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三十二章 相见

    白展飞嘿嘿冷笑,战斗向来是最为热血沸腾的,特别是虐一个高手。

    郭建倒是沉稳,但要防御来自身后的韩敬军,加上白展飞本来就比他更厉害一些,一时间只有招架的份。

    “快走小姐!”郭建抽空对着唐小蝶喊了一声,失神着急间又被白展飞打了一拳,郭建胸腹一阵翻腾,不退反进,拦腰抱住了白展飞,迅速往前顶去。

    白展飞没想到这家伙如此不要命,不小心被顶得连退几步,身子重重的撞在墙上。

    心下大怒的白展飞顿时屈肘直接砸向郭建背部。

    砰砰砰接连几声闷响,郭建顿时嘴角鲜血溢了出来,白展飞显然没收手的意思,反而更加用力的砸向郭建背部!

    “走吧小蝶!不然没有任何意义。”易青青着急的拉着唐小蝶,唐小蝶脸上纠结,心里极为烦躁,忽然她眼角余光看到地上一个黑黝黝的东西,心里一喜,急忙走了过去

    正是白展飞跟郭建战斗之时不小心掉下的手枪。

    唐小蝶眼看郭建不支,顿时拿枪毫不犹豫的朝天扣动扳机,碰的一声,一股坐力顿时从枪上传来,唐小蝶本来红肿的手腕一震刺痛。

    这一声枪响也镇住了正在战斗的郭建跟白展飞。

    “郭建,快过来!”唐小蝶紧张的招手。

    郭建被白展飞连连重击了几下,脸sè已经苍白的没有半点血sè,见唐小蝶拿着枪,心里有些暖意,重重推开白展飞,跌跌撞撞朝唐小蝶走去。

    白展飞不知唐小蝶深浅,见她拿着枪的样子而且毫不慌乱,也不敢乱动,但他心里着急,只要是郭建走过去接过枪,他就彻底任人窄割了。

    白展飞又将希望寄托到了韩敬军身上,韩敬军第一次帮了他,第二次自然也会帮他。

    果然韩敬军没让他失望,不着痕迹的拿起了一个打火机,像是要点支烟抽。

    韩玲珑清晰的看到自己哥哥手法怪异,顿时拉住韩敬军的手,脸上有些哀求,她实在接受不了自己哥哥跟白展飞一样欺负几个看上去很顺眼的女孩子。

    韩敬军却是不理会,手腕使力,火机悠悠荡荡的朝唐小蝶手腕打去,火机是铁的,虽然韩敬军没用什么力气,但打到唐小蝶稚嫩的手腕上,仍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韩敬军知道唐小蝶是江宁女朋友,心里下意识就有些情绪在里面。

    “小心啊!”韩玲珑想不到自己哥哥如此决然的就对一个女孩下手,心里对他大是失望,不由提醒一声。

    郭建却是早就注意韩敬军动作,却想不到韩敬军会这么快,眼看打火机飞来,郭建无力的张了张嘴,却无能为力。

    而此时唐小蝶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她根本就想不到身后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男人。

    楮灵眼睛本来灵活,但被白展飞吸引,也忘了韩敬军。

    眼看打火机越来越近,白展飞已经隐隐做足了准备,想废了郭建,上次劫持之事就是郭建坏了大事,如今逮到机会,以白展飞有仇必报的xìng格怎么会轻易放了郭建。

    “啪嗒!”眼看金属火机就要打到唐小蝶手腕,忽然从门口方向飞来了一个碟子,无巧不巧的撞上了打火机,而且碟子本来是瓷的,此时撞上了打火机竟然没烂,反而稳稳的落在了桌子之上,这种手段让韩敬军下意识汗毛直立。

    众人被门口动静吸引,顿时转眼看去。

    只见门口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老人在前,年轻人在后。

    同样都是一身黑sè中山装,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和一种奇异的视觉冲击感。

    刚才的那个碟子就是前面老人丢出来的。

    唐小蝶也回头了,听到声音之后她就下意识回头观看,一看之下却再也离不开目光,手中枪支啪嗒掉落在了地上,年轻人那熟悉的体型跟脸庞让唐小蝶这辈子都忘不了,似乎是严肃了些,更成熟了些,这也算是变化。唐小蝶眼泪不觉已经如雨般控制不住,手捂在嘴上,哽咽起来,这几个月的思念没有一分钟不是刻骨铭心的,每到晚上,总是习惯做些相同的噩梦,梦到她所担心的事情,让唐小蝶整夜不敢入眠。

    易青青看到年轻人也呆住了,脸上先是激动,接着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清丽淡雅的脸上极为不可思议的出现了狂喜的表情,本来想直接跑过去,却发现身边的楮灵最为迅速。

    “你上哪去了,连招呼都不打,太不尊重人了!”楮灵一把抱住了江宁,不由恨不得在他身上刺几针,分开的久了,才知道,自己原来离不开这个经常跟自己吵架玩闹的男人,不管这表情是妹妹对哥哥或者是其它。

    韩敬军脸上此时不着痕迹的微微抖动,他这辈子最失败的事情就是见了这个男人,女人没了,尊严也在他拳脚之下一干二净。

    韩玲珑心里奇怪,细细打量进来的年轻人,大概二十四五岁的年龄,消瘦匀称的体型,充满男人魅力的五官在黑sè中山装下显得格外清晰,身上似乎还有一种普通男人根本不具备的成熟,仿佛……仿佛看到就很有想说话的冲动。

    “哥……你怎么了!”韩玲珑看韩敬军脸上不对,不由问道。

    “他就是江宁!”韩敬军强忍住各种纷拥而至的情绪道。

    “啊!就是他!”韩玲珑忍不住惊呼出来,想不到消失了几个月的江宁竟然就这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从自己哥哥跟父亲从江北回来之后,韩玲珑就恨上了江宁,心里也早就想象过江宁的样子,五大三粗,长得应该跟光着脑袋的虎子差不多,这形象已经存在她心里n个月,如今见到真人,这落差让韩玲珑一时间呆住了。

    郭建眼睛一亮,他看的跟别人看的不同,他跟着江宁,自然是希望自己没有跟错人,如今再见之下,似乎境界上有更进一筹的样子,他顿时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表述的兴奋。

    郭建拍了拍楮灵的背,低声在她耳边道:“所有人都看着你,形象啊,小妹妹!”

    楮灵顿时气得踢了他一脚,然后不好意思的让开,心想小蝶姐看了一定会笑话自己。

    江宁眼睛扫过易青青,落在唐小蝶红肿的手腕上,眼神不觉一变,微微张开了手臂。

    唐小蝶未加思索,一把抱住了江宁嘤嘤哭了起来,接着再也难以抑制心里委屈,江宁一走,她作为江宁的女朋友,第一时间就处在风口浪尖,她一个以前生活正常的女孩子,突然间接受这么大的压力可想而知。

    “乖,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江宁狠狠的抱住了唐小蝶在她耳边低声说,说完拿起唐小蝶手腕,细细划过。

    “疼不疼!”唐小蝶摇头,她相信江宁能给她全世界,也相信真心爱上一个人就一定幸福,所以只要能看到江宁,什么都不重要了。

    “先去陪爷爷,我看什么人敢欺负我的小蝶!”江宁轻声道。

    唐小蝶尽管不舍,仍然乖巧的点头,走到江献文面前乖巧的环住了江献文手臂,就是这老人大气的撮合了自己跟江宁,唐小蝶这辈子都感激江献文。

    “好孩子!”江献文亲眼见到唐小蝶的种种表现,心里欣慰,自己孙子能有这种人作为红颜知己,也算是福气!

    “哦!你就是江宁!”白展飞眼看着男人一出现瞬间就成为焦点,心里妒忌,嘴上轻浮问。

    江宁随意看了他一眼,随口道:“你除了欺负女人还能干什么?”仿佛白展飞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垃圾,连多看一眼的yù望都没有。

    江宁随手掂了掂随手从唐小蝶哪儿拿来的枪支,只见那支手枪在他手上迅速舞动,像是有了生命一般。

    郭建眼睛一亮,他想不到江宁的枪法进步这么快。

    “还有力气没?”江宁拿枪随意止住白展飞,看着郭建道。

    郭建本来苍白的脸sè顿时红润,道:“有!”

    “那就去还回来!”江宁表情一变,冷冷道。

    “是!”郭建双眼一亮,毫不犹豫走向白展飞,白展飞刚要说话,一颗子弹顿时从他眼前划过打在他后面墙上,溅出来的碎屑将他脸上刺得生疼,白展飞顿时不敢动作。

    “我最喜欢肆无忌惮的人,那样我也能肆无忌惮!”江宁随口道,拿枪的手臂如一截木桩一般一动不动,稳到让人心里发寒,如一个毫无生命的死神,让人压抑的想要窒息,白展飞本来还自信满满的心境,瞬间被江宁打破。

    “我爷爷是白敬尧,你不敢杀我,绝对不敢杀我的。”白展飞脸上狠戾的大放厥词,被江宁那一枪刺激的有些过火。

    “白敬尧啊!”江宁念叨一声,然后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顿时血花四溅,白展飞一声惨叫,顿时捂住了手臂。

    “你没说一句话我就开一枪,这一枪是手臂,下一枪是你另一只手臂,下一枪打哪我也说不好!”江宁声音平淡无奇,却让人心里发寒。

    韩玲珑看着江宁的眼神有些恐惧,这绝对不是正常人,听到白敬尧都毫不犹豫的开枪。

    白展飞心里压抑的几乎要崩溃,疼痛夹杂着屈辱,让他脸上肌肉抖动个不停,但真的没再说一句话,他毫无理由的相信这男人会说到做到。

    啪!

    郭建走到近前,脸上冷酷的一巴掌打在白展飞脸上,用了全力,白展飞脸上顿时五个红红的手印缓缓浮现。

    白展飞眼神看着郭建像是要吃了他。

    郭建却只是机械的一下一下,抽打着白展飞的脸,江宁只要说话,他什么都敢做。

    噼噼啪啪的声音触目惊心,白展飞脸上迅速肿胀起来,终于第一颗牙齿脱离了阵地,紧接着第二颗牙齿也开始想跑。

    白展飞头晕脑胀,却始终没有乱动。

    江宁眼神冷厉,白展飞这种人显然是记仇的厉害,如果今天不除,他一定会报复。

    江献文似乎看出了自己孙子的意思,轻微摇了摇头。

    江宁收拢心思,看差不多了,江宁才把郭建叫回来。

    白展飞靠着墙喘息,心里恨意几乎要将胸部挤爆,这种屈辱他这辈子都没碰到过,他一定要让对方十倍返还。

    “老板,我还没过瘾!”郭建心里兴奋,没什么时候比这个更爽。

    江宁嘴角勾出几分笑意,道:“你不如杀了他,然后我送你跑路!”

    郭建猛然摇头。

    两人旁若无人的说话,仿佛白展飞只是一个小丑。

    江宁说话间忽然将目光撞向了韩家兄妹。

    韩敬军眼看白展飞如此,心里也有些忌惮,虽然仍然站着,但其实已经后悔暗中帮助白展飞,眼见江宁将目光转过来,还是提起了jīng神,努力不落下风,这辈子输给谁都不能输给江宁,哪怕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韩玲珑被江宁眼光吓退了两步,旋即感觉自己丢人,又挪回了原地,眼睛毫不退让的看着江宁,其实眼睛已经有些酸涩的想哭。

    “看在你有个还算善良的妹妹,我这次饶了你!”江宁看着韩敬军道,韩敬军之前的手段江宁知道,而且他之前对韩敬军印象还算个男人。

    “你算什么人啊,还饶了我哥哥!”韩玲珑反驳了一句。

    江宁却没理会韩玲珑。

    韩敬军也没说话,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心里此时只想暂时离开这个地方。

    韩玲珑不情愿的让韩敬军给拉走。

    两人走没一会,jǐng车就呼啸而来。

    一群jǐng察全副武装的包围了饭店,他们之前没来是因为不想管白展飞的闲事,但现在来了却是因为白展飞出事。

    十几个抱着冲锋枪的jǐng察闯了进来。

    白展飞像是碰到了救星,快步朝jǐng察跑去,道:“快,有人要瞎我!就是他,他持枪要瞎我!快击毙他!!!”

    为首的jǐng察大约三十多岁,本身对白展飞印象不好,如今见他如猪头一般,口齿都不清晰,心里暗爽,脸上装模作样的看着江宁道:“跟我们走一趟吧!”

    江宁摊手,随手把枪扔到了地下,掏出持枪证件道:“我完全出于自保,这点所有人都能作证!”江宁指着房间内所剩的人道,他放韩敬军走也是挑明了自己所表达的意思,这件事跟你韩家没有关系,所以白展飞百口莫辩。

    那jǐng察狐疑的看了一眼,心里暗暗叫苦,这人竟然就是这阵子风头出尽的江宁,想不到竟然跟白家公子真刀真枪的干起来了!怎么自己就摊上了这么个倒霉事,早知道换个人过来了,自己一个小jǐng察,谁都没办法得罪啊。

    “不能只带走他,他,她,她……全都是同谋!”白展飞见jǐng察过来,顿时恢复了底气,将所有人挨个指了一遍!

    jǐng察心里不爽,但不敢得罪白展飞,谁都知道这家伙心眼小得厉害,看着江宁,有些犹豫道:“要不都走一趟如何!”

    “我们爷俩跟你们去一趟吧!”江献文忽然出声道。

    jǐng察看着这个不像普通人的老头,听到他跟江宁称爷俩,而且气度不凡,顿时心里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看样子这老头也绝对不是一般人物,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没办法反驳老人的话,仿佛对方说出来就是理所当然的该这样办。

    “好,那委屈老爷子了!”jǐng察最后没办法,也不管什么了,将白展飞跟江献文还有江宁带上了jǐng车,手铐自然是没敢掏出来。

    江宁临走之时对唐小蝶几女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然后钻进了车子。

    唐小蝶易青青几个女人看着jǐng车离去,脸上彼此都多了几分轻松,毕竟没有什么是比看到江宁更让人心里高兴的,至于jǐng局,有江献文在,没人会想到江宁能出事。

    ps:还有一章,一会传!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0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