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零八章 上下男女

    于化云本来还想找江宁吃顿饭叙叙旧,但知道江宁时间很紧,而且最近爆出来因为拆迁构成命案的事情很麻烦,所以点了点头没有阻拦。

    “我送你!”于化云站了起来。

    江宁倒是没有拒绝,两人一个年龄大了,一个腿暂时有些问题,所以速度都是差不多。

    “于校长江学长好!”

    路过的同学还是不免的打量着江宁。

    一路上招呼声不断,江宁跟于化云频繁点头。

    直到来到了江宁车跟前,于化云这才道:“我知道小宁你时间很紧,这次肯来江大已经很给我面子了,老头子心里知道。”

    于化云确实是感慨,这也就是江宁,要不然随便请一个人来校庆都不知道要多少钱,而江宁这种身价的人更是多少钱都难以请过来的。

    “于老,说什么呢,这种事情我要是再推脱,就枉在这个大学里走一遭了!”

    江宁说完摆了摆手,示意让于化云回去,他则是启动了车子,缓缓开了出去。

    于化云看着江宁开车出去,在后面还是不住的摆手,眼睛微微有些湿润,他跟江宁不是普通的师生关系,于化云之前就是受到江献文所托,刻意对江宁很照顾,但时间久了,自然而然的就有了感情。

    门口!

    一个女孩很随意的站在一个僻静处,陈金金身上有种很奇异的特质,很随意的站在一旁,看上去却是犹如鹤立鸡群,极为突出的存在,身上有种很无形的东西,能轻易的抓住人的眼球,赵凝脂素来有江北最美的寡妇称呼,陈金金就算长相上可能比赵凝脂要差些,但又能差到哪儿去?

    路边的男人们偶尔路过,会多看上陈金金几眼,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站在这里难免会让人认为是在等男朋友,这多让男人们妒忌。

    而一些女人们见了陈金金则是有些心里异样,陈金金这种女孩就是女人们心中的公敌,看上去有钱,人又长得极度出色。

    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停在了陈金金面前,陈金金不慌不忙的走了进去,车子随即离去。

    这八成是一个被人包养的大学生,好白菜又被猪拱了,众人看着离去的奔驰车异样的想着。

    “不高兴!”两人并没有怎么说话,江宁笑着看着女孩的侧脸开玩笑。

    “你回来干什么?”陈金金心里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波动,很想回到以前的那种感觉,但她怕,怕一颗心刚附上去,江宁就再度消失。

    “这儿本来就是我的家,你说我回来做什么?”江宁继续笑着。

    车中有种很淡雅的香味,香奈儿款的精灵之舞,很是适合年轻女孩,也特别好闻,正是陈金金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

    “呵!”陈金金随意把头转向了车外,脸上有些落寞,车外有风吹了进来,吹动着她的头发,看上去飘扬洒脱,从她上车的一瞬间,陈金金知道她已经背叛了自己了。

    江宁直到这一瞬间才发现,这个当初活泼对自己穷最不舍的女孩如今已经变了一个模样,成熟了,也更有魅力了,再也不是那个懵懂的把一颗心交给自己的女孩。

    他不知道该是感伤还是高兴,随手点燃了一支烟,把车窗降了下来。

    一口浓烟吐了出来,陈金金不由皱眉道:“有些公德心好不好?”

    江宁洒然一笑道:“我当你不准备跟我说话了,所以还在纳闷那你为什么上我的车子。”

    也没理会陈金金,继续吞云吐雾。

    “给我抽吧!”陈金金一把把江宁手中的烟抢了回来,放在了自己嘴里,姿势很是漂亮,有点像赵凝脂,但烟雾到了嘴里却是呛得陈金金眼睛流泪的咳嗽起来。

    她学赵凝脂的抽烟姿势很像,但抽烟却是真正第一次。

    江宁有些皱眉的看着陈金金,他并没有带司机,腿伤也让江宁注定只能勉强开车而已,就在陈金金抽烟的一瞬间,他腿上肌肉一紧,不由皱了皱眉,腿上似乎有些锥心的痛,他脸色苍白的把车缓缓停在路边,伤口似乎裂了。

    陈金金丢了烟,看江宁脸色不对,不由问道:“怎么了?”

    “没事,被你气的!”江宁随口道。

    陈金金撇了撇嘴看了江宁一眼,很是可爱,似乎隐约有了一些之前的感觉。

    江宁勉强笑了笑,掀开裤腿看了看,腿上并没有血迹,他这才放心了下来,前几天鳄鱼咬的那一口实在是太深了,江宁小腿上的肉险些被鳄鱼撕了下来。

    陈金金看他腿上纱布,想到了她看到的那个视频,不由道:“你救的那个孩子是你儿子吗?”

    她问出口后心里有些缩紧,很关心江宁的回答。

    江宁即便知道这事对于陈金金来讲很残忍,但还是勉强的点了点头道:“是我儿子!”

    陈金金愣了下,旋即有些苦笑道:“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自私了,你说你都有儿子了,还让我上你的车干嘛?”

    “想安慰你,看你现在样子心疼!”江宁很是自然的说。

    陈金金心里微暖,定定的看着江宁。

    江宁并不避让她的眼神。

    车厢里似乎有种很莫名其妙的气氛在涌动。

    陈金金心里似乎是做了什么决定,忽然俯身朝江宁吻了下去。

    江宁下意识想要闪开,但察觉女孩颤动的睫毛,他还是有些没有任何动作。

    陈金金的唇落在了他嘴唇上,温软而甜腻,有少女的味道,也有青涩,陈金金不是第一次跟江宁接吻,但此时却真正紧张的如第一次,这是一个里程碑,跃了过去,她的心就能平和的放开。

    陈金金小舌头笨拙的撬动着江宁的牙齿,手上无意识的在江宁结实的胸膛上划过。

    江宁一届老手,竟是被女孩生涩的动作挑逗的反应巨大。

    陈金金抓住了江宁下面,似乎梦呓一般道:“你还是这么没出息,一碰就有反应了!”

    江宁心里想说这不是一碰就有反应,它也是看人才会有反应的,陌生人它根本就不认识。

    陈金金胸部不算巨大,但却是坚挺圆润,很完美的乳型跟触感,贴着江宁的手臂,让江宁忍不住的要把这女孩给控制在自己身下,怎奈他的腿实在是有心无力,也不敢太大动作,任由女孩在他身上摆弄着。

    “要不……去酒店!”江宁克制不住自己汹涌而来的情绪,忍不住道。

    陈金金点头,眼睛里并没什么异样,靠着江宁肩头,看着他笨拙的开车。

    江宁今天没叫司机过来,也是想要见陈金金一面,能有些话比较方便说,他想让陈金金看到,他还是当年的他而已,还是一个二到即使腿伤了,也能自己开车。

    碍于身份,江宁只能看着陈金金。

    陈金金心领神会,自然而然的拿着身份证进了酒店大厅,看似洒脱随意,但她颤抖着的小手出卖了她心里的情绪。

    江宁心里火气似乎下去了一些,微微叹息了一声,这女孩表面上装出来的东西实在是让人有些心疼,她这是在表达着自己不在乎这方面的事情吗?

    陈金金进去酒店没多久,给了江宁房号,江宁走了进去。

    他穿着很随意的运动装,别人并不是轻易就能认出来电视上那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

    没有任何障碍的就进了酒店。

    陈金金似乎有些紧张,道:“我去洗澡!”说完直接关上了浴室的门。

    江宁则是躺在了酒店的床上,心里并没想着自己这么做对不对,只是感觉自己该给这女孩一个交代,一个正儿八经的交代。

    陈金金在江宁心里地位比较不同,江宁认识赵凝脂,而且很熟,关系很好,赵凝脂以前也帮了江宁很多,陈金金也是他当妹妹一样看的女孩,如果有任何必要,江宁根本不忍心伤害她。

    江宁这次来江北的时候也是想过这些事情的,他心里隐约渴望看到陈金金跟别人成双成对,但又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形,这就是矛盾,男人心里的占有欲跟自私**产生的矛盾。

    陈金金裹着浴袍走了出来。

    纤细的小腿,雪白的手臂,刀削一般的肩头,精巧好看的锁骨,迎面带着一股沐浴乳的清香。

    江宁对她摆了摆手,陈金金浑身绷紧的走了过去。

    “你还有后悔的机会!”江宁趴在她耳边,看着她精致雪白的耳垂缓缓变红。

    陈金金用行动表达了自己意思。

    “后悔你个头!”

    陈金金重新吻住了江宁。

    “先去……吹干你头发!”江宁好不容易从陈金金攻势中逃脱出来,慌忙道。

    “你让吹就吹啊,凭什么,再说你现在这德行能上我吗?”陈金金不屑的看了江宁的腿一眼,接着笨拙的拉扯江宁身上的衣服,脱江宁裤子的时候动作变得轻了些。

    江宁心里一阵哭笑不得,同时还有些怪异,自己似乎还真不能怎么着她,现在是她要怎么着自己。

    “我朋友告诉了我一句很有哲理的话,很多男人以为跟女人上床是女人吃亏了,但事实不是的,是心态。女人qiangjian男人一样是叫做qiangjian。”陈金金莫名其妙的蹦出一句话,把江宁最后的内裤也脱了。

    陈金金光明正大的打量着江宁的身体,要不是他腿上纱布碍眼,这还真是一个如黄金比例一般完美的男人。

    “也不大嘛!”陈金金刻意不屑的看了江宁下面一眼,心脏其实已经快从心里跳出来。

    手上抓住了江宁下面,很有感觉的一点点感觉江宁下面缓缓变大,刚刚是不大,怎么一摸变化这么快,陈金金心里好奇的很,一直想不通男人下面是怎么能随意大小的。

    低下身子,用嘴巴试了试,砸了砸嘴,不如自己想象中的这么讨厌,她不由感兴趣的在江宁身上上下探索着她想知道的男人秘密。

    “姑娘,能不能给我留点尊严?”江宁很无语道。

    陈金金反客为主,似乎是占了上风道:“想要尊严上来啊,不能上来废什么话。”

    江宁顿时没话可说,他因为腿的原因注定上不去,只是自己一世英名也算是栽在了这小丫头手里。

    他似乎是越想越不甘心,在陈金金惊呼下一把拉下了陈金金浴巾,一如江宁所猜测,她下面什么都没穿,身上的一切都显得精致可爱,胸口虽然不算大,但跟她身体结合的匀称至极,看上去有种很奇特的美感,大,只是一些身材相对丰满的女人才衬托的出来,一个身材偏瘦的女人如果太大,就会产生违和感,这种违和感陈金金显然是没有的。

    陈金金下意识捂住了自己下面,接着似乎感觉自己这动作跟刚才的宣言不恰当,不由的整了整脸色,看江宁眼睛都快蹬出来了,不由讽刺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啊?”

    江宁却是道:“见过很多女人,只是还没见过毛都没长齐的女人。”

    “你这混蛋!”陈金金脸上瞬间被他说的有些挂不住,她下面毛发是比较少,可是这又不怪她,这家伙怎么这么无耻的揭别人短处。

    手上稍微用力,江宁顿时感觉下面要被这女孩抓断了,连忙道:“轻……轻点!”

    陈金金看他虽然说着话,但眼睛还是看着自己下面,心下一热,直接张开了双腿。

    “看,想看让你看个够!”

    江宁想说毛没有长齐不是缺陷,君不见白虎都有多少人爱看,况且陈金金也只是偏少了一些而已,怎么会难看。

    似乎是没想到陈金金动作这么大胆,他一时间真的禁不住细细观察了起来。

    红的,确实是极为漂亮的粉红,似乎隐约已经湿了呐。

    “反正本姑娘对你裸裎相对,没有一点秘密,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看你怎么好意思吃干抹净就走人!”陈金金心里有些凄然想着。

    江宁有些忍不住腹下涌动的火气,手上不由的轻轻触碰着陈金金身体最为神秘的地方,那种柔软让江宁……(此处尺度太大,删节!)

    只是陈金金显然不准备满足江宁继续想探索的意思,眼看把江宁浑身的火气都挑逗起来之后,优哉游哉的站了起来,摇曳生姿的走到了电脑前打开了电脑。

    浑身线条完美的如维纳斯的雕塑,从背后看,更是有种很神秘的视觉冲击。

    “求我啊,求我让我上你!”陈金金头也不回的说。

    江宁这些年了倒真是第一次在女人身上没有主动,至少以往的那些被动都是他刻意培养出的情趣,但陈金金这下子显然是真的勾动了江宁心里的火气,他腿要是没事,早就把这女孩罩在身下,让她知道什么是男人。

    两具**裸的身体在一间房中,男人双眼冒火,女人却是优哉游哉的做在电脑前打开了网络游戏,这画面真是诡异而刺激。

    呼!

    江宁出了口气,尽管身下如金铁,但江宁还是强忍着,索性闭上了眼睛,默念清心咒,让他求一个女人来上自己,他还真有些难办。

    “没一点情趣!”陈金金玩了一会,见身后没动静,不由正面朝江宁走了过来。

    缓缓坐在江宁身上,手上在江宁胸口来回滑动着,然后缓缓积蓄了一下能量,抬起了她娇俏的臀部……(被警告,只能再删)

    云收雨歇。

    陈金金浑身出了一层细汗,软倒在江宁怀里,全程都是她在运动,江宁由于腿部原因连配合都很难做到天衣无缝。

    这是陈金金第二次做这种事情,两次对象都是这个男人,只是这次陈金金主动,心情好了很多,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江宁把她贴在额头上的发丝拨了下去,眼中有些怜爱的帮她擦了擦眼角流出来的水珠。

    他能许诺的只有经常会过来看这个什么都不缺的女孩,只能这么许诺,赵凝脂是绝对不会允许陈金金跟着自己的,所以两人的这份感情只能是藏在地下进行。

    “给我个说法吧!”陈金金抱着江宁,把脑袋贴到江宁胸口很平淡的说。

    江宁要她如何她就会如何,江宁说你走吧,咱们以后不适合再交往,她尽管心痛若绞,还是会毫不留恋的离开。

    “我只能说你等我,我就会经常来看你。我这几年太累了,所以下半生注定会轻轻松松的活着!”江宁没什么好许诺的,只是将自己的真心话给陈金金说了,他以前要了陈金金第一次的时候没有承诺,第二次却是必须有承诺。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似乎有点喜欢女人呢。没有你的日子里我适当的跟女人交流一下,然后邀来一起伺候你好不好?”陈金金睁开眼睛笑着说,她等到了一个几年间一直在等的说法,很满足也很轻松。

    江宁点了点头说:“这个绝对可以有!”

    陈金金却是呸了一声道:“想得美!”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