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三十三章 久违的温

    白家大厅!

    白敬尧重重的将电话摔在了桌子上。

    电话应声而裂。

    “这畜生,又给我惹事,我就不该把他放出去!”白敬尧怒不可遏道。

    白浩然站在一旁眼sè变幻不定,他也没想到江宁竟然回来了,而且还如此大胆,光天化rì之下用枪伤了白展飞。

    “爷爷,现在当务之急是将展飞从jǐng局里拉出来,顺便再给江宁安上一个罪名,关他个十年八年!”白浩然道,尽管知道不可能,但白浩然还是想让白敬尧尽量想办法关住江宁。

    白敬尧提到这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孽畜平rì里什么德行,没人不知道,此次跟江家小子发生争执,基本每个人怕都是心知肚明,而且那老东西亲自给我打电话说让我不要纠缠这件事情,我还能怎么办?难道因为这点小事,连这点面子都不给那老东西!”

    “爸,您老可得为展飞做主啊,您是没见展飞的样子,手臂被打断,而且脸上都看不出来是谁了,那家伙下手这么狠,爸您不能就这么饶了他!”正要说话,忽然门口一个哭哭啼啼的妇人闯了进来,抓住了白敬尧的手臂,正是白展飞的母亲。

    白敬尧脸上一阵烦躁,甩开妇人手臂道:“给我出去,我自有主张!”

    “二婶,爷爷会给展飞一个交代,您稍安勿躁!”白浩然扶住妇人安慰道。

    妇人被白敬尧一句话给吓了一跳,不敢在这里继续多呆,只好边哭边走了出去。

    “爷爷说的老东西是?”白浩然心里一惊,实在不敢想能让白敬尧忌惮的老东西是谁。

    “真想不到江家竟然还跟那老东西有这么深的牵扯,而且那老东西竟然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亲自打电话给我!”白敬尧心里不甘,咬牙道,眼看整垮江家志在必得,谁曾想竟然冒出来这么一个权势滔天的老人。

    白浩然已经猜到了白敬尧口中的老东西是谁,脸上有些忌惮道:“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要jǐng局放人,你去把展飞领回来!这丢人玩意。”白敬尧恨铁不成钢道。

    “是!”白浩然答应一声出去。

    ……

    jǐng局里!

    江献文跟江宁并没有接受惯xìng的检查,反而是坐在一起聊天,这并不是什么奇怪事情,白家少爷白浩然亲自打电话来说这事是一场误会,jǐng察局里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毕竟这种事情,没有哪一个人愿意牵扯到里面。

    “爷爷,您似乎跟叶孤心很熟悉!”江宁终于将藏着心里很久的疑惑问了出来。

    江献文笑了下,拍了拍江宁肩膀道:“跟她倒不是很熟悉,只是很早之前见过一面,上一辈的事情,我也不想说了,总之你记住,以后跟她相处方式尽量柔和些,毕竟都是故人之后!”

    江宁心里嘟囔,柔和相处,怎么柔和?那女人现在见面怕是就想杀了自己,而且韩破军一直是江宁心里一个迈不过去的坎。

    江献文自然看出了江宁的不情愿,笑道:“爷爷也不勉强你,总之尽量不要再起争端就是了!”

    江宁不满道:“爷爷,她差点害的你孙子死在竞技场,您竟然还这么说?”

    江献文笑道:“不是没出事吗?更何况那地方对你也是一种历练,从某种程度上说还是一件好事!”

    好事您还急巴巴的跑去,当然这话只是在心里说说,对于江献文,江宁永远不可能对他不敬,老人如海,包容年轻人的一切,年轻人自然也喜欢海里遨游。

    “江老先生,江公子,没事了,两位现在可以出去了!”两人正说话,一个jǐng察走了进来道,语气很是客气。

    江献文跟江宁同时站了起来,并不奇怪这种事情的发生。

    江宁虽然不知道江献文找了什么关系,但他对江献文一直敬重,所以也感觉这种事情是理所当然的。

    jǐng局门口!

    停了几辆车子。

    两人出来的时候正看到白展飞也猪头一般的被人扶着出来。

    白展飞一见江宁,顿时眼睛一缩,神情激动的要跑上去,但是被白浩然紧紧抓住。

    江宁似笑非笑的看着白展飞在白浩然手里挣扎,道:“白公子,很久不见!”

    白浩然温和笑道:“江宁,这笔账咱们记着!”

    “随便!”江宁摊了摊手,转身上了唐小蝶的车子,然后车子扬长而去。

    “你为什么拉着我!”白展飞怒视白浩然道,在他看来以自己的身手一定能报仇,但白浩然拉住了自己。

    “你疯了,还是真当自己是无敌了,你真能打得过人家还能成现在这样子!”白浩然严肃训斥道。

    白展飞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但心里并不服气,而且他也看不惯白浩然,眼睛一翻道:“别管我,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你解决?怎么解决,若不是爷爷三番五次保你,你怕都能枪毙十回了吧,你敢在公共场所公然调戏女人,而且还是几个身份不简单的女人,能耐真是越来越大了,若她们真出了什么事情,大庭广众之下,爷爷都保不了你!”白浩然道。

    白展飞腻歪的看了白浩然一眼,一瘸一拐的上了殷术开来的车子,招呼都未打也扬长而去,留下白浩然脸上yīn晴不定。

    “没事吧!”唐小蝶在车上反复看着江宁,关心道。

    江宁反复看着唐小蝶在自己身上这碰一下,哪儿碰一下,轻声道:“能有什么事情,唯一有事的是这儿!”江宁指了指自己心脏。

    唐小蝶诧异道:“怎么了,说完还关心的用小手碰了碰!”

    江宁一本正经说话,实在很容易就能让人想到他说的是真的。

    “一刻不见你就跳的厉害,有时间真要去医院检查了!”江宁继续一本正经。

    唐小蝶一愣,接着脸上一红,低声道:“胡说什么,爷爷在前面!”

    江宁道:“不用理他!”

    江献文在前面本来闭目养神,闻言不由微微笑了笑。

    车子经过一栋戒备森严的高等别墅群的时候,江献文要求停车。

    江宁疑惑道:“爷爷不跟我们住一起!”

    江献文道:“不去了,跟你们年轻人一起只能碍眼,我去看看老朋友去,今天的事情就是他处理的,多少得去看看!”

    江宁看了看这别墅群,心里惊了一下,这儿竟然是z国最神秘的一个别墅群,这儿离别墅还有几公里路,已经不让车子通行,没有特殊证件的话必须走进去,而且还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车子停在这的时候,以江宁敏锐的直觉,分明感觉到自己已经在监视之中。

    “哪些退休的老东西们都住在这里!”江献文下车之前说了一声,看似平常,但江宁却点了点头,江献文分明是告诉自己,江家资源很多,多到外人看不透彻!

    郭建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妥,在江献文离开后,赶紧发动车子离开,这儿似乎有牢狱的感觉,车子停在那里,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缓缓开出了这片地带之后,郭建才放松下来,停下车子,主动道:“老板,我请个假,您既然回来了,那我也就放心唐小姐了!”说完他也不等江宁说话,转身就拦了辆的士走了,昨天由于受了伤,身上还缠着绷带,走路却是硬朗的像是没受伤一般。

    江宁心里暗道郭建知趣,只有唐小蝶有些浑然不觉道:“他怎么走了!”

    江宁反问道:“你感觉呢?”

    唐小蝶懵懂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

    “他不想当灯泡,所以走了!”江宁环住了唐小蝶细嫩的腰肢道。

    唐小蝶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装,给我继续装!”江宁顿时看着唐小蝶,心里一热,忍不住抱住了她。

    唐小蝶咯咯直笑道:“去当我司机,赶紧开车回家,家里有人比我更着急你呢?”

    江宁点点头,看着唐小蝶明显廋了一圈的笑脸笑起来还是这么甜蜜,心里隐隐心疼,这丫头也不知道这几个月是怎么过的,江宁似乎能想到那种煎熬感,隐隐自责。

    一个男人能找到一个爱自己比自己爱她多百倍千倍的女人,夫复何求?

    “现在我暂时住在青姐哪儿,直接去青姐家就行!”唐小蝶虽然极为想跟江宁亲密,但还是主动坐到了驾驶席上,给江宁在前面指路。

    江宁看着一栋栋大厦还有明显一股古风古味,顿时心里感慨,上京市不愧是一国之都,虽然比不上江北市的现代,但厚重感明显更加浓郁,而且到处是那种接近普通话的方言,明显让人会心生亲切。

    在唐小蝶的指点下,江宁开车来到了一栋处在二环周围的小别墅旁停下了车子。

    这别墅周围用jīng致的艺术栏杆围了起来,里面是块块花草,中间是充满现代化的板路,大门正对着别墅门口,虽然不是太张扬,但住在这里却给人一种很清新自然的感觉,看别墅,江宁就知道一定是易青青的手笔,也只有这个女人有如此恬静的心灵。

    唐小蝶打了个电话,大门顿时自然打开,显然是有人在屋子中cāo纵。

    江宁刚把车开进去,房间大门已经打开了,三个女人从里面赶了出来迎接江宁,其中易青青跟楮灵江宁自然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但还有一个看上去眼熟的女人,让江宁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昨天在餐厅里江宁并没注意除了易青青唐小蝶和楮灵之外的女人,如今心情放松,再看到柳冰之时忽然有种强烈的熟悉感。

    “如果不是本人的话未免太像了吧!”江宁心里还有些不敢确定她是不是自己网上唯一的蓝颜知己,一把蘑菇伞。

    江宁下了车子,楮灵眼里虽然仍然激动,但却没有再扑上来,昨天已经抱过了,今天有些不好意思。

    易青青却走上来把江宁抱了个满怀,出于唐小蝶在身边,所以只是简单的就松开了,跟江宁只是简单对视,易青青就已经满足了。

    “哥们,昨天敢无视我,怎么说!”柳冰今天一身天蓝sè套裙,露出她象牙颜sè一般的均匀小腿,脸上有种特有的成熟淡定,耳朵上还扣着一个大大的耳圈,跟她气质相得益彰,豪爽气质顿现。

    江宁虽然在视频中见过她无数次,但现实中还是第一次见,并没有生分的感觉,就像是老朋友见面。

    江宁自然而然的把柳冰抱了起来,玩笑道:“别人都抱了,也抱一下你吧!”

    柳冰脸上隐隐红晕闪过,慌忙推开江宁,掩饰道:“少占我便宜,快进来,灵儿做了一大桌子饭菜为你接风洗尘!”她实在没想到江宁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虽然心里亲切,但这儿毕竟江宁的女朋友还有易青青都在,太过亲热有些不合适。

    江宁这几个月以来第一次这么轻松,也并不是说轻松,至少表面轻松,陪着几个女人说说笑笑,顺便再跟一些熟人打个电话报个平安,难免又是一番口舌。

    菜的确很多,不知道楮灵做了多久,偌大的餐桌给塞了个满满当当,红酒,特制的养生酒,还有白酒……

    席间几个女人问江宁这几个月发生了什么,江宁也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有些记忆说出来对别人来说就是不可承受之重,江宁自然不会说。

    “公司情况怎么样?”江宁席间问唐小蝶。

    “莫言在打理,一切都是朝良xìng发展,你不在的这几个月公司已经上市了!目前是咱们江北重点扶持的龙头企业,我相信不出两年,一定能进入世界五百强。”唐小蝶说到公司,不由脸上有些骄傲,这是她跟莫言两人的努力成果,没让江宁失望。

    江宁道:“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都好就行了!”江宁说着不由想到了那个皮肤好到让人过目不忘的女人莫言,想到很多人还在江北,不由有些感怀。

    唐小蝶似乎看出了江宁的想法,不由道:“咱们参加了爷爷的追悼会之后,就回江北去看看!”

    江宁轻轻摇了摇头道,低声自语:“回江北,我也想回去,只是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目前自己已经是竞技场的一员,从m国回来之后,李朝阳只几个时辰就打通了所有关节,江宁现在口袋里已经有了一个黝黑的证件,荣誉教官的证件,虽然特战队未必会控制自己什么,但他已经有了一种责任感。

    “什么?”唐小蝶没听清,不由问道。

    江宁笑道:“没什么,我说准备在上京市买栋房子,然后当成第二个家!”

    “听你的!你想的话,咱们随时去买。”唐小蝶也没多想,满脸的挥金如土道。

    “小蝶姐现在可是标准的富婆了,江宁,你若是以后再不老实,在外勾三搭四的,小蝶姐可有权利随时断你的军饷!”楮灵jǐng告道。

    唐小蝶赞许的看了一眼楮灵道:“小灵儿说话有道理!”

    易青青道:“房子的事先缓一缓吧,我这别墅虽然不大,但我自己住着空的慌,平常都是柳冰经常住下,如今你们既然来了就住在这里吧,热闹好!”

    江宁点了点头,知道易青青怕什么,道:“那就先缓一缓,反正就算买了也得装修好一阵!”

    柳冰见她们几人说话如此亲切像是家人,心里不由有些不适感,起身举起一杯白酒道:“江宁,庆祝咱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喝了它!”

    江宁笑着举杯一饮而尽。

    柳冰强忍着割喉一般的白酒,豪爽的抹了抹嘴道:“只陪你这一杯,多了姐姐就该醉了!”

    江宁笑道:“我倒是想称称网上大姐头喝酒的量是不是一样豪爽,这就软了!”

    易青青瞪了他一眼道:“冰姐够给你面子了,都没见她喝过酒,你还不依不饶的!”

    “想喝我陪你!”楮灵白了他一眼道。

    江宁慌忙摆手,楮灵虽然小丫头一个,但酒量就连江宁都自愧不如,而且眼看自己受到夹攻,他更不敢再继续犯众怒。

    ps:今天差不多又写了一万字,一章接近五千字,对我这种码字如龟速的人来说已经算是连续爆发三天了,但书评区确一条评论都没涨,多少有些失落。如果书迷朋友们感觉作者这几天还算给力,麻烦在书评区冒个泡,至少让我有继续爆发的动力!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0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