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九十二章 林夏的消

    “嗯,对了,小张,不准再收人家停车费,这违反规矩!”

    上京市,一家普通的酒店,一个穿着保安制服,气质超群的女人有些皱眉的训斥一个年轻保安。

    这女人大约二十五六岁,长相很是清澈质朴,脸上白皙如玉,气质英姿,只是眼光显得很是柔和,但却让人看了她下意识就会产生距离感。

    小张一脸惊慌的点头道:“谢谢夏姐!”

    小张倒是真心尊重林夏,特别是在他偷偷收人停车费被林夏逮个正着的时候,几乎五体投地,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在女神身边的形象彻底全毁了,不过林夏也没有声张,只是严格的训斥了他一下。

    “好了,你走吧,小宝那孩子该放学了,我得去接!”林夏朝他点了点头。

    在这里当保安不知不觉已经做了两年多,陆明对于时间上给林夏足够充实,而林夏也是尽忠职守的帮陆明维持着酒店的秩序,由于林夏本身长相出色,而且手段很好,所以在这一带比较有名气,也帮酒店吸引了不少客人。

    林夏却是不怎么高调,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在公共视野中,她知道找她的人能量都太大了,只要是露出一点破绽,恐怕立刻就会被人察觉。

    而且最近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在酒店里呆不下去了,因为太多麻烦,有几个人仗着有权有势,典型就是来欺负人的,林夏迫于不想将事情闹大,所以只有一路躲避。

    她给孩子取名叫林小宝,极度普通的一个名字,之所以姓林,却是林夏不想有人因为这孩子的姓氏而联想到江宁。

    “夏姐,周老板又来找你了,陆总正在跟他纠缠!”林夏刚要出门,长相清秀的保安小刘一脸愤慨的跑了进来。

    林夏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头,周老板全名周康,是这个上京边陲小区的很有名的一个私企老板,跟区长是干亲家,这一代做生意的几乎没人不敢不买周康的帐,而周康也是一次偶然来酒店接待客人,见了林夏之后就三番五次来酒店寻找,林夏几乎躲之不及。

    “就说我不在就好了!”林夏现在之所以处理事务极少出面,其实也是怕了这方面的麻烦。

    小刘摇了摇头道:“周老板喝多了,说不见到夏姐不肯走,陆总看样子快扛不住了!”

    林夏顿时皱眉,陆明这些年一直在追求林夏,虽然林夏没有任何表态,但至少林夏挺感激陆明的,若不是他,林夏一人在这里还带着个孩子,并不怎么好生活,此时听说他在极力应付周康,林夏知道自己这次不可能再避而不见了。

    “带我去看看!”林夏对着小刘说了一声。

    小刘犹豫道:“夏姐,要不你还是别去了,那家伙喝醉了,怕是不好说!”

    “走吧,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的事,我总不能让陆总得罪了他,毕竟还得做生意不是!”林夏心里有些烦躁,但这些年的生活已经磨平了林夏的棱角,让她不可能再像以前当警察的时候那么毛躁,若隔了以前,周康这种人,她肯定会几个巴掌甩上去,一句话都懒得说,林夏最讨厌的就是无赖。

    “周总,周总,林队长真不在,你看咱们都这么熟了,小弟还能骗你不成!”

    周康四十来岁,体型偏胖,国字脸,但脸型有些宽,满脸的横肉,有很重的江湖气,这人年轻的时候还就是跑江湖的,只是随着势力变大,周康慢慢的将钱洗白了了而已,在房山区周康绝对可以说是手眼通天。

    只是此时他明显是喝醉了,周围围着几个同样醉醺醺的男人,在不断的帮周康说话。

    “陆老板,这次我们周总确实是心动了,陆老板不能这点面子都不给吧,怎么着都是朋友!”

    “是啊,陆老板,见一面也不会少点什么?更何况那女保安也不是你什么人,护个jb啊,难道还想金屋藏娇不成!”

    “哈哈哈!”

    周康脸上有些红晕,倒是没喝太醉,神智还比较清醒,他闯荡江湖多年,知道在什么情况下都要保持几分理智。

    “陆老板,就一句话,见还是不让见?周某人就等你一句话,不让见,周某人这就走,咱们从此当不认识!”周康双眼有些不耐烦的看着陆明,显然陆明不给面子的行为让他在兄弟朋友面前很下不来台。

    陆明紧锁双眉,如果周康就此走了没有关系倒还好说,只是这周康出了名的小心眼,若是今天惹怒他走了,自己这生意也别想在这房山区做下去了。

    想到这,陆明一脸笑容的看着周康,赔笑道:“周总,兄弟还能骗你不成吗?林队长这次真不在。”

    “你他妈唬谁啊,老子来了十多趟,没有一趟是在的,当老子三岁小孩了是吧!”周康闻言一把退开了陆明,就往保安室方向走去。

    跟着陆明的两个保安顿时对视了一眼,但是没有勇气上去阻拦,毕竟这人在这里确实就是土皇帝。

    “周老板,找我什么事?”林夏迎面走了过来。

    周康停住脚步,顿时眼睛就是一亮,林夏本身就是极为漂亮有气质的女人,特别是生过孩子之后,那种凭空多出来的女人味跟她本身那种果断清澈的气质结合,几乎让男人看了心里就痒痒的厉害。

    陆明一阵头疼,心想自己在这儿死命帮她拦着周康,她倒是跑出来了。

    他赶紧迎了上去,给林夏打眼色,责问她怎么出来了。

    林夏倒是没注意陆明的眼神,只是站在周康身前,她个子不算太高,接近一米七,在周康身前只到周康鼻子。

    周康最喜欢的就是林夏这种面对自己无畏无惧,完全当是一个普通陌生人的劲头,闻言顿时故作豪爽的笑了笑道:“林队长,周某人可是来找了你十几次了,这次总算是见到正主了,你是不知道,自从偶尔见了你一面,周某人就连睡觉都不断想着林队长!”

    周康年前刚跟妻子离婚,所以敢在这公然放这种话,而且这种话被一脸痞气的周康说出来再正常不过!

    “不过陆兄弟就不地道了,非骗我说你不在,这不林队长自己出来了!”周康不爽的看了一眼陆明。

    陆明一脸尴尬。

    林夏却道:“我刚刚确实不在,只是同事打电话跟我说周总喝多了点酒,在酒店门口跟陆总纠缠,我这才赶过来的!”

    “周总要是喝醉了的话我找保安送周总回去,周总也是有身份的人,在这酒店楼前闹腾让人看了也是笑话!”林夏淡淡看着周康道,她磨圆了棱角,但不代表没了一点脾气,周康这种人她实在不愿意相处。

    “林队长,我们周总今天特意来就是想跟你喝一杯的,林队长这点面子都不给的话未免太过了吧!”有人急切巴结周康,顿时阴阳怪气的对林夏道,林夏在他们眼里只是一个极为渺小的保安而已。

    周康也不说话,任由手下说,自己则是定定看着林夏,越看便越是有味道。

    陆明心里不是滋味,但这种场合下他真说不上什么话,如果周康太过分的话,陆明倒是真不介意跟翻脸,哪怕酒店不开了,又有什么?

    “周总,时间不早了,我得去接孩子!”林夏看了看时间,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

    她手腕圆润而纤细,看上去极其富有美感,周康看到她抬手看时间,顿时眼前就是一亮。

    “没关系,我这些兄弟大多很闲,孩子可以帮林队长接的!”周康笑眯眯的看着林夏,他打听过林夏,知道她有一个儿子,现在在幼儿园。

    这句话半威胁,半客套,让林夏下意识脸上一变,孩子已经是林夏的全部,她最不能听到的就是有人拿孩子威胁她。

    “周总,请自重身份,失陪了!”林夏再也懒得跟这种人废话,随意看了周康一眼,转身就走。

    “臭婊子,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老子肯对你三番四次客气是看得起你,少他妈给脸不要脸!跟你客气几句还真当自己是贞洁烈女了,有本事给孩子找个爹,别他妈当寡妇啊!”周康见她想走,顿时大怒道。

    林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下不了台,他恼羞成怒,而且林夏身上那种气质让他隐约有些不舒服,有时候无视一个人是不需要表现在脸上的。

    “周总,这过分了!”陆明脸色一变,极为忍耐道。

    “滚!”周康此时那还会对陆明客气。

    几个保安个个都是握紧了拳头,林夏在保安里面威望极高,而且大多数保安都很尊重林夏。

    林夏却是回过了头,深吸了几口气才算是缓和住了精神,她之所以忍耐是怕给陆明惹事,不然她凭什么要忍耐,周康有什么资格值得她忍耐。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声镇住了所有人,林夏抬手狠狠的打在了周康脸上。

    周康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脸上已经是火辣辣的疼。

    周围人傻傻的看着林夏,谁都没有预料到林夏竟然会敢打周康,而且还是这么重的手段,瞧周康迅速肿起来的脸就知道林夏下了多重的手。

    “垃圾,你这种素质也只能在房山区里横!”林夏冷冷看着周康,声音有些冰冷,她已经私下里吩咐两个保安去帮她接孩子,聪明如林夏,只要是在这里惹了周康,在不暴漏身份的情况下她是不会再呆在房山区的。

    “臭婊子,竟然敢打我!”周康暴怒之下顿时朝林夏踹去,只是林夏以前本身就是特警出身,而且在警校里面搏击比赛向来都是第一名,怎么可能被周康打到。

    在保安跟陆明提醒小心的情况下,就见林夏只是稍微侧了侧身子,接着一脚踢在了周康的脚腕上,周康本身已经喝醉,再被林夏踢了一下,顿时就是一阵摇晃,只是此时彻底被他惹恼的林夏痛打落水狗,在周康倒下的瞬间,林夏又是一脚补在了周康颈部。

    砰的一声,周康直接趴在了地上,哼哼着站不起来。

    保安们无不是一一睁大了眼睛,实在是太解恨了,但解恨的同时又为林夏担心了起来,周康在房山区实在是地头蛇一般的存在,林夏惹了他,不定有多大麻烦,而且还揍了他一顿。

    几个手下们见状刚要动手,却是被一群保安虎视眈眈的看着。

    “你们真有种,一会再跟你们算账!”几个手下见周康被打的只知道哼哼,不能说话,也有些心虚,只能赶紧扶起来周康灰溜溜从酒店里跑了出去,心里却是发狠,等会一定要将这些人全部弄进警察局。

    “不好意思陆总,给你惹麻烦了!”林夏见几人从酒店大门出去,知道会有麻烦,不由的叹了口气,在这里生活了两年多,不知道下一步还要去哪儿?

    “说什么呢,是我无能无力,这点事情都护不住你!”陆明有些惭愧,以周康的尿性,怕是不出三天就会找酒店的麻烦,甚至立刻,可能就有警察会过来抓走林夏。

    “夏姐,你还是先找个地方带小宝躲一躲,周康就算再厉害也顶多是封了酒店而已,不敢对陆老板怎么样,倒是你,今天打了他,以他的脾气怕是不会放了夏姐!”有保安好心提醒道。

    “我有个叔叔在房山派出所还算有些权力,他不会轻易对我怎么样的,我现在最担心你!”陆明真心道。

    林夏点了点头,微微皱眉,看来自己这次真的需要外援了!

    正商量着,两个保安却是带着林夏的孩子走进了酒店。

    这孩子长相几乎像极了林夏,小小年纪,穿着一身整套的衬衣牛仔,看上去可爱精神,虎头虎脑的,见了这么多人,一点也不怕,小步跑上前来抱着了林夏的腿。

    “妈妈,我今天没打架,你怎么不高兴!”林小宝稚气的声音犹自带些奶味,但说话的成熟程度却是像四五岁的孩子。

    孩子已经快三岁,本来不至于这么早上幼儿园,但是因为林夏平时工作缘故,所以只好忍痛让孩子上了幼儿园,孩子倒是懂事,只是脾气有些让林夏不省心,几乎天天打架,小小年龄,林夏三天两头都会接到幼儿园老师的电话,回来倒也是揍了几顿,但显然无济于事,孩子一声不吭的,林夏自己都下不去手。

    众人看孩子说话天真烂漫,本来是要笑的,但是这关头没人笑的出来。

    “去,跟叔叔先去玩!”林夏随手要拉开孩子。

    “不去,不去,你先说你怎么不高兴?”孩子敏感的很,纠缠着林夏。

    “来,小宝,听话!”陆明蹲下身子笑着说。

    林小宝却是嘟了嘟嘴道:“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在他幼小的心里只感觉这人要抢走妈妈,心里排斥的厉害。

    陆明顿时有些尴尬,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记事开始对自己就很排斥,让陆明一向是没有任何脾气。

    “松开,听到没有!”林夏看他不懂礼貌,不由斥道。

    林小宝大感委屈,眼睛里顿时泪汪汪的。

    林夏看的心里抽痛,但还是一把拉开林小宝:“小刘,带他先去保安室!”一会万一周康丧心病狂的来闹事,让孩子看见了不好!

    保安也不顾林小宝对自己又哭又打,一脸苦笑的抱着林小宝,心道:“小祖宗,你就别添乱了,赶紧老实点!”

    “我讨厌你,讨厌你!”

    孩子的声音犹在耳边,听的林夏心里怎么好受,这孩子两岁多点就被林夏送进了幼儿园,因为年纪小,平时老是受欺负,所以经常打架或挨打,身为一个母亲,她怎么还能忍心听到孩子说讨厌自己,这生生就往她心里狠狠的刺了一针。

    微微揉了揉眼角,林夏整了整脸色,走到一个僻静处拿起了电话,有些事情是必须的,陆明这些年对林夏一直照顾,林夏不可能再让他因此受到牵连!

    “王叔,帮我个忙!”

    林夏的声音很小,同时有些复杂,原本不想跟任何人联系,但还是找了一个她爸爸的老朋友王天林,要是因为自己的问题影响了陆明做生意,林夏还真是过意不去,更何况她知道周康是什么人,她不怕,但是带着个孩子,她必须多想!

    “小夏,你现在在哪!”王天林听到是林夏之后顿时精神一震,这几年他知道自己老兄弟林牧找这孩子找的多苦,所以再度听到林夏的声音,直到确定是本人之后王天林心里也是百感交集。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我这就过去!”王天林感慨了一下,神色一整问。知道林夏这脾气如果不是碰到什么事情,是不可能跟自己打电话的。

    “在房山区!”林夏不指望王天林帮自己保守秘密,但她有自己的打算,只要王天林解决了酒店的麻烦,她也就可以安心换个地方了,她不是没有回去的打算,但是她难以面对她父母,而且孩子这么大了,无名无份,别人会怎么看,特别还是林牧这么要面子的人,难道能说这孩子是江宁的?江宁现在可是自己姑父唐正的女婿。

    “不要告诉我爸爸,求你了王叔!”

    “两个小时之内就到!”王天林没有答应林夏,直接挂了电话,忍不住给林牧打了电话过去,他怎么可能会因为林夏的一句话而不告诉林牧,林牧接到消息之后显得有些激动,颤抖着说:“老王,你千万帮我拦着小夏,不能让她再走了,我这就去上京市!”

    “放心吧!”

    “带我去房山区王庭酒店!”王天林挂了电话直接吩咐自己的秘书。

    “王局长,现在去王庭酒店干什么?”

    “别多问,把局里对上京市路最熟的小曾给我叫来当司机!”王天林整了整着装,直接就往外走。

    路上,王天林直接给房山派出所所长打了电话,派出所所长接到王天林的电话冷汗都出来了,他刚刚准备带人去王庭酒店抓人,没想到局长立刻就打了电话过来。

    周康此时脸上被贴了不少止血的东西,连摩擦在了地板上大面积擦伤,他此时正咬牙切齿,心想等把那女人抓过来了,至少告她个故意伤人,以自己在这边的势力,想要整治一个毫无来历的女人还是易如反掌的。

    “周老弟啊,你这是给我惹了什么麻烦啊!”

    “能有什么麻烦,那女人我调查了,只是个小寡妇,没什么来历!”

    “你差点害死我啊,算了,我也不跟你多说了,这件事情我管不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对了,警告你一句,王庭酒店的人你一个也别动什么歪心思了,否则谁都兜不住!”派出所所长李文此时有些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周康,这周康惹了这么大来头的人,怕是不好过了,李文正头疼该怎么跟他撇清关系。

    “李所长,这点小忙你都这么推脱,不仗义吧,王庭酒店的陆明是有些小关系,但是对于一个女人,李所长没必要顾忌吧!”

    李文双眼有些恼怒的看着周康道:“你知道刚刚谁打的电话?”

    见周康皱眉,李文顿时气道:“是上京市公安局局长亲自打的电话,你口中的小寡妇是人家亲侄女!”李文越说越是气不打一处来,他跟周康在一条线上,若是王天林有意对付周康,自己怕也是跑不了。

    周康吓呆住了,道:“怎么可能,她没什么关系啊,我早先调查了!”

    “狗屁的没关系,人家王局长亲自打电话来说的还能有假,少给我在这废话,你还是赶紧想想自己怎么着吧,王局长正在往这边赶!”

    “王局长就算来了又有什么,我才是受害人,更何况我也没怎么样那女人一根汗毛!”周康自我安慰,想到这连忙打电话让堵着王庭酒店的几个弟兄赶紧回来。

    “唉,真想不到小小的房山区还隐藏着这么一个女人,而且你竟然还无巧不巧大的惹了人家!”李文只能皱眉苦思对策。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1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