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500???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五十七章 酒会【六

    安秋水缓缓顺着墙根坐了下来,心里还有些空白,江宁刚才的眼神就像是一个魔咒,缠在她心里,让她心里憋屈的像是要停止跳动。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巧合或是其它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被江宁看了个底朝天。

    在所有人看来安秋水无疑是个开放的女人,但没人知道她在特战队二十七年的岁月里一个男人都未经历过,甚至是执行任务之时遇到的形形sèsè的男人她也一个没有经历过,而江宁所看到的,真正是除了她自己唯一看到的人,这对她心里造成的冲击可想而知。

    今天的一切都是江宁一手造成的,若不是他没事带着自己往这里面走,如不他非要自己换上代表身份的裙子,如不是他不经自己同意就进来,什么都不可能发生,而且重要的是她只是江宁的一个保镖,完全只需要一身合体的女士西裤衬衣就好了,完全没必要穿裙子,造成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江宁的恶趣味!

    “恨他,自己似乎是没有资格,他家世好,身份比自己高,最为重要的是就连安秋水搏击的长处在他面前都不够看,而且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是他的保镖,以下犯上不是特战队员,临阵脱逃也不是特战队员!”

    安秋水心里百转千回,却发现尽管她现在有多不想看到江宁,仍然要继续跟他参加酒会。

    揉了揉脸上麻木表情,安秋水缓缓站了起来,想褪下她身上的裙子。

    但就在这时,半空中忽然飘落下来一件用jīng美的黑sè袋子。

    安秋水随意抓住,看了看里面,是一套黑sè女士内衣,jīng美的绣花,jīng致的做工,怎么看价值都不菲,安秋水却是看也未看,随手放在了地上,然后径直换上了自己原来的一身衣服!

    如果说江宁之前还没有感觉到任何歉意的话,那在自己看光安秋水之后心里就产生了一种很奇妙的罪恶感,这罪恶感是由安秋水眼睛里看到的,所以江宁一时间很是心虚。

    门开了!

    安秋水从里面走了出来,恢复了那一身普通行头,里面是换下的裙子还有江宁新买的文胸。

    “嗨!”江宁笑着打招呼,努力装作若无其事。

    安秋水看都未看江宁一眼,径直走到一个卖女士套装的货架,对着还莫名其妙的导购小姐道:“给我把这身衣服取下来!”

    导购小姐稍微一愣,心想这女人怎么会忽然这么这么冷漠,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不过没多想,随手就帮安秋水取下了衣服,衣服是黑sè跟白sè的结合,黑sè裤子,白sè衬衣,像是很职业的一身套装,适合保镖还有职场白领之类的穿着,不张扬,却也不丢份。

    也不说话,随手拿着衣服就朝试衣间走去。

    江宁眼睛楞直,不由道:“安大姐,您老的内衣!”她并没有选择内衣就朝里面走去,江宁心想这脑袋是不是给气糊涂了,这白衬衫料子也很薄,恐怕遮不住她里面穿着吧?虽然领子很高来着!

    安秋水本来面无表情的脸上顿时又是一阵涨红,她确实是脑袋麻木了,连这个最初害自己的内衣问题都忘了!

    “不用你管!”安秋水冷冷出声。

    江宁却是摇了摇头,心里微微松了口气,第一次看到安秋水这么孩子气回答,简直好玩!说实话,他还真拿安秋水当成很好的朋友,这女人特别靠谱,不管自己交代的什么事情,答应了必然办到,根本就不会让江宁多想半点事情。

    “小姐,麻烦你给换个白sè的!”江宁手快,见这女人从里面出来后脸上总算有了些人气,赶紧将原本买的黑sè内衣要导购小姐去换,江宁刚才没感觉,到现在才开始回味那种货架遇到女人的眼神,实在是太诡异了!

    这本来不是属于导购小姐的职责,因为根本就不是一个货架,但导购小姐看江宁随**代,竟然一点拒绝的能力都没有,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朝内衣专柜走去,走到半道才反应过来,这是自己职责范围之外啊,自己怎么会答应他去换,自己走了万一来了客户怎么办?老板岂不是要骂死自己?不过既然走到这儿了,导购小姐再回去显然没有了任何说服力,只好摇了摇头加紧脚步朝内衣专柜走去。

    安秋水脸上红白不定,心里懊恼至极,自己心里刚不想理会江宁的,怎么转眼间功夫就又被取笑,难道那家伙是个倒霉鬼,是自己的克星,自己跟着他注定倒霉。

    转眼间导购小姐一脸幽怨的走了过来,显然还在为刚刚自己不由自主跑过去帮江宁换内衣的事情懊恼,不过江宁此时注意力却不在她身上,随手接过装着内衣的袋子,递给安秋水,指了指她手中的普通职业装道:“其实那裙子本来是要送你的,你要出席那种场合穿这个是比较合适点!”

    安秋水心里又是被他气得咯噔一下,几乎恨不得扑上去跟江宁拼了,不是让自己出席酒会穿的,那试了干什么?也就是说前面种种全部都是江宁一个该死的恶趣味引发的灾难。

    心里决定再也不跟这家伙说一句话,拿着套装面无表情的重新走进了试衣间!

    “装!”江宁嘟囔一声,不过脑海里却是不时浮现安秋水身下的那条红sè蕾丝半透明小内裤,肉隐肉现,几乎分不清肉和内衣的区别,没想到这女人还有穿这个的爱好!江宁想着想着心里隐隐火热,顿时感觉驱散心里越来越邪恶的想法,转移视线的看着现在还一直呆在自己身旁的导购小姐,道:“那个,刚刚谢谢你了!”

    “哦,对了,这是酬劳!”江宁随手从钱夹里拿出几百块钱递给导购小姐!

    导购小姐见他出手这么大方,心里不由对他印象更好,不由感觉刚才自己那一趟不虚此行,顿时心里欣慰许多,她也并没有打算接江宁的钱,放长线钓大鱼嘛?何况头疼还有几个电子眼进行监控的,不方便不是!

    “先生太客气了,这钱不符合规定,不能要的,先生收回去吧!”导购小姐声音柔和的对江宁说。

    江宁似乎也注意到了周边的电子眼,知道不合适,只好收回来道:“那如果有缘分下次再来这里,一定请你吃饭!”

    导购小姐心里一喜,顿时道:“这个可以的,另外先生贵姓,我瞧先生跟最近很红火的那个江宁长得有几分相似,不过您比他帅多了!”

    江宁心里微微一乐,不过暗道这导购小姐有眼光会说话,随口道:“我姓安!”

    导购小姐刚要说话,就见试衣间的门突然打开,一身职业套装的安秋水从里面走了出来,这身衣服显然也是极为适合安秋水的气质跟身材,直筒裤笔直,却并不能完全遮盖安秋水腿部曲线,而且一双长腿看上去显得更是魅力十足!而且不知道是短袖衬衣瘦或者是安秋水胸部壮观的原因,衬衣有些yù裂的样子,看上去胸前似乎格外圆润。

    导购小姐刚跟江宁聊进状态,没想到安秋水刚进去没几分钟就出来了,显然换衣服速度也是极为迅速的。

    抽回笑容,导购小姐有些嫉妒的看了安秋水一眼,心说这女人还真是穿什么衣服都漂亮,不过安秋水越是漂亮,却越是打击导购小姐想接触江宁的信心。

    江宁此时面对安秋水还有些不自然,似乎看到这女人就能想到刚才的场景,不过他还是赞道:“真漂亮,女侠气质!”

    安秋水并没理会江宁,看着导购小姐道:“麻烦帮我拿个袋子,我把换下来的衣服包一下!”安秋水指了指试衣间,里面是一些她换下来的衣服当然……还有内衣!

    导购小姐拿了一个jīng美的包装袋,江宁顿时自告奋勇道:“我帮你!”

    安秋水脸顿时拉了下来,有些无语道:“江老板,你还要不要脸!”

    江宁不由道:“好心不识啊,没点良心!”江宁并不是真要去帮安秋水去装内衣,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这女人到现在显然是极为不爽的,一句话都没有主动跟江宁说过。

    见安秋水装好了衣服,导购员便把两人带去了前台结账处。

    “先生身上这套西服的价钱是两万三,小姐身上这套价格是一万一,都是打过折之后的价格,我每个月有这么几个打折的名额,就给两位了!”导购小姐有些讨巧道,显然是想博江宁的好感。

    “什么?一万二!”安秋水不由惊诧出声,这种衣服她看上去还是较为不显眼的,而且在别处这类衣服价格最多一两千块钱,一套衣服一万二,安秋水显然肉疼!

    “小姐,这是打过折之后的价钱,没打折之前价格要一万五呢,而且这款衣服无论是料子还是做工,都是出自m国的一家私人作坊,并不贵!”导购小姐耐心解释,不过心里有些纳闷,这两人不是情侣吗?这位安先生出手这么阔绰,不像是买衣服嫌贵之人。

    安秋水知道这导购员说的是真的,脸上微微一僵,有些不舍的拿出身上银行卡,这都是她这些年完成任务之后的奖励,连着折腾,里面余额大约也就是五位数,接近六位的样子,这一下出去一万多,显然肉疼!

    导购小姐接过卡,有些诧异的看着江宁,没想到是安秋水付钱!

    “小姐,两件一起一共是三万五,请输入密码!”

    “什么三万五,我只刷我自己的!”安秋水瞪了导购小姐一眼,不由道,心想江宁真土豪一个,自己才不会帮他付钱,而且来到这儿所发生的事情无论安秋水怎么想心里都不爽,不光被他看光不说,还被反复嘲笑,自己这辈子没受过这种窝囊气!

    “额!”导购小姐这下更晕了,但顾客是上帝,只好让收银员只刷一万二!

    江宁在一旁看的脸sè有些怪异,心想这女人还真是直的有点弯,以前没发现这么可爱的xìng格,这种陪老板出息酒会的服装经费难道不应该由老板出,但这女人坚持自己出,江宁也并不阻拦,没人会没事往外撒钱,当然要看撒钱的对象!一件衣服还真没什么?但安秋水决定自己付,江宁也并不会阻止!

    付完钱,江宁也随手刷了卡!刚要走,导购小姐忽然道:“先生不如留个电话,咱们这售后也是很好的!或者我给你个电话!”

    江宁一愣,不过看到导购员有些跃跃yù试的目光,顿时明白了她想法。

    随意笑了笑,道:“手机我没带,我说一下你记着吧!”

    导购小姐顿时拿出纸笔!

    “xxxxxxxxxx”江宁抱了一串号码,在导购小姐心满意足的情况下,转身跟着安秋水走了出去。

    “呦,又找了个金龟婿备胎啊!”收银员见导购小姐一脸高兴,不由开玩笑,说话间手一快把号码抢了过去。

    “给我看看是什么!”

    “哎,你干嘛呢!”导购小姐连忙上去要抢,决定回去就发个短信慰问一下江宁,心里甚至已经打好了草稿,第一句话要怎么说,然后再怎么说,江宁无疑已经成为她心里男神。

    “咦,不对啊,号码怎么是十位数,一二三四五^^”收银小姐连忙又数了一遍:“还是十位!”

    她脸sè有些古怪,导购小姐连忙拿过来反复看,然后脸上一阵血红,一阵愤怒直冲脑门,真的是十位,感情人家在耍她,而且她似乎预料到这笑柄定然会从这快嘴的收银员嘴中传遍商场,她一时间有追出去质问江宁的冲动,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人家早开车走了!

    车子里,江宁脸sè一直不错,嘴角隐约都有笑意。

    安秋水视而不见,专心开车,除了几个公式化的问江宁去哪儿之外,再也不跟江宁说一句话。

    江宁却是无视安秋水的刻意冷漠,道:“那导购小姐还不错,人挺漂亮的,这次耍了她,下次要多在哪里买几件衣服才是!”他边说边看着安秋水,见她眼神又一瞬间好奇。

    他反倒不说了,安秋水本来竖着耳朵听,却发现江宁忽然停止不说,顿时心里一阵无语,冷冷道:“现在去哪!”

    “去夕阳阁门口接小蝶,你又不肯当女主角,我总得带一个,毕竟是酒会,没伴的话很没面子的!”江宁笑道。

    安秋水心里更加烦躁,心想就算自己穿上那裙子你也不会让我当主角吧,她很了解江宁,知道江宁很多事情都是事先做了决定的。

    江宁有句话没说,江宁之所以选择唐小蝶去参加这种高档次酒会,并不是其它女人不合适,而是唐小蝶天生就对这种场合很是敏感,而且出身商业世家的她从小就开始跟父母参加各种酒会,表现上会很得体。

    车子开到夕阳阁,一个穿着紫sè长裙的女人已经在原地等着。

    安秋水心里本来还不爽,但是见了门口站着的唐小蝶之后,顿时所有情绪都消失无踪,只剩下了一个结果,那就是自己无论如何都达不到唐小蝶这种气质,不是刻意表现,仅仅一个站姿就能让人注意到她,无疑到哪里都是焦点,虽然自己容貌并不比唐小蝶差,而且身材样样都不差,但生活环境不同,注定会让这方面本质上不同,安秋水自小活在军营,身上更多的则是英气跟果决,说白了就是完全超越了一般女人的心xìng。

    唐小蝶出席酒会大多会选择紫sè,并不显老,本是彰显贵气的紫sè,在唐小蝶身上完完全全就像是没有一点用处,她穿上紫sè,就像是一只蝴蝶jīng灵,完美的不像是凡间的人物,给人一种极端的好感和亲近感!

    “这家伙凭什么这么幸运,有这么优秀的女孩子还到处沾花惹草!”安秋水下意识就对江宁恶感更甚,见了唐小蝶之后,安秋水本来无所谓的心情顿时变得合适糟糕!

    车子停下,唐小蝶见两人坐在前排,提着裙子小心的坐在了后排,笑着对江宁说:“等了好一会了,你又来晚了!”声音轻灵,让人听了心里下意识安静了下来。

    “秋水姐也在啊!”唐小蝶见安秋水也在,跟江宁说了句话后,赶紧给安秋水打招呼,虽然很久不见,但唐小蝶认得出来,当初回江宁老家时,几人同行一路,唐小蝶自然对她印象深刻,而且关系还不错!

    安秋水心里微微一暗,唐小蝶一个“也在”让她备受打击,感情自己跟江宁在一起就是“也在”,她平时没工夫想这些,今天实在是被折腾惨了,脑袋智商一落千丈。

    江宁随意将座位放了下去,做到后排跟唐小蝶一起,随手揽住了唐小蝶肩膀,入手冰凉滑手,感觉很好!

    “为什么要等呢?早跟你说我到了打电话给你!”江宁有些责怪道,唐小蝶这种事事都很重视的表现实在让江宁心里很内疚,这女人如果表现的不是太懂事,江宁一定会更高兴!

    安秋水从后视镜看到两人,心里不由产生了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这两人坐在一起还真是一对璧人,特别是在两人都是正式服装出席酒会的时候。

    “没什么啊!”唐小蝶微微一笑,不由对安秋水道:“秋水姐这次任务要多久呢?”她自然知道安秋水能出现在江宁车上自然是特战队派来保护江宁的,江宁并没给唐小蝶讲太多特战队的事情,怕知道的太多对唐小蝶没任何好处,但是唐小蝶却是隐隐知道一些。

    “一两天吧!”安秋水回答,努力忘却之前跟江宁的不愉快,轻松回答,唐小蝶看上去豁达开朗,但心思却是细腻如发,安秋水怕她看出什么来,那样安秋水真是无地自容了!

    而且她回答的一两天也是安秋水随口的话,今天跟江宁一起发生了那么尴尬的事情,安秋水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赶紧先离开这家伙,没有任务千万不要交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总之是很别扭,特别是在江宁明显重视唐小蝶而自然忽略自己这个司机的时候,这感觉来的格外强烈,她以前是绝对没有这种感觉的,现在也开始怕这种感觉,她是真正的特战队员,心里早就想这一辈子都呆在特战队的,至于感情什么的,在安秋水看来都是笑料,狗屁感情啊。

    车子明显速度变得快了起来,江宁已经事先告诉自己地址。

    “这酒会是白家公子白浩然发动的,说是要增加一下上京市年轻一代的感情!”江宁随意介绍给唐小蝶听,说话间隐隐想笑,感情,他跟白家怕是永远没有感情可言,自己爷爷江献武死的时候白家落井下石,而且他前些时候组织特战队员偷袭艾斯克鲁的时候从一个未死之人隐约知道艾斯克鲁跟白家有直接的牵扯,所以白家是江宁现在所努力的动力,当然是想努力击垮的动力。

    “白浩然!”唐小蝶也微微皱起了眉头,经过调查,当初想要抓住易青青的好像就是白家的另一个公子白展飞,她对白家的观感也实在是恶到了极点,而且她当然也是知道白浩然的,这人素来有上京市第一公子之称,近半年来锋芒毕露,军衔已经升至上尉,再往前一步,前途不可限量。

    “不会有什么事情吧!”唐小蝶有些忧虑道。

    江宁道:“不用多想,他既然敢给我递请帖,我为什么不去,而且我倒要见识一下白家少爷的拢人手段如何!”白浩然发动酒会,显然是想多接触一些名流公子,或则说是想接触一些未来的高官掌权者,z国是个很奇怪的国度,老子英雄那么儿怎么都不会太过狗熊,当然就算是真的狗熊也会被朔造成英雄!

    江宁还有句话没说,这次酒会几乎集结了所有年轻一代的上京市jīng英,江宁若是不去的话未免错过了一个好机会,他现在公司进入了瓶颈状态,迟迟难以突破,虽然财源滚滚,但并不是江宁想要的结果。况且他虽然有一个少尉身份,但在这些人眼里,无疑只是一个鸡肋职位,因为他几乎是特战队的一个特例,没人相信江宁会真的能执掌特战队,江宁现在之所以在上京市名头如此响亮,还有一层原因,就是这家伙太过神秘,每一件事情看似无法解决的时候总会迎刃而解,一次是巧合,但两次三次来说,没人会再说是幸运。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1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