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九十一章 真相

    江宁到了医院的时候,李小柔赶紧迎了上来。

    “江总来了!”

    “带我去看看老杨。”江宁点了点头。

    李小柔领着他进了一间病房,此时的老杨身上缠着手上大面积缠着纱布,脸上也是包扎了不少,显然被打的不轻。

    老杨看到江宁进来,刚要坐起身来,江宁忙摆手示意他躺着就好,关心问道:“怎么回事?”

    老杨脸上有些愤慨,言辞还有些不清晰:“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出了基站没有多久,就有帮人拦住了我们几个,不由分说的就动手。”

    老杨几个人都是文质彬彬的技术员,面对一帮打人者根本就没有反抗能力。

    江宁安慰了老杨几句,旋即又挨个看了别的被打的技术员,有一个没脱离危险期的让江宁有些揪心,这帮人是自己带出来,要是有人出了事,他回a市都不知道怎么跟人家属交代。

    “江总,别难过了,幸好都没什么事情!”李小柔看他皱眉,似乎只能这么安慰江宁,尽管知道这安慰怕也是没什么用处的。

    江宁此时却是没有心情理会李小柔,只是给黄石打了电话。

    “黄市长,我的人在出基站的时候被打了,挺严重的,黄市长要是不给个交代,我只有自己找交代去了!”江宁心情不好,已经懒得客套客气,他怎么都想不到江北市竟然有人这么大胆,而且还朝一帮普通人对手,手段也是极为残酷。

    黄石一听吓了一跳,顿时着急道:“江老弟,这事我是真不知道啊,怎么样,严重不严重?”黄石心里暗暗心虚,不管怎么回事,江宁的人都是在江北出事的,若是找不出个缘由,黄石还真不好意思。

    “目前还没有什么大事情,还有一个没有脱离危险期的,若是真出了什么事情,什么话都不用说了!”江宁说完挂断了电话。

    黄石是江北市市长,想要查这件事情不难,江宁若是想要查,就需要费些功夫。

    黄石看江宁直接挂断了电话,心里下意识就紧了一下,听的出来,江宁这次是动火气了,他连忙打电话给公安局,这事情耽搁不得,要是因为这件小事江宁在江北市的投资撤回去了,黄石可就欲哭无泪了。

    “他妈的,也不知道谁这么下流,竟然做这种无耻的事情!”黄石不由的暗暗骂了起来。

    “江总,您消消气,事都已经发生了!”李小柔坐在江宁旁边小声劝说,现在的江宁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漠实在是让人心惊胆战,吓着李小柔了都。

    江宁点了点头,找了这医院最好的主治医师,问了问情况,以他的身份,医院自然是全力动用最为有效的手段。

    江宁并不打算离开医院,先是陪老杨又聊了会,接着才打了一个电话。

    沈红玉此时正在公司忙碌,猛然间看到电话是江宁打来的,不由手上有些激动的拿起来了电话。

    “喂!”沈红玉心里有些激动,江宁现在打电话过来,不管什么事情,总都比不打电话来的好。

    “我带来的人出基站的时候出事了,是不是你们做的?”江宁声音不怎么友好,沈红玉一脸迷糊,猛然间摇了摇头,道:“江宁,你胡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难道你还不了解我。”

    “我要是了解你,我的江氏集团当初不至于被迫之下被我一手毁了!”江宁淡声道。

    沈红玉深吸了口气,道:“我不想电话里面跟你说太多不愉快的事情!”

    “那就挂了!”江宁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沈红玉不由脸上有些木然,她真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且江宁的口气让她极为的不甘心。

    她想了想,连忙走到叶轻眉的办公室。

    “叶姐,江宁的手下出基站的时候被打了,好像挺严重的,叶姐,不能是咱们做的吧?”沈红玉小心翼翼的问叶轻眉,只要不是叶轻眉做的,沈红玉怎么说都能给江宁一个交代。

    叶轻眉闻言倒是笑了起来,示意沈红玉坐下,道:“你认为是我做的!”

    沈红玉嘴上说,心里却是有些质疑,叶轻眉为了对付江宁,连用技术截断别人信号的事情都做了出来,能做出这种打人的事情似乎也没那么奇怪,是以沈红玉才会跑来问叶轻眉。

    叶轻眉好笑道:“你不说我还不知道,知道了心里倒是感觉好很多,有人帮我教训他,简直是再好不过了。”

    “叶姐,现在江宁怀疑是咱们做的这种事情,弄得太僵不好吧!”沈红玉不由有些揪的慌,叶轻眉的回答,有真有假,实在让沈红玉有些着急。

    “红玉,你到现在都还喜欢着哪儿臭男人,实在是让我失望!”叶轻眉看着沈红玉道。

    沈红玉脸上有些痛苦道:“叶姐,现在别说这个了,当初我什么事情都答应帮你做了,也算是对公司有点小小贡献,现在叶姐就告诉我一句实话,这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叶轻眉复杂的看了一眼沈红玉,她当初之所以重用沈红玉,看中的就是沈红玉心思灵巧,而且心里有恨意,如今这股恨意倒是变成了歉意跟无奈,实在是出乎预料。

    “不是我做的,这种小人手段还真不适合我!”叶轻眉摇了摇头,这对她来说实在是小事,不值一提的小事。

    沈红玉这才松了口气,告辞离去。

    叶轻眉看着她背影,微微摇头,这女人已经不适合再继续委以重任了,心已经不在自己这边。

    江宁再接到沈红玉电话的时候,已经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尽管江宁仍旧持怀疑态度。

    “能出来吗?我想跟你见个面,这件事情见面之后详说!”沈红玉犹豫了一下道。

    “去哪!”江宁皱眉。

    “来我家吧!”沈红玉有些期冀道。

    江宁微微冷笑说:“好!”

    李小柔见江宁要走,不由想要跟着,江宁吩咐两个保镖留下,对李小柔道:“你就先在这里睡一晚,我已经找人安排好了!”

    李小柔尽管心里不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

    江宁独自一人驾车往沈红玉家里赶去。

    几年不见,沈红玉已经在江北市的闹市区买了别墅,江宁进门的时候是保姆开的门,沈红玉打电话已经交代了保姆。

    保姆看到江宁,脸上有些恭敬,她从心里知道眼前这个男人身份不简单。

    江宁径直走了进去,并没有功夫四处打量。

    大厅里有一个走路尚且有些不稳的小孩在抱着一个玩具球,在地摊上推着滚来滚去,小胳膊小腿,皮肤白嫩,极为可爱。

    见到江宁,黑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好奇,显然不怕人,反而是推着球慢慢朝江宁小步走了过来。

    江宁眼神直到看到这小孩子的时候才算柔和了下来,心里有些复杂,他不会承认他这一趟主要就是想来看看这个孩子,至于沈红玉说的事情,他虽然有兴趣,但是真没大到需要跑来。

    保姆在一边小心的看着孩子,生恐磕了碰了。

    眼看小孩子走到自己跟前,江宁随手把他推得球拿了起来,小孩子似乎有些着急,双眼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并没有如一般小孩子一样哭着闹着要江宁把东西还给自己,反而是小步走到江宁跟前,朝沙发上爬了上去,有些不稳当的站在沙发上伸手去抓江宁手中的球。

    江宁心里莫名的复杂,孩子的眼睛很漂亮,脸蛋粉嫩的像是一只小瓷娃娃,此时做着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让江宁莫名的心里有些心疼,这已经不是正常小孩该有的反应,自己的东西自己去拿,仿佛是刻在孩子的脑海里的东西。

    江宁把球扔在了地上,自己则是随手抱住了孩子,孩子双眼这才有些怯怯的看着江宁的眼睛。

    “你叫什么?”江宁柔声的问他,这感觉很奇怪很奇怪,让江宁心里说不出的温柔。

    “江……小朔!”孩子似乎有些畏惧江宁,但还是咬字清晰的说了出来,一岁多孩子,仿佛就知道了很多东西,安静的有些反常。

    江宁随意在他粉嫩的脸蛋上亲了一下,笑眯眯的逗弄着这个有些过分安静的孩子,明明很怕自己,却不哭不闹。

    沈红玉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在一幕,站在原地不想打破这份她梦里都想看到的画面,眼眶不觉的有些湿润。

    “妈妈!”江朔一看到沈红玉,顿时挣扎着要从江宁怀里下来,江宁把他放下,顿时江朔迈动着小短腿朝沈红玉跑了过去。

    沈红玉示意保姆回避,然后抱着孩子走到了江宁身边。

    “你这是第一次来我家里吧!”沈红玉并没跟江宁谈正事,反倒是问了一声。

    江宁点头,确实是第一次而已。

    “你帮我照顾着孩子,我去做饭,有事咱们吃饭的时候再说!”沈红玉不想直接步入正题,打破这份难得的安宁,推脱着。

    江宁点了点头,又一次抱过不情愿离开沈红玉的江朔。

    沈红玉转身离开,心里莫名的感觉温馨,这种感觉太奇妙了,奇妙的沈红玉想放下一切跟江宁在一起,一家三口可以预料的幸福,可惜这种奢求犹如天堑。

    等沈红玉再出来的时候,孩子已经跟江宁打成一片,单纯清脆的笑声不时响了起来,江宁蹲在地上陪他玩一些最幼稚不过的游戏。

    “吃饭了!”沈红玉喊了一声。

    江宁点了点头,孩子在他身后跟着,口口声声喊着叔叔,继续陪自己玩。

    沈红玉抱起了孩子,先是喂他一些奶粉,见他不喝,也没准备要保姆抱走他。

    “你不能叫叔叔,这是你爸爸!”沈红玉随口对江朔道,指了指江宁,像是再随意不过的一句玩笑。

    江朔似乎还不理解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只是好奇的叫:“爸爸!”

    沈红玉心里一酸,有些渴望的看着江宁。

    江宁认真的看着沈红玉,他以为这女人这些年会有一些变化。

    沈红玉似乎有些羞愧,但还是跟江宁对视着道:“你确实是他爸爸,不是吗?我让他这样叫你,是有一些目的,但这目的很单纯,就是想你来常看看他,有什么吗?”

    江宁不想跟她争辩,只是道:“你放弃手上的一切,我可以原谅你。”

    “不可能,这是我这么多年辛辛苦苦,一手打拼起来的东西,凭什么你一句话就要我放弃!”沈红玉声音有些大,心里不平。

    孩子似乎被这莫名的气氛吓到了,脸上有些惶恐,本能的就敌视江宁。

    “我来不想跟你吵架,你叫我来如果只是准备说这个,那就太过没意思了!”江宁直白道。

    沈红玉平复了一下心境,看着江宁道:“叶姐说这件事情不是她做的!”

    江宁点了点头道:“我也相信那女人不会这么愚蠢的做这种事情,但是如果她真的愚蠢,我不介意弄垮她,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有这个实力。”

    “叶姐让我告诉你说可能有人想搅浑江北市这池水,咱们两家如果成了对头,恐怕有人会在暗处笑的很开心。”

    “这算是那女人的妥协吗?”江宁抬头问道。

    “叶姐的性格是不可能妥协的,她只是让我转告给你几句话而已,而且叶姐在江北市甚至上京市经营了这么多年,你们真的成为死对头,未必就是真的好事!”

    “你这算是帮我了?”江宁有些啼笑皆非,一个自持感情重于泰山的女人,却是根本就不愿意放下她手中的那点微不足道的权利。

    沈红玉刚要多说,江宁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江兄弟,打人的几个混混抓到了!”江宁刚接起电话,就听到黄石有些高兴的声音。

    江宁也没想到黄石效率会是这么高。

    “是白长生,因为拆迁的事情被你摆了一道,找人做的!”黄石有些咬牙切实,这白长生当真是阴魂不散的玩意,合同都签了,还整出这么多事端。

    “白长生!”江宁下意识想起了白浩然。

    “找到白长生没有?”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尽力!”黄石许诺道。

    江宁点头挂了电话。

    沈红玉脸上有些欣喜道:“找到打人的了?”

    江宁点了点头道:“人都找到了,我也该走了!”

    说完站了起来。

    沈红玉一脸着急道:“不能再多待会!”

    江宁看了看孩子,道:“以后还是少见面的好,照着这种形式下去,孩子跟我接触的越久,长大后便越是恨我,我其实很想知道这是不是你想看到的局面。”

    沈红玉咬了咬嘴唇,似乎有些不好回答。

    江宁临走时道:“我还是一句话,你放下手上得到的一切,我可以原谅你!”

    看着江宁离去背影,沈红玉脑海中回荡着的尽是一句话:“你放下一切,我原谅你,放下一切,放下一切……!”

    只是她放得下吗?当初她什么都没有,江宁弃她如敝履,而真正得到的东西多了,以为江宁会对她刮目相看,却没想到江宁还是这么无情无义。

    江朔看着沈红玉,本能的觉着她心情不好,不由的爬了起来,有些不安的在沈红玉脸上用小手摸来摸去。

    沈红玉抱住了他,她心里真不想这孩子长大是活在对自己的恨意当中。

    江宁去见了黄石,确定是几个小混混动的手之后,他才皱起了眉头,如果是这是白浩然挑拨刺激自己跟叶轻眉的手段,未免太过幼稚,似乎只有理解为白长生单纯的抱负才算正常,只是江宁根本不可能想的这么简单。

    医院打来电话,那个处在危险期的技术员也脱离了危险期,江宁完全松了口气。

    黄石道:“江老弟,翠微阁小区明天就可以进行拆了,江老弟想不想去看一看!”

    江宁摇头道:“黄市长一切多担待点就好了,倒是帮我节省了不少时间!”

    黄石苦笑的看着江宁道:“江老弟,你倒是说的轻巧,平白给我加了不少工作量,不过哥哥乐意!”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1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