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排列3

                                                              来源:三分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8-09 10:12:11

                                                              实际上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当美国对黄金市场的战略诉求由稳定美元汇率的工具,转变为体现美元有用性的工具时,他对黄金市场是下了手的,让黄金市场功能产生了异化。目前在全球黄金市场,真正实物黄金的流动性占不到1%,99%以上都是衍生品交易,也就是说是美元在流动,这就体现美元的有用性。在纽约黄金期货交易就特别明显。

                                                              刘山恩:世界黄金协会是由全球最大的黄金矿企发起组建的,也就是说他们不是银行或金融家,而是一群实业家,经营的是实体的黄金矿山。目前协会有27家会员,都是国际性的黄金矿业巨头,中国有两个会员,一个是中金黄金,一个是山东黄金,还有一个有潜在可能的会员,就是紫金矿业。所以说他们这些实体黄金企业的利益诉求,不是追求金融家们所看中的黄金交易产生的交易量和货币流动性,他们实际上追求的是产业的长治久安,也就是说,对实物黄金的市场需求量,是他们最大的追求。

                                                              现在我们建立的都是增量黄金的市场,你现在来卖多少黄金我给你交易,但老百姓手上存金高度分散而且巨大,现存黄金市场功能不适应存量黄金的流动性要求,所以我提出一个新的市场形态,就是创办国家级的黄金银行。

                                                              在1968年,他一方面隔断了美元和黄金的联系,一方面,他跟(沙特等)中东国家谈判,为其提供安全保证,另一方面,石油交易要用美元。也就是说,美元币值的坚挺,不再依赖自己黄金储备的价值,而是锚定一种全世界共同的追求,什么商品最能够容纳美元的流动性呢?当然是石油供应。因为石油用一次就消费掉了,所以要不断用美元来交换石油。这样,他就把美元的有用性和石油市场联系起来。

                                                              金价操纵过程是这样的:在纽约期货交易所闭市前持续抛出大量空单,使交易的多头不断接单,不断下降的金价最终使对方止损离开市场,然后将这个被操纵形成的低金价传播出去,令投资者失望,使更多基金公司随风抛出更多黄金,金价再下跌而最终金价的底部形成,这时再入场收割“羊毛”。这个操纵过程并不需要太多的资金,因为期货市场允许杠杆交易,一般可做到1∶20,即用1元钱可产生20元的市场流动性,所以市场操纵行为不易被发现,且市场操纵并非个例。

                                                              他怎么实现这种目的呢?就是以金融创新为名,推进黄金交易标的的虚拟化,也就是说你在黄金市场里交易的,不是真实的黄金,而是衍生品,衍生品本质上就是美元。这种交易是不需要实物交割的。这样的一个逻辑关系,我们很少有研究者认真把它点破。

                                                              澎湃新闻记者从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方面获悉,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博物馆原副馆长吴皖湘大校于8月6日上午逝世,享年78岁。

                                                              28日,我们与刘山恩再次进行交流,刘山恩认为,这一次金价上涨就印证了公道自在人心,这是一种现在世界上人类自然选择的结果,实际上反映了全世界人民的一种“苦美元霸权久矣”的一种心态,虽然大家还不太敢公开地反对美元,但是人们内心的想法是阻挡不了的,从内心来说,对美元的不信任感增加,自然而然地拉升了黄金的价值。

                                                              所以我们如果能够把黄金交易完全市场化的形态,导向类似中国成立国家黄金银行的这种形态,那么不论从战略目标来说还是加强监管的要求来说,都能够顺畅得多。

                                                              以人民币定价的黄金产品,推进了我国黄金市场的开放并实现国 际化,所以从我们自身来看,这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需要,而从世界黄金协会的视角看,这是打破黄金市场美元一统天下之举,所以我国黄金市场是国际黄金市场适应多元中心货币发展趋势的引领者,施安霂才尤其关注“国际板”和“上海金”。因为人民币定价的黄金产品上 市和交易平台的推出,是推动国际黄金市场多元货币定价改革的实际步骤,即使开始是初期的探索,但仍具有方向性指示的意义与价值。)