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三十章 波折不断,

    几人依次在别有用心注视下出了竞技场。

    在里面灯光一直明亮如洗,并没有白天黑夜之分,但出了竞技场之后,众人才忽然发觉,黑暗是如此的浓郁,哪怕是到处都是路灯霓虹,几人的眼睛依然难以避免的眯了眯。

    空气格外的好,江宁深深的吸了一口,有些甜丝丝的味道。

    “李朝阳,你帮我一个忙!回京后我会将人情还你。”叶孤心走了过来,双眼直直看着李朝阳,仿佛李朝阳是她的属下,说的如此自然。

    李朝阳摊手道:“叶夫人,忙本来我是可以帮的,但此行不同,所以无能为力!”他倒真不介意帮叶孤心的忙,只是他此行最重要的是跟着江献文,虽说以江献文武力并不用他保护,但这是原则。

    叶孤心脸sè微变,似乎未想到李朝阳会拒绝自己

    “丫头,老头子帮你怎么样?”叶孤心正要说话,背后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叶孤心这辈子怕也没听到过别人喊她“丫头”,而且她也并不反感江献文这么称呼,反而心里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只是常年的孤僻还是让她脸上严肃的转过身,看着江献文。

    江宁也奇怪的看着江献文,想不通他怎么会突然说这种话,在他心里,江献文显然不是多管闲事之人。

    “你……为什么帮我?”叶孤心生平怕是第一次结巴,她想称呼些什么,但到了嘴边又咽了进去,习惯,真是个难以逾越的障碍。

    “也不算帮吧,咱们就一起回上京市,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江献文道。

    江宁随手把匕首扔给叶孤心,道:“这你的东西,还给你!”江宁自然是尊重江献文的,他知道江献文无论怎么做,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所以也不说话,等江献文决定了之后他再执行。

    叶孤心第一次接触到这把匕首,晶莹的双手拿着匕首,心里竟然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原来这把匕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重要,而这么多年以来自己为了这把匕首丢弃了多少东西,又做过了多少事情,如今到手,反而无所适从。

    “夫人,咱们该走了!”李藏锋jǐng惕的看了眼四周,提醒道。

    叶孤心细心的收好匕首,整理了下情绪道:“机票订好了没有?”

    “好了,早上六点的!”李藏锋道。

    叶孤心看了下表,现在是凌晨三点,也就是说离登机时间还有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所有人都不会掉以轻心。

    “上车吧!去机场。”叶孤心看着司机开过来的车子对几人道。

    车子是奔驰商务,坐上五六个人显然轻轻松松,而且这车子无论玻璃或者是车子的金属,看上去都有些特殊,显然是特制的。

    几人坐定之后,车子缓缓朝机场驶去。

    车子里的人或多或少心里都轻松些,这里至少还有些安全感,异国他乡,实在是跟本国不同。

    车子缓缓驶出了十多公里,一直走的都是n市的大道,一路的相安无事并没让人安心,气氛反而更加诡异起来,让人难以平静。

    车子是特制的,仅仅副驾驶仓都有双人位,江宁跟叶孤心一起坐在前面。

    李朝阳江献文李藏锋几人坐在后面。

    “你说若是艾斯克鲁不想让咱们出n市,会用什么办法?”江宁忽然打破了车厢里的平静问道。

    李朝阳道:“我的身份特殊,明面上他们已经不可能用其它手段,所以只能在暗处来,但是车子四周我都检查过,没什么异样!”

    叶孤心道:“艾斯克鲁绝对不敢明面上做什么,就算暗处他都需要考虑国际影响力!”

    “宁儿怎么看?”江献文道。

    江宁皱眉道:“我始终有些奇怪的是这一路未免太顺畅,而且以艾斯克鲁在这里的实力来说,想扣下咱们几个异国他乡之人显然是轻而易举的,最简单的办法无非是用正儿八经的法律来拦下咱们,那样咱们就会被动了!

    车厢里安静了下来,显然江宁说的是艾斯克鲁最可能用的手段,也是最为有效的一个方法。

    “夫人,前面堵车了!”几人正在说话,司机忽然道。

    几人心里一愣,就见前方车队忽然变得像是龟爬,车子瞬间就拥堵在一起。

    “不是堵车,是jǐng方查车!”江宁冷冷道,如此巧合,实在很难让人心里不想别的。

    “夫人,不如咱们下车,从别的地方绕过去怎么样?”李藏锋道。

    叶孤心轻轻摇头:“咱们一走,反而是落入艾斯克鲁的陷阱,他恐怕正想咱们下车。”

    车厢里安静了下来,众人心里同时都有些憋闷的厉害,这种境地,以他们的身份,恐怕没人遇到过,而且看前面jǐng方车队不下十几辆,几人若是有什么异样,恐怕难以脱身。

    “静观其变吧!”江献文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让司机继续开车。

    “停车,接受检查!”到了近前,一个穿着jǐng服的年轻人挥动手臂,示意停车。

    “怎么办?”司机着急问道。

    “停下让他检查,如果实在迫不得已,大家也只能硬闯了!”江宁轻轻握紧了拳头,然后道。

    江献文点头赞同,好像以不变应万变才是现在唯一的方法。

    司机先是递出了特殊通行证,jǐng察果然不买账,非要所有人下车接受检查。

    几人无奈,只好下了车子,让jǐng察检查。

    这时上来几个人高马大的刑jǐng,开始四处在车子上乱翻,还有两个人钻进了车子,四周到处是拿着枪的jǐng察,阵容有些让人惊讶,恐怕就算是通缉国际罪犯的阵势也不过如此。

    这帮jǐng察为首的是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刑jǐng,此时正双眼紧盯着江宁几人,道:“请出示你们的身份证护照!”

    江宁双眼看着这jǐng察,克莱尔顿时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这眼神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但克莱尔心里忍不住打颤。

    “看……看什么看,你的护照!”克莱尔感觉丢人,顿时大叫了起来。

    等依次检查了以后,克莱尔才看着几个手下道:“有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几个jǐng察纷纷摇头。

    克莱尔脸上丝毫不惊讶,反而将眼神转到几人身上,道:“搜身!”

    “克莱尔长官,搜身这种事情未免过分!”李朝阳拿出证件递到了克莱尔脸上道。

    克莱尔随手将李朝阳的手拉了下来道:“不好意思,公事公办,不管什么身份都要接受检查,这次任务是市长大人下达的,若有疑问,可以跟市长大人交流!”

    李朝阳手指动了动,眼皮同时跳了跳,艾斯克鲁用这种方式拦住几人去路,已经惹怒了李朝阳。

    气氛霎时间变得很是严肃,两方人暂时僵持在了一起,作为叶孤心这种身份的人,明知道对方什么企图,哪里会坐以待毙,雪山獒已经呜呜低吟了起来,围在它身边的jǐng察见这狗如此凶悍,顿时后退了不止一步。

    “喂,怎么回事?”这时,后方一辆黑sè的吉普车子忽然停了下来,从里面下来了一位身材高大穿着军装的壮硕男人,这帮jǐng察见了这男人纷纷让开了一个地方。

    “克墨将军,麻烦你了!”李朝阳见这人到来,心里一松,顿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江宁也认出来了这个男人,正是在竞技场里不想让江宁离去的那个男人,知道他身份不简单,但江宁怎么都想不到克墨会在这种事情上出头,这种事情怕是一不小心就会惹火烧身,很多人恐怕都是唯恐避之不及。

    “我都不想参合进这趟浑水中,不过朝阳兄当初救过我的xìng命,这人情我怎么都得还!”克墨低声笑道。

    “几位给个面子,让他们检查一下如何?”克墨退开几步,然后面对江宁几人道。

    “可以!”叶孤心此时率先出口。

    几人跟着点头,顿时几个拿着各种仪器的jǐng察走了过来,开始在几人身上细致的扫描,当然负责检查叶孤心的人是一个女jǐng。

    “没什么东西!”克莱尔此时变得很乖,听手下人汇报结果虽然不甘心,但还是恭敬对克墨道:“将军,没发现什么?”

    “那我们可以走了吗?”司机问道。

    “放它们过去!”克墨一摆手,防护顿时打开,只见那辆奔驰商务一阵剧烈的声音,霎时间绝尘而去,像是示威一般。

    克墨看着车子远去,眼神渐渐变得复杂,没人有权利公然搜身,特别是面对叶孤心李朝阳这几个地位无比特殊的人。

    ……

    “克墨,你知道你放走了什么?那把匕首m国完全有能力将之分析透彻,那样咱们国家的单兵装配能力一定会更上一层楼!”竞技场中,艾斯克鲁不顾形象的咆哮,他跟克墨曾经是同学,所以并不需要保持什么形象。

    “尊敬的克鲁先生,请不要如此说话,你应该知道他们的身份,如果太过分的话国际纠纷是一定会发生的,而且咱们没权利搜他们的身,这是国际惯例。而且尊敬的克鲁先生,那把匕首好像是在你竞技场内流失的,当初你得到那把匕首之时为什么不直接交给国家,咱们分明在他们车上没找到任何金属制品,拿什么亢人家。”克墨淡淡回复艾斯克鲁道。

    艾斯克鲁手上青筋暴涨,双眼看着克墨道:“你是在怪我!”

    克墨道:“我只是在阐述事实!”

    “好了,这件事情我自己解决!”艾斯克鲁转身就走。

    克墨补充道:“艾斯,我想你还没有认清一个事实,那就是z国已经不是以前的z国,现在的z国完全不惧怕任何国家,所以请你做事之前三思,别做一些蠢事!”

    ……

    江宁看着叶孤心,叶孤心丝毫不理会江宁。

    李弓藏见江宁疑惑,解释道:“夫人来之前已经想好了各种应对方式,所以匕首是被一种特殊的朔胶膜缠住了,以现在的科技用技术手段是没办法查出来的!”

    江宁恍然大悟,嘴上不说,但心里却对叶孤心高看了一等,这种滴水不漏的思维着实恐怖。

    李藏锋无奈看着李弓藏,自己这弟弟自从从竞技场出来之后显然是变了一个人,要知道他以前绝对不可能如此随意的说话。

    叶孤心倒是未生气,她其实也很奇怪,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从江献文那声丫头过后,叶孤心自己都觉得自己似乎心里多了点东西,说不清道不明,但心境平和了很多。

    江宁倒是不后悔自己曾经对叶孤心做过什么事情,他心里有自己的一套审核标准,叶孤心曾经做过什么事情,自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现在他虽然不知道自己爷爷为什么对她如此友善,但这并不能该变两人之间的关系。

    车子渐渐靠近机场,由于天未亮,街上车子少的可怜,司机也是个jǐng醒人物,在这种状况下,开车极为小心。

    这是安乐街,过了这条街就是机场,只要夫人坐上飞机,到时那帮人就算有天大能耐,都不能奈何了,司机边开车边解释。

    叶孤心闭目假寐,她并不担心还有什么事情,艾斯克鲁还没有这么大的冒险jīng神。

    果然,几人顺利的进入了机场,然后顺利的进入了机舱。

    飞机顺利起飞,呼啸间脱离地心引力,几人心情都不同程度的放松了下来,总算离开了m国,这是m国最贵最快的一趟专线飞机,机舱内大部分是z国人。

    江宁闭目躺在头等舱中,前面屏幕中放着轻缓的音乐,享受这难得的清净安逸。

    漂亮的空乘小姐恰到好处的端上点心跟酒水,临走时还温柔问江宁:“先生还需不需要别的服务?”

    江宁摆手示意空乘小姐可以离去,这架飞机的头等舱是设立在机头部位的单独隔离的一个舱。

    江宁此时心里真正难以平复,明天就能回到江北市了,而且江献文告诉他唐小蝶几个女人也已经到了上京,想到很快就能见到她们,江宁心里如清泉流过。

    叶孤心此时跟江献文做的比较靠近,终于将自己疑惑问了出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她还在疑惑江献文那声丫头,这种称呼貌似只有在极为遥远的记忆中出现过,从江献文嘴里出现,可想而知对叶孤心的震动有多大。

    “故人而已,当年因缘巧合跟叶荣玺有过些交集,如今一晃经年,看到你有些感慨而已!”江献文温和道。

    “你认识我父亲!”叶孤心激动道,这时的叶孤心显然情绪已经被江献文全部打乱。

    “怎么能不认识,而且我还知道你本名并不是叶孤心,叫叶珊瑚对吗?”江献文道。

    “叶珊瑚,珊瑚……”叶孤心听到这既熟悉又陌生的三个字,难以抑制自己激动的情绪,这名字除了自己父亲跟有限的几人之外,根本就无人知道,而且这么多年了,叶孤心再听到叶珊瑚这三个字,竟然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叶荣玺怎么忍心将整个竞技场交给你这么个小丫头,这样不是害你一辈子!”江献文有些惋惜的看着叶孤心,一个女孩的一生,或许就砸在了某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叶孤心陷入了回忆中,落寞自语道:“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害自己的女儿,只是我不听话,硬生生扛下来罢了,不能怪他!”

    “你跟宁儿似乎有过节?若是宁儿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还希望你能原谅他。”江献文早就注意到两人之间关系的微妙,是以想化解两人之间的恩怨。

    “我杀了他最好的朋友,而他做了我最不能忍受的事情,所以我们这辈子都没有缓和的余地,抱歉!”叶孤心听到江献文提起江宁,心里略有些复杂道。

    “你若是以后有什么事情,不用跟我客气,我能帮的一定帮!”江献文最后说了一句。

    叶孤心点头,她心里莫名尊敬这老人,或许是他跟自己父亲认识的缘故,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叶孤心在他身上找到了久违的信任感觉。

    李朝阳左右无事,也做到了江宁身边。

    “回到上京后有什么打算?”

    江宁明白他的意思,但心里确实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加入特战队,摇头道:“回去先祭拜二爷爷,然后找个没人问津的地方,过自己的生活!”

    这算是变相的婉拒,但李朝阳却道:“树yù静而风不止,汉昭现在已经不是江北市的市委,你二爷爷也死了,你没个适当身份怕是不好!”

    “这样,只要你加入特战队,我不限制你的zìyóu,也不限制你任何事情,只要你能坚守特战队的原则,一切随你!我可以给你一个名誉教官的职位。”

    江宁看了李朝阳一眼,他跟李朝阳相处不多,但李朝阳身上有种难以言喻的个人魅力,很容易就会让人产生信任感。

    “好,我加入!”江宁别无选择,这是唯一的办法,他有太多牵挂的人,只有他好了,他身边人才能完完全全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欢迎你加入,我回去会帮你补办各种相关手续!”李朝阳伸出了手,不由笑了出来。

    “我有一种掉进陷阱的感觉!”江宁也伸出了手笑道。

    李朝阳道:“你不会后悔的!因为你不加入军队,永远都不知道军队的魅力。至于山本正二,那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司令待我如己出,我会同你一起站在同一条战线之上。”

    江宁眼神陡然变得凌厉起来,道:“这是一个难以泯灭的使命,如果特战队有需要去rì本执行任务之时,请务必通知我!”

    李朝阳欣赏江宁这种表现,很单纯的就被激起了心中豪气,道:“山本正二被誉为rì本第一高手,我也早就想试试!”

    ps:五千多字章节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0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