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八十三章 沈红玉的

    “看不出来,两位还有这爱好,其实你们可以继续,让我看的高兴了,我考虑把照片删掉!”

    江宁的话平淡无奇,仿佛拍照这种无耻的事情对于他而言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

    沈红玉双眼怒视着江宁,她怎么都想不到江宁现在会变得这么无耻,如果仅仅是自己,哪怕江宁拍再多她都不会介意心慌,随他去就好,但是叶轻眉的身份非同凡响,被拍了这种照片若是流了出去,后果可想而知。

    “你无耻之尤,我看错你了!”沈红玉斥道。

    江宁随意笑了笑道:“我倒是感觉是一种艺术,两位身材长相都是上等,拍出来让人看了只会感觉是艺术,至少我是这么觉着的。”

    叶轻眉却是一直冷冷看着江宁。

    “手机给我,我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叶轻眉平淡如许,镇定无比,让江宁都暗暗赞叹这女人的定xìng,这种关头都还这么冷静

    “我不给,好像叶总拿我也没什么办法。”江宁丝毫不以为意的笑着。

    两人目光相撞,叶轻眉顿时抽出了自己腰间的枪支,这是防身用的东西,不到必要她不会拿出来的,但显然江宁的无耻激怒了她。

    江宁却是比她反应更加快,随意就抓住了叶轻眉持枪的手,轻巧的就把枪夺了过来。

    “你!”叶轻眉最后的底牌也没有了,忍不住怒目相视。

    “叶总身材真不错!”江宁随意在叶轻眉胸前撩拨了一下,一种极为温润的感觉涌了上来,让江宁有些爱不释手,虽然是隔着衣服,但是这女人里面由于着急,并没有佩戴文胸,胸前刚刚情yù顿起的凸点都格外明显。

    叶轻眉脸上迅速涨红,如果眼光能杀人,江宁现在无疑已经被凌迟处死。

    沈红玉则是失望的看着江宁道:“我看错你了,你这种无耻的人也值得我等这些年。”

    江宁根本就是不在意沈红玉,这女人从跟白浩然联手的那一刻两人已经是再也没有牵扯,否则江宁还真不至于心血来cháo用这种手段。

    “你有什么目的!”叶轻眉看着江宁,终于问出了最关键的一句话,此时她彻底拿江宁没了办法,而且看对方胜券在握的眼神,很明显的,江宁绝对有本事将刚才的照片公诸于众,这样一来自己跟沈红玉的形象,怕是会一落千丈。

    “叶姐,跟这种小人谈什么!”沈红玉眼神愤恨。

    江宁笑着说:“叶姐总算是还有些魄力,你自然知道我这次来江北是干嘛的。”

    江宁想不到会有这种意外收获,索xìng毫不顾忌的提出要求,他基站信号被拦截有一段时间,再不解决他公司的信誉怕就是要一落千丈,这一行就此绝缘,这后果不大也不小,江宁当然会加速处理,,而且这种事情除了叶轻眉之外,没人能解决的了,因为她是始作俑者。

    “你不怕我恢复了信号之后,等以后再度截断!”叶轻眉傻子一样的看着江宁,这种事情她怎么可能答应,如果答应的话岂不是为自己树立了一个大敌,以唐氏的实力,怕是加速促进通讯业,几年内定然会有资格成为叶轻眉的对手。

    “这个不怕,叶姐只要将拦截技术一并给我就好了,这样就一劳永逸了!”江宁丝毫不觉得自己提的要求有什么无耻的,当初自己在上京市的公司未尝不是被用同种手段而夺走的,他现在只是以其人之道还自其人之身而已,不过分。

    “你妄想!”叶轻眉蹙眉怒斥,显然江宁要求太过分,她无法接受。

    江宁却是随意拿出手机,调出刚刚那几张照片,两人洁白**的身体顿时一览无余,脸上神情都是一清二楚,江宁由衷叹道:“两位身材真不错,我摄影技术烂到家了,没想到效果还行。”

    “你大爷!”叶轻眉忍不住爆了粗口,上前去抢。

    江宁却是表情微冷,反手一掌甩在了叶轻眉脸上,道:“叶轻眉,我敬你一个女人走到如此境地很不容易,一再忍让,你还真当自己是女王了!”这女人屡次在上京市害自己,而且还多次用卑鄙手段阻挠自己在江北市的发展,江宁已经足够客气。

    叶轻眉捂着脸,几乎不敢置信的看着江宁道:“你敢打我!”

    叶轻眉脸上迅速的红肿起来,显然江宁下手并不轻。

    沈红玉怒目斥道:“江宁,你究竟想干什么?”江宁陌生人一般的对话方式让沈红玉心里死了一般寂静,而且竟然会动手打叶轻眉,这是她绝对没有想到的事情。

    “沈红玉,你是想逾越身份,代叶总做决定吗?”江宁冷冰冰的看了沈红玉一眼。

    沈红玉顿时感觉呼吸困难,她一直爱着江宁,哪怕是出卖了江宁之后她依旧爱着,但对方显然已经拿自己当了陌生人,那种没有任何温度的眼神让沈红玉坠入了冰窟。

    “给你三分钟的考虑时间,否则这照片就会迅速传遍整个z国,让整个z国的男人们都看看你们这对极为极品的身体!”江宁并不是开玩笑。

    叶轻眉也知道这件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脸上挣扎道:“你这是犯罪!”

    “犯罪,是吗?”江宁忍不住轻笑出声,如果这是犯罪的话,那他倒还真是感觉自己邪恶了起来,但他一直有一个宗旨,那就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叶轻眉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卑鄙无耻,他何须客气,当初江北市沈红玉用一瓶酒把自己灌醉,江宁知道这一切叶轻眉都脱不了干系。

    “我不可能答应你的,你要是高兴的话尽管做个试试!”叶轻眉不用思索,妥协绝对不是她行事的原则,更何况面对江宁这种手段。

    “真有xìng格!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江宁摊了摊手,随意的收起手机,雨这会已经停了,窗外空气清新无比。

    江宁下了车子,随意呼吸了一口,透彻心扉的爽快!

    “江宁,我求你了,我什么都答应你,你把照片删了行不行!”沈红玉下了车,抓住了江宁的手臂,俏丽的脸上已经隐约有泪痕,她真不介意江宁如何对付自己,所在意的就是叶轻眉被牵扯了进去,以叶轻眉的身份,这几张照片若是流传了出去,后果不可想象。

    江宁看着这个自己昔rì最为爱护的女人,脸上却是笑了,这女人现在的姿态实在是太好玩了。

    “你答应了是吗?”沈红玉急切道。

    “答应了,你求我我怎么可能不答应?”江宁笑着说,一如当初那么潇洒有魅力。

    就在这时,沈红玉的电话响了起来,沈红玉连忙避开江宁接了起来。

    “小姐,小朔哭个不停,可能是发烧了,我现在正带着他往医院赶去,小姐要是没事就赶紧过来吧!!”电话刚接通,保姆就着急的说了这么一段话,让沈红玉脸sè大变。

    “什么医院,我这就过去!”沈红玉急切道。

    保姆说了医院名字,顿时沈红玉脸上着急的挂了电话,对着正有些诧异的江宁道:“你送我去医院!”

    江宁自己都想不出他是怎么答应的,只是皱眉走到了车前,沈红玉赶紧钻了进去。

    叶轻眉看着两人离去,脸上表情稍微好了些,但还是音乐作痛,让叶轻眉眼神复又冷厉,这是叶轻眉第一次被人扇耳光,还是如此重的手段。

    江宁心里隐约感觉不对,刚才她隐约听到小朔两个字,看沈红玉的着急模样,显然是这孩子对他重要无比,而且江宁刚才从照片里隐约看到沈红玉小腹上的那道清晰的疤痕,虽然极淡,但江宁知道那是生过孩子留下来的痕迹。

    没有问孩子的父亲是谁,这个对江宁已经不重要了,他跟沈红玉既然注定没有了缘分,那孩子的父亲也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不要别人了,还能指望别人不结婚生孩子,这是江宁早就预料到的事情,只是有些突然而已。

    沈红玉脸上隐约失望,江宁并没有表现出一点关切,这点让沈红玉准备好的话全部堵在了心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把照片删了,我告诉你孩子是谁的?”沈红玉没有忘了江宁手上的照片。

    江宁却是看了沈红玉一眼,把手机卡随手拿下,手机隔着窗户直接扔进了车旁没有多远的江流内,连水花都没有溅起来,沈红玉还是太不了解江宁,就算沈红玉不说,江宁也不可能用这种手段去对付叶轻眉,吓终归只是吓吓而已。

    沈红玉看他脸上毫不在意,心里揪了一下,道:“对不起!”她从开始就看错了江宁,而江宁干脆利索的丢手机动作也让似乎是在她脸上狠狠的来了一巴掌。

    “我丢手机不是想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这个对我一点也不重要,只要不是我的就好!”

    “你这混蛋!”沈红玉看江宁脸上懒得跟自己说一句话的表情,忍不住想上前狠狠咬他几口。

    一路无言,江宁跟着沈红玉来到医院,医院即便是凌晨了,依旧是很安静。

    两人刚到病房,就见一个年轻干净的保姆走了过来,着急的看着沈红玉道:“小姐,你总算来了,少爷刚刚还一直喊你!现在已经睡着了。”

    保姆似乎没想到跟着沈红玉的还有一个男人,不由惊讶了一下,不过没有多问,见沈红玉急于想见孩子,慌忙领着两人过去,心里却是暗暗琢磨小姐身边的男人是谁?怎么从没见过,看上去貌似挺不错的,跟小姐也很般配。

    病房充斥着苏打水的味道,有些刺鼻,这是江宁最讨厌的味道。

    病床上一个一岁多的孩子安静的睡在小小的病床上,这孩子五官jīng致,皮肤粉白,看上去极为可爱逗人,抿起的小嘴不自觉的蠕动,嘴里有一个nǎi嘴。

    只是唯一煞风景的就是这孩子穿着小病服,脸上还有些异样的红晕,显然是烧的不轻。

    沈红玉满脸心疼的坐在了孩子身边,抓住他的小手轻轻抚慰,脸上充满柔和跟心疼。

    江宁深吸了口气,这孩子长相简直太过熟悉,脸型跟沈红玉几乎是一模一样,整体的气质却是让江宁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

    他脸sè有些不好看,一种隐隐的猜测让他心里极为复杂。

    “好好照顾少爷!”沈红玉嘱咐了保姆一声,示意江宁跟自己出来。

    保姆却是看着江宁心里隐约的有几分猜测,而且特别是江宁跟自家少爷站在一起的时候,那种猜测就更为强烈。

    “难道这是孩子的爸爸?”保姆从来不知道自家少爷的爸爸是谁,也没见过沈红玉跟别的男人相处过,如果不是小少爷跟沈红玉有几分相似,保姆都不相信这孩子是沈红玉的,毕竟沈红玉看上去这么年轻漂亮,都不像是一个生过孩子的人。

    “这孩子还小,所以有没有爸爸都无所谓,但是他若是长大了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怪我,生了他,却从未见过他爸爸一面!”沈红玉喃喃自语,像是毫不经意。

    “怎么回事?”江宁感觉不对,不由抓住了沈红玉的肩膀,手劲有些大,沈红玉不禁皱眉,心里却是极度委屈,强忍着心里波澜,努力让自己平静。

    “孩子是你的!”沈红玉极为想哭,她原本不想要这个孩子,却是没忍心打掉,而这孩子出生后更是成为了沈红玉最为重要的依靠,让她不至于在江北市感到寂寞凄凉。

    “我的!”即便是江宁心里隐隐猜测,但是听到沈红玉说孩子是他的,还是忍不住心里感觉极为荒谬,他跟沈红玉这几年几乎没过交集,若说有,也只是两年前上京市的那一次,而且那一次江宁几乎是神智不清,都不记得自己跟沈红玉做过什么?孩子怎么可能是他的,事情怎么可能这么巧合。

    江宁起初是不能接受,但算了算时间,似乎无比巧合,孩子刚好一岁多点,这让江宁心里像是坠了一个什么一般难以释怀。

    “就是两年前,不过你完全可以不承认,我也不会逼着你承认孩子是你的,我只是想让你来看看他而已!”沈红玉心里隐约有些希望,希望江宁看到了孩子之后会原谅自己,即便明明知道不可能,沈红玉还是不放弃。

    江宁揉了揉脸,脑海中闪过那孩子的轮廓,他知道沈红玉说的是真的,但却是有些难以接受这突入起来的变故!

    他愣了半响,忽然径直走出了医院,丝毫没有犹豫留恋。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