这里的观众们赞助的,你可能要发表一些感言!”

    江宁看了眼刚才发言的那个外国人,只是一个长圆了的胖子,但却是敢对艾斯克鲁如此说话,艾斯克鲁还丝毫没脾气,想想就知道这胖子不是凡人。

    江宁接过支票,随口用中式英文道:“谢谢各位先生打赏,小弟不客气了!”

    艾斯克鲁顿感一阵荒唐,江宁这种如此不拿克鲁竞技场当回事的人他从未见过,而且他种种言行,已经让艾斯克鲁即将压抑不住自己杀心。

    江宁似乎也感觉到了艾斯克鲁情绪上的变化,隐隐脚下呈一字形状,万一惹恼了艾斯克鲁,江宁能想象自己绝对是走不出去的,仅凭一个艾斯克鲁,江宁就没半分胜算。

    只是这种场合,艾斯克鲁如果不是到一定程度,根本就不会动手,所给江宁的错觉完全就是给江宁压力。

    “你不用太过紧张,因为我就算对你下手的话也只能是以后,懂吗?”艾斯克鲁脸上似笑非笑,隐隐有威胁。

    说完拿起那把匕首,反复打量了几眼,道:“你应该知道,这匕首,你若是不拍卖的话可能会得罪无数人,至于你出了竞技场之后还能不能继续出m国,这个我就不保证了!”

    “这个是我自己的事情,就不劳克鲁先生cāo心了!”江宁如是说。

    说完一把接过艾斯克鲁手中的匕首,这才细细打量,这把匕首刚才在大屏幕中江宁已经看个大概,但真正拿到手中,江宁才吃惊的发现,这匕首比起一般的匕首来,竟然重了不止一点半点,恐怕重了一倍多,而且入手冰凉,那种触感竟然让人身心感觉舒适,江宁只是刚刚拿下,就喜欢上了这把匕首。

    江宁沉迷片刻,瞬间就强忍着把玩的yù望振作起来jīng神,因为从匕首到他手中的一瞬间,周围所有火热的目光已经集中到了他身上,有贪婪,有兴趣,不一而足,但确实让江宁心里发沉,他最怕的一件事情就是成为众矢之的的,而且这帮观众比艾斯克鲁权利大的都隐然有几个。

    叶孤心见江宁拿到匕首,顿时吩咐他所有的手下全部朝江宁靠拢,以免出意外。

    江献文看到江宁拿的那把匕首,眼神一变,道:“这匕首已经消失了不知多少年,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李朝阳诧异看着江献文,他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能让江献文情绪波动如此之大。

    江献文脸sè变得凝重,他想不到竞技场赛事只是小事情,大事情是匕首落在了他们手中,以这把匕首的价值,他们一路上怕是麻烦大了。

    “拍卖,拍卖!”见江宁拿到匕首,不知谁在哪里喊了一声,渐渐的,声音变成了音浪,所有矛头直指江宁。

    江宁现在才知道,艾斯克鲁究竟用心是什么,他怕是从未想到过江宁能拿到匕首,而无论是之前的库尔,或者是那个被江宁杀掉的白人,亦或者是那个狙击手,只是艾斯克鲁自己都没想到,江宁会是最大的变故。

    叶孤心得到这把匕首心切,之前就已经想到这种场面,她对艾斯克鲁早就表明了身份,所以她相信艾斯克鲁明面上绝对不敢对自己如何,所以她们只需要暗中防备即可,而且她已经有一套完整运送这匕首回z国的方案,所以只要江宁能抗住压力将匕首带出去,那么她就能送回z国。

    江宁拿着匕首,像是完全没听到这帮贵族观众的声音,走到话筒前道:“这匕首我会带回属于它呆的地方,得罪各位,真是抱歉!”

    他在嘈杂的声音中出声,也不管有人听不听的到,只是自顾自说话。

    “玩什么花样,年轻人,这把匕首你必须拍卖!”人群渐渐安静,有人霸道出声。

    江宁毫不理会别人,继续道:“所以,我得走了。谁都不敢保证,我再呆在这里会不会被大家给用眼光杀死!”

    江宁说完从演讲台走下来,紧接着跟叶孤心对视一眼,就转身朝出口走去。

    “不准走!”江宁刚走动几步,就有人走了出来挡住了江宁的去路。

    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m国男人,他此时脸上笑意盈盈,像是用最无所谓的态度说出了一句最无耻的话。

    “No,要我再说一遍吗?”江宁强忍住动手的yù望,斩钉截铁!说完往旁边站了站,要从他身边走过去。

    这m国人被彻底无视,当下眼神一冷,伸手抓向江宁肩头,速度竟然奇快:“年轻人,太过傲气可不好!”

    江宁一动不动,似乎毫无所觉,眼看这m国人就要抓住江宁,半途中忽然一只大手探了出来,轻轻支住了这m国人的手。

    “克墨将军,如此未免太没有风度!”

    这只大手的主人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他脸sè刚正,神情稳健,看上去给人一种莫名的稳重感。

    而江宁心里也惊了一下,这男人嘴中的克墨将军,江宁倒是没怎么在意,关键是他全力防备,而这个中年男人竟然毫无所觉的来到了他身边。

    克墨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抓住手,本来正要生气,只是注意到抓住他手的人是谁之后,不由脸上大喜道:“朝阳兄,是你!”

    李朝阳微笑点头道:“几年不见,克墨先生可是脾气越来越暴躁了,这人是我小兄弟,克墨先生能不能给个面子!”

    江宁心里正jǐng惕这人是敌是友,听到两人客套才吃了一惊,这人竟然就是李朝阳,特战队的真正队长李朝阳,也难怪,除了他,又有谁能靠近江宁而让江宁毫无所觉,这不只是身手的问题,更是一种职业,只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宁儿!”江宁正思索间,就听一个声音从江宁背后响了起来。

    江宁心里一颤,顿时回头看去,入眼间一个老人正温和的看着他,黑白夹杂的头发跟柔和的眼神无论是那一种熟悉,都让江宁心里一酸。

    这眼神,江宁不知道有多么熟悉,一如小时候一般没有变化,所变化的只是江献文的满头黑发变得黑白相交了!

    江宁从小在江献文身边长大,那份孺慕之情极少有人能够了解,就算是出来独自闯荡常年不见,江宁对江献文的感情非但没有薄弱,反而是变得更加厚重。

    “爷爷!”江宁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无论怎么想,都不会想到江献文会出现在这里,这是什么场合?这是一个只能自己承受而不能让家人进入的场合,如今突然看到江献文,彻底击垮了江宁情绪,他似乎想到江献文诺大年龄,千里迢迢赶来的情形。

    男儿有泪,却不会无端释放,只是到不受控制之时,就会彻底崩坏,难以止息。

    紧走两步,江宁重重的抱住了老人,眼泪在一瞬间就毫无顾忌的跑了出来,江宁并不去擦,任由眼泪尽数落在江献文身上。

    江献文充满慈爱,眼泪却也早已经在眼中游荡,从江宁抱过来的那一刻彻底落了下来。

    叶孤心自然看到了江献文跟江宁,微微侧过了目光,这是叶孤心所不能承受的亲情,也是她这辈子没体会过的东西。

    “好了,咱们爷俩也该出去了,朝阳应该打点的差不多了,更何况特战队作为z国的王牌战队,这些人只要知道他身份,多少都会有些顾忌,夜长梦多,先出去才是真的!”江献文拍了拍江宁背部,然后看了四周一眼道。

    江宁随意在眼上抹了下,跟着李朝阳慢慢往外走去,手上搀住江献文,就像是照顾普通老人一样细心,江献文知道他现在心情复杂,只是轻微摸了摸江宁脑袋,随他如何。

    ps:这一章有五千字,今天差不多更新了一万三千字左右了,也算是个小小爆发,大家看书愉快!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