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500???温香软玉

卷二 风浪起,上京! 第四百一十章 叶孤心的要

    白浩然看着众人转瞬间已经消失不见,双眼有些yīn森。

    “少爷,老爷子的追悼会您看要订到什么时间!”

    “9月1rì!”白浩然脸上表情复杂。

    “最近白家的事情交给你了,我出去要办点事情。”白浩然安排道。

    “好的,少爷!”手下人点了点头。

    ……

    传言四起。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白展飞是白浩然所杀,但是一些矛头径直的就指向了白浩然。

    更要命的是不知道谁散步的谣言,竟是说白浩然杀了自己的亲爷爷白敬尧。

    当然这种谣言是难以被下面那些民众扩散的,这些谣言只存在于上流圈子里面,但是已经要了白浩然半条命

    无风不起浪,聪明人已经联想良多。

    上京市!

    机场中两个男人从飞机上走了下来。

    为首的那个一身银sè西装,浑身英气,长相也是俊朗,让人几乎不敢直视,正是江宁!

    他身后穿着黑sè西装的却是郭建了。

    他们正是从江北市赶了过来。

    “第三次了!”江宁有些感慨的看着头顶那灰蒙蒙的天气,确实是第三次来到上京了,第一次是贸然闯入洒然而退,第二次是为了找到林夏,这第三次却是来要白浩然xìng命的。

    “教官!”

    下了飞机,顿时十几个穿着随意的人朝江宁走了过来。

    眼看机场人太多,这样显得张扬。江宁偷偷打了个手势,这些人立刻停住了脚步,都是特战队的队员,现在形势太过复杂,李朝阳担心江宁在这里的安全,是以专门找的最jīng锐的特战队队员来保护江宁。

    江宁领着郭建,不动声sè来到一家酒店里面,然后这帮人才跟着进去。

    江宁早就注意到了跟着他的安秋水,禁不住想到了那次买衣服看到的全景,笑道:“你不是说永远不执行跟我一起的任务了吗,这次怎么?”

    安秋水是便装,浑身黑sè紧身衣,身材苗条修长,却又看上去很是有质感,一对丰硕的玉球禁不住随着走动有些晃动,让江宁有些忍不住将目光放在了上面。

    “安教官跟我进来一下!”江宁看她俏丽成熟的脸,禁不住吩咐了一声。

    众队员全是一脸怪异,早就传闻不少安教官跟江教官的事情,现在看江宁竟然单独要安秋水跟他进酒店房间,这似乎是挑明了事实。

    安秋水脸上被呛得通红,只是在这种情形下江宁却是比她大了一个级别,她虽然不想去,但还是迎着所有队员若有所思的进了房间。

    等安秋水关上了房门,江宁这才随手脱掉外套递给了安秋水,安秋水下意识接过,看着江宁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江宁先洗了把脸才道:“一会我有个重要事情要谈,你跟郭建陪我去就好了,剩下的那些队员还得帮忙做点事情!”

    安秋水听江宁让自己专门跟着他,心里有些高兴,嘴上却是不屑道:“你换个人吧,我跟你一起存在感太弱!”

    这话似乎是若有所指,江宁却随手拉过了安秋水,让他坐在了自己腿上。

    安秋水禁不住惊呼了一声,想要挣扎,却实在是大不过江宁的力气。

    “你要做什么!”安秋水有些心慌意乱。

    江宁在她发间嗅了一口,有种很浓郁的玫瑰发香,他忍不住小声的伏在了安秋水耳边道:“你不是号称服从上级命令吗?我要做什么对你重要吗?”

    安秋水耳畔一阵热风吹过,不由浑身都起了小疙瘩,忍不住有些头晕脑胀道:“你这分明就是滥用职权潜规则女下属!”

    “那你去揭发我!”江宁手上不由的放在了安秋水高耸的胸前。

    手感劲道十足,虽是戴着文胸,但一层薄薄的文胸怎么能够遮住她傲然的胸怀。

    安秋水被他几下挑逗的脸上通红无措,结结巴巴道:“你……你再这样……我可翻脸了!”

    江宁却是随意拉开了安秋水上身的紧身运动装,安秋水终于一声惊呼。

    “外面会听到的!”江宁一句话止住了安秋水的声音。

    “我求你了,别这样!”安秋水却是动了心,只是她怎么可能允许就这样沦陷在江宁的攻势之下,她确实心里是很喜欢江宁的,但不喜欢江宁现在这种方式,很有种受轻视的感觉。

    “给我看一眼就饶了你!”江宁笑着说,仿佛看一个女人的胸口是件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说完不等安秋水说话,已然是将安秋水拉链拉了下来,旋即麻利的推开了安秋水的文胸。

    浑圆白嫩,尽管是没了文胸束缚,却是仍旧坚挺傲然的俏立着,江宁似乎一时间只能想到完美丰润这几个形容词。

    他忍不住想要把手放进去,却是这时安秋水趁机从江宁身上坐了起来,随手拍在了江宁已经略有反应的下面。

    “唔!”江宁忍不住脸上有些微变,安秋水却是脸sè绯红的趁机背着江宁穿上了衣服,眉梢见隐约还有些复杂的情谊跟痛恨,痛恨江宁这种无耻之尤的人,她压根没想到江宁动作这么快,而且真的就这么大胆。

    “你别太过分了,否则咱们真就没话说了!”安秋水很严肃的说,但想到江宁刚才目光呆呆的看着自己很是骄傲的胸口,安秋水心里不可抑制的升上几分暗喜。

    “秋水,咱们也认识好几年了,我要是想要求你退役做我的贴身保镖你同意不同意!”江宁整了整脸sè道,有些事情现在不说,离开了江北市他怕是就没有机会了。

    “你说什么废话,我是特战队的人,怎么可能说退役就退役!”安秋水还是不敢直接面对江宁,走出了几步,倒了杯水一口喝了下去,算是抚平自己躁动的心。

    “真不愿意?”江宁笑着说。

    “可以考虑一下,但前提是李教官要同意这事!”安秋水说了一句,再也不敢留在这里,径直走了出去。

    江宁很轻松笑了,安秋水这么说显然是同意了,他这边事情完了之后有个计划,那就是回到老家盖一个大大的别墅,跟他喜欢的,喜欢他的一起生活,现在多了个安秋水……距离目标已经是越来越近了。

    没有过多停留,江宁就直接打了几个电话,然后挂断电话,稍微闭目养神了一会,然后出门。

    吩咐几个特战队员一些事情之后,江宁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整个人看上去沉稳自信比之以前果断了太多。

    安秋水不知道什么事情能让一个男人瞬间变化这么大,但还是忍不住的微笑了起来,郭建却是知道江宁来上京市的目的,所以心里隐隐激动,不成功便成仁,现在而言面对强势至极的江宁,任何人都要退让。

    三人开车,来到了叶孤心的私人会所。

    这是叶孤心的另外一个产业,叶孤心这些年也只是从这边再到那边,很是清闲。

    江宁示意两人在这等着,然后径直走了进去。

    他跟吴少业已经打过招呼,只要叶孤心再肯帮忙,那么白浩然必死无疑了。

    “夫人,江宁江先生想要见你!”

    前台小姐一脸惊异的看着江宁,然后激动的打了个电话,江宁最近风头太响了,几乎没有人会认不出他来的,一般客人她根本就不会请示叶孤心,但江宁这种身份的人,前台小姐怎么敢不请示。

    “不见!”一个淡漠的声音从电话里响了起来,让前台小姐倍感错愕。

    江宁却是不动声sè的笑了笑,在前台小姐还有些犯晕的时候问道:“你们夫人在几号房!”

    “在8楼三号!”前台小姐下意识说完,接着才有些惊骇的看着江宁道:“江先生你这样会害了我的。”天知道她一时慌张就把夫人所在的位置说了出来。

    江宁笑眯眯的冲着这个漂亮的前台小姐摆了摆手道:“不会的!”

    说完径直朝电梯旁赶去。

    “先生,先生!”前台小姐哪里拦得住,急的都快哭了,这时几个保安匆忙赶了过来,但随意就被江宁关在了电梯里面。

    “8号,8号。请jǐng惕,请jǐng惕,有人朝八楼闯了过去,注意拦截注意拦截!”

    电梯到了8层停了下来,江宁打开电梯,迎面而来的是十几个黑通通的枪口。

    江宁挑了挑眉头,然后自然而然的往前走了一步。

    几个枪手一阵后退,江宁没有人会不认识,何况这些枪手们还有以前竞技场里的兄弟。

    “别开枪啊,谁也别开枪!”有人生恐有愣货开枪,禁不住的安排嘱咐,江宁现在身份非同凡响,若是在叶孤心会所里伤了,叶孤心就算权势滔天,也难以好过。

    “这就对了嘛?”江宁说完迈步直接朝叶孤心房间里走去,几个持枪的保安一路后退,直到来到叶孤心门前。

    “夫人,我是来赔罪的,见也不见吗?”江宁朝着门口喊了一声,他把握人心极准,知道到了这里,再往叶孤心房间闯,这帮人怕是会真的开枪。

    “江先生,别为难我们,夫人没有命令,我们怎么敢放你进去!”几个持枪保镖不由的为难道。

    江宁却是道:“夫人,今天你必须见我,否则我可是不走了,我就不信你能在里面呆一天!”

    几个保安面面相觑,江宁叫的实在是太暧昧了,夫人这个词本事尊称,但从江宁口中喊出来却是变成了娘子的味道。

    “这哥们……”保安们怪异的看着江宁,显然想不到他会这么大胆,或者说自家夫人跟江宁之间真的有什么关系……

    “夫人,夫人!”江宁又接连喊了几声,严肃气氛顿时戛然消失,竟是变成了一个闹剧,事实上谁都知道江宁这种人不可能对夫人造成任何伤害,只是这是叶孤心的命令而已,他们必须遵守。

    “滚出去!”叶孤心声音从房间里淡淡传了出来。

    江宁摊了摊手道:“看吧,我说夫人让我进去的!”趁着几个保安没有反应过来,江宁顿时撞开了几个保镖,径直打开房门进了去,然后把保镖们锁在了外面。

    他却是因为这下稍微用力,腿上都疼了起来,不过却感觉比较划算,毕竟能见到叶孤心了。

    刚一进门,迎面而来的却是叶孤心冷冷的目光。

    叶孤心是个最会享受生活的人,平时只要不是什么正规场合就喜欢待在家里享受,穿着自然也是相对睡衣,同样是宽松的睡衣,象牙一般颜sè的肌肤在nǎi白sè的灯光下似乎娇嫩的让人离不开眼睛,她五官如玉,却是冰冷中有些温润人情,这也是江宁敢于找她的地方,这女人这几年的变化江宁感觉特别明显,以往的成见在两人心里似乎也是变淡了不少。

    “你不知道私闯别人的房间很没有礼貌吗?”叶孤心声音如弱柳凉风,听来很是让人舒坦。

    江宁暗暗点了点头,声音都变了,以前都是冰渣子,现在变成了水。

    江宁随意低头摸了摸腿,他腿伤正赶在这些事情当口,似乎很难静养。

    “那个……能不能戴上些东西,要不然咱们没办法交流,我静不下心!”江宁支吾的说了一声,要说江宁这辈子有一个忌惮的人,那就是叶孤心了,这女人行事向来是没有任何理xìng,就像现在,叶孤心拿枪指着他,杀了他,他都会感觉这女人干得出来。

    叶孤心确实是没有戴文胸的,这是私人会所,在里面本就是极为放松的。

    江宁心里却是暗暗嘀咕妖jīng,叶孤心的胸口是那种很柔软却又丝毫不下垂的那种。简直是极品,摸上去最为软嫩柔和,江宁曾经有次体验,印象极为深刻。

    叶孤心脸sè微变道:“谈不下去就走,我也没请你进来,你这样不请自来我杀了你也没人会说什么?”

    念及此,叶孤心竟是有些不自然了起来,她本来对男人没什么感觉,她本来也是以为自己天生的xìng冷淡,但是被江宁在克鲁竞技场那次以后,她有时候做梦竟会梦到跟江宁在床上翻云覆雨,这简直让叶孤心不能容忍,那一次只有痛苦跟羞耻,绝对不可能产生任何一点快感。

    叶孤心聪明绝顶,却是唯独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江宁当初在竞技场里那次侮辱她,是她的第一次。况且她对自己身体不算保护,否则也不可能在会所里都不戴文胸,手下人也没一个是敢看的。

    江宁现在哪儿肯走,他本也是个干净利索之人,既然人家女人都不在乎,他一大老爷们在乎个毛线,只是他发觉他定力实在是不足,看叶孤心胸前两点凸起,禁不住脑海中尽是曾经领略过那种娇嫩jīng致的漂亮红sè。

    “呼!”叶孤心吐了口气,显然也是没她表面上镇定。拿了一根女士香烟,只是打火机接连几下也没有点着。

    江宁赶忙上前,帮她点燃了火。

    他站着,叶孤心坐着,那种宽松的衣服几乎没有任何遮掩,唯一起的作用就是yù语还休,那么坚挺白皙,那种手感让江宁忍不住想要再回味一下。

    叶孤心强装镇定,想无视江宁目光,却发现江宁那sè迷迷的目光老是在她脑海里闪动,让她有些崩溃的错觉,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见了江宁为什么没有以前的杀心,而且纷乱四起的心思也让叶孤心觉着自己这变化不好。

    她是知道江宁是来干嘛的,只是这种事情兹事体大,她实在不敢轻易冒险结下白家这个死仇。

    江宁却是并排挨着叶孤心坐了下来,嗅着叶孤心身上隐约飘来那种让人窒息的温香,江宁呼了口气,心里竟是有些平复了下来,他拿叶孤心当个女人这事情也就好办多了。

    “你感觉我会帮你?”叶孤心心里其实很奇怪,她跟江宁不算是死仇,但也是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关系,江宁来找她,实在是让她感觉颇为怪异。

    “你自然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帮我的,我也是拿着诚意来的。对我来说只要是能废了白浩然这个心思yīn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对付你的白浩然,我也就别无所求了!”

    “什么意思?”叶孤心有些不怎么明白。

    “意思就是我的一切,都可以给你,前提是这件事情要办成!”江宁很淡然的说,对现在的江宁来说除了他的女人孩子,其余皆是身外之物了。

    “哼!”叶孤心忍不住轻笑出声。

    “世界上真有你这种人存在!”

    江宁看她笑了,不由点了点头道:“没错,确实有我这种人,只要是对手,我就不惜一切代价弄死他!”

    “帮你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想必在我之前你已经联络了不少人。”

    “如此美丽的锦缎上面怎么可以没有花枝招展。”江宁理所当然道,叶孤心不帮他他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叶孤心只要同意帮忙,把握至少都会有百分之九十五。

    “我可以帮你,只是你也帮我一件事情,至于你的那些天价股份人脉对我来说只是鸡肋。”叶孤心道。

    “说说!”江宁忍不住皱了皱眉,叶孤心这女人的要求一向都是让江宁很头疼的。

    “让我生个孩子!”叶孤心淡定自若。

    “嘶!”

    江宁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叶孤心提出来的要求竟然是这个,不由的有些匪夷所思,傻子一般的看着叶孤心。

    叶孤心回应着她的目光,道:“我对男人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唯一感觉有资格让我生个孩子,整体也过得去的也就你了!”

    “现在就交配!”江宁不确定问。

    叶孤心点了点头道:“我查了资料,现在还算是比较合适!”

    旋即她才反应过来,不由冷冷道:“什么交配?这么恶心!”

    叶孤心容貌无疑是在整个z国都是独一无二的那种气质,只是江宁怎么都没想到叶孤心会提出这种荒唐的要求,一时间还有些难以相信。

    “我说的是帮我要个孩子,所以这孩子生了以后跟你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我最近比较喜欢孩子,而且怎么着叶家都要有个后人。”叶孤心似乎是有些茫然,语气变得有些彷徨不定,确实,什么目标都完成了,但唯一的缺陷是叶家还没有后代。

    “嗯,也就是一次不成功以后还可以多次进行对吗我理解的?”

    “可以这么说!”叶孤心心里努力把江宁当成一个工具,但却是如何都办不到,眼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也是一个她一直感觉异样的男人,否则这种要求怎么可能会跟江宁说起。

    “介不介意我问你一件事之后再进行那啥……”江宁问道。

    叶孤心没理会他,显然是让他问。

    “赵敬之跟你是什么关系,凭什么一直袒护你,帮你!”江宁有些关心这个,虽然他侮辱叶孤心的时候这个三十来岁的女人还是第一次,但江宁想到赵敬之不由的感觉别扭。

    赵敬之的地位也足以对江宁产生巨大的威胁,如rì中天的二号人物,能量简直不可想象,否则叶孤心这些年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半点麻烦。

    “她是我哥,我爸爸以前的干儿子!”叶孤心冷淡的回答,这件事情她跟任何人都没有说起过,哪怕别人误以为她是赵敬之的情妇,她也感觉无所谓,这种事情心知肚明就好,胡乱猜测的都是小丑。

    “那现在开始吧!”江宁开始脱衣服。

    叶孤心不由的皱眉道:“你别表现的这么有成就感好不好,我怎么感觉我这种要求赚便宜的是你!”

    江宁裤子都脱了,不由道:“这件事情受益对象绝对是你,你想我基因多好,一家三代无不是脑袋长相都极为出sè,祖上可以延顺到大禹治水时期,你赚大了!”

    叶孤心本身就是一件睡衣,加上一条内裤,等江宁脱得差不多的时候她才有些皱眉得看着江宁开始脱她的睡衣。

    房间里气氛顿时升温起来。

    “别胡乱动!”

    “嗯……别摸!”

    “你再乱看我收回条件!”

    叶孤心已经隐隐后悔,看这家伙的样子自己提的要求竟是极为的让他兴奋,而且叶孤心此时显然没有任何话语权,只能任由江宁摆弄,随意的摆着姿势造型。

    “呼!”叶孤心第一次感觉如此怪异,江宁上一次带给她的是痛楚跟屈辱,这次感觉却是有些不同了。

    “到底结束了没有!”

    整整一个小时,叶孤心确实感觉累了,不由大皱眉头,她本来以为是三分钟可以解决的事情,不是说z国男xìng大多三分钟吗,这家伙怎么都一个小时了。

    “快了!”江宁吻住了叶孤心的嘴,抓住了最柔弱的胸膛,那种触觉让江宁极度的需要。

    叶孤心虽然是一代女雄,但对于这方面的事情实在是如同傻子差不多。

    “再有一个小时就差不多了!”

    “你明明出来了,快滚开!”

    “多来一次效果显著!”

    “你敢耍我,我饶不了你!”

    “不敢,我现在累死了!”

    “唔!”叶孤心彻底无力!

    房间里怪异的气氛渐渐升温。

    门口的保镖们听着里面隐约怪异的声音跟奇怪的交谈声不由的有些诧异起来,里面是在做什么。

    安秋水不由皱了皱眉道:“要不我进去看看,那女人实在太危险了,江宁现在的腿不方便!”

    郭建犹豫道:“我还是相信少爷,再等等!”

    安秋水脸上一冷道:“都一个多小时了,谈什么事情也得谈完了,不行,我过去看看!”

    就在这时,门口一道熟悉的影子缓缓走了出来,腿上似乎比进去的时候走路姿势更为不自然。

    江宁有腿伤在身,虽然快要痊愈,但多少会影响一些,这次为了叶孤心那女人,江宁什么都没顾上就凶猛而上,在准备第三次的时候,被叶孤心一脚踢在了裆部,他顿时落荒而逃。

    “怎么了!”安秋水隐约看到了江宁走路的怪异姿势,不由关心问道。

    江宁闻言一阵无名火起。

    “那臭娘们想要孩子,自己好心帮她,竟然趁自己不注意反过来给了自己一脚。”

    当然这话他没有跟安秋水说,只是整了整脸sè道:“没事,腿伤复发!”

    “不是说好了吗?”

    安秋水疑惑道。

    “唉,天有不测风云!”见安秋水目光狐疑,江宁不由拉着她上了车子后座。

    “你身上的香味……很好闻!”安秋水没来由的嗅了嗅,瞪了江宁一眼。

    江宁这会连忙对郭建道:“建子,去安荣酒店,兄弟们差不多到了!”

    郭建眼前一亮道:“好嘞!”

    江宁刚派出去的那些特战队员就是去查白浩然的行踪,江宁决定动手了,光明正大的动手,有了叶孤心的一个承诺,江宁的把握大大提升,后顾之忧急剧减少。

    白浩然现在当然没有兴致在安荣酒店居住,只是他在这里邀请了几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准备亲近一下。

    安荣酒店是个各种娱乐项目齐全的酒店,桑拿,酒吧……等等。

    他邀请的这几个人物也是极为具有权利的人。

    上京市市委莫金平,全国人大代表也是hb省省长钱真……

    这几人相对都是比较中立的人物,白浩然请他们来自然是有拉拢的意思。

    “教官,人进去有一会了,是在4号包厢!”江宁点了点头,然后几个队员隐了进去。

    白浩然这阵子自然也是极为小心的,身边跟了好几个刀锋营的队员,只是里面不方便让他们进去,安秋水跟郭建两人对付这几个队员完全不费力气,而且还知道包厢里门口守着的还有两人。

    “你把门口两人给解决,然后我进去!”江宁吩咐了郭建一声,郭建顿时换了一件服务生的衣服,然后端着茶点往4号包厢走去。

    两个人,问题不太大,郭建能应付的了。

    “没有走水吧!”江宁看着几个前去办事的特战队员问。

    “酒店照常运行。”

    江宁这才点了点头,这酒店是白浩然手下的产业,若是几人的目的曝光了,有点麻烦。

    郭建走到门前刚要进去,两名刀锋队员忽然伸手阻拦,让他出示员工证。

    郭建慌忙把手中盘子递给一名队员,然后从口袋里装模作样的翻弄,等到两名队员目光全部聚集在他身上的时候,郭建这才猛然两掌砍在了两名队员颈部,这两人连反应都没有就倒了下去。

    郭建手扶一个,脚勾一个,没有弄出丝毫动静,那盘子也是被他重新接了过来。

    江宁拍了拍手旋即夸了一声漂亮。

    郭建笑着说:“都是少爷教的好!”

    江宁随意拍了郭建一下,然后径直推门走了进去。

    进门看到不止白浩然一人,还有几个大头人物在,江宁不由的笑了笑道:“真巧,都在啊!”

    “江宁!”白浩然下意识感觉不对,不由冷眼看着江宁。

    “你来做什么?”

    “清理门户,你作为刀锋营的一名高级教官,现在涉嫌谋杀,我想带你去军事法庭!”江宁随意亮了亮证件,很是自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然是没有任何环转的余地了,有必要,江宁会杀了白浩然。

    “笑话,我军衔比你尚且高了一级,你没有军事批捕令,竟然妄想抓我!”

    白浩然聪明至极,手上下意识的摸像口袋,哪儿有一把枪,他已经心里感觉不妙了,这下怕是在劫难逃,依着常理江宁不可能敢来抓他,既然到了这一步,他不会相信江宁没有准备妥当,所以他只要被江宁带走,他估计就完了。

    江宁随意笑了笑。

    安秋水跟郭建顿时拿枪指住了白浩然。

    江宁道:“白公子还是别浪费力气了,否则我们可以当场击毙你,大家都看着的,我对你很客气!”

    江宁说完还看了一眼陪着白浩然吃饭说话的人,意有所指。

    这几人有人皱了皱眉,其中钱真怒道:“江宁,你这是什么意思,虽然你权利不小,但是还没有能够逮捕白少爷的权利吧!”

    “钱省长,我当然没能力,但是李朝阳李叔叔有这个权利啊,他现在将权利下发给我,我得执行任务!”江宁说的不清不淡,气的钱真忍不住想暴怒。

    江宁却是懒得废话,直接对几个队员点了点头,几个队员顿时的上去按住了白浩然,丝毫不带客气。

    “江宁,有你后悔的时候,你没有任何证据,你迟早会后悔!”白浩然梗着脖子怒吼。

    江宁眼睛寒光一闪,这白浩然确实是心xìng超然,江宁若不凭借一些反常的手段,也是根本不可能对白浩然有任何的威胁。

    他冷然一笑,懒得继续废话,道:“带走,如有反抗,直接击毙!”

    “是,教官!”几个特战队员心里一阵激动。

    刀锋营在名义上跟特战队齐名,但两方都有互相监督的权利,李朝阳完全有资格下批捕令,虽然这批捕令还没有审核下来,但这只是小事,因为审核人是赵敬之,叶孤心刚刚跟赵敬之打了电话。

    “莫叔叔,我跟莫言是朋友,希望莫叔叔自重身份,不要跟这种人来往!”江宁临走前有些意有所思的看着莫金平说了一声。

    莫金平叹了口气道:“不会让你为难的!”他现在确实有些感觉怪异,江宁用这种强势的手段在政治上来说是大忌,会遭人仇恨猜忌,虽然他不至于猜忌。

    江宁点了点头说:“这就好了,我还是希望跟莫叔叔一条阵线的。”

    白浩然被抓的消息不胫而走,引起了轩然大波,白家却是出奇的安静,倒是有一些白浩然背后的支持人给找了不少的麻烦。

    但正式批捕令一下来,所有人都只能住嘴了。

    军事法庭迅速开庭,那个刀锋队员成了对白浩然最致命的证据。

    白浩然或许怎么都想不到事情会被江宁给促进的这么激烈,而且他以前自认为交游广阔,但在这种时刻没人敢太为白浩然出头。

    江宁一方支持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其中还包括下批捕令的赵敬之。

    现在却是属于墙倒众人推的场面,多数胆小的人唯恐避之不及。

    白浩然听着宣判下来的时候还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道:“我抗议,我要上诉!!你们证据不切实际,一个刀锋队员根本证明不了什么,这人是个叛徒,是刀锋营的叛徒,这点所有人都能证明!”

    “就算你的队员是叛徒,那么你杀死自己亲爷爷的事情怎么说。”江宁这一席话顿时引发了轩然大波。

    白敬尧死的蹊跷,大家多有怀疑,现在被江宁指了出来,实在是太过震撼。

    “江宁,话不能乱说,你要有证据,否则这就是对我死去的爷爷大不敬!”白浩然一脸愤怒。

    江宁随意冷笑,一个听审的老头站了起来,这老头已经七八十岁,正是上京总医院的老院长,道:“事情太过重大,不过到了这一步,老东西我也不敢瞒下去了,白老爷子确实是被人谋杀,不过检查证明被白公子拿了过去,我这边只有私藏的一个备份!”

    白浩然彻底傻眼了,怎么都想不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地步,面对重重证据,再加上江宁的推波助澜,白浩然知道自己完了。

    “下面宣布本庭审讯结果,罪人白浩然,原职为刀锋营高级教官,挂上尉军衔,但不严于律己,涉嫌谋杀自己堂弟白展飞跟自己爷爷白敬尧,证据确凿,故应执行死刑,立即执行!”

    宣判官面无表情,没有人知道他曾经是江献武的结拜兄弟,此时能处置白家后人,他心里最为痛快。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是立即执行,我不服,我不服!!!”白浩然声嘶力竭的被带了下去。

    白浩然死了!

    面对铁一般的证据白家只是认为江宁帮他们清理了门户,非但没有痛恨江宁,甚至有人隐隐感激,江宁动的只是一个白浩然,没有动其余白家人,当然对于江宁来说只要白家没了白浩然白展飞白敬尧,那就不是白家了。

    白浩然的死带给他的是前所未有的轻松,也是前所未有的平和,白浩然一直都是如一根刺一刚盯死了他的背脊,让他难以安心做任何事情。

    江宁在白浩然死了之后,在上京市呆了半个月,没人知道他这半个月是做什么的,只是经常出入叶孤心的会所,他任务还未完成,理论上讲要等叶孤心肚子大了他才能走。

    ************************

    ps:最近写了想了很多,写这本书的时候感觉特别累,所以打算明天给大家一个大结局,给这本书完美的划上一个句号。

    有很多读者说我很多坑都还没有填完,现在结尾就算是烂尾。我不是这么认为的,我认为的是有价值的人,有价值的事完了,这本书结尾的话就不能算是烂尾,但这个可能是我的看法。

    白浩然死了,这个本文最大的反派一死,我心里就很轻松了,因为这代表可以完结了。第一次写这么久也是写这么长的小说,如果有不尽人意的地方大家也包涵一些,别的就不说了,这本书明天会给大家一个说得过去的大圆满结局。

    最后再说一下,能看到我上面这段话的读者也是这本书最忠实的读者了,不管我下本书大家还跟不跟,都说声谢谢。毕竟是你们让我有了写下去的动力,哪怕成绩烂的一塌糊涂也算是努力了一个多月给了大家一个结局,大家千万不要骂我,会很伤人的!

    无限h小说网(hbeew.com)提供《温香软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本文链接:http://hbeew.com/yu526/y31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