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七十章 神针八法

    “做的太好了!”白敬尧一脸赞许的看着白浩然,脸上难掩喜sè,白浩然这次给他了一个突如其来的惊喜,虽然是拿自己的百分之二股份换取,但白敬尧很欣赏白浩然这种态度,因为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是属于白浩然的。

    “爷爷不骂我就好了,毕竟我手里的百分之二十股份给了叶轻眉,这女人接下来的动作可能会对白家造成一定冲击!”白浩然一脸谦和道,在白敬尧面前,他永远都是一个以家族利益为中心的人。

    “我为什么要骂你,你做的很对,白家的百分之二十股份虽然很多,但是比起来江宁公司未来的发展前景,微不足道,而且白家的通讯业早就陷入瓶颈,如今你能开拓另一条路,说不定会让白家更上一层楼!”白敬尧深深知道江宁公司养生酒等品牌在市场上所占据的份额,如今被自己孙子不声不响拿下,简直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对了,不会有什么后患吧,江宁虽然看上去势单力薄,但是这件事情毕竟见不得光!”白敬尧询问道

    “爷爷放心,绝对不会有任何后患!”白浩然对这个倒是自信的很,而且他也相信沈红玉不会给江宁留下丝毫把柄,这样江宁就算是想翻身,也无济于事,因为无论是自己白家或者是叶轻眉,都绝对不可能让江宁有翻身的机会!

    他又想到了沈红玉,心里倒是暗暗佩服她,白浩然跟江宁接触很久,深深知道江宁无论是防备xìng或者是心xìng都是上上等,而沈红玉不管用什么手段,能让江宁跳进陷阱,这已经不是一般人所能办到的事情。

    “千万不要得意,或者大意,那小子我始终有些看不透!”白敬尧眼睛里溢出几分杀意,显然想到了江宁接自己一拳的场景。

    “爷爷放心,得一步步来,商业上只是第一步,我以后要让他知道什么是处处失利,最后会毫不犹豫的扼杀他!”白浩然显然也拿江宁当成了劲敌,而江宁之前所表现出来的东西也足够让白浩然重视这个对手。

    白展飞自然也是听到了这件事情,忽然彻底癫狂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江宁竟然栽在了自己的女朋友身上,这是不是噼啪几声响亮的耳光!”白展飞多rì抑郁的心情瞬间像是好转了很多,毫不掩饰的大笑出声,边笑边心里想着江宁现在是何等的失落,他恨江宁,此时好不容易听到一件令他大爽的事情。

    “少爷,你不应该这么想的,江宁是栽了,但却是栽在了大少爷手上,大少爷怕是在老爷心里已经坐实了白家继承人的资格!”殷术苦笑的看着白展飞,没想到他现在还能笑出来。

    “继承人资格!”白展飞脸上抽动几下,他已经不会再想这几个让人眼红的字,因为从他手废了之后,白敬尧就对他极为冷淡,明明知道是白浩然有很大的责任,却没有丝毫责备的意思。

    “老家伙,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究竟谁才是你的好孙子!”白展飞脸上挂满失落,他真心尊敬白敬尧,但白敬尧却对他冷若冰霜!

    ……

    “红玉,后悔不后悔?”叶轻眉看着眼前这个从上京市回来之后就仿佛变得更加成熟的女人,心里想自己让她做这种事情是不是对她太过残忍了!

    沈红玉勉强笑了笑,脑海中不时闪现江宁熟睡的脸,她给江宁喝的是雪山红,一种喝了大半瓶就算是一头牛都会醉倒的烈xìng红酒,而且这酒初时还没有什么反应,跟普通红酒只有细微的差别,任何人都难以辩论,这酒也是白浩然提供的,自称是世界上也没有几瓶的红酒!

    “眉姐,是你教会了我什么是尊严,也一步步把我带到了现在这个位置,我对男人已经死心,谈不上后悔了!”沈红玉说的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这就好,你自己平静一会,一个月,不出一个月,咱们公司势必会成为z国通讯业的龙头,这种业绩就算是在历史上都要留下一笔,这其中你功不可没!”叶轻眉平淡如水的声音却说出了让任何人都激动的话。

    沈红玉脸sè微微好了些,点了点头道:“眉姐,我请两天假吧!”

    “嗯,你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叶轻眉微笑说。

    等叶轻眉走了,沈红玉脸上的笑容才完完全全消失不见,所剩下的只是无以伦比的落寞,什么权势金钱,得到之后却不如感情来的重要了,若是她昨晚不给江宁喝那一瓶雪山红,她跟江宁就有可能和好了吧?沈红玉自嘲想着。

    ……

    江宁回到了别墅,尚未进门,就被唐小蝶一把紧紧抱住!

    “老公,我想你了!”她脸上紧张真情流淌。

    江宁脸上扯出几分笑容,静静抱住了唐小蝶,脸上出奇的温和。

    “我也想你了!”江宁伏在唐小蝶耳边轻声道,直到此时他才知道唐小蝶这个女人对自己究竟有多重要,原来她真的能驱散自己心里的落寞感觉!而这世界也不是他一个人在战斗,至少有她!

    莫言张了张嘴,终归没在这种时候谈公司的事情,她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心里莫名的温馨,但也有些隐隐的涩味。

    “进来说吧!”易青青笑着对两人说。

    江宁这松开唐小蝶,将她脸上泪花擦去,拉着唐小蝶走了进去!

    楮灵本来还一肚子气,但见到江宁的时候就彻底消失无踪,公司除了莫言,就楮灵最为cāo心,公司里的一系列品牌,全部都是楮灵的心血,如今突然成了别人的,怎么能让楮灵没有半点波动。

    江宁坐在沙发上,看着几个女人都是等着他说话,随意点燃了一根烟,烟雾缭绕,顿时把江宁环绕!

    看着几个等着他说话的女人,他简单的介绍了昨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介绍,除了省去了他跟沈红玉的几次肢体纠缠。

    大厅里静了半响,好一会楮灵才一脸愤恨道:“这贱人怎么这么yīn险!”

    唐小蝶却是没什么反应,只是抓着江宁的手笑着说:“不行咱们就不在上京市呆了,也不跟他们争了,咱们不如回江叔叔他们那里,平平安安的也好!”她自然知道这是一个yīn谋,但如果让唐小蝶选,她宁愿不要这儿的所有产业,只想跟江宁简简单单一起就好,就像江宁曾经讲过他母亲李出云那样简单!

    莫言道:“事情不能就这么算完了,报jǐng,马上报jǐng,要jǐng察介入,这是恶意竞争,而且是犯罪!”似乎想不到白浩然跟沈红玉会用如此手段,她有些激动。

    江宁看几人讨论的热乎,随意道:“我去楼上一下,你们先聊着!”此时他心情的确是出奇的不好,像是有什么堵着一样,单纯的没了公司,或许心态平和的江宁并不会这么在意,但是yīn他的人是沈红玉,在他以为关系已经逐渐和好沈红玉!

    几个女人看着江宁离去背影,面面相觑,莫言刚要说话,被唐小蝶止住道:“言姐,让他先安静一下吧!”

    楮灵脸上有些担忧的看着江宁背影,晶莹剔透的小脸上露出几分忧虑!

    “小灵儿,怎么了?”唐小蝶看她脸sè不对,不由问道。

    楮灵摇了摇头道:“江宁上次在酒会上失去理智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唐小蝶皱眉,心里隐约有几分不好的预感,颤声道:“知道,怎么了?”

    “我都说不上是怎么回事,大致跟他以前常年打拳有关系,可能那份暴戾已经渗透进他的骨髓了,他上次回来我听你说起,给他有治疗过!但不知道有没有用?”楮灵脸上一脸茫然,显然以她的医术也难以确定江宁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担心什么?”唐小蝶着急追问,易青青此时脸上也开始担忧起来。

    “我是担心他情绪波动太大的话会对他造成一定影响,那天的情绪可能又会回来!”楮灵有些不确定,他只知道江宁的病情诡异无比,好像隐约是跟情绪波动有关系!

    “你都没办法,那该怎么办?”唐小蝶着急道。

    “他以前好好的,怎么会有这种怪病!”易青青也有些不可思议,但同时也担心无比,她跟江宁认识的时间比唐小蝶都长,从未发现他有过这方面的病。

    莫言皱眉看着楮灵,等待她说话,关系到江宁安危,这几人再也难以计较公司上的任何事情。

    “或许我爷爷有办法……”楮灵有些不确定,但是也只能想到她爷爷!

    几人彼此都有些忧虑!

    江宁躺在床上,放开四肢,双眼显得有些呆滞!

    沈红玉的柔情似乎还回荡在他耳边。

    我吃过了,看着你吃就好了!她笑着的嘴脸转眼间又像是变成了恶魔一样的冷笑,我要你进十八层地狱!!

    江宁拳头握紧,青筋崩起,整个手臂顿时肌肉虬结,看上去有些骇人。

    “沈红玉!白浩然!!”江宁的声音低沉而复杂,她能接受沈红玉害他坑他,但是绝对接受不了沈红玉是跟白浩然联手,这是他心里最大的忌讳!

    脑袋忽然一阵剧痛,江宁不由脸上肌肉颤动起来,电视里白浩然依旧在自然而然的发表演讲,但一句句话全像是刺进了江宁心里!

    他坐了起来,捂住胸口,剧烈的喘息声抑制不住,脑海中全是暴虐的杀意!

    他隐约感觉到自己状态不对,强忍着破坏yù望,慌忙跑进洗手间,打开冷水,衣服也不脱,就这么站在了冷水下面!

    任由冷水从领口钻进去,刺激着他皮肤!

    有丁点效果,但无济于事,他脑海里依旧无法释怀,如胶片变换,不断闪现各种画面,让他几乎快要崩溃!

    “杀!”终于,他口中溢出了第一声杀意,接着杀意如决堤的江河,汹涌而至,迅速占据他全部思维!

    如果此时有人在这里,一定会发现江宁现在状态几乎跟当时酒会里是完全一样的,双血红,颈间青筋异样的绷起,毫无理智!

    楼下几个女人听到上面动静,还有江宁那一声怪异的声响,顿时着急想上来看看!

    楮灵顿时着急拦着道:“你们都别上去!”江宁这一声让楮灵感觉到了不妙,这不是简单的声音,而是一头野兽的嘶吼!

    唐小蝶跟易青青却根本没说话,趁着楮灵着急的当口已经跑了上去,江宁的安危实在是重过她们安危,或许潜意识里两女没有一个人会相信江宁会伤害自己。

    楮灵顿时急的跺脚,只有她知道江宁病发时是什么状态,一时间也有些手足无措,愣了愣神,忽然也快步跑了上去!

    “老公,你怎么了!”唐小蝶跟易青青一进房间,顿时就看到被江宁折腾的乱到一塌糊涂的房间。

    此时的江宁双眼淡红,目光没有半点焦距,整个人身上血管像是全部在这一瞬间崩了出来,看上去骇人至极!

    “出去,快滚出去!”江宁用最后一点理智吼道。

    “老公!”唐小蝶急的眼中含泪,下意识就想上前去扶住江宁有些踉跄的身子!

    但就在这时,楮灵赶了过来,看着有些激动的两女和江宁的状态,严肃的在两人颈间各刺了一针,两人顿时晕倒,她跟莫言一人扶了一个把两女扶了出去!

    “你看着她们,别乱动就好!”把两人扶到一个卧室中,楮灵嘱咐了脸上严肃的莫言一声,莫言虽然也想跟楮灵一起去看看,但还是点了点头!

    楮灵却是片刻也不停留的就出了卧室,江宁所在的卧室里乒乓响不停!

    江宁第一次发病是在酒会上,那时候因为是第一次,他隐约还有些理智,所以在沈红玉站到自己身前的时候还能勉强收回来!

    但这一次,江宁却是无能为力,他脑海中很清晰的显示着自己正在做的疯狂事情,但是想要控制身体,却是难于登天,身边的任何东西都像是变成了想要杀他的敌人,江宁jīng神亢奋的肆意挥霍力气!

    “砰!”房门被楮灵大力的推开。

    江宁双血红的看着进来的楮灵,毫无意识的就朝楮灵走去,瞬时间,江宁单手便卡住了楮灵娇嫩的颈部!

    楮灵顿时脸上涨红,但是眼睛却是看着江宁淡红sè的眼睛,毫不退让,也不挣扎,任凭江宁手上力气一分分加大!

    此时的江宁皱了皱眉,眼前的楮灵已经变成了想要杀他的敌人,但不知道为何,看了对方目光之后的江宁下意识手上软了一下!

    楮灵感觉颈部一松,而且江宁此时好像注意力有些不集中,脸上一喜,顿时手腕翻转,一根银晃晃的细针顿时刺在了江宁颈部!

    江宁动作戛然而止,人毫无意外的倒了下去,这儿是人身一个大穴,只要被刺到,没有任何人能够幸免而不晕过去!

    楮灵看他想要摔倒,顿时费力的扶住了他,把他扶到了床上!

    但旋即楮灵娇俏的脸上就布满了愁容,因为江宁虽然昏睡过去,但是脸上痛苦神sè却依旧没有减少,额头冷汗不断流淌而出,看的楮灵心都要碎了!

    她隐约对江宁这种病情了解一点,但也仅仅是了解,还是她爷爷曾经告诉她的,极为复杂,复杂到楮灵当时都没有兴趣听!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似乎只有让江宁昏倒,但一点都无济于事,江宁心火未除,如果还这么固定着他,后果不敢想象!

    此时的江宁脸上满脸冷汗,脸sè苍白至极,身子无意间哆嗦!

    “电话!对电话!!”楮灵忽然大眼睛一亮,顿时拿起了电话拨了过去,电话自然是她爷爷的。

    电话铃声响了一会,但对于楮灵来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快接啊爷爷!”楮灵心里祈祷着,但电话一端毫无动静。

    楮灵心里急切至极,但形势越来越糟,她只好先扔了手机,然后犹豫了一下,瞬间就除去了江宁所有衣服,这算是她真正意义上看到江宁的身体,但是此时却根本来不及多想什么!

    只是手上快的让人眼花缭乱,快速刺入江宁身体上大穴!

    神谷,永池,天海……

    楮灵额角渐渐有了些冷汗,神针八法是她们褚家祖辈相传的针灸术,但是楮灵由于年龄偏小,根本就没有学通透,此时勉强使出,jīng神顿时有些虚弱!

    强自控制有些哆嗦的手部,楮灵手法怪异的cāo作着八根银针,每一次接触银针,楮灵脸上就白了几分!

    神针八法讲究以意控针,虽然说是一种针灸术,但是已经脱离了针灸的范畴,对jīng神跟控制能力要求恐怖,就算是楮灵从小就学,现在也只能勉强控制六根银针,这次一次xìng用了八根,可以说是勉强至极,而且她也不知道这种针灸术对江宁有没有用处,因为江宁病的根源在于心理上,根本就跟生理牵扯不大!

    但是楮灵没有办法,此时只能凭借着她经验来勉强控制江宁,不这样的话江宁怕是会出事。

    好一会,楮灵已经没有了半分力气,江宁也总算是不再抽动,脸上冷汗也渐渐没有,整个人算是平静了下来,呼吸平稳!

    但楮灵却是不敢掉以轻心的拔掉江宁颈部的那根银针,只是小心的帮江宁擦了擦身上还有额头上的汗珠,心里隐隐有些心疼!

    江宁这次发病如此严重,跟他昨天醉酒不无关系,至少楮灵刚才帮江宁把脉之时感觉到了什么。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