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九十四章 重逢

    京江高速路上,一亮黑色奔驰正在以每小时两百多的速度赶往上京市!

    江宁的这一辆车子经过特殊改装,不光本身重量,还有玻璃车身全都是特殊材质做的,所以时速两百多公里对于江宁来说算不上急速。

    江宁心里现在有无数个疑问想问林夏,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消失了这么久,为什么这么久连个联系都没有,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刚才接到了电话,手下告诉他已经将林夏堵在了房间中。

    江宁心念如潮,眨眼间已经快三年没有见到过林夏,印象中那个冷冷静静有原则的女警察不知道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

    他跟林夏其实真算不上真正的情侣关系,至少两人都没有完全确定,身体上接触也只是寥寥可数,但江宁却从心里忘不了她,这些年也是不间断的一直在寻找林夏,是他心里一块很大的心病,一天找不到林夏,他就遗憾一天,纠结一天!

    车速本就已经极快,但心里的那种迫切让他不由自主的继续加速,加速……

    所有的司机几乎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飞驰而过的车子,甚至只是看到了一个黑影闪过,接着就没了影子,让人几乎以为是幻觉。

    高度路上也是有限速的,但江宁此时哪还顾得上,至于后果,对于他而言不算什么事情。

    眼看前面到了收费处,过了这个收费处就是上京市,江宁缓了口气,给两名队员打了个电话,示意他们把电话交给林夏,他一路急行,甚至电话都没来得及打。

    林夏此时正抱着林小宝,心里有些七上八下。惶恐,这几乎是林夏从未有过的感觉,她知道江宁就快来了,但是心里除了惶恐之外竟然难以再有其它的情绪。

    江宁不知道林夏有孩子,也不知道孩子现在已经两岁多了。林夏更不确定的是江宁的态度?她不希望江宁承认这个孩子,也不敢让江宁承认,她跟唐小蝶是宛如亲姐妹,两家关系也是至亲,而所有人都知道江宁是唐家的女婿,如果林夏有了江宁的孩子,传出去,她怎么办,父母怎么办?亲戚朋友怎么看?

    林夏表情转换的迅速,一会柔和,一会却是恐惧,莫名的恐惧压抑着林夏,若不是考虑的多,她怎么会如此不孝的离家出走。

    林小宝有些不安,不由站在了林夏腿上,双手捧着林夏的脸,有些惧怕道:“妈妈,怎么了?”

    林夏一把把他抱紧了怀里,脸上似乎是决定了什么事情一般,变得有些坚强,她不可能告诉江宁,这孩子是他的,哪怕她需要承受来源于江宁身上更大的压力。

    “林小姐,江先生想跟您通话!”一个队员恭恭敬敬的走到了林夏身边。

    林夏眼神缓了缓,接过了电话,手上微微有些颤抖。

    “喂!”

    电话里传出了林夏最为熟悉久违的声音,她听了竟然有做梦的感觉,眼睛渐渐的有些湿润。

    “喂,是你吗?林夏!”江宁的声音变得有些焦急了起来,他迫切想听到林夏回答。

    “嗯,是我!”林夏平淡的答复了一声。

    “等着我,我一个小时之内就到!”江宁果断就挂断了电话,那种兴奋感觉让林夏心里欣慰的同时更是紧紧的揪了一下,不知道他看到自己孩子会是什么表情,应该会骂自己不要脸吧,林夏苦笑。

    “这是?”陆明下意识的就感觉打电话的这个男人跟林夏关系绝对不一般,他也是第一次见到林夏这么失魂落魄,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

    犹豫问道:“孩子……孩子的父亲姓江?”他心若死灰,他一直都以为林夏虽然带着孩子,但其实已经跟任何男人都没有关系了,如今心里不好的预感让他急切的难以表述。

    “孩子的父亲不姓江!”林夏催眠着自己,心里却是想着该怎么说才能让江宁看不出一点破绽,但越是想的周密,她心里就越是如同被刀子划了一样,她不爱江宁当初怎么可能怀孕之后自己一个人跑了出来,把这孩子生了下来。她不爱江宁当初就不必离开江北市,偷偷去医院把孩子打掉就好了。

    “陆哥,这人是我以前的爱人,我现在心情有点乱,你先出去好吗?”林夏语无伦次,她太需要安静了。

    陆明却是苦涩一笑,打电话的人是林夏以前的爱人,却不是孩子的父亲,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打击他的了。

    “小宝,原谅妈妈。”林夏紧紧把孩子抱在了怀里,眼泪却是一滴滴忍不住掉了下来,这孩子注定是得不到父爱的,她见了自己父母也只能说这孩子的父亲是一个莫须有的人。

    林小宝嘟着嘴,感觉很委屈,自己也没惹妈妈生气,她怎么又哭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夏从彷徨无措到渐渐镇定,脸上看不出一点多余的情绪来。

    “蹬蹬蹬!”

    急促而有力的脚步声音响了起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从楼梯上跑了上来,微微有些喘息,以江宁的体质能跑到喘息,可想而知他有多着急。

    陆明只是看了一眼这年轻男人,下意识便愣住了,但只是一瞬间,男人根本就无视他的存在,径直的走进了房间中。

    两名队员恭敬的看了江宁一眼,待江宁进去之后,关上了房门。

    “江宁,竟然是江宁,林夏口中所说的以前的爱人竟然会是江宁?”陆明几乎不敢相信,江宁是他很关注的一个人,所以他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这男人确定就是江宁无疑,想到这他忽然傻笑了起来,江宁的成就是陆明这一辈子最为向往的成就,江宁也是他为之奋斗的目标,但就是这个一直存在于他精神中的男人,竟然就是林夏以前的爱人。

    “难怪林夏怎么都不跟自己走的太近,原来自己只是一只癞蛤蟆!”陆明此时沮丧的厉害,他知道自己已经不需要再对林夏还有任何奢望,江宁的出现直接击溃了他。

    房间里寂静无声,江宁跟林夏对面而立。

    两年多的时间,林夏没有变化太多,至少在江宁的印象中,跟两年前还是一样,只是气质上却是完全不同了,多出了很多女人味道,这一切的源头都源自林夏怀里抱着的孩子。

    林夏无动于衷,随意转过了头,她不敢跟江宁对视,再见到这个做梦都会梦到的男人,林夏心里是有欣慰的,至少他的成熟林夏现在感觉的最为强烈。

    林小宝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江宁,大眼睛眨啊眨,低声趴到林夏耳边小声道:“妈妈,好奇怪的叔叔,怎么好像要吃了小宝一样!”

    林夏自然而然的笑着捏了一下他晶莹的鼻头,道:“他吃了你你还不怕啊,叫江叔叔,这是妈妈最好的朋友!”

    她完全放开了,就像是真正接待一个普通朋友一样随意,只是还是不敢看江宁的眼睛,她怕见到江宁眼睛中那种愤怒复杂忧郁的情绪。

    “这是你孩子?”江宁张了张嘴,声音低沉怪异,巨大的反差让他心里闷得一时间有些喘不来气,像是坠了一块大石头,他问了一句废话,孩子跟林夏长相几乎一模一样,根本没有可能不是林夏的孩子。

    “嗯,就是我孩子,叫林小宝,名字好听不好听?”林夏笑着说,见江宁无动于衷,林夏随口道:“坐吧,谢谢你这么大老远跑来看我,路上很辛苦吧!”

    “这怎么回事!”江宁却是根本没理会林夏若无其事的笑容,只是一把抓住了林夏肩头,手上青筋有些凸起,双眼紧紧的看着林夏,这女人在说笑,她怎么可能会有孩子,都这么大了。

    林夏刀削般娇嫩的肩头被江宁抓的有些疼痛,下意识露出痛苦神色。

    “你放开我妈妈!”林小宝用小手想扒开江宁的大手,却发现这叔叔的手臂好结实,林小宝又用牙啃了上去,却是怎么也啃不到,弄了江宁一手臂口水。

    “呼,对不起,我失态了!”江宁察觉到了自己手劲,深深的吸了口气,连忙收回了手,声音有些颤抖。

    林小宝像是一只护着母亲的小老虎,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江宁,生怕他再弄疼妈妈。

    “咱们是朋友,有些话我也不好跟你说,这孩子本来不该存于这个世界上,但我生下来了,你就不用问了,这也不是你操心范围内的事情!”

    “小宝,去做功课!”林夏淡然说着,将孩子放了下来。

    林小宝这会哪肯走,他现在对江宁抱有很大的敌意,生怕自己走了妈妈受欺负。

    “不听话是吧!”林夏瞪了他一眼,旋即自己就走进了卧室,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很莫名其妙的动作,但江宁却看到了林夏眼中那掩饰不住的情绪,显然这女人的一切镇定都是装出来的。

    “妈妈!”林小宝赶紧追了过去,却是发现卧室门锁的死死的,他怎么可能推得开,不由委屈的站在门前哇哇哭了起来,今天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太过难以理解,只感觉今天妈妈对他不好了,他都很乖了!

    林夏靠着房门无力的软在了地上,她不是找孩子出气,只是她再呆在客厅里的话就快受不住疯了,看到江宁那种不可置信跟痛心的眼神,林夏承受不了,情绪就快要爆发,只能赶紧躲在了卧室里。

    江宁比任何人都了解林夏,也知道她一定是碰上了极为为难的事情,甚至不方便跟他说的事情,他心里虽然揪痛,但不想再逼问林夏这些让她快要崩溃的事情,但是他心中又有太多让他纠结的要死的事情。

    这孩子的父亲是谁?现在在哪?林夏几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每一件事情江宁都迫切想知道。

    林小宝还站在门前哭,江宁随手把他抱了起来,强忍着心里奔腾的情绪,柔声问道:“小宝是吧,你爸爸呢?”他真不敢保证,自己见了这孩子父亲之后会不会把他从楼上扔下去。

    林小宝却是压根不理会江宁,挣扎着小胳膊小腿想从江宁手里下来,依旧在哭个不停。

    “你放开我,大坏蛋,放开我!”

    “男孩子可是从来不哭的,哭哭啼啼的怎么保护你妈妈!”江宁看着他道。

    林小宝出奇的止住了哭声,睁大眼睛不解的看着江宁,这叔叔给他的感觉好奇怪,林小宝下意识就听他的话。

    “那你乖点,告诉叔叔爸爸在哪?”江宁哄道。

    林小宝摇头道:“妈妈说小宝没爸爸,幼儿园的小胖他们就老是说我是野孩子,而且妈妈也说我是她捡来的。”

    林小宝说完有些委屈,显然一些小事在孩子心里产生的影响不言而喻。

    想到刚才站在外面的那个男人,江宁把林小宝放下,然后走了出去,他刚刚没注意到陆明,现在想想他可能知道些什么?

    陆明也没想到江宁会朝自己走了过来,他心里并没什么紧张的意思,江宁向来是名声在外,女人成群,现在看来跟林夏曾经关系也是不浅,陆明下意识的从心里排斥江宁。

    “江先生,找我什么事?”陆明冷冷的看了一眼江宁道。

    江宁诧异于他的目光,但并没有计较,随口道:“我希望你把林夏的所有事情全部告诉我!”

    “告诉你,凭什么?”陆明下意识的就反驳。

    “你凭什么不告诉我呢?”江宁现在心情极度不好,哪儿会说话客气,脸上冷冷凝视着陆明,陆明下意识被江宁的眼神吓退了一步,他忽然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他甚至隐约感觉自己只要再废话,这男人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这种心理威慑让陆明顿时没有任何反抗的心思,顿时他就言辞慌张的把林夏从来上京市直到现在,很是详细的概括了一下。

    江宁听他讲完,心里却是暗暗松了口气,看来林夏从来到上京市的之前就怀孕了,而林夏在江北市除了自己跟她关系暧昧之外,并没有任何男朋友,唯一的可能似乎就是她这个孩子是被强迫要的,那么林夏的失态也就好理解了,但是为什么她要把孩子生下来?

    他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林夏的这个孩子会是他的,因为在他记忆中他跟林夏只有过一次。

    他缓了缓脸色,既然知道林夏现在没有男人,江宁就放松了些,虽然仍然纠结,但是却已经可以放开自己心情,有时候不是女人的错,而且他了解林夏。

    想到这他笑着对林小宝招了招手,林小宝撇了撇嘴,没理会他。

    江宁却是走过去把他抱了起来,细细的打量着林小宝,俊秀无比的一个孩子,跟林夏几乎一模一样,生成了一个男孩真是可惜了。

    “你别碰我!”林小宝讨厌这种被束缚的感觉,晶莹的小手去推江宁的脸。

    江宁却是笑着看了看林小宝的开裆裤,随意在他小jj上弹了一下,道:“这么大孩子竟然还穿开裆裤,真是丢人,还自称男子汉,要保护自己妈妈。”

    林小宝赶紧捂住,脸上憋得通红,生恐江宁再来一下。

    江宁笑着将他放了下来,林小宝顿时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连连退后,跟江宁保持距离。

    林夏这会情绪缓和过来了,开门见江宁跟林小宝闹着玩,心里莫名其妙的感觉一阵温和,只是她奇怪的是刚才还脸色有些狰狞的江宁现在却是变得正常了。

    “妈,这坏蛋欺负我!”林小宝指着江宁,可算找到救星了,顿时抱着林夏的腿想要林夏把他抱起来。

    林夏笑着把他抱了起来,江宁却是嬉皮笑脸的走了过来,随手接过不舍得松手的林小宝,打开门直接提着张牙舞爪的林小宝递给了一个特战队员道:“给我看好这家伙,太碍事了!”

    说完看林小宝想哭,江宁不由撇嘴道:“刚才还说自己是男子汉,不会哭了来着,别丢人现眼!”林小宝顿时又忍住了,大眼睛里却是泪水涟涟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想哭又假装坚强,别提有多怪异。

    江宁随手关上了门,笑着走到林夏身后,随意环住了林夏的柔腰,把脑袋放在了林夏肩头上,她即使是生过孩子之后身材却也是极为的完美,腰部丝毫不臃肿。

    淡淡的柔香让江宁贪婪的吸了一口,很熟悉的感觉,就像是他跟林夏第一次相遇。

    “你这是干什么?”林夏脸上微变,顿时想要挣脱,只是江宁抱得太紧,她眼睛一狠,顿时抬脚朝江宁脚面踩去,虽然感觉很舒服,但是林夏这会哪儿有心情跟江宁亲热。

    江宁却是无动于衷,只是扳过了林夏的脑袋,低头吻了下去。

    林夏的脚触碰到江宁脚面的时候还是软了下来,而且男人身上那种久违的男人味让她迷恋,只是稍稍失神,顿时牙关就被江宁攻陷。

    “唔……”林夏身子一瞬间像是软了一截,她跟江宁的亲密接触严格来说没有几次,接吻也是没有几次,此时林夏竟然难以抗拒这突如其来的霸道。

    幸好江宁并没有多余的想法,林夏趁着江宁松懈,感觉逃脱了出来,复杂感觉一闪而过,这男人转变迅速的让她不安。

    “你怎么能这么霸道,当我是什么?我都是孩子他妈了,你又算什么人,这么对我!”林夏眼眶一红,这些年她一人过的太不容易,江宁极为容易的就把林夏情绪点燃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江宁,除非林夏是圣人才会感觉心里平衡。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