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七十一章 发泄

    这一章邪恶,勿喷!

    *********************

    她无意看了江宁一眼,对方**着的身体顿时让她呸了一声,脸上红润不已,然后心里蹦蹦跳动的用薄被把江宁盖了起来!

    刚才情况紧急,她没有在意,但此时忍不住让她有些别扭,特别是心里隐隐想细细观察的心思,让她对自己鄙视不已!

    时间又过去了几分钟,楮灵感觉差不多了,这才犹豫着把江宁颈部的银针缓缓拔掉!

    她这会依旧是疲累无比,拔银针的手都有些软绵绵的,她预料江宁这会功夫应该已经恢复正常神智,毕竟神针八法在她心里几乎没有治不好的病!

    狠了狠心,银针被楮灵拔出,江宁顿时就模糊着睁开了眼睛!

    楮灵看他眼睛已经恢复正常,顿时心里猛然一松,但只是片刻,她就脸上大变,因为江宁现在眼睛颜sè虽然恢复了正常,但是眼睛的焦点依旧是没有丝毫焦距!

    她刚要继续刺江宁的睡穴,但手上只是一软,就被江宁随意将她针囊扔掉!整个人顿时被江宁压在了身下!

    江宁身手何等厉害,楮灵只要不是偷袭,根本没任何反抗的机会,而且楮灵此时就算是偷袭,也没有能力能再制服江宁了。

    男人的眼睛没有任何情绪,所有的只是渐渐粗重的喘息声音。

    楮灵眼睛惊骇的一动不能动,颤声道:“江宁,宁哥!”她怎么都不会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江宁的戾气明明已经被她的针法驱散了,现在是怎么回事?

    任她如何想都想不到神针八法虽然厉害,但是她毕竟没有将神针八法完全掌握,所以江宁虽然没了戾气,但是情绪却是要以另一种形式发泄出来!

    楮灵被江宁随意控制的就动弹不得,心里充满惊骇,不知道江宁要干什么,但旋即她就忍不住要惊呼出来!

    因为……江宁竟然毫不犹豫的把楮灵身上单薄的衣服随意的撕碎,力气大的让人难以相信!

    楮灵捂住自己嘴巴,双眼惊骇的看着眼睛里充满情yù的江宁。

    江宁撕衣服的动作让楮灵整个身体都痛的有些麻木,娇嫩的身体被他毫不怜惜的手劲给弄痛了!

    她下意识就要喊出来,但只是片刻她就心思复杂的沉默起来,她隐约知道了江宁腰干什么,虽然惊惧,但是心里却也有些异样!

    只是片刻,楮灵身上衣服就被江宁全部除去,楮灵顿时赤条条的,身体如一条鱼儿一样在江宁身体之下扭动着想要挣扎!

    江宁似乎感觉楮灵捂在嘴上的手格外讨厌,随意拿开,就吻了下去,动作粗暴而无礼,楮灵顿时极为惊慌的想要晃动头颅把江宁侵入自己口腔的舌头赶出去。

    但只是瞬间,她就完完全全木然了,胸前还从未被男人碰过的娇嫩被江宁另一只手毫不犹豫的抓在手中,毫不怜惜的大力搓揉,一阵剧痛让楮灵眼角泪水都流了出来。

    楮灵喜欢江宁,也曾经幻想过自己第一次跟江宁会是如何甜蜜,但是现在,所有的只是痛苦,江宁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理智的人!

    似乎不满足于楮灵娇嫩的胸部,江宁的另一只手迅速下滑,随意就而粗暴的就覆盖住了楮灵下面!

    楮灵身子一阵绷紧,脸上苍白,她此时只剩下恐惧,哪还有任何情趣,干涩的下体被江宁手指毫不犹豫侵入!

    来自灵魂深处的剧痛让楮灵整个人不断晃动着脑袋,想要挣脱江宁,她怕了,真怕了,因为江宁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理智,而且她毕竟只是个女孩,一个才刚刚二十岁的女孩!

    江宁整个人完全像是一台机器,熟练的控制着楮灵娇小而敏感的身体,毫无温度,毫不怜惜!

    “不要!”楮灵眼角泪水早就滑落了下来,但是却不敢大声叫嚷,因为隔壁卧室里莫言正在看着唐小蝶跟易青青,下意识的,楮灵不想让莫言知道。

    莫言隐约听到这边剧烈的动静,看了正熟睡的唐小蝶跟易青青一眼,顿时皱眉走到两人房门前。

    里面声音诡异而低沉,莫言感觉不对,下意识就敲了房门。

    “小灵儿!”

    没有任何动静,门是锁着的,莫言叫了几声没人回应,越想越是不对,因为里面的声音太过怪异,而且楮灵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全都是江宁自己的动静!

    她有些慌了起来,赶紧就去唐小蝶哪儿找钥匙!

    楮灵自然是听到了莫言说话,而江宁却是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分开了楮灵修长纤细的大腿,然后毫不犹豫的刺入!

    楮灵双眼猛然睁大,下身像是瞬间被撕裂一般,她连喊痛的力气都没有,血丝顺着江宁的下身流了下来,是楮灵的贞洁!

    楮灵疼的心里抽痛,紧紧的抱住了江宁的颈部,心里祈祷他千万别乱动,千万别乱动,她下身依旧干涩,就这么被江宁贸然闯入,那种痛楚可想而知,她现在唯一祈祷的就是江宁别乱动,让她缓口气!

    但江宁有怎么能理解楮灵的心思,只是感觉下面一阵舒爽,前所未有的紧迫感让他毫不犹豫的快速动作起来!

    楮灵的心像是瞬间跌进了地狱,下身却是已经痛得麻木,心里再也没有了任何温度。

    江宁并没理会身下人儿有多痛苦,只是不知疲倦的发泄着自己心里的情yù!

    莫言毫不犹豫的就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入眼的镜头让她不忍注视,她看到了楮灵脸上的痛苦,也看到了江宁脸上的发泄,却没有看到楮灵脸上让她赶紧出去的哀求!

    “你干什么?江宁!”莫言几步就走了上去,毫不犹豫的去拉开江宁。

    江宁回头,莫言顿时看到了一双只有情yù毫无感情的眼睛,她被这一眼看的像是卡住了喉咙,心里顿时堵得慌,下意识就惊呼一声!

    只是这别墅此时太过安静,唐小蝶跟易青青被用银针刺住了睡穴,这声分贝不低的声音只是刺激了江宁的神经!

    莫言被江宁随手带入了战团,一如对待楮灵一般粗暴。

    莫言剧烈挣扎不停。

    江宁似乎被吵得厌烦,随意拿楮灵破碎的衣服塞住了莫言的嘴巴!

    莫言惊骇的看着江宁毫无所觉的把自己衣服一件件除去,心里充满了惊骇跟恐惧。

    “呜呜呜!”她想大声呼救,但所出来的声音只能是如蚊子一般弱小。

    楮灵想要控制江宁,但是身体完完全全没有半分力气,只要稍微一动,浑身就痛的厉害,她眼睛着急,却是没有任何办法。

    衣服被江宁毫不犹豫的撕碎,江宁在楮灵身上未满足的yù望顿时转嫁到了莫言身上!

    ……

    这一天格外漫长,也注定让楮灵莫言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一天,也忘不了这个如禽兽一般毫无理智的江宁!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两个女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消失无踪!

    江宁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安静下来的,**着身体昏睡了过去!

    莫言脸上都都被泪水弄花了,双眼毫无焦点的看着天花板。

    她一直很保护的身体竟然会是被男人给强行夺走的,而且还是自己最为信任的朋友,也是自己最好朋友的男人!

    楮灵浑身已经难以动弹分毫,甚至如果没有莫言,她怕是受不了江宁如此摧残!

    莫言挣扎的做起了身体,雪白娇嫩的身体某些地方有些青紫,骇人不已。

    “你没事吧?”莫言关心的看着楮灵!

    楮灵双眼无神的摇了摇头,道:“对不起!”她知道莫言如果不进来,那么她就没有任何事情。

    莫言擦了擦眼泪,复杂的看了一眼江宁,此时的江宁脸上终于柔和了下来,甚至比以往更为柔和,莫言知道他已经没事情了,但却是难以释怀!

    “这究竟算什么呢?”莫言难以放开自己压抑到了极端的身体,从小到大她第一次被人这么毫无顾忌的摧残自尊,而且这男人明显还是不知情的情况下!

    她有些哆嗦的想要杀了这个熟睡的男人,但是被楮灵眼光哀求的看着,她还是硬不下心肠!

    叹了口气,莫言缓缓站了起来,看了看已经红肿不堪的下身,隐约还有血丝,莫言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是笑的有些凄凉冷漠!

    她就这么毫无顾忌的出了房门,一瘸一拐的,片缕未穿!

    楮灵想挣扎着起身,但是无能为力,她所受的伤害远远比莫言更为大,因为她是第一个!

    莫言走了,连招呼都未打一声就走了,楮灵从开着的房门中看到了她离去的背影,穿的是唐小蝶的衣服!

    过了一会,楮灵终于极为勉强的爬起了身体,然后看着江宁熟睡的脸,心里出奇的没有一点恨意。

    熟睡的江宁仿佛是一个毫无所觉的婴儿,单纯而阳光!

    楮灵将手缓缓放在了江宁脸上,轻柔的碰了碰,如果说刚才那样能解决江宁的病,那么楮灵是绝对不会后悔的,就算江宁不强迫她,就算她知道结局会是这样,她依旧会这么做!

    又过了一会,楮灵终于狼狈的爬了起来,然后缓缓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这件事情就当是一场梦吧,她不会告诉任何人,她唯一感觉内疚的只是莫言,如果莫言不是碰巧进来,楮灵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站起来!

    江宁睁开了眼睛!

    头部仍然有些昏昏沉沉的,他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只是隐约知道自己失去了理智,然后……然后就醒了!

    看了看,还是自己发病的那间卧室,除了空气中的味道有些怪异!

    床上到处都是被撕破了的衣服,他很是熟悉,有莫言的,还有楮灵的,内衣被扔在了床脚处!

    江宁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着的身体,不由脸上纠结的痛苦起来。

    “自己干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是这样!”他已经隐约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下了床,随意找了件衣服换上,刚要出去,却发现楮灵已经笑着走了进来。

    跟以往并没什么不同,只是走路姿势怪异,而且脸上也苍白无比,没有半点jīng神。

    楮灵并没有理会他,只是走到窗前收拾了一下衣服还有床单,递给江宁道:“扔了吧!”

    江宁心里怪异至极,并没有接过床单,反而抓着楮灵稚嫩的肩膀急切道:“小灵儿,发生了什么事情,究竟怎么回事!”

    “你失去了理智,然后qiangjian了我跟莫言姐,就这么简单!”楮灵随意回答道。

    江宁却像是被雷击一般定在了原地。

    “怎么可能,这他妈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可能会做这么禽兽的事情!”只是没有什么不可能,他从注意到床上的衣服还有那种暧昧的气味就知道楮灵说的都是真的!

    “你不用多想,当时你没有任何理智,我不怪你,你唯一对不住的算是莫言姐吧,她反应很大,你有时间的话就去好好道个歉吧!”楮灵随意说,她真的不在意,唯一在意的是自己第一次给了一个没有理智的男人!

    江宁呆愣着,似乎能想到自己给两个女人带来了多大的伤害,qiangjian,自己曾经最为排斥抵触的一种无道德行为,如今却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件事情别让小蝶姐知道,她会很难受,因为莫言一直都是她最好的朋友,你们若是真心相爱她倒是乐见其成,但显然不是的!”楮灵像是一天之内成熟了很多。

    江宁依旧有些难以释怀。

    “把这些扔出去吧,小蝶姐跟青青姐现在被我弄睡着了,咱们赶紧处理一下,然后我才能弄醒她们!”

    江宁随意接过楮灵递过来的东西,毫无jīng神的走了下去!

    他并没有回去,只是坐在院落中的躺椅上,看着即将落下去的夕阳,心里无限复杂!

    自己这是怎么了?从克鲁竞技场回来之后似乎就开始常常失控,无论是内心的黑暗或者是人之本xìngsè或者是正常xìng思维无一不是被放大或者减弱!江宁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

    电话响了起来,还是吴少业打来的。

    江宁随意把手机扔进了草丛!

    “你别多想了,这都跟你病情有关系,你得跟我回老家一趟了,让爷爷看看怎么回事?”楮灵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江宁身后,抱着他脖子,温柔的在他耳边轻声说着。

    江宁摸了摸楮灵滑润的脸,毫不在意的掀开楮灵衣服下摆,果不其然,身上青紫随处可见,可想而知她身体受了多大伤害!

    “哎呀,讨厌不讨厌!”楮灵慌忙拉下衣服,有些局促道,她怕江宁看到这些东西。

    江宁不理会她,心疼的摩挲着她皮肤:“疼不疼!”

    楮灵白了他一眼道:“我是医生,比你更为了解自己身体,很快就没事了,没关系!”

    江宁微微侧过了脸,不想让楮灵看到自己有些湿润的脸庞,道:“是得找老爷子看看了,不然这样下去,我不知道你们还会受到什么伤害!”

    “嗯,你这病一次比一次严重,下次再发作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楮灵自然是注意到了江宁眼角晶莹,她心里有些震动,这个一直铁石心肠的男人竟然也会流泪,为了自己流泪!

    “过一天就跟你回去,不过回去之前我得做一件事情!”江宁脸上恢复了冷酷,他不能确定是不是昨天沈红玉给他喝的那瓶酒有问题,但显然是脱不了干系,他不会去这么急切的报复一个女人,反而是对白浩然忍到了一定境界!

    楮灵担心道:“你现在最正确的决定就是暂时离开上京市,否则再发病,真的难以控制!”

    江宁摇了摇头道:“你说的我都懂,但是一些事情不解决,我怎么可能安心养病!”

    他说完去捡起了刚扔走的电话,给吴少业打了过去!

    “兄弟,五哥可是担心你啊,要不今晚出来放松一下怎么样?”吴少业接了电话直接就说,看口气倒是真的拿江宁当朋友了!

    “五哥,你兄弟我现在在上京市几乎成了笑柄,你跟我一起不怕别人笑话!”江宁回道。

    “兄弟你栽在女人手上,我一点都不感觉稀奇,一个教训而已。年纪轻轻,这点事情都承受不住,我也不会经常给你打电话了!”吴少业随口道。

    “在哪?今天我请五哥!”江宁道。

    “华贸酒店的三楼,今晚五哥给你约出来几个漂亮妹子,咱们好好放松一下!”吴少业笑着说。

    江宁点了点头道:“一定准时到!”

    楮灵叹了口气,知道没办法劝住江宁,只好道:“你小心些,千万不要太过波动情绪,否则病情随时都会发作!”

    江宁点了点头,脸上闪过几分冷酷,低声念道:“白浩然!”

    “告诉小蝶跟青青,就说我有些事情要办,晚上不回来了!”江宁看着楮灵道。

    楮灵点了点头。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