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五十五章 林夏,裙

    是夜,特战队一片安静,到了这种时候,训练了一天的队员们早就睡着。

    江宁今晚并没走,下午帮着训练了一帮上午被他教训了的队员,莫言已经来到了上京,同样是跟唐小蝶一起管理着手下越来越忙的公司,分公司早就提拔了几个员工管理,江宁毕竟挂着特战队的名头,而且特战队这半年以来帮他做了很多事情,所以有时间能帮特战队做些什么,他自然责无旁贷。

    “怎么,睡不着啊!”

    安秋水从后面突然走了过来,月光下,她身材窈窕,脸上挂着笑意,他们算是朋友,在没有人的情况下,没必要装的如此严肃。

    “是啊,我早说没人陪着侍寝,我是睡不着的,安大教官是想通了!”江宁笑着调侃。

    “去你的,你要是没有女朋友,我倒可以考虑一下,但显然,你并不止一个女朋友,所以还是免了吧!”安秋水鄙视的看了江宁一眼,安秋水不得不承认她对江宁有好感,但这好感已经止步于感情,因为安秋水根本不会往这上面考虑

    “那你来干嘛,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在一起岂不是挑逗我!”

    “老兄,你正经一些行不行,我只是无事出来散步而已,这是我每天晚上的习惯,恰好碰到你在而已!”安秋水说的确实是真的,她十六七岁就来到了特战队,一待就是十年,而且她十六七岁之前也是武术专业,所以正常人的生活,她全然没有接触过,这十年来,杀人,任务缠绕在安秋水心里,每到夜深,几乎她都会做噩梦,是以晚上有出来散步的习惯!

    并没有穿军装,安秋水只是随意的穿了一件休闲装,这是晚上才有的装束,至于白天,穿这种衣服不合规矩,而且也影响队员们训练。

    江宁看着她有一瞬间的晃神,他早就知道安秋水很漂亮很漂亮,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安秋水,但每一次见,他不得不从心里感慨一次,这女人浑身无一处不美,该凸的凸,该翘的翘,或许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她的手,老茧遍布,虽然远看依旧漂亮,但近看的话却不免让人可惜。

    “看什么呐?再看眼珠子都要掉了!”安秋水似乎很不习惯被江宁这么打量着,慌忙说了一声,然后贴着江宁坐了下来。

    “不如这样,我跟李叔叔说一声,给你放一阵子假怎么样,好好看看享受这个世界!”江宁忽然莫名其妙道。

    安秋水傻子一样的看着江宁,道:“没兴趣,特战队员怎么能安于享乐,养出惰xìng来了,还怎么执行任务,这是找死的行为!”

    “你是怎么打算的?”安秋水忽然问道,显然不理解江宁当这个特战队副总教官是怎么想的!

    “人呢?有时候就必须担些责任,我现在公司做的很大,但在很多真正有权势的人眼里,我的公司是可以完完全全不存在的,我如果想真正想用经商撼动这些权势之人,那除非是做到了z国首富的行业,或者说是真正的成为金融大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那种!但你知道,现在现在离那种距离还差得远,时间太长,说不定是五年或者是十年,这个都没办法等,所以特战队目前是最好的选择!”

    “特战队是个dúlì于政治之外的特别机构,虽然有刀锋营后来居上,但特战队目前还是没有人能够取代的,李叔叔现在虽然军衔不高,但其实跟zq局局长位置几乎是相等的,你应该知道zq局的分量,所以一般也没人轻易能动的了李叔叔,这就是权力跟实力!你知道我父亲在爷爷死的期间被查出了各种问题,他是一市之长,也认识无数人,却无能为力。但李叔叔却没问题,这就间接说明了特战队对于那些人的威慑力!”

    “你野心不小吗?”

    “这你可错了,我恰恰是最没有野心的人,只是被逼迫的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没野心家人怎么办?朋友怎么办?你跟别人有仇,别人要置你于死地,那你就不能躲的!非但不能躲,还要想办法整死想置你于死地之人。”江宁看着安秋水道。

    “我以后会经常来特战队,会在这里成为人人敬重的人,这是李叔叔要我做的,也是不能不做的!”江宁道。

    安秋水眼光有些复杂的看着江宁,似乎有些错觉,她现在才知道这家伙变在了哪儿,他不是变普通了,而是心态跟追求彻底的变了!

    江宁却是自然而然的将安秋水揽在了怀里,自然的就像是随手拿了一块点心。

    “喂,你!”

    安秋水脸sè一僵,顿时想要挣脱,但感觉似乎是挺好的,而且安秋水还从未这么靠在别人身上过,虽然心里有些顾虑,但索xìng就这么任他环着了,反正也没人看见,安秋水并不是那种居于小节的人。

    两人彼此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安秋水似乎有些不习惯这种不出声的暧昧气氛,道:“你明天走的时候教官让我跟着你,你用得着我保护?”安秋水低声道,似乎想到了以前自己第一次奉命保护这家伙,其中吃的苦头安秋水到现在都没忘!

    江宁点头道:“你有你的长处,有你跟着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至少一些惯用的手段瞒不住你,却能瞒得住我!”江宁说的倒是真话,他虽然搏击方面很厉害,但是一些追踪反追踪上面他根本不擅长,李朝阳想的周到,就算李朝阳不说,江宁都准备借人的。

    安秋水很喜欢这种莫名的成就感。

    “别过分啊!”安秋水一把拍开了江宁的手,不由脸上一阵红晕,江宁这家伙不经意间搭着她肩膀的手竟然已经爬到了山脚下。

    想不到安秋水如此jǐng觉,江宁却也没有半点尴尬,微微笑道:“我是想看看你的jǐng觉xìng!”

    “流氓一个!”安秋月瞪了他一眼,挣扎着要从他身上起开。

    “让开,我得回去了,让人看见了我没脸混下去了!”安秋水道,说完还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什么人注意这边的时候才心里微微放松。

    “我什么都没看到,二位继续!”就在这时,忽然一个憨憨的声音从远处响起。

    听声音像是黑熊的,而且说完之后显然一溜烟就闪了。

    安秋水脸上一僵,顿时豁然而起,去发现四周已经没有了人影,安秋水脸上瞬间变得涨红了起来。

    该死的黑熊,那话是什么意思?我跟他又没有什么,看到了又如何,而且你跑什么跑,弄的神神秘秘的。

    安秋水胡思乱想,却没发现自己开始心虚了!

    江宁心里暗爽,他脸皮厚度可观,越是感觉安秋水局促,越是心情大好。

    “你自己在这吧,我走了!”安秋水似乎察觉到了江宁笑意,心里有些极端不平衡的匆匆回了房间!

    江宁笑了笑,也起了身往自己的简易房间中走去。

    ……

    ……

    林夏轻轻的摇着摇篮,摇篮中是一个刚刚几个月大的婴儿,嘴里叼着个nǎi嘴,悠闲的睡着。

    林夏最近才发现,经常一打开电视就能看到那个她魂牵梦绕的男人。

    她呆呆看着,雪白秀丽的脸上有些微微苍白。

    一年了,整整离开了这男人有一年了,这一年生活虽然清冷憋闷,但也说不出的悠然自在,至少让她领略了一些普通人的生活。

    孩子几个月前就出生了,没人陪在她身边,只是几个同事会经常来看看。

    而她这几个月也几乎足不出户,在家仔细的照顾着这个刚刚降生没有多久的小生命,保姆被暂时辞退了,她仅有的存款也并不足以再支付保姆的工资。

    “你恐怕做梦都想不到你有了儿子!”林夏看着电视中的江宁侃侃而谈,脸上柔和平静,丝毫没有当初做jǐng察的那种凌厉锋芒。

    低头看了看孩子,眉目并不像他,反而像自己多些,五官刚刚长开,那种可爱劲是林夏生活唯一的动力,哪怕几个月足不出户的照看着这个小生命,林夏都不觉得有丝毫烦躁。

    “哇!”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始大哭大闹了起来,新生命就是这般,纯洁的毫没有半点预兆,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林夏慌忙把他小心抱了起来,手脚轻的像是生恐碰痛了他。

    “乖,乖!不哭,看哪儿是谁?”林夏边哄着,边指着电视,也不管幼小的婴儿看不看得懂,孩子莫名其妙的不哭了,水灵灵的眼睛看着电视,转瞬间就咯咯笑了起来。

    林夏却是难以有丝毫笑容,这孩子出生之时太多波折,折腾的林夏险些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孩子笑着笑着就又睡着了,林夏重新把他放回小小的摇篮里,她照顾孩子丝毫没有经验,整天除了照顾孩子最多的时间就是去上网普及知识。

    林夏有无数次想要给父母联系,却始终没有鼓足勇气,心里安慰自己,等自己孩子能走路了,能叫姥姥姥爷了,他们大概能原谅自己!

    “砰砰砰!”

    敲门声响了起来,林夏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陆明这阵子几乎隔几天就要往林夏家里来看看,林夏已经无数次告诉他不用来了,但显然无济于事。

    林夏走上前去打开房门,西装革履的陆明并不客气,径直走了进来。

    林夏也没有阻拦,他帮了自己太多太多,林夏对他始终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也相信陆明绝对是真心对自己好,冒着无数流言蜚语,依旧毫不犹豫。

    林夏随手帮他倒了杯茶。

    陆明走到摇篮跟前看着摇篮中的小生命不由叹道:“好可爱的孩子,跟你很像,长大了一定是个人见人爱的大帅哥!”

    电视中此时正放着江宁接受采访的那一段电视。

    陆明忽然像是产生了一种奇怪的错觉。

    “这孩子跟江宁的眼睛倒是很像!”陆明脱口而出,确实,摇篮里的这小家伙跟电视里正在说话的江宁眼睛真是太像了!

    林夏知道陆明的偶像就是江宁,虽然他比江宁还大了几岁,但这并不能代表一切,江宁扩张公司的那几个经典案例曾经被他反复推崇,而且仔细研究!

    林夏随手把电视换了个频道,若无其事道:“你来有什么事情!”

    “没事啊,就是来看看孩子,对了,有名字没有,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忙取一个!”陆明忽然道。他的心思林夏再清楚不过,不过显然林夏并没有一点表示,所以陆明现在也不会再把那些话经常放在嘴边。

    “还没有,你要是想帮他取名字的话当然好!”在林夏心里自然只有江宁能帮孩子取名字,但xx帮了自己母子太多,从怀孕到孩子降生,陆明无时不刻的不在关心着自己母子,若说没有感动是不可能的,但感动归感动,林夏从未想象过跟别人一起生活是什么样子,也害怕想这些,他至多只能想等孩子大了,好好报答他。

    陆明脸上一喜,道:“我还真想好了几个名字,前天查了很多资料才琢磨出来的!”

    林夏道:“那你把名字留着吧,我看一下,想好了给你答复,你要是没事的话就走吧,被同事知道了不好,也影响你声誉!”

    陆明脸上隐隐失落,起身强笑道:“那行,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就给我电话!”他反复强调电话两个字,林夏却是从未主动给他打过任何电话,偶然又一次他收到了林夏发来的短信,也是说工作的事情,让他无比沮丧,他想跟林夏正常的聊一聊,林夏却是始终拒人于千里之外。

    林夏看着他出去,又低下头开始逗弄孩子,打开xx放在这儿的几个名字,看了看,其中有一个朔字倒是不错。

    ……

    ……

    从特战队里出来,江宁回头看了看这片巨大的密林,心里不由有些感慨,特战队名不虚传,明面上位置是在上京军区里,谁能想到这儿还有这么一个神秘的基地。

    跟安秋水从私人机场走了出来。

    安秋水自觉的坐在了驾驶席上,道:“现在去哪?”

    江宁看了看腕表:“今天有一个酒会,会在国际年华酒店大厅举行,你这身穿着肯定不行!”

    安秋水看了看自己身上有些普通的衣服,点了点头,她衣服虽然合身,也很漂亮,但在江宁现在参加的酒会里出现,显然是不合格的。

    “去商场,买几件衣服!”江宁懒洋洋道,他是有司机的,但一个老爷们怎么能比得上一个女司机带来的感觉舒适。

    安秋水白了他一眼,有些无语,真当自己大爷一样了,自己来是当保镖的,竟然把自己当保姆使唤,不过她倒是没说话,只是狠狠的一踩油门,江宁的这辆奔驰座驾顿时箭一般窜了出去。

    江宁惯xìng使然的往前倒去,拉住了真皮座椅才不至于狼狈,随意笑了笑,也不动怒,等会再折腾她。

    他说了商场名字,然后也不告诉安秋水路怎么走。

    安秋水随手打开导航仪,平稳的开车,这点事情都搞不定的话,安秋水就没脸说是来帮助江宁的了。

    金华商场,上京市最大的商场,一楼便是服装区,各种名牌应有尽有,但却足以让很多人望而止步,因为这里的衣服随便拿一件恐怕就得正常人几个月的工资。

    “你确定要在这里买?”安秋水皱眉看着江宁,她并没想过让江宁出钱帮自己买衣服,虽然她知道江宁现在钱多的用不完。

    “下车了!”江宁并没回答,率先走了进去。

    安秋水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卡,不知道里面的钱够不够刷几件衣服的,她暗暗心虚,心想江宁别挑什么贵的离谱的就行。

    门口是两个身材高挑美丽的迎宾小姐,看到江宁跟安秋水身上随意的穿着,脸上并没什么异样,鞠了个躬道:“欢迎光临!”

    江宁跟安秋水由于刚从特战队出来,所以穿着相对较为随意,跟这里面的整体气氛格格不入。

    “要不换个地方!”安秋水不由道,她虽然见过大世面,但是却还没有来过这种奢侈消费的地方,她所见的大世面无非就是执行任务之时的接触,而进来之时,似乎多数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两人身上,虽然没什么异样,但安秋水总感觉别扭。

    “大姐,你见惯大风大浪都不心虚,不会在被这个小地方吓住了吧?”江宁伏到安秋水耳边低声道,能看到安秋水耳朵迅速红润起来,他心里好笑,不由对着她耳朵吹了口气,想不到这女人这么敏感。

    “啊!”安秋水本来听他说话之时气息在耳边回荡心里已经极为异样,没想到这家伙却是不依不饶的刻意刺激自己耳朵,而且她情不自禁的惊呼了出声。

    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顿时朝这边看了过来,见到安秋水,眼睛都是不由自主一亮。

    身材高挑完美,气质本身就有些妖jīng的魅惑,虽然安秋水刻意收敛,但还是牢牢的吸引住了这些人目光。

    似乎是注意到了安秋水旁边的江宁,眼神都不觉有些遗憾,江宁穿的普通,而且现实中的他跟电视中有些微微的不同,所以这些人只感觉江宁眼熟,却并没几个人认了出来。

    “一朵鲜花怎么插在了这种人身上!”江宁气质容貌都不俗,但是男人们见到如此美女相伴,还是下意识心里腹诽!

    安秋水似乎知道江宁在刻意整自己,深吸了口气,无语的看了江宁一眼,心想一点都不好玩,转身要走出去,她口袋里的钱不够,就算够她也不会在这种地方买衣服!这点必须承认,而且她也没有让别人付钱帮忙买衣服的习惯。

    江宁见这女人真有些生气了,不由一把拉住她手臂将她带了过来,笑道:“好了,玩笑都开不起,可不是我认识的安秋水了!算我错了!”

    安秋水听他毫无诚意的话,心里不由微怒,心想自己一点都没变,变得是你才对!

    不过她并没有坚持走出去,任务跟私人情绪她还是能分得清的。

    拉着安秋水径直走到女士服装区前,这片的衣服大多是礼服或者一些简易而又价格昂贵的裙装。

    江宁指了指一条黑sè领口绣花的连衣裙示意导购员取下来。

    他还从没见过安秋水穿裙装,不由想要看一下。

    “别取了,那件衣服不行!”安秋水见导购员要取,不由阻止,不光江宁没见过,连安秋水自己都没穿过裙子,怎么会在这里破天荒的换上裙子,简直笑话。

    导购员以为安秋水嫌贵,不由道:“小姐身材是我见过最好的,而且皮肤颜sè跟这件裙子也很合适,至于价格,有折扣的!”

    江宁也不理会安秋水,随手把裙子从导购员手中拿了过来,裙子冰凉滑手,摸上去手感舒服至极,也不说话直接领着安秋水去试衣间,随手把安秋水推了进去,随手把裙子递给了她,道:“我算是你的顶头上司,而且现在你也是我的保镖,没理由不听我的吧,这不是整你,而是必须要的行头!”

    江宁说完关上了门。

    导购小姐眼睛一亮,心想这家伙穿的不怎么样,没想到动作倒真男人,不过怎么看上去有些面熟?好像电视上那个江氏集团的总裁帅哥江宁啊?

    江宁并没有理会导购小姐异样的眼神,反而自己去男装区选了一整套合体的黑sè西装,随意去试衣间换上走了出来。

    导购小姐眼前一亮,江宁选的这身衣服再合体不过,气质顿时凸显了出来,低摆开叉的地方看上去像是神来之笔,仿佛这人天生就是穿西装的料子,人靠衣装,如果之前导购小姐还觉得江宁只是长得不错,并没有惊艳的话,现在导购小姐眼睛已经彻底放光了!

    江宁随意整理了一下,顿时整个人气质全然变了个样。

    “帮我把那件旧的衣服收起来,谢谢!”江宁并不打算脱下来了,一会就要去参加酒会,所以他才会临时来这里买衣服,否则家里随意拿一套就好了!

    ……

    ……

    ps:有读者说不用求票求订阅,说好好更新成绩会好的,那我以后就不在书的末尾求什么了,好好更新就是!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1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