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五十七章 小七【五

    事实上江宁在医院躺了三天,整整三天才算是勉强恢复一些气力!

    白敬尧那一下并没给他太多造成皮外伤,反而是他提气硬抗,伤了五脏。

    医院是整个上京市乃至全国都属于最好的医院!

    江宁躺在病床上,百无聊赖,他虽然胸腹还有些隐约疼痛,但强大的恢复能力跟不同于一般人的体格使得他早就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医院不准他出院,他也只好随意躺着!

    这三天内来看他的人一波接着一波,唐小蝶前脚忙完生意,后脚定然是要赶来看看江宁,如不是江宁赶着她去睡觉,她怕是要陪着江宁一起躺在病床上!

    楮灵本就是个国医圣手,来看过江宁之后却是撇了撇嘴,显然江宁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江宁当时被医生强迫呆在病房里的无奈表情让楮灵心里很是爽快!

    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病服,江宁伸了伸懒腰,已经是早上了!

    看了看病房里的另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胸部还在有规律呼吸的女人,一起一伏,显得极为养眼,正是白天夜里奉命守候江宁的安秋水!

    这女人也实在是累坏了,若不是如此也不可能江宁醒的时候她还能睡得昏昏沉沉!

    江宁随意看了看她恬静的脸,心理不由嘀咕,这女人不睡着的时候有时候行事凶悍冷酷,没有个女人样,现在一睡着却是看上去顺眼太多了,瞬间安秋水的形象从江宁心里的八十分涨到了九十五分!

    江宁伸了伸懒腰,然后晃悠着朝外面走去,想散散心,这几rì虽然在医院比较乏味,却也是难得的清闲,他若走,医院拦不住,但江宁显然还想再清净两天。

    他并没有打扰安秋水,就小心的走了出来,累了就歇着吧。

    外面空气很好,到处都是散步的,或扶着病人,或推着病人,在树荫底下,各自笑着,一时间给人一种很珍惜生命的感觉。

    江宁独自走到了一颗大树跟前,这树的周边是用东西砌起来的,专门供人坐下休息,此时已经坐了一圈。

    江宁听着这些人说些家常废话,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也许自己也需要组建一个家庭了!这是他以前几乎没考虑过的事情。

    “哥哥,陪我走一盘飞行棋怎么样?”

    忽然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往这边走了过来,这小孩子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但头发却是被剃的干干净净,此时小脸虽然苍白,但是却充满生机!看上去虎头虎脑的很是可爱!

    江宁忍不住心里颤动了一下,莫名其妙的感觉,他眼力跟着楮灵接触久了,自然是知道一些望闻问切的皮毛东西,这小孩子脸sè显然是不同于一般人的!

    江宁忍不住笑了笑,轻声道:“好的!”不知道为何,他感觉自己该做些什么。

    小男孩小心翼翼拿出飞行棋,然后反复吹了吹地上,等干净了才将棋子摆了上去,一脸的珍惜!

    两人简单玩了一会,这小鬼飞行棋挺厉害的,而江宁却是个中菜鸟,连输了几盘,把小鬼乐的咯咯直笑!

    “你家人呢?”江宁看过去这么久,依旧未等到小男孩家人,不由笑着问道。

    “你说我爸爸啊,他让我在这乖乖等着,他去医院里面了!”小男天真笑笑,显然是个非常听话的孩子。

    “你叫什么名字?”江宁帮他收起棋子问。

    “我叫小七!”小男孩回答。

    江宁知道事情不会如此简单,这么小的孩子被父亲丢在这里,身边没有一个人照看,显然是极为不正常的。

    “那小七,我问你,你妈妈呢?”江宁见小男孩一直不提自己母亲,不由问道。

    “妈妈,我没有妈妈啊,都没见过她的!”小七似乎有些伤感,掂了掂脚,努力爬了上来,然后坐在江宁身边!

    众人看着两人,同样的病号服,坐在一起竟然说不出的和谐!

    江宁随意摸了摸他被剃的光光的小脑袋。

    那你穿着病号服干什么?你看上去这么jīng神,不像有病的样子嘛!”将随口套话,这世界上每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但是碰上了,江宁倒是真不介意帮一下忙!

    小七听到江宁说他没病,不由笑嘻嘻道:“我也说没病嘛,但爸爸非要我住在医院里,每天还要做哪些吓人的事情,很痛的!”他说到这而显然有些惧怕,大眼睛里露出深深的恐惧!

    “那你怎么出来了?”江宁温和安慰道。

    “爸爸说要我在这里等一会,他去里面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小七抬头看了看,并没看到自己爸爸的影子,不由有些失望起来!

    “知不知道你爸爸在哪,带哥哥去看看!”

    小七想了想,道:“知道的,是在一个医生叔叔哪儿,那医生叔叔好凶啊!”

    “那带哥哥过去找你爸爸好不好!”

    “好吧!”小七点了点头,看了看江宁,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

    江宁随意抱起了他,道:“你给哥哥带路,哥哥抱着你走!”

    “好!”小七倒真不客气,果真帮江宁指路!也不知道这孩子从小受的是什么教育,看到陌生人会这么信任!

    背后,一个提着果篮的漂亮女人眼光复杂的看着江宁抱着那孩子渐渐远去,却是没有叫上一声。

    沈红玉忽然扭头就走,心里一瞬间感觉有些暖洋洋的的,她一直以为江宁是个极度冷血的人物,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他抱着那还得表情若是能永远定格该多好。

    摸了摸眼角,却是有些湿润!

    刚要上车,忽然一个穿着白sè运动装的女人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慌忙擦了擦眼角,自然认出了女人是唐小蝶。

    “你也来了!”唐小蝶跟她打招呼,如果说唐小蝶以前很不喜欢沈红玉的话,现在倒也没理由再对她有偏见,没有她的离开,自己或许永远不可能贴近江宁!

    沈红玉点了点头,眼光复杂的看着唐小蝶,就是这个女人,让她跟江宁的感情再也难以破镜重圆,但她心里也同样没有恨,这是个很好的女人,江宁有了她应该也是一种幸运,至少比自己要好!沈红玉心里想着,却是转身就钻进了车子里!

    “再见!对了,这果篮你顺便给他!”沈红玉将果篮从车窗里递了过来。

    唐小蝶接过,看着车子渐渐远去,有些呆愣的看着沈红玉离去的车身!

    “小姐!”郭建看着唐小蝶不由自主提醒她,江宁现在身份特殊,街头似乎很不安全!

    唐小蝶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然后就往医院里走去!

    安秋水睁开眼睛,下意识就看向江宁床位,见床位空了,她心里也并不着急,太阳洒在脸上,让她遮住了眼睛,这几天难得的平静生活让安秋水有种退隐的冲动!

    想到江宁整夜整夜的用语言调戏着自己,安秋水不由发自肺腑的笑笑,江宁那家伙每到夜里,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多话,总之听的安秋水都是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以至于第二天不能按时起来,生物钟在这里似乎没有作用了!

    带着小七来到一个门口!

    江宁抬头看了看,门上挂着“刘主任办公室”几个字!

    门里似乎有隐隐的吵闹声音!

    “刘主任,我说了钱我明天一定会给你准备好,你就让孩子接着住下吧,我杜峰这辈子没求过人,算我求你了好吗?孩子才五岁,五岁!”

    这声音有些嘶哑,其中急迫江宁却是感觉的出来,而且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江宁好像在哪儿听到过!

    怀中的小七挣扎着要下来,江宁随意松手将他放了下来!

    他慌忙跑进了办公室,抓着杜峰的手:“爸爸,我没病,我没病,我不要呆在这儿!”

    杜峰转过脸,是一张大约三十岁的脸,但此时看上去却是犹如四十岁的样子,鼻挺唇厚,看的出来,从长相看来,是一个男子汉!

    江宁却是看着这张脸,心里五味陈杂,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听到杜峰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就已经隐隐有些猜测,如今见到这人容貌,顿时一段尘封的记忆涌了上来。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那边等着吗!”杜峰责备看着小七!

    “这个哥哥带我来的!”小七指了指江宁!

    杜峰下意识回头去看,稍微发愣,却掩不住目光里的愤恨跟复杂。

    两人对视良久!

    江宁有些犹豫张嘴道:“想不到能在这儿遇见你!”说完指了指小七道:“这是你儿子?”

    杜峰道:“我也没想到能在这儿碰见你,如果有选择,不见面那是最好了!”

    “咱们走吧,小七!”杜峰抱起小七,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起步就要走,似乎很怕跟江宁呆在一起,他怕,怕这个昔rì共同进入竞技场的人嘲笑自己。

    江宁看了看他的手,抱着小七的时候明显有些颤抖起来,显然一双手还是没有恢复!

    “你可以走的,但孩子怎么办?不在这儿住院的话,你以为全z国还有哪一家医院能看这种病!”江宁忽然转过头看着他背影道。

    杜峰脚下一顿,想继续离开,但看着自己怀里乖巧的男孩,他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没什么比自己孩子需要治疗的时候而他却拿不出钱来更让人痛苦的事情了,特别是杜峰这种生xìng高傲的人!

    刘主任本来见突然进来了一个人,刚要赶他出去,忽然眼前一亮,显然认出了江宁!

    他不由慌忙起身,脸上赔笑道:“江公子来了,这几天恢复的怎么样?”

    江宁随意看了刘主任一眼,道:“刘主任,虽然要向钱看,但医德总归要有些,而且这孩子这种病我记得在咱们国家是可以免费治疗的吧!”

    刘主任看江宁好像认识这父子,顿时额头上冷汗落了下来,有些结巴道:“江,江公子,您是有所,有所不知,这是上面定下来的规矩,我也只是个执行者,没办法啊!”

    说完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道:“不过既然是江公子的朋友,那就算是我刘某人垫款对这孩子进行治疗,我都没有任何意见!”

    “给他找间最好的病房,好好照看,钱我一会让人给你们送来!”江宁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这种人虽然没什么过错,但那种冷漠让江宁很不习惯!

    小七双眼晶亮,似乎在想,为什么这个哥哥跟爸爸待遇不一样!

    杜峰却脸sè复杂的看着江宁,他清楚知道,只要有江宁出面,他的孩子就有救了,至少可以常年住在这里,看不看的好,他至少心里会舒服些!

    这时候刘主任喊来一个护士安排了一番,护士顿时热心的看着小七笑着说:“小朋友,跟阿姨走吧!”

    小七看了看杜峰,又看了看江宁,杜峰缓缓的点头,小七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跟着护士走了!

    江宁看他有些依依不舍的身影,对杜峰道:“有没有兴趣出去聊聊!”

    杜峰默不作声点了点头。

    江宁心里一阵感慨,如果不是一张脸,那么杜峰已经变得让他认不出来一点了,脾气跟以前竞技场的张扬跋扈变得判若两人!

    在江宁之前,杜峰是竞技场当之无愧的金鹰,但江宁之后,两人迫于无奈交手,杜峰的这双手就是江宁废了的,杜峰也因此退出了竞技场,想不到现在会变成这样。

    “对不起!”两人走到僻静处,江宁忽然说了一声。

    杜峰复杂的看着他道:“有些事情迫于无奈,我也没怪过你,更何况遇到你算是好的了,我杀了这么多人,也从没想到自己会有什么好后果,等别人来跟我交手,我想当初我可能不会只废了一双手!那样这孩子自己一个人在这世上怎么生活?”杜峰似乎有些不敢想象留下小七一个人他该怎么办。

    “谢谢!”杜峰忽然跪了下去,这是他不得不跪的人,小七有最好的条件治疗,他才会有康复的可能。

    江宁用手扶起了他,笑道:“谢什么,你这样我反而惭愧的厉害,能把小七治好,也算是了了我当初的一个罪孽,更何况都是缘分使然,我第一眼看小七就感觉熟悉,没想到竟然是你儿子!”

    “还能开车吗?”江宁看着杜峰,这不是一个能接受施舍的人,江宁唯一能做的就是帮他找一份像样的工作。

    “还行,手虽然废了,但方向盘还转的动!”

    “那帮我开车吧,除了接送我办些事情之外,你晚上时间很多,可以随时来看你儿子!”江宁道。

    杜峰愣了愣,然后沉默的点了点头,他现在双臂做不了太吃力的事情,但一些他能做的事情,一个月工资却连小七三天住院费都不到,所以他没有丝毫办法。

    “去看一下你儿子吧,什么时候要上班,给我电话!”江宁把自己手机号码留给了他!

    “好!”杜峰干净利落的转头就走,有些感激并不一定非要写在脸上!

    “他是谁啊?”就在这时,唐小蝶忽然从江宁身后道。

    唐小蝶一身白sè运动装,清丽的脸上充满朝气活力,乌黑柔滑的头发被她随意扎了起来,说不出来的自然。

    江宁一把抓住了唐小蝶的手,笑道:“一个朋友,我未来的司机!”

    唐小蝶也没有多问,用手摸了摸江宁胸口问:“还疼不疼!”

    江宁捏了捏她小脸,看郭建如木头一样杵在那里,顿时瞪了他一眼,郭建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身不知道去了哪里!

    唐小蝶脸上一红,道:“用不用这么明显!”

    江宁跟她逗趣了一会,忽然趴在唐小蝶耳边道:“等我出院了咱们要个孩子吧,好不好,小蝶!”

    “孩子!”唐小蝶不敢确定的看着江宁。

    “对啊,要个孩子,你不高兴啊!”江宁假装生气。

    唐小蝶脸上先是一红,紧接着满脸欣喜道:“我当然高兴,我也早想要个孩子了,但怕你不高兴而已!”唐小蝶此时心里确实因为江宁这句简单而随意的话真心开心起来,当一个男人诚心诚意的想跟一个女人要个孩子的时候,这对于一直喜欢这个男人的女人来说是最幸福的事情。

    江宁见唐小蝶久久还未平息激动,不由没出息的看了唐小蝶一眼道:“要不要这么高兴!”

    “用你管啊!”唐小蝶憧憬不已,显然还没从那之中的气氛脱离出来!

    “还敢顶嘴!”江宁顿时笑着把唐小蝶拦腰抱起,然后狠狠的亲了她一下,吓得唐小蝶慌忙道:“别有人过来了!”

    唔!

    只是她话未说完就被江宁堵住了小嘴。

    “谁看到男女亲热都要回避的,不然不怕长针眼呐!”

    良久……

    两人才缓过气来,唐小蝶整理了一下被江宁弄乱的衣服,白了他一眼道:“刚刚我看到沈红玉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没进来,将一篮水果让我转交给你!”

    江宁脸上顿时微微复杂,他还记得这女人被自己随意弄倒在地上之后一脸的惊慌样,当时若不是沈红玉,自己怕是真的要杀了白展飞,说起来自己还得谢谢她。

    “对了,你不是让我帮你找心理医生吗?我找到一个,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帮你约她!”唐小蝶道,她说完还有些奇怪,不知道江宁为什么要找心理医生。

    “不说这个先,对了小蝶,身上有没有带钱?”江宁问道。

    “多少?”

    “十多万吧!”

    唐小蝶白了江宁一眼:“我以为你要做什么投资的,十多万倒是没带,我让郭建回去取!”

    唐小蝶没习惯挎各种包包,所以也是没带什么钱,拿出在手腕上晃悠的手机,唐小蝶给郭建打了个电话!

    “顺便直接让他送到303病房,就说这是提前预支的工资!”江宁又吩咐了一声,唐小蝶电话里不由重复了一下江宁的话!

    “咦,怎么没见秋水姐!”唐小蝶几乎每次都会见到安秋水的,现在见只是江宁一人,不由有些惊讶道。

    “睡着了,没醒,我也没叫她!”江宁想到那个每天被自己折腾到快要崩溃的女人,不由笑了起来,江宁晚上有时候会失眠,安秋水却是保持基本睡眠习惯了,没少被江宁折腾!

    唐小蝶见他想笑,不由责怪道:“人家每天尽心尽力当你保镖,别没事难为人家!”

    江宁随意将话题绕开,道:“对了,我明天出院!”

    唐小蝶惊讶道:“不行,不是说还要住两天吗!”

    江宁随意舒展了一下身子道:“没事了!”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1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