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零九章 大动作【一

    “教官,目标出现了,要不要动手!”

    江宁犹自沉溺在温柔乡里,电话来了一条短信。

    江宁清醒,短信是郭建发来的,江宁碍于江北市的形势,将郭建从a市叫了过来。

    陈金金赤身**的抱着江宁,微凸的顶点很清晰的贴在江宁身上,江宁此时却是难以提起兴致来了。

    “我得走了!”江宁在陈金金额头上印了一下,旋即缓缓的穿起了衣服。

    陈金金则是看着他背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神有些复杂,却始终没有叫住江宁。

    果然江宁离开过一会之后她手机响了起来,是一条短信。

    陈金金半躺在床上,蜷曲着身子,看着江宁发来的短信有些傻笑,发的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陈金金赶紧到了江宁在乎自己。

    “金金,有人看到你上了江宁的车子,是不是真的啊?”就在陈金金还在傻笑的时候秦繁朵打过来了电话。

    “没错,我们早就认识?”陈金金点了点头。

    秦繁朵脸上有些异样道:“早就认识,那你们现在在哪?”

    “随意转着玩呐,一会回去跟你说!”陈金金随意回答了一声,让电话另一端的秦繁朵心里诧异无比,她明显感到到了陈金金的变化,说话之中似乎都带着一股很莫名其妙的轻松感,一个人可以变化这么快吗?秦繁朵不由决定回来好好审讯一下陈金金。

    夜凉如水。

    李长生的两个孩子已经被送进了孤儿院,饱受媒体的追访,两姐弟此时正躺在孤儿院的一个上下铺上面,是孤儿院出于两人的特殊性特意给准备的房间。

    两个孩子长相只能算是一般,但没了父母之后两人显然是有些怯怯的,特别是在这漆黑如墨的晚上。

    “姐,我有点怕!”男孩大概只有十来岁左右,有些怯怯的对上铺大他两岁的姐姐道。

    姐姐虽然心里也很怕这种黑暗,但只好强作镇定的鼓励弟弟道:“没事,外面很多保安叔叔,不用怕!”

    “嗯!”弟弟点了点头。

    “砰砰砰!”

    就在这时,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

    两姐弟顿时浑身一个激灵,没了父母之后他们的安全感几乎完全丧失,在这么黑暗的夜里,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可以想象的惊悚。

    “谁……谁啊!”姐姐白百合费力的答应了一声。

    “王叔叔,小龙该吃药了!”门外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两姐弟精神好转,王叔叔是孤儿院里的执勤人员,至少在两姐弟心里王叔叔是个很好的人,白小龙这一阵经常高烧不退,即使是病好了,有时候在特殊时间里也是要吃药稳固的。

    姐姐打开灯,下去将门打了开。

    一个穿着工衣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这男人二十多岁的样子,眼神有些平和,但鼻梁高挺,有股很重的英气。

    手里拿着已经温和的开水,还拿着几颗抗病毒的药物。

    “王叔叔,我们有点怕,您今晚跟小龙住在这里行吗?”白百合虽然只有十二岁,但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她心里一直都有很强烈的阴影,而且也在一瞬间变得成熟了些。

    先是把药给小龙吃了,王远军笑着点了点头道:“我今晚跟小龙睡在一起!”

    俩孩子顿时显得很是安心,王远军从他们来孤儿院的时候就一直负责两人的生活起居,两人眼中的王远军是个很完美的长辈,长得很好看,而且很负责人,对他们两人也很好。

    王远军等孩子把药吃完,点了点头,然后关掉了灯光。

    如果有人在旁边,一定能看到王远军的眼是睁着的,很是明亮,只是关了灯之后没人看的到。

    “教官虽然深谋远虑,但不知道这次那几个家伙会不会出现,害老子已经等了这么久!”

    躺下的王远军曾经是特战队里的最精锐的那一批特战队员,比起安秋水的地位也仅仅是差了一点而已,这次也是奉了江宁的命令来这孤儿院做了一名工人,江宁随意动用关系,他就成了专门侍候两个小孩的人。

    夜越来越安静,也越来越没有一丝光亮,今天没有月亮,整个野生浓郁的像是要滴出水来。

    “怎么样?”

    黑暗中一道消瘦结实的身影走向了另外一个隐蔽的很好的身影跟前。

    “少爷,你怎么来了,你的腿不方便,在这里会很危险。”郭建见江宁来了,不由的压低声音有些着急道。

    “嘘!没事,我多少能帮你些,这次来的对手都有些不普通,咱们江北市能找来的高手有限!”江宁示意他不要吭声,然后双眼紧紧的注视着俩孩子那间房子。

    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是极为巧妙的位置,即是隐蔽,又是根本不可能被人发现,正是在孤儿院里一处较为隐蔽的地方。

    “几个弟兄现在在他们退路上守着,只要他们进来了这里,那就别想出去了!”江宁很是巧妙的打了几个手势,郭建顿时点了点头。

    他跟江宁要做的就是让这些人进去了然后就出不来,他从心里是佩服江宁的,江宁几日前断定凶手一定会来杀这两个孩子灭口,此时没想到真的来了,原因却正是江宁那一番话,跟一个看似不是证据的纽扣。

    “刚刚有人有所动作,我没理会,应当是试探,想必正主一会就来了!”郭建打了个手势,结合唇语道。

    他话音刚落下没有多久,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已经响了起来。

    一个穿着同样制服工衣的壮硕男人缓缓朝着两姐弟房间走去,走到近前,只是稍微摆弄,顿时一阵清脆的咔嚓声响了起来,门锁应声而开。

    江宁看男人的侧脸隐约还有些熟悉,此时脸上微微一冷,这人正是殷术无疑。

    “少爷!”郭建此时隐约有几分着急,房间里面只有王远军一个人在里面,他担心王远军应付不来。

    “稍安勿躁,正主还没有出现!,再说远军的长处不是身手,而是他的反应能力,比你还快!”江宁随意冷笑,这么看来白展飞此时却是学聪明了,竟然知道自己躲在后面。

    王远军却是在门响的一瞬间闪身躲在了门后。

    殷术脸上放松,他进来之后房间里也没有任何动静,显然是两个孩子都睡着了。

    也好,那就不要醒了,这样或许是最没有痛苦的方式。殷术冷笑了一下,随手关上了房门。

    “不许动!”殷术刚关上门准备朝两姐弟走去。

    忽然一个来自地狱一样的声音从他身边响了起来,迎面是一个黑黝黝的枪口,是一个穿着跟自己同样制服的男人。

    殷术心里一跳,却听王远军轻声道:“你不用有什么歪主意,你也不可能快得过我的枪。”

    殷术顿时有些皱眉,他本以为会是很顺利的事情,没想到房中藏着的却是有人,他下意思的就知道自己跟白浩然被人算计了。

    “你是什么人?”殷术问道。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把你家少爷引过来!”王远军这时察觉到了两姐弟已经醒了,也不顾她们惊骇的眼神,只是将手指放在嘴边示意不要她们说话。

    出于对王远军的信任,两姐弟果然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都是往床上的角落处缩了缩,显然这种变故不是她们所能承受的。

    姐姐白百合更是身上颤抖,她记得,就是王远军用枪指着的这个人亲手把她爸爸妈妈从楼下推了下去。

    “坏蛋,禽兽!”白百合嘴里呐呐自语,心里却恐惧的如同被抓住了脖子。

    殷术却是在这个时候脚上骤然毫无声息的弹起,在黑暗中带起一阵飓风。

    迅速绝伦,殷术虽然震惊于王远军拿枪的稳度,但更自信于他自己的身手。

    “噗!”一阵在黑暗中看不出颜色的液体四溢。

    王远军只是手上轻晃,顿时殷术就双眼圆睁不可置信的看着王远军,对方的动作实在是太干脆而残酷,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要死了,只是渐渐模糊的神智让他径直朝地下倒去。

    殷术也算是个人物,此时却是死的不明不白,他要是知道拿枪指着他的人曾是特战队第一快枪手,他刚刚一定不会那么冲动。

    “说了不要你动,就是不听话!”王远军脸上有几分残酷的冷漠,杀人或被杀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明显是极为的正常。

    江宁跟郭建此时俯身在外面自然也是听到了王远军的枪声,虽然是装了消音器,但两人那种听觉怎么可能会分辨不出来。

    “开枪了!”郭建身子一动。

    江宁却是径直站了起来,这件事情不如他想象中的顺利,他本以为殷术跟白展飞是一起的,但显然他四处藏匿的手下到现在都没有发现白展飞的影子。

    两人走进了房间,打开了灯。

    殷术已经倒在了血泊中,王远军此时还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江宁道:“教官,这家伙太不老实,我不杀了他我小命就没了!”

    “杀的对!”江宁想了想,然后随意在殷术身上搜到了一个类似窃听器的装置。

    江宁脸上淡笑道:“不知道白展飞这次是做了一件聪明事还是傻事!”说完江宁随意的将那个很小的装置咔嚓捏碎。

    这窃听器是单向的,白展飞能听到殷术进房间以后的所有动静,现在应该已经跑了。

    “远军,你在这继续陪着两个孩子,我跟郭建跑一趟!”江宁不敢怠慢,直接吩咐。

    王远军却笑着对江宁说:“教官,你这腿别拖了建哥后腿,还是我去吧!”

    江宁想了想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也知道两人能力都很强,但有些事情自己不在的话,以他们两人的身份不好做主。

    “别废话,你先把这两个孩子带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咱们再联系就好了!”

    “好的教官!”王远军不敢废话,径直的走向了两个孩子。

    白展飞此时却是在离孤儿院有点距离的一辆路虎车子里,耳闻动静,他就知道出事了,特别是枪声响了之后就没有了半点动静。

    白展飞脸上有些狰狞,殷术算是他唯一的帮手了,现在却是九成已经死了,他这次来江北任务失败是次要的,重要的是郭建既然死了,那么江宁一定是在这里布下了局。

    紧接着一阵咔嚓的噪音响了起来,白展飞连忙将耳麦从耳朵上拿掉,随意在手里捏碎,脸上狰狞无比,很显然,殷术确定是出事了,而且对方也发现了他的踪迹,他不敢多呆,忍不住的一踩油门,现在他急需要找个安全的地方。

    白展飞车子速度很快,转眼间已经到了高速,他心里微松,上了高速之后他多少有些安全感,他虽天不怕地不怕,但如此被人算计的场面还是让他有些慌乱。

    “滴滴滴!”喇叭声不断响起,高速路上此时没有几辆车子,白展飞的路虎此时在路上飞驰,速度快的骇人。

    江宁此时却是坐在了车上,简单想了一下,径直对开车的郭建道:“走近路去江北高速,白展飞大概往那个方向去了!”

    郭建点了点头,车子一个利索的转弯,然后加大了油门,江北市的路他比任何人都熟悉,肯定能拦住白展飞。

    白展飞表情渐渐的有些放松了,以这种速度很快就能到江北收费站,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江北收费站现在已经被江宁调动警力,全部拦截了下来,显然任何一辆车子想要出江北,都几乎要接受极为严苛的检查。

    吱!

    白展飞正自猛加油门,忽然对面一辆开着大灯的卡车径直驶了过来。

    明亮的灯光几乎完全的将白展飞视线阻断。

    白展飞一阵惊骇,慌忙猛然转动方向盘,但由于车速太快,车子径直的往一边高速的护栏上撞了过去,借着冲劲,车身直接从十多米高的高架桥上穿了下去,轰然落地,车身顿时变形。

    任何人都不会想到在单行道上会出现这种逆行而来的车子。

    而在这个时候,卡车也是停了下来,降下了车窗,探出一个拿着枪的人,径直在油箱上面补了一枪,顿时巨大的火光照亮了黑夜,白展飞的车子完全的燃了起来,偶尔有几辆过往的车子,慌忙停了下来,打电话报警。

    “走!”那人收起了枪,顿时这辆车子逆行而往江北市市区赶去,一路上惊吓了不少司机,纷纷怒骂,但这辆车子却是在下了高架桥之后,几个人从上面跳了下来,然后闪进了旁边茂密的林区内。

    整个江北市警方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大案彻底的惊动了,特别是在知道受害者是白家公子之后,几乎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阵发自身体内的寒意。

    白家,那是上京市的一个巨无霸家族,家主白敬尧曾经处在z国最顶端的其中之一,虽然退下来了,但是白家势力依旧是遍布着整个z国的官场,如今白家公子在江北市出事,所带来的震动几乎让所有人都感觉浑身颤栗。

    江宁在接到消息的时候脸上没什么惊讶的地方,他自从要王远军下手杀了殷术之时就准备正面白家,只是没想到还有人更希望白展飞死,这倒是无形中帮自己解决了一个麻烦,江宁本意就是杀了白展飞,如今有人代他杀了,他自然是很放松,而且他如果抓到了杀白展飞的人,那一定是特别有意思。

    “林叔叔,这件事情非同凡响,林叔叔先重点封锁所有可以出入江北市的公路跟机场,一个苍蝇都不要放出去!”江宁跟林牧打电话道。

    林牧不用他安排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想比江宁而言,林牧更多的确实是忌惮白家的势力,而江宁这次行动也隐约跟林牧沟通过。

    “小宁,你告诉叔叔,白展飞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你做的,叔叔心里好有谱!”

    江宁笑道:“林叔叔安心,我要是做了我还真不相信白家能拿我怎么样,再说我没必要骗您!”

    “人手不够我帮你抽调,只要有那波人一点消息,我保证他们飞不起来!”江宁微微笑着说,他在江北也确实有这个实力,有不少司机都注意到了这儿逆行的卡车,所以搜查范围在一定程度上小了很多。

    江宁没有过多考虑,直接给江北军区打了电话,让他们帮忙抽调一些精锐的特种兵过来协助搜查,江宁对结果隐约有猜测,所以一般警察前去搜查几乎就是送死,碰到了敌人也难以控制。

    “少爷,我也去协助搜查吧,敢对白展飞动手,想必来历应该不小!”

    江宁冷笑道:“是不小,极有可能就是跟特战队齐名的刀锋营手段。”

    “怎么可能,刀锋营不就是隶属白家吗?”郭建忍不住的惊呼出来。

    江宁却是道:“这世界没什么不可能的!”

    ……

    “少爷,不好了,刀锋营的几个兄弟现在被卡在了江北市,暂时回不来!”

    白浩然冷然看着手下人带来的信息,几乎不可置信道:“什么?”

    对于白浩然来说,刀锋营去江北市那种地方执行任务简直就是小事一桩,怎么可能被堵得出不来了,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现在江北市全市戒严,军方跟警方合作,现在刀锋营那几个弟兄已经联系不上了!”

    白浩然脸上剧变,道:“怎么可能!”他是无论怎么都不会相信一个市的警力会反应的这么快,快到让刀锋营的人都来不及出来,除非……除非对方早就布下了警戒,而且这种事情怎么会如此快速的就能让军方跟警方合作。

    “江北市军方怎么会理会这件事情!”白浩然心里隐约有种很不妙的预感,这件事情要是让白敬尧知道了是自己做的,白浩然不敢想象的后果。

    “江宁!”白浩然心里忽然就冒出来了江宁的名字,脸上隐隐变得更加难看,整个江北市除了江宁还有谁有能力这么迅速促进军警两方的合作,哪怕就连黄石都没这种能耐。

    “去,想办法联系那几个兄弟再说,联系上了赶紧报给我!”白浩然挥手示意手下离去,心里却是隐约的不安起来,这是这些年极少有过的情绪,他对刀锋营自信无比,也相信那几个人如果发现退无可退一定不会给自己留下一点后患。但白浩然还是心里隐约的不安,这些年无往不利的刀锋营明显是促进了他的自信膨胀,以至于突然面对江宁这种全力的手段之下白浩然有些慌了。

    ……

    “这畜生,这畜生竟然擅自去了江北市行凶,真气死我!”七十多岁的白敬尧此时捂着胸口一脸无奈的坐在了太师椅上。

    一大早,汹涌而至的消息让他有些受不了,他曾经最疼爱的孙子死在了江北市,虽然白敬尧经常会骂白展飞没出息,但那毕竟是他亲孙子,看着长大的亲孙子。

    “老爷,老爷!!”管家想上去劝他消气。

    白敬尧胸部剧烈的起伏起来,一时间有些喘不过来气。

    “帮展飞报仇,报仇!!”白敬尧眼中第一次爆发出了一种异样的精光,然后无力的软倒在了太师椅上。

    管家几乎吓死了,慌忙送白敬尧去医院。

    白家一时间也乱了套,白展飞的直系亲属的哭声顿时充斥了白家每一个地方。

    整个上京市也变得震动了起来,谁都知道局势严峻到了什么程度,白展飞恶名在外,虽然死了很多人拍手叫快,但是却没人不忌惮即将到来的风暴,白敬尧最为喜欢的就是白展飞,若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什么事情都在白展飞身后帮忙兜着,白敬尧是个政客,但他最爱的却是国术,年轻时因为国术修养不及江献武,这让他一辈子耿耿于怀,白展飞这一点最合他的心思。

    吴少业跟叶孤心相对耸肩。

    “这小子胆子是真大,就不怕一不小心堕入万劫不复之地!”吴少业虽然嘴上说江宁不是,但心里却由衷感觉爽快,白家这个巨无霸太大了,需要有人敢去直面抗衡。

    叶孤心还是那么绝艳惊人,吴少业虽然跟她很熟,但依旧是不敢仔细打量叶孤心。

    “他本身就这种行事风格,不过不像是冲动的那种人,这件事情白家有些难办,明显是站在了反派角色!”叶孤心清淡的分析,江宁虽未必有白家势大,但胜在老一辈的圈子太过广阔,只要占着正义一方,那么白家怕是只能将这件事生生咽下去。

    “有没有兴趣一起帮他点小忙,站出来表个态!”吴少业笑眯眯的说。

    叶孤心却道:“没一点兴趣,他是死是活跟我无关!”

    “赵叔叔是什么意思?”吴少业试探问。

    赵敬之才是叶孤心身后真正的背景,叶孤心本身有能力,但是如果没有赵敬之在她身后站着,叶孤心是不可能获得这么多人忌惮的。

    “你是想找死吗?”叶孤心冷冷的看着吴少业。

    吴少业无赖一笑道:“你明显是比较关心江宁的,虽然你不说,但我还是看得出来的,相比而言你跟赵叔叔的关系让我诧异而已,权当八卦不行么?”

    “滚出去!”叶孤心顿时驱逐道。

    她不可抑制的想到江宁强行占有她的那一次,那种感觉是叶孤心这辈子都难以释怀的东西,以她的性格,她的第一次绝对不能在那种带有刻意羞辱兴致的场合下失去。

    至于赵敬之,人人心里叶孤心背后的情人,叶孤心却是只能冷笑的嘲讽那些只是知道猜测的废物。

    吴少业见这女人提到江宁被刺激出了真火,不由的心虚的撇了撇嘴,他还真相信叶孤心会找人把他打出去。

    他跟叶孤心其实算是彼此比较信任的朋友,吴少业也比较了解叶孤心的性格,是以不敢在口头逞强,这女人要是出生在唐朝,保不准是武则天第二。

    ……

    江宁的腿部并不方便追捕,但他却是将他放在所有亲人身边的保镖给召回了大半,志在必得!

    “只要活的,死了的话你们就不用再跟着我了!”这是江宁的原话。

    所有保镖们都是兴奋起来,江宁的性格他们都很清楚,说话一向算话,他虽然没说奖励,但只要把人抓了回来,江宁的奖励一定是不会少的,相反还会很多很多,仗义疏财,这是所有手下对江宁的感觉,江宁从来都不是个吝啬的人。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何况江宁就算不重赏,这帮人一样会拼命。

    而江北市的新闻也早已经沸沸扬扬的像是完全爆炸了起来。

    江宁把消息完全放了出去,白展飞想要杀人灭口,却是客死江北市,这消息在江宁的强势执行之下完完全全的散部了出去,一如当初白浩然对付江宁的手段,江宁以其人之道还自其人之身。

    所有人都震惊了起来,江宁此举是完全跟白家撕破了脸,完完全全的撕破了。

    似乎可以预见的一场大风暴即将到来,华北报,天涯视频,文青网……等等国内所有知名的网站全部在揭露着这一事实,这种事实远远比当初针对江宁的言论来的更为猛烈。

    在短短半天之内在各大网站的集体报道之下,白展飞彻彻底底的没有任何办法翻身,杀人未遂,半途逃亡之中被人所杀,虽然这个人不知道指的是谁,但江宁显然没傻到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大家才知道了江宁的能量,面对白家,无数个早就沉寂在人们视线中的重量级人物纷纷在采访之中很明确的表态,支持江宁赶紧将凶手缉拿归案,这是**裸的在挑衅白家的威严,而且这些发言人有几个足以让白家重视忌惮的人。

    下午三点!

    江宁接到了手下人发来的信息,说是抓到了一个活着的。

    江宁急忙赶了过去。

    伤亡不算惨重,刀锋营本就是特种兵之中的特种兵,此番能抓到一个活着的人,江宁已经感觉很意外,他虽然嘴上命令下的恨死,但其实心里没半点把握,他没想到的是这些人给了他一个惊喜。

    审讯,并不是由警察局进行的,而是江宁专门找zq局借的一帮变态的审讯人,这帮人手下几乎没有撬不开的嘴,当然这件事情也是在大家默许中进行的。

    白浩然直到现在才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恐惧感,铺天盖地的言论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他去看了白敬尧,白敬尧被刺激的现在还未醒过来,白浩然倒是希望白敬尧永远都不要醒过来,这样他就算是杀了白展飞也有些话说,至少还能圆过去,但白敬尧只要知道了这件事情,他白浩然就彻底的完了。

    “你们先出去!”白浩然随意朝着几个护士还有白敬尧身边的人摆了摆手。

    白敬尧缓缓的睁开眼睛,他从昨天的事情之后一直昏迷到了现在,直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心里认定了是江宁,并没有一丝怀疑其它的意思。

    “浩然,去把江宁抓过来,千刀万剐,所有后果我帮你兜着!”白敬尧颤声道,他嘴上还有氧气罩,说话含糊不清,但白浩然能看出他说的是什么?

    “老糊涂!”白浩然心里暗暗骂了一声,知道白敬尧从昨天就晕了过去,到现在醒了,外界的消息他丝毫不知道,若是白敬尧看了外界消息,那么就不会这么对江宁这么肯定了。

    “爷爷消气,现在感觉怎么样?”白浩然心里此时很难平静,他派出去的几个人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消息,就在刚才他手下才告诉他,有一个人被活捉了,这让白浩然心急如焚,他对刀锋营战士虽然相信,但是对于江宁哪一方的审讯手段也是深有了解,怕是兜不住了。

    白敬尧此时处于半昏迷状态,而且还挂着氧气,他本身心脏有些毛病,极为容易动气,再加上这次受了这么大刺激,简直是要了他半条命。

    “爷爷,要是我杀了展飞的话,你会不会原谅我!”白浩然伏在白敬尧身边低声道,出奇的温顺。

    白敬尧只感觉一股莫名的愤怒涌了上来,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动着,手上无意识的缓缓握起了拳头。

    “畜……畜生,你疯了……疯了!”白敬尧何等心思,哪怕是头脑不怎么清醒,也能听出白展飞的意思。

    白展飞脸上有些变态一般的狰狞道:“您说的没错,我确实就是疯了,看您样子也是不肯原谅我的!”

    白浩然像是在自言自语,手上却是随意的把白敬尧的氧气罩拿了下来,紧接着按住了白敬尧想要挣扎的身子,手上青筋都爆了出来。

    白敬尧双眼瞪圆,颈部嗬嗬出声,脸上迅速的紫红了起来。

    白浩然脸上一阵难以描述的表情,似乎有些沉寂道:“爷爷,白家交给我了,现在是年轻人的世界,您不适合了,还是早点下去见奶奶吧!

    白敬尧气息越来越淡,越来越淡,直到双眼圆睁的再也没有半点动静。

    白浩然被白敬尧死不瞑目的眼神吓得忍不住接连倒退了几步,然后才小心的探了探鼻息,最后脸上闪过几抹疯狂,把白敬尧的眼睛给合上了。

    “都死了还瞪我有用吗?有个屁用,没用的老东西,连白展飞那种废物都能得到你的欢心,你眼睛瞎了,别再睁开了!”

    一代枭雄至于此地,实在凄凉!

    白浩然此时眼角流下几滴水珠,倒是真的伤心。

    “爷爷死了,爷爷死了!”白敬尧把床上恢复原样,把氧气罩重新附在了白敬尧嘴上。

    骤然而起的哭声让外面的护士慌忙跑了进来。

    所有等候在门外的人也赶紧赶了过来,面对白浩然一脸伤心的样子,没人想到这个哭的如此真切的年轻人亲手杀了自己的爷爷。

    “医生,医生,快过来看看!”众人慌忙的催促,白敬尧之于白家是一颗很结实可靠的大树,他死了,众人心里的白家就少了一道院墙。

    白浩然其实不想杀白敬尧,但知道白敬尧知道事情真相之后一定会杀了他,一定会的,以他对白敬尧的了解来说。

    只是此时惊慌失措的白浩然不知道,就算是他真的杀了白展飞,白敬尧都不可能对他下杀手。

    而对于白敬尧的死最高兴的不是没了后顾之忧的白浩然,而应该是江宁。

    ……

    一个鹰钩鼻一脸阴森的男人走到了江宁近前,很是感兴趣的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

    他心里对江宁的钦佩是不言而明的,这个男人竟然敢擅自找自己审判刀锋营的人,仅仅这份勇气就值得让人敬佩。

    “结果如何?”江宁没有理会这个zq局里的王牌审讯人,只是淡声问,对他而言这个才最重要,也是唯一能制住白浩然的方法,他下的赌注太大,容不得他不关心。

    “我要是审判不出一个结果,未免对不住江公子!”鹰钩鼻森然一笑,让江宁有些皱眉,这人身上有种很隐晦的晦气,跟他一起极为的不舒服。

    “那人嘴巴够硬,但是我手段更硬,已然是崩溃了,承认了自己身份!”鹰钩鼻得意洋洋道。

    江宁心里自然也是喜欢,随意递给鹰钩鼻一张支票道:“这是报酬,帮我回去谢谢你们局长,至于想拿多少给他,这就不管我的事了!”

    鹰钩鼻眼睛一亮,看着上面的一连串零,不由道:“怪不得江公子的手下都这么拼死卖命,要是我唐名在江公子手下做事,那也是要拼命的。”

    江宁没理会他溜须拍马,道:“下午举行记者招待会,一切事情你记得不要办砸了就好!”

    吩咐一声,却是坐在原地揉了揉额头,这次行动干系太大,一个不好就是万劫不复,他必须重视,当然他现在不知道白敬尧此时已然死了,否则的话一定会轻松很多。

    ……

    下午!

    江宁新闻发布会顺利举行,江北市警方将一条条证据链紧接摆放到了公众面前,孰是孰非自然是由公众判定。

    一场轩然大波平白激起千层巨浪,证据的一切都表明了一个问题,当初吵得沸沸扬扬的白长生夫妇确实是被人谋杀,而凶手正是白展飞。

    至于白展飞被杀事件,证据则直接指向了刀锋营,没错,其中一人已经承认是刀锋营之人,这种变故让人不寒而栗,要知道刀锋营是白家的势力,白展飞被刀锋营所杀代表了什么?

    白浩然此时不好过,刀锋营的事情被白家长辈反复琢磨,而且看向他的眼光都有异常。

    特别是白展飞的亲生父亲此时已然是忍不住要对白浩然出手。

    “二叔,展飞不是我杀的,我也没有必要杀展飞,这极有可能是江宁一手弄出来的烟雾弹,目的就是挑起百家内斗!”白浩然一脸冷静。

    “事到如今你还拿别人当傻子,可怜展飞头脑简单,竟是被你利用陷害别人,死的真惨啊!”白直有些愤然的看着白浩然道。

    “二叔,现在大敌当前就先不要计较这种事情可好,现在是江宁已经压到了白家头上,白家在不反击如何面对地下的爷爷!”白浩然提到白敬尧忍不住大声铿锵鼓动着白家中人的情绪。

    “这件事情我不想理会!”白直忍不住冷哼一声,接着大步离去,显然如果不是忌惮周围都是白浩然的人,他一定会杀了白浩然。

    “浩然啊,这件事情我也不想参合!”

    “我家里还有事!”

    “去接孩子放学了!”

    ************

    一不小心把一万字当成了一章传了上来,抱歉!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1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